紐約「最後」的標本剝制師 擅長把小動物標本做成擬人化場景 「曾有顧客要求把親人做成標本」

DUNK不必 2021/01/20 檢舉 我要評論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我是小編dunk不必,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當得知約翰·揚蓋特思(John Youngaitis)是 「紐約市最後一位標本剝制師」的時候,網友們為此爆發了極為激烈的爭論。

有人對此感到惋惜,表示要去當學徒,不能看著一門手藝就這麼失傳:

但也有人因為這一身份而發來賀電,慶祝這個行業終於要「絕跡」了:

甚至言語相當激烈。

這種對立的態度讓人感到好奇, 爭議來自哪裡,動物標本剝制師又為什麼會變得稀缺?

簡單理解的話,標本剝制師就是指從事動物標本剝制工作的人。走進約翰·揚蓋特思的小店,能看到各種栩栩如生的動物標本,據介紹這頭熊體重超過500斤,被定格的姿態相當威猛:

這只山羊標本有100歲了,是店裡的藏品,比約翰老爺子的年紀還大:

甚至連美國禁止進口的獅子在他的店裡也能看到製品,它價值超過8萬人民幣。

他最滿意的藏品是一條長達6米的網格蟒,因為其本人非常喜歡這張皮,所以沒有把它填充做成標本,而是處理之後平鋪展開,懸掛在了店內。

而大家爭議之所以這麼大,原因很好理解,那就是標本剝制師的工作, 並不是那麼好接受。

作為「保存動物身體」的一個行業,標本剝制這行當的師傅需要集多種才華於一身—— 解剖學、雕塑、繪畫、制革,而且還得門門功課都是精修。

而標本剝制師「 taxidermy 」這個單詞源自希臘語,能拆成兩個部分,希臘語中taxi是「處理」,dermy是「皮膚」,字面含義就是處理動物皮。

從維多利亞時代起,標本剝制大師們就開始進行這類加工創作了。除了標本本身,很多人還在作品中加入了更多自己的創意。

那時候有一位標本製作大師叫沃爾特·波特(Walter Potter ),他十分擅長把各種小動物的遺體做成 擬人化場景

這是兩隻互相抄作業的小傢伙,場景中出現的所有小道具也都是沃爾特自己製作的:

他最具代表的作品是這組「貓咪的婚禮」,沃爾特用標本還原了一場教堂婚禮,一對新人和逝者交疊呈現,帶著維多利亞時期詭異的浪漫:

沃爾特大師開創的標本擬人風格對這一行業影響深遠,行業內外褒貶不一,有人認為將標本和藝術結合是賦予動物新生, 也有人認為這是在侮辱逝去的生命。

時至今日這種擬人風格仍舊有許多欣賞者與追隨者,圖中這個標本來自安梅伯·梅庫特(Amber Maykut),我一眼看上去想到了童年電影《精靈鼠小弟》,這怕不是失散多年的姐弟。

還有更激進的,標本師凱特·克拉克(Kate Clark)的標本作品都以動物身搭配人臉為風格標誌,其中的人臉模具,是以女兒為模特雕刻而出的,這種拼接不僅少見,而且詭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