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53歲摔成植物人,震動整個華語樂壇。曾為王菲、那英寫歌,成名後卻被曝婚內出軌,負債累累:如果袁惟仁清醒,一切會回到正軌嗎?

漫酱~ 2022/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不久前,被新聞中上的「袁惟仁被醫生判定為植物人」嚇了一跳。

那個曾經「靠著窗臺彈吉他」的小胖老師已經和之前判若兩人,他癱坐在輪椅上,骨瘦嶙峋。

袁惟仁是誰?如果在王菲、鄭秀文、陶晶瑩、許茹芸等等大牌歌星背後尋找,你都能看到袁惟仁的身影。

那英的《征服》、《夢醒了》、《夢一場》都是出自他手,他是許多經典歌曲背後的「靈魂」。

袁惟仁和那英

其實,早在2018年就傳出消息,袁惟仁在上海錄製節目時不慎跌倒,引發了腦溢血,動手術時又發現腦子裡長了腫瘤。

當年的意外牽動了很多人的心,但時不時還會聽到「正在好轉」的消息。但就在去年,袁惟仁又在老家摔了一跤,這次他陷入了深度昏迷。

銷聲匿跡一段時間後,醫生宣佈曾經的音樂才子正式被命運「禁聲」了。

音樂天才

袁惟仁並沒有出生在音樂世家,母親的工作倒是和藝術相關,是臺灣台東卑南族南王部落的著名工藝家。

也許是在比較寬鬆的家庭環境中成長的緣故,袁惟仁愛好廣泛,尤其喜歡唱歌。

七、八十年代,流行歌曲走進了校園,懷揣夢想的袁惟仁攛掇好友莫凡組成了「凡人二重唱」。

那時他們很單純,沒想過未來能有多大的名氣,「平凡也可以很快樂,只要有一顆喜愛音樂的心就夠了。」兩個人在服兵役時還在互相寫信,探討歌詞。

1991年他倆發佈了第一張專輯《杜鵑鳥的黃昏》,歌詞和旋律清澈明朗,像是背上背包要去遠行的少年:

「你說秋天走了/你也要走/悄悄飛向天的盡頭/你已習慣自由的生活/和遼闊的天空」

剛出道的他們似乎就有「識珠」的能力,創作第二張專輯時,他們找到當時還是餐廳駐唱的張宇和十一郎,這對夫婦為他們譜寫了《我要用什麼方式留住你》。

袁惟仁看出了張宇的才華,經他引薦,張宇認識了音樂製作人蔡宗政。第二年,張宇就靠著《用心良苦》一炮走紅。

袁惟仁和好友巫啟賢

1996年在發佈第六張專輯《難兄難弟》後,「凡人」組合解散了,有人推測是他們感到自己不再適合樂壇的新環境。

袁惟仁從台前走到了幕後,他成了專輯製作人,S.H.E、動力火車、齊秦、迪克牛仔、熊天平、許美靜都是他曾合作過的藝人。

袁惟仁為S.H.E製作的《聽袁惟仁彈吉他》更是紅極一時。

「靠著窗聽袁惟仁彈吉他/他認真創作的哼哼唱唱/愛情傀儡征服和夢醒了/都變成了主打「

據說,歌詞的作者是袁惟仁的鄰居,他看著袁惟仁整天在屋裡彈木吉他才有的靈感。獨處時也和音樂在一起就是袁惟仁的真實寫照。

袁惟仁不僅是作詞作曲的老前輩,還憑著毒辣的眼光當了好幾年選秀評委。

在《超級星光大道》、《我要當歌手》中,袁惟仁以「毒舌」著稱。

他對音樂的態度很純粹,對選手絲毫不留情面:「我不想否定你,但你還能娘得更徹底一點嗎?」

有選手在臺上忘詞,袁惟仁當場發飆:「實在是恨鐵不成鋼……歌詞都記不住是令人討厭的事情,而且對比賽不尊重。」

過了剛開始上節目的新鮮勁兒,袁惟仁也產生過審美疲勞。

有次為了趕片場,袁惟仁心力憔悴的上了飛機,空姐問他需要什麼?

他恍惚地說:「我想回家。」這句外人聽起來莫名其妙的話飽含著一位音樂人的心酸,為了音樂,他錯過了孩子的童年。

袁惟仁也是素人出道,他知道靠自己在樂壇混出名聲很難,他想幫有夢想有天賦的人一把,「選秀,對于很多愛唱歌的人來說,真的是一個實現夢想的機會。」

他的刻薄是恨鐵不成鋼,其實袁惟仁遇到好苗子,更願意鼓勵後輩:「如果你肯堅持的話,會像我一樣有結果的。」

許飛曾說:「小胖老師教了我一些臺灣音樂人喜歡使用的和絃及各種片段,在我後來的專輯裡使用的全部和絃就來自那一次合作當中。

我眼中的袁惟仁不吝惜與人分享,友愛有愛。」

生活中的浪子

袁惟仁在音樂上可以說是很多人的老師,但自己的生活卻是「一地雞毛」。

2016年,袁惟仁的生活發生了兩件大事。

他籌辦了「假如我是羅大佑」演唱會,他邀請了許多知名歌手來翻唱羅大佑的歌曲,但演出並沒有達到預期的反響,這讓他負債累累。

同年,袁惟仁還結束了14年的婚姻。前妻陸元琪接受採訪時說這婚姻過的不算幸福。

陸元琪原本是位女演員,結婚後,她回到家庭成了一名家庭主婦。

她的「犧牲」並沒有感動到袁惟仁,2006年陸元琪透露了丈夫有外遇的消息,那段時間她險些換上抑鬱症,有媒體曝出陸元琪吞安眠藥,企圖自盡。

袁惟仁的婚姻其實早就名存實亡了,陸元琪生完大兒子後患上了宮頸癌,曾經動了兩次手術。動手術需要家人簽字的關鍵時刻,竟然找不到袁惟仁的人影了。

結束這樣的婚姻對兩個人都是解脫。辦完離婚手續的第二天,袁惟仁又辦了一件出格的事,有人拍到袁惟仁和別的女生在一起的畫面,這讓他坐實了「渣男」的稱號。

家庭合影中,唯獨沒有袁惟仁

如果袁惟仁能醒來的話,可能會後悔這段風流時光吧。

摔到住院後,陸元琪以德報怨,去醫院看望他:「愛情雖然枯竭了,我們還有友情和親情。」

在他被網友扒出黑歷史被罵時,也是前妻供養的兒子站出來為他辯護:

「他(袁惟仁)不會知道你們怎麼罵他,但是我會。希望這世界也好好的,善良的,繼續為每一個走不出來的人轉動著。」

曾經冷落過的人竟然在他落難時成了最支持他的人,不知道袁惟仁如果清醒的話會不會感到內疚。

傳記電影《南海十三郎》裡有這樣一句話:「天才只有兩種結局,要麼早死,要麼早瘋。」

雖然個人生活飽受爭議,但不能否認袁惟仁在音樂上的才華。被債務、生活所累,他依然沒有忘記初心,他最近的一張專輯是2014年的《木吉他》,曲調一如既往的輕快明麗:

「于是我唱呀唱/換了一個又一個搭檔/于是我彈呀彈/愛情一次又一次受傷/于是我唱呀唱/唱的心酸唱的浪漫/唱的這麼多年阿/都帶著木吉他」

希望未來可以出現一個奇跡,袁惟仁還能醒來,那時的他將一邊把起落的人生譜寫成歌,一邊彈著木吉他品味風流過往的得與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