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黃霑專訪周星馳,《唐伯虎點秋香》中的發飆竟是霑叔所想

1993年,黃霑仍在做訪談節目。

此時,身邊雖少了倪匡、蔡瀾這對老友,卻多了美女陳淑蘭,

所以狀態看起來也是極好。

這一年,星爺的新作《破壞之王》剛剛殺青,準備在來年上映。

趁新年來臨之際,星爺上了黃霑的節目,準備先和觀眾打個照面。

一向沉默寡言、臉露憂郁色的星爺,撞上口無遮攔,生性豪邁的黃霑,

這次訪問,倒也頗有看頭。

01、訓練班

「聽聞你和梁朝偉早先一起報考無線訓練班的,先講講這件事了,讓我們聽一下」

黃霑已迫不及待了。

星爺仿佛還沒有進入狀態,一頭霧水。

黃霑笑道,我也是前幾天才聽說的。

「是嗎?」星爺開口了。

也許此時星爺內心正在疑問,這種事有什麼好講的呢?

也許在星爺看來,沒有什麼事是好拿出來講的!

黃霑忙答道,是啊!知道你要來,我們當然要搜集情報了。

「講講這件事了,可不可以?」霑叔倒也能屈能伸。

被逼無奈,星爺只好多說兩句,

一開口,當然是標準的周星馳式回答:

「就是兩個人,大家說,不如去考訓練班嘍,

然后,大家就去考訓練班了。」

霑叔聽后,在一旁哭笑不得。

連星爺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黃霑笑道,好像不是「大家」說的,是你要去,

但又怕出丑,于是才拉好友一起落水。

星爺這才笑道:「是我先講的!」

又解釋稱,但是我一跟他講,他立刻說我也去,我也去。

其實大家都是有這樣想法的。

黃霑又追問道,

聽說你當時心里在想,哼,我考的上你都未必考的上。

有沒有這回事?

星爺笑道,我想沒有那麼容易的。

「那結果怎樣呢?」

「結果是他考上,我沒有考上。」

「那你后來怎麼又進了這一行呢?」

周星馳坦言稱,因為我那時候已經認識戚美珍了,

于是求她去說情。

戚美珍本是周星馳的街坊,兩人在十幾歲時便相識。

戚美珍比周星馳早一年進無線訓練班,

此時已是無線電臺的簽約女藝人。

也是無線「五麗人」之一。

在得知星爺落選后,戚美珍找到自己的老師劉芳,好說歹說,終于把星爺留了下來。

成為第十一期無線培訓班的夜間班學員。

就這樣,星爺沒有考上,卻也順利進入了訓練班。

雖然不太正式,只有晚上才上課。

為期一年的學習后,大家順利畢業。

和星爺同期的梁朝偉偉仔,以近乎開掛的狀態在演藝圈迅速躥紅,

被譽為最有天分的男演員。

不久,便與黃日華、劉德華、苗僑偉、湯鎮業共稱為「無線五虎將」,

由邵逸夫親自命名。

星爺昔日的兩位好友,均通過訓練班的跳板,完成了華麗的蛻變。

「五麗人」、「五虎將」當然都是無線力捧的對象。

然而這個跳板帶給星爺的,卻是無休無止的龍套生涯。

02、苦挨

「聽說你也是挨了好久的,是吧?」黃霑忽然發問。

星爺黯然道: 「有六七個寒暑…」

六七個寒暑,藏于鏡頭一角,仰望昔日好友的輝煌。

這種日子當然并不好過。

除了自我否定外,好像也并無其他。

星爺不善言辭的自卑感,可能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一直到今日,都無法釋懷。

可見年輕時的一些經歷,的確可以影響一個人的一生。

黃霑聽聞挨了這麼久,忍不住贊道:

「那你真的很厲害」

「我只是想演戲而已。」

對于演技自成一派的問題,

星爺稱,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總之,演出來就是這樣子了。

我認為這樣好,所以我才這樣演。

被問到有沒有獨特秘訣時,周星馳坦言,

「天分很重要。」

黃霑趕忙追問,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才發覺自己有這個天分的?」

星爺愣住了,滿臉尷尬,吞吞吐吐道:

「我…我很遲的。」

星爺從訓練班畢業后,開始輾轉于各大片場跑龍套。

而更多的時候,卻是整天宅在家里研究演技。

幻想如果自己是主角,這場戲該怎麼演。

完全是自娛自樂的研究,所以一天下來,倒也很有滿足感。

不得不說,那時的星爺,已多少有點自閉的傾向了。

終于,機會來了。

是李添勝的單元情景劇《哥哥的女友》,周星馳被派去飾演「潘家偉」一角。

星爺如同閉關多日的武俠高手一樣,滿懷信心地來到片場。

結果發現,該挨的罵,一樣也沒少挨。

平日研究出的演技,在現場派不上絲毫用場。

星爺略顯激動地對黃霑講道,

所以一拍完這個戲,我就一口咬定,

「算了…我沒天份!因為我不會演戲!」

「那后來怎麼會改變呢?」霑叔看到激動的周星馳后,忽然也變得嚴肅起來。

星爺繼續講道,

后來,我又拍了一個叫《生命之旅》的劇集。

和我一起拍戲的是萬梓良先生,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講道,

「咦,你真的很有天份哦!」講到此處,星爺開心的手舞足蹈起來。

星爺稱,我當時好像吃了蜜一樣。

感覺他沒理由哄我的,我又不是女孩子。

黃霑在一旁假意思考,一字一句自言自語道,

「萬…梓…良,嗯!沒有問題」

星爺大笑稱,不是彎的。

值得一提的是,萬梓良倒真不是隨便說說。

沒過多久,便把周星馳介紹給了李修賢,出演電影《霹靂先鋒》。

星爺在里面飾演一名偷車賊。

同年,也憑此角色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金馬獎現場,星爺身著禮服,用蹩腳的國語,感謝了不少人。

這是星爺第一次站在領獎臺上,聚光燈下。

03、無厘頭

由過去講回現在。

黃霑大笑道,現在全世界都說你是無厘頭文化的代表了,

你卻經常說不關你事,這究竟這是怎麼一回事?

星爺笑稱,當然不關我事了,我這麼有內涵還是無厘頭的話,

那全世界都是無厘頭了。

隨后,星爺又坦言稱,

「講真,其實到現在我都沒完全明白無厘頭究竟是什麼意思。

所以真的不要問我。」

當即話鋒一轉,對黃霑講,

問你最合適了,霑叔,你覺得我是不是無厘頭?

黃霑尷笑道, 「你要回問我?」

碰到這樣的嘉賓,連黃霑也只能認了,只好自問自答。

霑叔稱,我覺得你的無厘頭,要分兩邊來講,

有的是別人猜不到,奇峰突出…

這時星爺忽然插話,

「我這是突破啊,關無厘頭什麼事?」

「原來你是突破文化的代表」霑叔干脆不回答了,也話鋒突轉:

「你那次是不是真的call達哥出來,問究竟什麼是無厘頭?」

星爺不知是真忘了,還是故意的,竟反問道:

「哪個達哥?」

黃霑佯嗔道:

「當然是吳孟達啊!難道還是曹達華那個達哥嗎?」

星爺則又是一副苦瓜臉,講道:

「不清楚了」

關于「無厘頭」,在黃霑訪問吳孟達時,也曾問過相同的問題。

吳孟達稱,自己真的不知道什麼叫無厘頭。

非要具體解釋的話,我只能說,可能是我們的對白不靠譜吧。

「就是先兜個圈先」

吳孟達回憶稱,拍《賭圣》的時候,在片場有幾個十來歲的小孩。

他們在和自己的父母講話時,經常是答非所問。

我們看了很搞笑,就用在了電影里。

被問及創作中有許冠文的影子時,

星爺坦言稱,許冠文是我初做喜劇時的學習對象,

其實也不止他了,還有梁醒波,波叔,我都有模仿。

總之見到過癮的,就會去學。

黃霑見星爺中意聊這個話題,隨即問道,

除許冠文和梁醒波外,還向誰學習過?

可能星爺不太喜歡被提問,又開始支支吾吾起來,

憋了半天,脫口道:

「呃…李小龍呀…呃…還有你呀!」

「我?」黃霑大叫起來,

「你學我什麼?我不信,你現在學來看看」

沒想到星爺竟真的呲牙笑了起來,這的確是黃霑常用的表情。

貌似星爺在電影里的確用到過。

如此反轉,就已經夠無厘頭了。

04、又拽又囂張

黃霑先哈哈大笑幾聲,稱有件事很好玩的,

聽說你在片場拍戲,不只是做演員的,連導演也做了,

甚至連監制方小姐那份也做了。

星爺稱,我其實真的很希望只做演員的。

「但很多時候,真的是劇本差嘛,逼得你不去想不行。」

「怕自己會‘死’了?」

「其實也是為了電影好看點,觀眾看了會開心點吧。」

「你在現場時,有的人說你又拽又囂張的啊,你有什麼想說的?

正所謂拋磚引玉,霑叔把話題引到片場,主要就是想問這個問題。

不料,星爺又拋給了黃霑,講道,

霑叔,我們也合作了好幾部戲了,你感覺我怎麼樣?

「又反問我?又反問我?」黃霑這次語氣已頗為無奈。

星爺解釋道,這個真沒辦法,一定要問你了。

有時候我做起事來,連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我的態度。

霑叔嘆了一口氣,內心估計是崩潰的。

有著幾十年主持經驗的黃霑,對談話的技巧,不知有多精通,

甚至還為此出過一本書。

可是任憑霑叔「機關算盡」,卻休想動星爺分毫。

真是,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

于是,可憐的霑叔只好再次自問自答。

黃霑稱,「我覺得你很緊張電影,真的很緊張。」

你在片場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

「不行,不行,人家一定會猜到的。你好像非常不愿意被人家猜到。」

星爺尷笑了一聲,

「次次被人猜到,真是挺糟糕的。」

黃霑繼續道,至于「囂張」,我倒真沒有感覺。

因為囂張的人,通常是不會聽其他人意見的。

你卻是十分想聽別人的意見,經常東問西問。

而且,只要覺得好,就一定會的。

講到此處,星爺突然開懷大笑,說道:

「撒泡尿了!」

原來這里還有段趣事。

拍《唐伯虎點秋香》時,黃霑曾客串出演華太師一角。

有場戲,是要拍王爺發飆。

至于怎樣發飆,星爺和幾個主創想來想去,都想不到一個滿意的橋段。

于是東問西問,問到了霑叔,

「霑叔,你發脾氣時,會怎樣做啊?」

「撒泡尿了!」黃霑開玩笑道。

沒想到,這句戲言,竟真的被周星馳用在了電影里。

黃霑稱,我相信無論誰說一個他認為好的意見,他都會馬上用的。

只是大家不習慣而已。

星爺緩緩道,

有一點我必須要承認,我拍戲的時候,是不會婉轉和人說話的。

我覺得行,就會說好。

不行,我就會很直接得告訴對方,不行,再來過啊。

05、與鐘麗緹

關于明星的緋聞,是任何一個訪問不得不提的一件事。

霑叔把這個話題留在最后,實在是給足星爺面子了。

「鐘麗緹究竟是怎麼一回啊?有沒有緋聞傾向之類的」黃霑率先問道。

星爺搖頭道:

「都是一些不盡不實的…」

這時,陳淑蘭的話突然多了起來,可能是一早同黃霑在背后商量好的。

畢竟感情問題,黃霑作為前輩,總不能死纏爛打。

而女主持人在這方面卻有天然的優勢,可以大聊特聊八卦一番。

男嘉賓總不會對女主持生氣,至少表面上不會。

「在你眼里,你覺得鐘麗緹怎麼樣呢?」陳淑蘭問道。

「就是一個挺活潑的女孩子」

「會不會是你自己選的對象都和他有些像,所以別人才將你和她相提并論呢?」陳淑蘭又問。

「這些都是無厘頭啊!」星爺表情已冷淡下來。

「你覺得沒有機會發展嗎?為什麼呢?兩個人談的來,為什麼不發展呢?」陳淑蘭下定決心要一問究竟。

「誰告訴你我跟她談的來的?」星爺無奈道。

陳淑蘭笑道,你又沒否認,我們就當有嘍。

而且每次看你們合影都親嘴啊,我覺得你們很般配,金童玉女一樣

所以我已經視你們為一對了,說完,朝攝影機扮了一個調皮的表情。

霑叔在一旁笑瞇瞇得看著陳淑蘭的「表演」,

內心估計在想,這個晚輩真行!已經可以出師了。

就在這時,星爺開口了:

「既然這樣…嗯…霑叔,你怎麼看?」

「哈哈哈」黃霑大笑,滿臉無辜:

「又關我事?又關我事?」

看到此處,叫人不自覺想到了《西游降魔篇》里的場景。

舒淇向文章表白,每表白一次,文章不知所錯,就朝一旁的黃渤看一眼。

黃渤見此,只好訕訕走開。

看到第三次時,黃渤急了,怒道:

「你還看我干啥,我tm還能去哪啊?!」

這可能是星爺的習慣,每當遇到不知如何處理的事時,

都會把這個問題轉給第三者。

如此簡單粗暴的方法,也間接說明,星爺的確有些自閉和不諳世事。

這應該也是他在圈內人緣不好的主要原因。

星爺人品并不差,只是不懂得圓滑得處理各種人際關系罷了。

其實星爺和鐘麗緹的緋聞,完全是無中生有。

當時,媒體之所以關注到鐘麗緹,是因為兩人一連合作了三部電影。

其實和星爺連續合作的女明星,有很多。

如張敏,但大家都知道那是永盛的二老板,向華勝的女人。

邱淑貞,那是王晶的女友。

鞏俐,正在和張藝謀拍拖。

于是,數來數去,便只剩下一個鐘麗緹了。

鐘麗緹順理成章得成了背鍋俠。

如今再看,那些媒體們自然是百密一疏。

就有這樣一位女子,雖然只和星爺合作了一部電影,

卻成了星爺心中的摯愛。

媒體們當然不會記得,那個《逃學威龍2》中的朱茵。

以為她僅是過客,卻不知她才是主角。

訪問到最后,對星爺的感情問題,陳淑蘭毫不松口。

星爺即不能直接否認,又不能承認,只好說道:

「坦白講,其實就算有,我也不會同你們講的。」

一句話終止了聊天。

其實星爺在整場訪問中,并不是緊張或耍大牌。

而是,真的不太懂怎樣同別人圓滑且不失禮貌的交流。

「家庭環境」、「苦挨得那六七個寒暑」可見都對年少時的周星馳影響很大。

本是同一起點,星爺卻只能藏于鏡頭一角,仰望昔日好友的輝煌,

如換作你我,

「不知道能不能頂得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