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拿影帝,有人落魄,有人瘋癲,「唐伯虎點秋香」四大淫俠現狀

名震江南的四大淫俠

一別江湖多年,四大淫俠命運迥異——有人拿金像影帝、七位數買豪宅;有人仍在TVB默默無聞甘做甘草;還有人窮困潦倒、自爆卡里僅剩40塊錢!更有甚者,被傳精神失常仙蹤無覓。

可謂同人不同命。

先來給大家說說兩位亞視先生!

Ⅰ.這位濃眉大眼的「西賤」,為啥這麼眼熟?

周潤發曾說過:「有一種演員,直到死那天人們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一提到他演的角色,你一定印象深刻如數家珍。」

姜皓文就差點落入這個窠臼。

四人里「西賤」最為壯碩,人高馬大,將周星馳小雞兒似的拎來拎去,而且臺詞還最多,肩負著解說職責—— 「老大、老大,聽說那春夏秋冬四香,個個都貌美如花,尤其是那個秋香,簡直是要人老命啊~」

不僅有臺詞,演技還有的發揮。

然而現如今,這位哥基本無須備注,屬于香港影壇「大寶天天見」級別!

四大淫俠里事業運最旺,可謂「大火燒森林,老虎也藏不住」——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姜皓文。

事先他有兩個男配提名:一個是《大樂師》雄哥,另一個是《拆彈專家》江耀偉。

形成了罕見的「自己打自己」局面。

最終《拆彈專家》江耀偉勝出!

2018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姜皓文

這個曾在香港影視圈摸爬滾打三十年的「小透明」、「咖喱菲」、被曾志偉嘲笑「我一部戲抵你二十六部戲」的黑仔,直至今天終于熬成了「黑哥」!

走上C位、全場滅燈、打開聚光燈、BGM哈利路亞演奏就可以了。

功也成,名亦就,只是距他上一次登臺領獎,時間稍稍有些漫長,中間足足橫跨了三十二年!

那還是上個世紀的事。

姜皓文,原名姜漢文,1966年10月26日出生于香港。

幼時家貧,他跟隨做裝修工人的繼父四處打散工。20歲那年,或許是機緣巧合,剛好亞洲電視一間辦公室需要換裝燈管,爬上爬下的民工姜皓文在辦公桌上偶然發現一張選美海報——競選美男!!!

當時亞視為了與無線打擂臺,對標無線《電視小姐選舉》,開創了男性選美的先河。

姜皓文那時年輕,玩心重,于是報名參選,未曾想得了個 亞軍才華先生大獎

那一屆的冠軍是孫興!

三十多年過去,那個呆萌可愛的大眼少年,終于變成了一臉滄桑的阿貝。

獎臺上,姜皓文淚眼婆娑,激動到語無倫次——「這幾年我遇到好多好人、好多貴人、好多疼我的人。忽然間,運氣好了很多,好到我自己都怕,會不會死,這樣子。」

除了感謝貴人劉德華、古天樂、林家棟、導演邱禮濤,姜皓文還感謝了會場二層樓上觀眾席里的Andy、妹仔、Angle……

電視機前觀眾不禁好奇——這三個到底是什麼人?

這三人是姜皓文同母異父的弟弟妹妹。

比較特別的是,這兄弟姊妹四人,是在四個不同的孤兒院長大。

這樣的童年,是有多苦?

近些時日,54歲的姜皓文接受采訪時罕見吐露自己身世,說自小從未見過生父,也不敢肯定自己姓姜。父親在他還未出世之前就離家出走,他對父親唯一的記憶是「他好像是個開麻雀館的」。

對母親的印象也很模糊,隱約知道她有外國血統。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再也不想見到生父了。

自打14歲起賺錢養家,嘗盡艱辛,看盡白眼。

正如港劇《燃眉時刻》姜皓文一句臺詞:「假如人生有四季,我在16歲那年便已是冬季。」

16歲起浪跡街頭賣藝,表演胸口碎大石,曾在茶樓賣點心,在海洋公園水上表演小丑。

1991年ATV綜藝《歡樂滿東華》演員吳剛食火炭、飲滾油、滾玻璃、碎大石、纓槍插胸口,獲贊譽無數,其實背后都是姜皓文教的。

姜皓文的流浪生涯拿到亞視選美亞軍才算柳暗花明,然而迎接他的,是海量劇集、高強度的工作,山一般向他倒來。

想當年,亞視藝員湯鎮宗跑來大陸拍《封神榜》、《外來妹》,奇怪僅有36集的《紅樓夢》為何足足拍了四年?他表示自己在亞視一年演過的劇集都超過1500部!

如姜皓文這般十幾年里出演過五、六十部劇,屬于常規操作。

在亞視兜兜轉轉,最早演了一部《幽靈》,編導們覺著他演技不行,就勸他轉去做綜藝主持,再轉回來演電視劇,又被導演呼呼喝喝說他演什麼都像主持。

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紀,直到《我和僵尸有個約會》依然是不黑不紅。

《我和僵尸有個約會》高保

九十年代末,師傅萬梓良也曾替他灰心,勸他說,在亞視混了十幾年,還未有起色,真可能不是吃這碗飯的,不如轉行。

姜皓文徹底迷惘了,再經萬梓良這般點撥,于是乖乖聽話去開了私房菜館。

然而這菜館開得三心二意,姜皓文總是心有旁騖,待他切菜把十個手指都切了個遍時,終于意識到,自己,離不開演藝界。

于是,他又轉回,重新忘我投入。

不論什麼戲都接,不論什麼角色都演,不計片酬,只求演技有的發揮。

直到2011年電影《奪命金》「凸眼龍」,抽著帶紅圈的雪茄,一指劉青云——「無你三腳豹,哪有我凸眼龍?阿豹,有你有我!」才算光彩奪目!

2011年杜琪峰電影《奪命金》

如今的情勢是,姜皓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有工開。

有人戲稱,假如姜皓文病倒,香港一半電影都要停工。

全香港只有一個人希望他停下來,不要那麼累那麼投入,這人是姜皓文太太金慧英。

這姑娘也是亞姐選美出身,1994年出道。

這位糟糠之妻一早陪著老公捱窮。

有段時間金慧英時常掛在嘴邊的話是——「不要那麼拼,我可以省的。」

姜皓文最窮的時候曾經交不起房租,要到半夜撬開自家門鎖,偷偷搬走家俱逃單。

然而現在二人再也不用為房租發愁了。

姜皓文前幾年花費七位數在馬來西亞檳城置下豪宅,送給太太,作為結婚十八周年的禮物。

據說這個物業足有5000余呎,360度無死角海景房,陽臺自帶游泳池。

而姜皓文說,這里的每一塊地磚都是自己拼來的。

如今姜皓文經常百忙之中抽空去孤兒院做義工,為那些小孩子講述自己的奮斗史,鼓勵他們要自強自立,雖然沒有爸爸媽媽,只要夠努力,一樣可以活出自我。

他說:「每次走出孤兒院我都好有成就感。」

Ⅱ. 外型條件最好的「南蕩」,最是無欲無求

「南蕩」一襲白衫,翩翩少年,是四大淫俠里外型條件最好的,給人印象深刻。

雖然只有一句臺詞——「秋香當然是留給老大了」。

令人奇怪為何帥成這樣還要去做「淫俠」霸王硬上弓?

話說當年,「南蕩」何英偉與姜皓文是同屆亞視先生,帥得不同凡響。

那年他22歲,先前是一名職業模特,令人意外的是并未躋身三甲,只拿了個「好好先生」、古裝造型「開麥拉先生」。

何英偉處世淡然,不搶不奪,貌似人世間沒有什麼東東是他志在必得的。

除了1991年背棄東家ATV,轉投TVB,被人議論「二五仔」。

想當年亞視有段時間也很騷情,凡爾賽到不行,一口氣拍了一系列「文學電視劇」,魯迅的《傷逝》、《祝福》,還有巴金《春天里的秋天》。五官秀美、氣質儒雅的何英偉明明灰常文學,卻慘遭非議「硬得像木頭」!

何大少也是年輕氣盛,拂袖而去。

何英偉過埠TVB,上來就是吳鎮宇、黎美嫻的《大地飛鷹》,就連后來大紅大紫的郭富城也在劇中跑龍套,卡司好到爆。

接下來是《92鐘無艷》、《水滸英雄傳》、《原振俠》、《金毛獅王》等等,根本停不下來。

《大地飛鷹》黎美嫻扮演的波娃,美得不可方物

人世間有一種角色叫——不需要你有演技,只要你的帥鎮場!

何英偉一直帥得很穩定,戲路一直很單一。

1996年,與張可頤一起出演《地獄天使》

一身浩然正氣的警司、大俠,一本正經的老板上司。沒有什麼死人塌屋的際遇發生在他所扮演的角色身上,他只需往鏡頭前一戳,一張臉裝飾各路編導的夢。

1992年TVB《水滸英雄傳》何英偉扮演花榮

他的外貌成就了他,也在某種程度上害了他。

好在有市有價,供需兩旺,不愁長期飯票,「一截美麗的木頭」成了他的宿命。

何英偉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娶了《大時代》六美之一的吳詠紅。

《大時代》五美合影

提起他夫人可能大家比較陌生,但提到《大時代》方芳,人們便再熟悉不過了。

《大時代》方芳

這個方進新的長女,性格懦弱,在法庭上為父親之死作證恐懼得渾身篩糠,依舊逃避不了悲慘的結局,最后被丁孝蟹扔下樓去。

這個丁孝蟹將方芳扔下樓去的鏡頭,估計以后看不到了

何英偉曾與妻子吳詠紅一起主持TVB綜藝節目《大江南北》,夫妻舉案齊眉,真是羨煞旁人。

然而很可惜的是,2010年這對和和美美的夫妻不知為何離了,具體原因無人知曉,人們只知道何英偉現任妻子名叫JOJO。

何英偉、吳詠紅夫妻

Ⅲ. 曾經的亞視藝員教頭,如今包包里只剩40塊錢

劉錫賢的演技一直備受贊賞,更難得的是一份氣定神閑的從容。

《唐伯虎點秋香》「東淫」與周星馳20秒的對手戲,劉錫賢臉上可以呈現出一百個層次。

與大多數香港藝員不同的是,劉錫賢既不是選美出道,也不是電視臺演藝培訓班速成,他是純正的科班出身,香港演藝學院導演系畢業。

劉錫賢自小就是童星,1979年18歲那年便開始演舞臺劇,通常一人背上十九頁臺詞。

畢業后他進入TVB成為一名編劇,由于年輕、資歷尚淺往往沒有署名權,這令他很是憤懣,1988年,他跳槽到ATV!

迄今為止他依然清晰地記得具體時間——

用他的話講「寧做山寨王,不做大國奴!」

大意是寧為雞頭,不為牛后。

1990年劉錫賢終于揚眉吐氣,由他捉刀的《小男人周記》獲得金像獎最佳編劇提名。

我們熟悉的這套鐘楚紅組圖,即源自這部電影。

1989年鐘楚紅主演電影《小男人周記》

1997年《我來自潮州》播出,主題歌《愛拼才會贏》火遍內地大小街小巷KTV包房。

隨著這部劇的走紅,人們也認識了老三朱潤。

緊接著《我來自廣州》播出,觀眾們看到與可愛的朱潤完全相反的奸角——副官程忠。

由衷佩服,這位演員,演技了得。

事實上劉錫賢最令內地觀眾由衷贊賞的是他在《縱橫四海》里的郁國雄,這大概是港劇里最為知名的舔狗。為利兆天鞍前馬后,亦步亦趨,奉迎拍馬,甚至有時為虎作倀,但關鍵時刻,卻顯露出他善良正直的底色出來。令人印象深刻!

如今劉錫賢過得很不如意。

雖然他一直努力打拼,但是隨著亞視的沒落,他這個曾經的「亞視忠臣」生活亦沒了著落。

前日他透露,大年初一母親去世,十年里他送走父親,再送走母親,為雙親治病花光了所有積蓄,最窮的時候卡里只有40塊錢!

還好在他最為落魄的時候,妹妹出手相助。

可是每天一睜眼,第一件事想到的是「如何還卡數?」自言現在是人生最低谷。

在這里小編還是衷心祝福他好運吧。

Ⅳ. 小舟從此逝,最可惜的是「北色」王偉梁

劉松仁向來嚴肅苛刻,基本不夸人,唯一夸過的演員卻是王偉梁。

2000年,劉松仁拍完《無業樓民》接受《快周刊》采訪時說道:「我拍這部劇,有個演員很令我佩服,這是拍戲這麼多年我見過的最認真的演員,認真過劉松仁。他只有三場戲,有一場戲是他在地上拉住我的腳,一直拉住,導演沒有喊起身,他就一直躺在地上。」

事實上王偉梁每部戲都是這麼賣力的,哪怕是只有一分鐘。

因為這份兒認真,TVB同事們都很認可他。

四大淫俠里第一個出場的「北色」王偉梁

《唐伯虎點秋香》王偉梁是被周星馳帶進劇組的,因為早年二人都在TVB做小透明,最早合作時間要追溯到1989年《他來自江湖》。

《他來自江湖》王偉梁扮演文忠信的手下,第二集里,他受大哥委托,硬塞給萬梓良一部寶馬。短短一分鐘的戲,王偉梁也演得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唐伯虎點秋香》四大淫俠當中,「北色」王偉梁是第一個出場的,上來就很先聲奪人,畢竟是一腳踩在嬌花般的石榴姐臉上——「一上來就看見這麼惡心的,真是倒霉。」

片中的「北色」滿滿的漫畫感,甚至有些呆萌,有些可愛。

王偉梁其后在TVB扮演了大量古裝人物,名流、謀士、名醫等譬如《尋秦記》里的趙高,「周瑜不簡單,三步一計」的戲路。而時裝戲則更多的是變態、邊緣人格等等。

《尋秦記》里的趙高

王偉梁給人印象最深的角色是《天龍八部》大理皇宮四大護衛之一「筆硯生」朱丹臣,溫文爾雅,仙姿軼貌,熒屏上每每分走段譽半壁江山。

1997版《天龍八部》「筆硯生」朱丹臣

然而就這樣一位勤奮高產的演員,卻在TVB結結實實跑了二十年龍套,著實可惜。

僅僅是憑著一份對演戲的癡迷,王偉梁傻傻堅持著,一直等待著出頭之日。

有人說,大概只有王偉梁這種戲癡,才能演得好李白。

有人說,熬得住,才能熬出頭。

大概電視劇《楊貴妃》里,李白對楊貴妃大段大段的道白,最能道出王偉梁的心聲——

「請問知否從庭前數至李白房間地上的石階,一共有幾多塊?房間共有幾多窗戶?書籍共有幾多本?蟻窩共有多少?地上的石階共有四百八十七塊,窗戶六個,書箱共一百四十三本,蟻窩三大個!娘娘一定好奇怪,李白何故如斯清楚?李白每天都在這里等待陛下的傳召,去吟詩作對,閑來無事,自然數得清清楚楚了。縱有管晏之材,奈何不為所用……」

喜歡王偉梁的觀眾一直比較納悶,為何他自打2010年《施公奇案II》就再也沒有出現在熒屏上?

長達十一年里人們從任何渠道都無法獲得他的任何消息。

曾有內部工作人員說,王偉梁由于醉心佛學,最后走火入魔,導致精神失常。

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那真是太過可惜。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居然成了北色的宿命。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娛樂圈的盲風妒雨、風影荷動,與他再無一絲瓜葛。

事實上,我們誰又不是日日悉心妝扮、賣力表演,留給命運精挑細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