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當天還沒出柜?平淡且無聊的《我和他都是新郎》

現在日本的BL劇好像越來越多了,但原創的BL劇貌似精品很少,這部關西電視臺的特別劇《我和他都是新郎》也是如此。看完之后很像酒店和鉆戒的廣告,反而男男結婚這件事情所需要觸及的核心問題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決。

兩個人相識過程就有點荒唐,種植檸檬的瑞樹在海邊尋找失落的耳釘,結果小學老師亮介幫他找到了,這麼離譜的情節,今年不到3個月,已經在兩部日劇里看到類似的設定了。上一部《旅行水母偵探》,好歹還是專門的失物尋找專家幫委托人尋找大一點的胸針,找耳釘然后定情就有點太不合理。

這也倒罷了,因為是SP,兩個人定情之后就迅速轉入婚禮。這部劇的核心矛盾就是兩個人都走到了婚禮這一步,儀式馬上要正式開始,亮介才坦白自己還沒有跟親朋好友說,大家都蒙在鼓里,以為參加的是亮介和瑞樹妹妹的婚禮。真相一旦揭曉,亮介的父親完全無法接受。矛盾沖突點是夠了,但亮介這人總覺得不是那麼可靠,不管是不是和男生結婚,到婚禮這一刻才坦白不負責任,對對方也是一種傷害,難道在婚禮這種時刻坦白出柜不是對親朋好友也有一種強迫之意嗎?因為親朋好友如果不認同就是不愿祝福兩人幸福一般。

可以理解制作方的用意是想打造一部輕喜劇來扭轉人們的偏見、普及平權意識。概念是好的,但完成度不行,亮介真的愿意介紹自己是gay并結婚麼?否則為什麼會一直拖延,家人誤會之后也不愿意解釋呢?兩個人在婚禮上歷經了這麼多,真的可以從此之后平穩地一起生活嗎?

葉山獎之和飯島寬騎倒是都很可愛,可惜劇本限制無法充分發揮演技。編劇中村允俊也是富士青年編劇大獎的獲獎者,最近也在一些日劇能看到他的身影,這次我覺得劇本不是很理想,希望他之后能寫出更精彩的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