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美人」朱琳:與丈夫恩愛42年,堅持不生孩子,現狀怎樣了?

早年朱琳

朱琳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家喻戶曉的明星,她曾是多少人心中的夢中情人。

1985年—1986年,她連著上了《大眾電影》《電影之友》封面,除此之外,她的照片還常被印成海報、掛歷,「走」進了很多喜歡她的家庭。

記得小時候老家的墻上,小叔的房間就貼了很多朱琳的畫。

朱琳《大眾電影》封面

朱琳的美,不止在形象,還有氣質和品德,被譽為「東方美人」。

朱琳主演的《叛國者》 《西游記》《梨園傳奇》《彎彎的石徑》《小院》《肖爾布拉克》《20年后再相會》 《凱旋在子夜》等影視劇都深受觀眾的喜歡和熱愛。

尤其是在電視劇《西游記》中扮演的女兒國國王,更是成為觀眾心目中的經典形象之一。

《西游記》劇照

在影視藝術上,朱琳獲得過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女主角獎,最佳電視劇女明星獎,美國世界藝術家協會「華人藝術家表演杰出貢獻獎」等獎項,是國家一級演員,享受特殊津貼。

在個人感情上,朱琳也與初戀丈夫恩愛42年,但是因為她低調,多年來一直被各種謠言纏身,比如「被暗戀」「被二婚」「被單身」等。

可實際上,這些都是假的,唯一真的是與丈夫相守的這麼多年里,他們堅持不生孩子,不知如今年近古稀的她現狀怎樣了?

夢想成真

朱琳小時候的夢想是當科學家或工程師。

1952年,朱琳出生于北京的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

祖父母都曾留過洋,父親是北京理工大學的教授,母親是醫生。

雖然家里沒有一個人是搞藝術的,但是朱琳從小就熱愛文藝和體育。

童年朱琳

這也是為何朱琳多年來都能夠保持健康的身心狀態和保持年輕的秘訣,因為她把小時候的熱愛都融入了她的生活,堅持每天健身。

上小學時,朱琳在什剎海業余體校練了五年體操,期間還練過兩年籃球,并且自學了游泳。

國中畢業后,朱琳參加了陜西省晉東南地區學習演出革命樣板戲第二劇組任舞蹈演員,

1970年回到北京后,朱琳便考入了北京的通訊兵文工團,成為了一名軍旅舞蹈演員。

那時候的朱琳未想過將來自己會成為一名影視劇演員。

雖然期間她有被《海霞》劇組選中,但是因為那時的朱琳信心不足,便放棄了。

之后,朱琳從部隊復員,被分配至衛生部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學習工作,單位為了培養她便將她送入中國醫學科學院深造。

1979年,朱琳大學畢業,進入中國醫學科學院衛生研究所工作,這應該算是完成了她科學家的夢想,走上影視演員之路,是一個偶然。

演員之路

1980年,朱琳被親戚的親戚看中,邀請她在西安電影制片廠籌拍的影片《叛國者》中出演一個配角,先去試戲,如果可以就這麼定下來了。

原本朱琳沒怎麼當回事。

但是在對方的爭取下,這個角色跟她現在正從事的工作有關,加之早前有錯過《海霞》的遺憾,于是朱琳就答應試試。

沒想到這一試竟然讓她愛上了拍戲,并且作為她人生的第一部電影,演技雖有些青澀,但是該片上映后反映不錯,朱琳清新靚麗的形象受到行業和觀眾的贊賞。

朱琳是一個對自我有要求的人。

既然心向演員,便不能只憑形象,而是要憑演技,用實力征服觀眾。

1981年,朱琳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業余表演培訓班進修,那時的她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常常要兩邊跑,雖然很累,但是對她來說很充實。

因為是自己的熱愛,而且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

不負期望,一年的表演進修學習畢業時,朱琳在田壯壯、謝曉晶、崔小芹共同執導的畢業作品《小院》中,出演女主桑桑一角。

該片出來后獲得師生一致好評,之后還成了東京國際電影節上的參展作品,這也讓更多人看見了朱琳的表演。

那時候朱琳的本職工作還是在研究院,她還未正式成為一名專職演員,但是因為有戲約邀請,朱琳常常需要請假出去試戲,拍戲。

長此以往,領導和同事都對她有了看法,其實她自己內心也有不安,兩邊都是自己熱愛的事業。

朱琳陷入了兩難,同時還有些迷茫。

剛好這時峨眉電影制片廠向她拋來了橄欖枝,權衡之下,朱琳選擇成了一名專職演員。

此時的朱琳已經三十歲,放到現在肯定是已經錯過了一個演員的黃金期,但是對當時「野心勃勃」的朱琳來說正是好時候。

進入峨眉廠劇團,朱琳拍的第一部戲是《梨園傳奇》,她在里面飾演女主角「花想容」。

《梨園傳奇》劇照

這是一個劇情片,講述的是清朝末年,川戲三和班到龍門鎮演出時,歷經艱險,之后巧妙地同當地的惡霸周旋、斗爭,最終平安脫險的故事。

既是川戲,作為女主就得會唱川劇。

朱琳同劇組其他演員被廠里一起送去跟川劇名家學習川劇,經過一個月的勤學苦練,朱琳便能表演自如了,該劇上映之后,觀眾竟以為她就是川劇演員。

可見,朱琳下了多大的功夫,憑借「花想容」,她開始在影視界嶄露頭角。

女兒國國王

之后的幾年里,朱琳又開始往電視劇方向發展。

先是在電視劇《彎彎的石徑》《金房子》中出演了女主角,而后又參演了《肖爾布拉克》《二十年后再相會》兩部電影的拍攝。

接著一部《西游記》將朱琳的演藝事業推上了第一個高峰。

說起與《西游記》的緣分,朱琳止不住的興奮,一來是終于有機會出演經典名著,二來是這也是她這幾年演藝生涯的一個突破。

楊潔導演當時看中朱琳,是因為她認為她身上具有典型的東方女性之美。

她端莊秀麗,又極具親和力,選她為女兒國國王與唐僧拍再合適不過,這對朱琳來說既興奮又緊張。

因為在整部劇中,唐僧遇見的都是妖精,她作為唯一一個人,她希望能拍出一種美好的感覺。

而其中一場「夜賞寶國」的戲,女王要表現得十分主動且落落大方,這在當年是很大膽了。

《西游記》劇照

這一個鏡頭拍了八條才過,扮演唐僧的徐少華緊張的頭上直冒汗。

朱琳雖然看起來很自然,但其實當時的她更緊張,手心直冒汗,因為她從未穿過那麼暴露的衣服。

當時拍的時候幾乎拍一個鏡頭,她都會偷偷拽一下,只不過沒讓大家看到而已。

不過也正是如此,才有了讓觀眾念念不忘的經典,女兒國國王成就了朱琳,大家看到了她極強的可塑性。

《凱旋在子夜》朱琳石子琪劇照

大紅大紫

不過真正是朱琳大紅大紫的,是尤小剛執導的大陸電視劇《凱旋在子夜》。

朱琳在里面飾演女主角江曼,與石子琪飾演的童川是一對,兩人將在戰火中不離不棄的愛情演繹得淋漓盡致。

該劇播出后獲得第七屆全國優秀電視劇「飛天獎」二等獎以及第五屆大眾電視「金鷹獎」。

出演男女主角的朱琳和石子琪也分別獲得「金鷹獎」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獎。

同年朱琳還獲得了中國電視「十佳」演員獎,憑實力成為八十年代名副其實的當紅女星之一。

朱琳被譽為「中國最美的電影女演員」。

進入九十年代后,年過不惑的朱琳開始嘗試突破自己,因為之前她塑造的角色多是知識分子或者傳統淑女,她想做一些改變。

于是有了《大秦腔》中的癡情女子雙池,《紅與黑2000》中養小白臉的女老板,在電影《共和國之旗》中,她主演的項佩瑜的年齡跨度更是長達五十年。

進入2000年,朱琳開始放慢腳步,一年接拍一兩部戲,也還是拍了《風雨西關》《和平使命》《家有爹娘》《鑼鼓巷》《重案六組》等幾十部熱播劇。

直到2015年后,朱琳才漸漸隱退,全身心地開始享受屬于她的生活。

只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從影幾十年來,因為個性低調,用朱琳自己的話說就是不愿意適應演藝圈氛圍,她只想做自己而被人造謠。

熒幕之上,大家都認為朱琳是那種傳統的淑女,實際上生活中的她,是一個活得非常干脆直爽的人。

朱琳近照

做有修養的女人

朱琳認為女人應該有修養,但不要故作矜持,那樣看起來太做作了。

朱琳一直活得很真實,朱琳曾坦言自己不愛說套話,也不愛聽,她覺得這樣扯來扯去是浪費時間,有那個時間和精力還不如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所以這麼多年以來,她一直將工作和生活分得很開,工作之余就享受生活,鮮少在公開場合談論自己的生活。

也正是如此,外界才多了一些有關她的流言蜚語。

《西游記》劇照

先是《西游記》里經典的人物「女兒國國王」,因為在劇中與唐僧有一段情。

多年來,朱琳便被傳假戲真做,暗戀徐少華,盡管她已經解釋過她與徐少華是二十多年的好朋友,但還是有人一廂情愿將他們捆綁在一起。

再就是被失婚、被單身,面對這些莫須有的傳言,朱琳也很無奈。

實際上,她未曾失婚,也不是單身,她的丈夫是初戀,兩人于80年代初期修成正果,因為對方是圈外普通人,為了保護他,她很少提及。

于是便有了各種傳言,流言越傳越離譜時,朱琳的丈夫有些生氣,但是她安慰:

「日子是給自己過的,嘴長在別人身上,管他們說什麼。」

想想也是,相愛相守這麼多年來,他們堅持丁克,相互支持與陪伴,早已成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又豈是一個謠言就能匹敵的。

從影幾十年,朱琳就像一塊海綿,不停地吸收別人身上的才華,不懂就問,成就了她在熒幕上的各種形象。

在生活中,朱琳堅持做自己,從不人云亦云,雖然他們沒生孩子,不能像別人一樣進入老年之后兒孫繞膝,享受天倫之樂。

但是,她活成了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從銀幕上「消失」之后,朱琳成了半職攝影師,滿世界去旅行,看從前不曾看過的風景,記錄一切美好。

她說:「我現在出去旅行,很少站在鏡頭前,都是舉著相機在拍照。旅行中那些未知、美好和感動是那麼吸引著我,我也對新鮮事物永遠保持著一顆好奇之心。」

朱琳近照

也難怪,現年69歲,年底就進古稀之年的她還是那樣的年輕有活力。

簡單、真實、知道自己要什麼,永保好奇心,是朱琳「駐顏有術」的秘訣。

她一生靠自己,從醫學研究院走向大熒幕,她靠自己的努力,在影視圈占有一席之地。

她明白自己變強大了,日子才能過得舒心,活得坦蕩,她知道生活是自己的,怎麼過,全憑自己說了算。

人生,

唯有活出自己的精彩,方不負歲月深情。

伍爾夫在《伍爾夫讀書隨筆》中寫:一個女人一旦有了獨立的人格,就不再渾渾噩噩,虛度年華,一生都會有一種適度的充實感和幸福感。

女人,就當如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