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倫喪失,天理難容,這部93年的獵奇港片憑什麼打敗《霸王別姬》?

上世紀80,90年代香港興起了一陣拍攝犯罪電影的熱潮,很多根據真實案件改編的電影被搬上銀幕,其中尤以「香港十大奇案」最為知名。

為黃秋生獲得金像獎影帝的《八仙飯店》,根據「雨夜屠夫」改編的《羔羊醫生》,秀茂坪童黨燒尸案」改編的《三五成群》均展現了讓人不適的恐怖畫面。

此類電影多以風月奇情,血腥殺戮的視覺畫面來沖擊觀眾的感官,在巔峰時期的港片市場倒是留下了屬于自己的一片地盤。

雖然影片結尾均已兇手繩之以法告終,但導演為了提高票房過度渲染限制級場面,弱化了驚悚犯罪電影警醒世人的目的,不少未成年人效仿影片的情節,也遭到了社會大眾的質疑。

此時正好趕上錄像帶,vcd的普及,這些上不去臺面的犯罪電影自然而然以更加民間的方式被老百姓知曉。其中代表性的就有在1993年上映的《滅門慘案》系列。

雖然是架空故事,但是《滅門慘案》系列充分利用「女性犯罪」「倫理禁忌」「道德淪喪」「兇殺現場」幾個關鍵因素,充分抓住了觀眾獵奇心理,在票房上取得成功。

要知道1993年的香港影壇高手云集,神仙打架。王祖賢、張曼玉的《青蛇》,華語電影巔峰《霸王別姬》,呂良偉的梟雄片《上海皇帝》,李連杰的《太極張三豐》《倚天屠龍記》,幾乎各個都是狠角色。

要在這些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滅門慘案》實力不可小覷。直到現在仍有很多觀眾把它當做自己的童年陰影,啟蒙之作,這部電影也成為VCD時代傳看度比較高的港片。

廢話少說,就讓小編為您帶來這部1993年黃秋生,吳岱融,鐘淑慧《滅門慘案之孽殺》。

女子被家人霸凌,被父親侵犯,一怒之下殺全家4口

女孩阿芳來到警局報案,聲稱自己的父母,弟妹一家4口被人殺害。之后暈厥過去。

警方來到麥家果然看到被槍殺的母親,被銳器刺死的弟弟,被水溺死的妹妹。更蹊蹺的是父親身上被連開數槍,下體被打爛,被破碎的關公雕像扎入頸部。

行事乖張,經驗豐富的呂所長推斷受害者的死亡時間不會超過12小時,不排除兇手是一名入室強暴行兇的男性。

阿芳在錄口供時表示爸爸和黑道結仇,但呂所長卻發現阿芳的供詞和報案時有很大出入。

從當地錄像店老板那里,呂所長獲得了阿芳與家人不和的重要線索。

再通過對麥家村里街坊的走訪得知,除了阿芳,麥家其余4口人可謂惡貫滿盈,死有余辜。

父親麥泉吃喝嫖賭無惡不作。母親更是水性楊花,總是帶不同的男人回家。兩個兒女也不是什麼好人。

阿芳的嫌疑越來越重,呂所長對其進行跟蹤,發現她和警察小健是男女朋友關系。巧的是,小健最近正籌錢準備逃到香港。

打死麥家的子彈和小健配槍中的如出一轍。在審問過程中,小健一口咬定麥家4口是被自己所殺,但在描述殺人手法和細節時卻漏洞百出。

為了洗脫男朋友的嫌疑,阿芳主動投案,向警方描述了自己殺害父母弟妹的全過程:

死者麥泉是阿芳的后父,從小阿芳在家中受盡家人的辱罵,即使已經長大工作卻依舊遭受著家人的霸凌。

好在有當警察的男朋友小健的愛護,才讓阿芳找到了活下去的動力。面對后爸麥泉對女朋友的打罵,小健怒不可遏,兩人數次發生激烈沖突。

一日,麥泉酒后對阿芳進行了侵犯,并將女兒衣衫襤褸的照片拍下。母親不光沒有阻止丈夫的獸行,反而辱罵阿芳穿著妖嬈勾引男人。

嘗到甜頭的麥泉拿出照片逼阿芳就范,看著并不知情的小健,阿芳決定獨自承擔,與后爸來個魚死網破。

奈何女人終究打不過男人,麥泉再次對阿芳伸出魔掌,面對阿芳的求救,妹妹卻裝作沒有看見。

危急時刻,小健及時趕到,卻被麥泉打暈,阿芳撿起小健的武器對麥泉連開數槍。母親和弟弟正好回家,殺紅眼的阿芳對母親弟弟痛下殺手,并將妹妹溺死在了水缸里。

麥泉沒有死絕,與阿芳展開搏斗,情急之下,阿芳用碎裂的關公雕像殺死了麥泉。

在關押期間,阿芳懷了身孕,她悲觀地認為肚子里的孩子是后爸麥泉的孽種,卻被小健勸住。

執行槍斃前,阿芳和小健,孩子合了唯一的一張影,結束了自己悲劇的一生。

獵奇血腥的犯罪題材標桿之作

《滅門慘案之孽殺》精準地抓住了觀眾喜歡家庭倫理的獵奇心理,作為社會弱勢群體的女性飽受家暴的陰影,在極端情況下對施暴者怒下殺手,在唏噓之余感嘆命運無常。

鐘淑慧演繹起這種性格懦弱的苦命女性再合適不過,從剛開始的隱忍到之后的崩潰爆發,以暴制暴的處理方式讓觀眾痛快的同時也體現了港片暴力夸張的敘事風格。

相比鐘淑慧,吳岱融角色的中規中矩,黃秋生飾演的呂所長倒是該片的點睛之筆。相比較其他電影中剛正不阿的正面形象相比,呂所長極盡猥瑣,性格乖張之能事。

滿嘴葷段子亂飛,整天插科打諢地做事風格增加了故事的幽默氛圍,讓影片不至于過于壓抑枯燥。

雖然是一部犯罪電影,但《孽殺》滿足了觀眾對命案來龍去脈的八卦窺探心理,再加上較為工整的敘事方式,難怪在當年擊敗李連杰的《太極張三豐》《倚天屠龍記》,林志穎張學友的《神經刀與飛天貓》等一眾商業大作。

由于《孽殺》出人意料地取得了1300萬票房,第二年,繼黎明依法炮制,再次拉來何家駒拍攝了續集,成為驚悚犯罪港片的代表之作。

吳岱融和鐘淑慧的定情之作

上世紀80年代,吳岱融作為新加坡小生在亞洲紅極一時,趁著當紅時機,吳岱融和無線簽約參演了一大批膾炙人口的電視劇佳作。

最為知名莫過于他與梁朝偉于1988年合作的武俠劇《絕代雙驕》,吳岱融的白衣翩翩,迷倒了萬千少女,也被譽為最經典的花無缺。

之后吳岱融又陸續演出了《邊城浪子》里的傅紅雪,《玉面飛狐》里的卓不凡等俠客形象,受到了廣泛好評,其人氣不輸無線五虎。

就當吳岱融事業蒸蒸日上時,卻與無線高層出現摩擦,遭到雪藏。

在電視行業抑郁不得志的吳岱融轉戰電影圈,一改之前的翩翩公子形象接演了很多[大尺度]的限制級電影。

其中尤以《滅門慘案之孽殺》《替天行道之殺兄》最具代表性,巧的是與他合作對手戲的是同樣在電影圈沒有走紅的鐘淑慧。

兩人因拍攝風月限制電影相識,兩人的幾次合作均是以情侶形象示人,最終假戲真做。

1995年,吳岱融與鐘淑慧結婚,令人詫異的是,之后吳岱融并沒有阻止妻子風月奇情片的拍攝,兩口子在限制級電影繼續耕耘,讓大眾對吳岱融的胸懷頗為欽佩。

現在回看《滅門慘案之孽殺》倒是成就了一對影壇佳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