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從不讓我失望,就連腐劇都精致得要命

英國拍的同性作品,向來不拘一格。

已經過了聲色和虐戀的階段,更多的是流露出淡淡的情調,回到了 人和情感本身。

前些天,魚叔給你們推薦了英劇 《酷兒們》

一群來自不同時期的LGBT,講述自己難忘的那段感情。

而今天的這部只有兩集的 英劇,則講述了一對祖孫的前世今生——

橘衫男子

Man In An Orange Shirt

豆瓣評分 8.4

本劇講述了 祖孫二人各自的同志愛情故事。

邁克爾,就是片名所指的 橘衫男子

二戰中,他救下了中彈的 托馬斯

兩人本是學校同窗,但多年未見。

沒想到,再見面是在戰場上。

在托馬斯要離開的當晚,兩人掩蓋了許久的情緒終于爆發。

托馬斯說,答應我,戰爭結束了來找我。

兩人只有樹后陰影下的 短暫一吻,就此匆匆分別。

戰后,邁克爾按照約定去找托馬斯。

戰爭結束了,生活就可以恢復正常了。這對于二人來說,不知是好還是壞。

先不管那麼多,兩人先把之前沒來得及做的事情做了。

他們去到邁克爾的鄉間小屋。

開始了溫馨的夫夫日常生活。

喝早茶。

去買菜。

做可口的飯菜。

一起洗碗,眼神里帶著濃濃的笑意。

托馬斯是個 畫家

某個陽光明媚的午后,他仔細 畫下邁克爾的樣子

兩個人就這麼過著 田園生活

仿佛與世隔絕。

但好景不長。

邁克爾是有 未婚妻的人。

他自己也認為同性情侶不可能組建一個家庭。

他對和托馬斯的關系沒有自信,對自己的感情也沒有信心。

最終決定回歸生活,與未婚妻 芙洛拉結婚, 還要求托馬斯做伴郎

兩人為此大吵了一架。

你也別這麼快說邁克爾渣男,他把自己活得這麼擰巴, 心里比誰都糾結

為了自己以為的「理性和正直」,毀了自己和對方。

婚后不久,妻子就發現了托馬斯曾經寫給邁克爾的情書。

她憤怒地燒光了所有信。

在當時,英國官方反對同[性.行.為],并且會逮捕同性戀者

為了保護丈夫邁克爾和這個家,妻子選擇不對外人傾訴。

托馬斯因為邁克爾的婚姻,選擇放縱自己,自暴自棄。

最終進了監獄。

邁克爾終于意識到自己有多麼愛他。

他寫了一封長信給托馬斯,坦白了自己所有抑制的情感,但始終沒有勇氣寄出這封信。

就在他終于下定決定心 拋卻一切道德和責任什麼都不要了,只要跟托馬斯一起遠走高飛的時候。

他站在監獄門口久久等著,看到托馬斯出來他興奮地 往前邁了一步

可是,看到托馬斯被一圈朋友圍繞著,他又怕了,愣在原地。

他始終還是沒有勇氣邁出第二步。

多年后再次相遇,邁克爾依然沒有給彼此機會。

看著邁克爾上車離去的背影,托馬斯給了 深情一吻

讓人淚目。

如果說,邁克爾和托馬斯的感情是 時代的悲劇,那麼時間從二戰后發展到現代, 感情的事也不會變得簡單輕松。

當然,有了那麼多交友APP之后,約P是變得簡單了。

邁克爾已經去世,芙洛拉和孫子 亞當一起生活。

亞當的性取向和祖父邁克爾一樣,也是沒有勇氣跟祖母坦言

他每天都用社交軟件麻痹自己,約了一個又一個人,不敢與人建立長期感情關系。

每次約完后,都會用刷子拼命洗刷自己。

直到他遇到 史蒂夫

史蒂夫是一個室內設計師。

亞當想讓他看一看祖母贈予的那棟鄉間別墅,是否應該直接賣掉。

兩人在別墅前動了情,但是亞當屬于 愛無能,他只會用一次次的性來彌補自己的愛缺失。

而史蒂夫無法認同這種不健全的關系。

受到傷害的亞當只能沉迷于交友軟件。

但鄉間別墅的改造,讓兩人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他們一起裝修。

一起吃飯。

感情逐漸加深。

為此,亞當和祖母之間,不可避免地爆發了爭吵。

祖母責備,當初贈予小屋的時候,沒想到它會變成你幽會的場所。

亞當說, 你厭惡我的一切,我一生都感到羞恥。

祖母說,你應該感到羞恥,因為這很可怕,令人惡心。

這一次爭吵讓亞當離家出走。

又一次酩酊大醉后,亞當打開了心結,和史蒂夫走到了一起。

亞當表示重新做人,刪掉了手機上的交友軟件。

祖母也終于表示,自己會努力地理解亞當。

他們發現,在當初那副托馬斯送給邁克爾的風景畫里, 還鑲嵌著第二幅畫

就是 《橘衫男子》

祖母也終于跟亞當說了自己埋在心中多年的秘密。

從二戰到現在,時間哪怕過了半個多世紀,同性戀群體依然面臨著自己的困境。

邁克爾和托馬斯的感情,十分可惜。最終造成了三個人糾結的一生。

邁克爾,恐怕之后一直在后悔,不斷地后悔。 被他藏起來的那幅畫,那封始終沒有郵出去的信,都是他塵封的感情

生活中,他是個光鮮的成功人士。一個銀行經理,有妻子,孩子,家庭。

他始終不忍拋棄這樣的生活。

你說他懦弱也好,說他薄情也罷,盡管他這樣做對誰都不公平,但他還是這樣做了。

而且他肯定不是歷史中唯一這樣做的人。

到了現代,托馬斯的孫子亞當,依然對自己的性取向 諱莫如深

他不敢出柜,也恥于談論這件事。只能用社交軟件上的一個個陌生人,來安慰自己。

他對于性取向的懷疑,就成了 對自我的懷疑和厭惡。

他仿佛要為此懲罰自己,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得到愛。封閉自己的情感,跟他的祖父一樣。

盡管社會已經比二戰時進步了,人們的觀念也開放了很多。

但是, 愛這件事,不管是什麼時代,都不會簡單。

同性之愛,則會更難。

不知道時間再過半個世紀, 再回頭看,這個世界會怎樣

喜歡這篇文章的人也喜歡 · · · · · ·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