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的犯罪案件、震撼的動作場面,2022「生猛」港片《神探大戰》值得一看!

最近真是想念電影院的爆米花和大銀幕。剛好這兩天有我喜歡的犯罪動作電影上映,自然不會錯過。今天小編第一時間去看了《神探大戰》,毫無疑問,這是今年最爽的華語大片。真實案件串燒是大銀幕難得一見,值得在大銀幕上看!

影片一開場就是一幕幕令人心驚肉跳的案件——近乎全裸的女生遍體鱗傷,在水溝里踉蹌著求救,她的頭部卻被塑料膜層層包裹,嗚咽著發不出聲來,令人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窒息與絕望;

父親拿著菜刀在與誣陷他的警察作最后的防衛,卻在女童目睹下,被警察當場擊斃,女孩撕心裂肺的哭聲劃破天際……

整個電影的上半場,劇情緊張到讓人喘不過氣,連喝口水都顧不上。

兩個人在碼頭活活被火燒死。警察敏銳地發現,十多年前,這個地方以同樣的方式發生過命案,而這次案件的受害人,竟然正是當年那起案件的嫌疑人。

十多年前,因為租戶交不起房租,蠻橫的房東便把租戶直接從樓上扔下,租戶兒子因為躲在床下才逃過一劫。十多年后,這起「廟街滅門飛尸案」又再次重演。當警車剛到達廟街時,三個人從高空墜落,直砸警車頂……只不過這次的三個死者是當年作惡的房東們。

一起起正在發生的案件似乎是對十多年前的懸案、冤案的復刻。而地面上由數個案件編號拼成的「神探」二字,則預示著這場「以牙還牙、以暴制暴」的復仇才剛剛開始……

這些復仇者明明是殘暴的罪犯,卻諷刺地自詡為「神探「。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總能在警察趕到前一步撤離現場?為什麼能夠清楚地獲知案件編號并擅自鎖定嫌疑人?

最后真相來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時隔15年,電影《神探》打造的精神續作《神探大戰》來了。依舊是韋家輝導演,劉青云主演,這次硬核生猛一路到底,還多了大家熟悉的李若彤、林峯、阿Sa等演員。

李若彤在影片中化身氣場十足的警署最高長官。而阿Sa則是追查「神探」團伙的主要警官之一,但同時,她的個人命運也和這起案件交織,她扮演的角色滿身是疤,暗示了曾經遭受過的苦難。

刺激的劇情并非編劇憑空想象,影片中很多情節取材于真實案件。

很少有其他電影能像《神探大戰》一樣巧妙地把這麼多真實案件串聯起來。

比如雨夜殺人案和屠夫案,靈感來自于「香港雨夜屠夫林過云」。

林過云是香港的一個出租車司機,有著變態的性幻想,并有戀尸癖。一次,他偶然接了一位醉酒女子后,將女子殺死、侵犯、肢解,并保存了受害人的性器官。這一次作案給林過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此后,他開始為下一次作案苦練解剖、攝影和防腐技能。

最后,他成了香港知名的連環殺手,時常在雨夜出沒,隨機選擇搭乘出租車的單身女乘客,用電線將她們勒斃后將尸體帶回家,割下其器官做防腐處理,并全程錄影拍照……

在電影中,也有一個出租車司機連環殺手,總是在大雨之夜出動,隨機在街頭捕獲獨行的女性,將她們殺死肢解后,扔入水渠。

十幾年后,這個出租車司機本人也陳尸水渠——正是當年受害人被他拋尸的地方。「神探」們又一次實現了以牙還牙。

更恐怖的是,他(們)會接連不斷做下去。在出租車司機尸體上,他(們)毫不避諱地寫了下一個案件的編號……

影片提出了發人深省的問題:多少犯罪是打著正義的旗號?

一個又一個案件過后,警員們看到車頂上出現下一個案件編號:魔警案。這個案件也是取材于真實案件。

現實中的魔警徐步高,沉迷于賭博和嫖娼。為了獲得賭資和嫖資,他設計殺害巡邏警察,以獲得對方的槍支,再用殉職警員的槍支去打劫銀行。(每個警員的槍支和子彈都有自己的記號,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徐步高不能用自己的槍搶銀行。)巡邏警察死于自己的佩槍下,銀行被巡邏警察的槍打劫,警方自己也開始懷疑起了內部人員。后來徐步高故伎重施,再次襲擊巡警,想要獲得新的槍支的時候,在與雙人巡警的槍戰中被對方擊斃……

在《神探大戰》電影中也出現了一幕:暗巷里,上膛的手槍直抵巡邏警察的上顎,當另兩個巡警巡查至此時,突然遭到了槍擊,他們回擊,卻只打到了被推做肉盾的巡警身上,最終,三個巡警在槍戰中身亡。

看起來,電影和現實一樣,魔警被擊斃了。但其實,真正的魔警卻成功逃脫并嫁禍他人……不僅如此,他還在下一步大棋,將更多的無辜者牽扯其中。

電影中的魔警不僅只是搶劫殺人,他做過更邪惡、可怕的事。

一個遮掩容貌的人將擄走的女性脫光后,吊其雙臂于房梁,然后虐打致死。打死的20多個女性,被他存放在廢舊的大缸里,如同林過云對待女性生殖器一樣,屠夫將她們視為作品,舍不得扔掉。

一個女大學生被虐打三天三夜之后,機緣巧合下逃脫險境。但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她的逃離其實是屠夫設計好的,從她離開魔窟的那一刻,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屠夫的監視之下,而屠夫這樣做,竟是將她視為最成功的作品,留著她可以滿足自己畸形的快感……

他為何要不斷地虐待殺害女性?影片提到,他從小就遭到暴力。在他長大后,他在無辜女性身上精準復刻自己遭受的那些暴力,大到虐打的部位,小到虐打的手法,想要發泄自己積蓄多年的憤恨和委屈。

整個電影充滿了對因果循環和以暴制暴是否合理的哲學討論。

正如海報上那句話顯示的:「善惡的博弈不是一槍定音」,而暴力復仇也可能滋生新的暴力。

尼采的一句「與怪物戰斗,應當小心自己成為怪物」,貫穿了整個電影。

劉青云扮演的李俊作為警隊「神探」,從女兒很小起就經常教她這句話。可是后來在執行任務過程中,李俊自述看見了怪物,其他警員卻只見到他對著空氣開槍。從那以后,李俊被收槍調離前線,他對案情做的推理也沒人再相信。

李俊成了患有精神疾病的「癲佬神探」。他被停職后,老婆與他失婚,正處叛逆期的女兒為自己有個瘋子老爸感到羞恥,也離開了他。他開始在立交橋下收廢品為生,將自己對案件的推理寫滿墻也沒人來看一眼,想念女兒的時候,就只能拿出過去教女兒說話的錄像看一看。

后來在阿Sa扮演的陳儀警官的支持和協助下,李俊也參與了對案件的調查,并和魔警也有了正面交鋒。這帶來了全片最經典的場景:在遍布尸體的船上,魔警提出與李俊進行一場交易:我殺死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也交由你殺死。

隨后,李俊剛剛重逢的女兒在魔警的槍下應聲倒地。

李俊對準魔警開槍,卻發現槍內子彈已用盡。此時此刻,若想報仇,殺死魔警已是絕無可能,只有自己手上的魔警的孩子能夠被自己一擊斃命。

放過對方的孩子?大仇不報,何以告慰自己的孩子?殺死對方的孩子?既戕害了一個無辜的生命,又讓自己成為對方那樣的魔鬼。

這看似公平的交易,實際上已經將人逼入絕境。這就是神探面臨的困境,也是對整部電影主旨的最好呈現:「與怪物戰斗,應當小心自己成為怪物。」

怪物之所以是怪物,就在于它行事不擇手段。而面對一個不擇手段的怪物,用光明磊落的方式與之斗爭,成效是有限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又正中怪物下懷,因為如果你為了打敗它而變得同樣卑鄙,那麼你已經成功被他同化。

李俊會做何選擇?這是本片最讓人為人性感動的地方。

影片的最后一幕,李俊望向玻璃中的自己,意味深長。就像尼采的那句話一樣: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