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系列幕後:鄭伊健起初拒演陳浩南,多虧王晶出面才同意,陳浩南的設計原型竟然是劉德華

1992年,在北京拍《黃飛鴻之三:獅王爭霸》的徐克很焦慮。

為什麼焦慮呢?人手不夠!彼時,因為《黃飛鴻》《笑傲江湖》的大賣,香港影壇正掀起跟風拍新武俠電影的熱潮。

基于這樣的熱潮,(徐克)電影工作室作為引領者,它旗下的一眾幕後精英,像程小東,陳木勝,李慧民等人,都被各大劇組請去拍戲,每個人都是同時軋多部戲,忙得不亦樂乎。

連徐克自己也是如此,除了要在北京拍《獅王爭霸》,還得兼顧香港的《東方不敗之風雲再起》。分身乏術且人手不足的壓力下,徐克很焦慮。為此,他決定招攬一些新的電影人才,以應對電影工作室人手不足的困境。

此時,一個年輕人進入他的視野。誰呢?劉偉強!為什麼是他呢?因為劉偉強剛好是《獅王爭霸》的攝影師。同處一個劇組下,徐克不僅對其人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暗自折服于他的攝影才華。

像電影中一群馬受驚後賓士于街頭的這場戲,當時條件下,拍攝這樣的鏡頭不僅難度大,也非常危險。徐克本來都想放棄,可劉偉強卻憑藉高超的攝影技術,不僅有驚無險地拍完,還拍出了徐克最想要的效果,這就給徐克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如此,徐克就想邀請劉偉強進電影工作室做導演。

可面對徐克的盛情邀請,劉偉強卻選擇婉拒,同時轉投王晶的公司。為什麼呢?劉偉強的想法是,如果跟著徐克幹,自己頂多是他的執行導演,電影怎麼拍,還是徐克說了算;但跟著王晶幹,自己有什麼想法,可以盡情發揮。

事後來看,劉偉強的決定確實明智,想想程小東,跟著徐克拍了那麼多經典,可提到他,觀眾的第一印象還是動作指導。反觀轉投王晶的劉偉強,在跟著王晶拍了幾部邱淑貞的限制級電影后,劉偉強于1996年憑藉一部系列電影迅速「出圈」,成功躋身香港一線導演之列。

自此之後的十年間,儘管香港電影市場持續低迷,但劉偉強導演的作品卻始終保持票房號召力,每年都至少有一部電影進入票房排行榜前十,甚至還有過《風雲雄霸天下》、《無間道》、《頭文字D》這樣勇奪冠軍的作品。

能有如此傲人的成就,劉偉強或許要感謝他的那個決定。因為這個決定,他遇到了90年代後期最具市場觸覺的王晶。同時,劉偉強更多要感謝1996年的那部系列電影,它是劉偉強導演事業的起點,它是螢幕君今天要說的《古惑仔》系列。

1989年,27歲的香港漫畫家牛佬,于影院看完《我在黑社會的日子》後,受電影裡黑社會的幫派恩怨,勾心鬥角啟發,心有所感下,牛佬開始醞釀他的黑幫題材漫畫。終于,3年後的1992年,牛佬正式動筆開畫。

他先是參考周潤發、梁朝偉、劉德華等人的外型,分別創作了蔣天生、山雞、陳浩南三個主要角色。再然後,他以好友吳志雄為原型,把他早年加入黑道,其後縱橫銅鑼灣的過往安插在陳浩南身上。

自此,一部名為《古惑仔》的漫畫誕生。一經出版,很快就引起年輕讀者的關注,漫畫得以繼續連載,銷量也一路走高。

到了1994年,劉偉強偶然間看到這部漫畫,他于黑社會腥風血雨的故事中看到了情義,于是就想著把漫畫改編成電影。恰好,當時漫畫的原型之一吳志雄正跟著他拍戲,見他如此有興趣,就幫忙聯繫牛佬購買版權。

獲得版權許可後,劉偉強聯手王晶、文雋共同創作劇本。因為原漫畫涉及的人物眾多,每輯故事由不同人物擔當主角,劉偉強他們就從中提煉和改編,選擇以陳浩南為主要角色,然後圍繞他刻畫兄弟情義,刻骨愛情。

與此同時,他們還請來吳志雄,李兆基,成奎安等人作為電影顧問,以他們的自身經歷和江湖見聞,原創了一些故事和角色。

像電影中林牧師和他女兒的角色就屬于原創,其中,林牧師的原型為李兆基曾經的大哥,後來棄暗投明,成為牧師傳播福音,調停黑道幫派間的衝突。其女兒林淑芬沒有特定原型,只是為了山雞的感情線而加。

另外,大傻哥的原型為演員成奎安的自身經歷,他曾于區議會選舉中,因工作人員不讓他投票,造成過一番風波,電影裡這句臺詞就是指這段經歷。

草擬完劇本大綱後,接下來最重要的就是挑選演員,首先是陳浩南的角色,因漫畫中陳浩南的外形參考過劉德華,劇組就有意找華仔參演。可華仔當時演過太多這類角色,顧及形象下,華仔拒絕了這部戲。

後來,劇組又考慮找金城武參演,但金城武也因顧及形象婉拒,再後來,劇組又心儀何家勁,可當時的何家勁剛剛憑《包青天》裡展昭一角大火,檔期緊張下也沒能參演。

最後,劇組找到了一頭長髮的鄭伊健。當時的鄭伊健,起初也不想接演,為什麼呢?首先同樣是顧及形象。其次是鄭伊健對演戲興趣不大。

早年,他因在電視上看到蘇永康唱歌,覺得這麼醜的人都能當歌手,一時憤憤不平下報名參加歌手大賽,就此進入演藝圈。初心其實是當歌手,演戲只是他歌手事業之外增加曝光率的手段。

所以,兩種原因下,鄭伊健本想婉拒陳浩南的角色。可當時的他,之前曾答應王晶拍他六部戲,已經拍了5部,還欠著1部的情況下,最後被王晶硬拉進劇組。

另外一位重要角色趙山河,在原作漫畫家牛佬的心目中,梁朝偉原本是最合適的人選。可當時劇組沒多少錢,找當紅的梁朝偉參演可是筆大投資。

如此情況下,陳小春進入劇組視野。當時的陳小春,是跳舞組合「風火海」的成員之一,該組合在香港年輕人中頗具人氣,而電影設定的受眾又是年輕人,所以,陳小春就成了合適的人選。

另外,陳小春于94年參演陳德森導演的《晚九朝五》,因為這部戲,他被金像獎提名最佳男配,其本人對演戲非常有興趣。如此,趙山河的角色就由陳小春出演。因為陳小春的參演,風火海組合的其他兩位成員謝天華和朱永棠也被招進劇組,分別出演電影中的大天二和巢皮。

其他演員方面,吳志雄,李兆基,成奎安等人是該電影的顧問,同時他們也擅長演江湖人士的角色,因此順勢出演該系列電影。另外如吳鎮宇,黎姿,任達華等人,他們的參演,基本都是因為劇組請得起。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原漫畫作者牛佬也客串一個角色 ,就是畫面中戴眼鏡的這位。

選定演員後,古惑仔系列的首部《人在江湖》立馬進入拍攝階段,因為沒什麼投資,電影製作上相當粗糙。本來拍這樣的戲,動作場面其實是一大看點,但誰叫劇組沒什麼錢,請不來像樣的動作演員和武指。

不得已,劉偉強只能拿出他的獨門絕技:手持攝影。用極具風格的拍攝手法來塑造動作場面,像電影中的這場戲,

儘管場面混亂 粗放,但因為劉偉強的手持攝影,觀看時猶如身臨其境,電影也算拍得有模有樣。事後來看,古惑仔系列雖然情節簡單,製作粗糙,但劉偉強的拍攝風格卻讓電影極具真實感,這恰好印證了胡金銓評價港片時說的那句話:如果情節簡單,風格的展示會更為豐富。

當然,這些成功的原因都是事後總結。電影剛拍完時,劉偉強和王晶可沒什麼自信。為什麼呢?首先,當時的香港影壇,漫畫改編成電影沒什麼成功先例,像漫改電影《力王》,受制作粗糙和分級制度影響,只能靠發行DVD來挽回成本。

其次,《人在江湖》被定義為「三級」,觀影人群受到限制。再加上電影拍完時,檔期被安排在聖誕之後新年之前,這個檔期,觀眾沒什麼消費熱情,常被影院稱為「死檔期」。

如此情況下,劉偉強他們自然對票房沒抱什麼希望。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電影首映當天就爆了,僅僅半個小時票房就已接近百萬,之後每天都在增加,最終累計收穫2100萬港幣,排在當年票房排行榜第六位。

隨著《人在江湖》的成功,電影裡的一眾演員也一炮而紅,尤其是主角陳浩南的扮演者鄭伊健。電影首映時,因為戲院選在尖東,而尖東又是當年古惑仔盤踞之地。如此,首映結束後,于戲院接受媒體採訪的鄭伊健,被一群真正的古惑仔圍住,他們不斷大叫「陳浩南!陳浩南!」場面像極了《英雄本色》時的小馬哥,也像極了電影的結尾。

得益于這部戲的成功,原本在影壇寂寂無名的鄭伊健,從此聲名鵲起,最巔峰的時候,由他主演的《風雲雄霸天下》,在「雙週一成」之外拿到票房冠軍寶座。另外,因為這部戲的成功,鄭伊健最看重的歌壇事業也迎來巔峰,最紅的時候,連張學友都說應該把自己的「天王」稱號讓給他。當然,這些成功也都是後話,再說回電影。

眼見《人在江湖》大賣,劉偉強、王晶、文雋三人于同年緊急開拍續作。因為鄭伊健檔期有限,第二部《猛龍過江》改為由陳小春領銜主演。取景加拍攝總共花了14天就完成,上映後收穫2200萬港幣票房,成為「古惑仔」系列中最賣座的一部。因為這部戲的大賣,陳小春自此紅遍港臺。

《古惑仔》系列先後兩部都這麼成功,第三部《隻手遮天》也自然于同年進入籌備和拍攝。這次同樣是低成本、快製作,僅用1個月就拍完,等到上映,票房收1900萬港幣,票房雖然不及前兩部,但在港片普遍低迷的當時,《隻手遮天》也算大賣之作。

得益于它的成功,張耀揚的演藝事業迎來巔峰。他在戲裡飾演的烏鴉,至今仍是他塑造過的最經典的角色。像他在戲裡掀桌子,摔關公像的戲份,也是至今仍被廣泛討論的名場面。

1996這一年,劉偉強連拍三部古惑仔電影,共計拿到6000萬港幣的票房。這樣的成績,在港片普遍低迷的當時,古惑仔可謂「逆勢」之作,這就讓香港影壇掀起跟風熱潮。

自此,螢幕之內,各種各樣的古惑仔輪番登場。螢幕之外,無數年輕人走上街頭,他們沒有方向,卻自以為找到了方向。如此影響力下,作為引領者,劉偉強的古惑仔系列招致輿論斥責,尤其97年香港有未成年人犯下命案,兇手稱犯案時稱模仿過電影裡劇情,電影更是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

受困于輿論壓力,劉偉強本來不打算拍,但熱潮之下,你不拍別人也會拍。另外,嘉禾等片商追加投資,熱情巨大,劉偉強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這一系列。于是,《戰無不勝》、《龍爭虎鬥》、《勝者為王》三部正傳相繼出品,

不過,從這三部戲中,你明顯可以看出輿論影響和劉偉強的反思。先是《戰無不勝》,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陳浩南在教室裡勸年輕人不要加入黑社會。

到了下一部《龍爭虎鬥》,儘管有名場面「銅鑼灣只有一個陳浩南」,電影還有曾經的熱血路線,但故事也加入了李修賢這個員警角色,古惑仔們已經開始畏首畏尾。

到了最後一部《勝者為王》,新增何潤東飾演的「雷複轟」,人物設定是在美讀MBA,拒絕子承父業。電影更像是如今的黑幫片,更多的是勾心鬥角。

對比最早的三部,當時的陳浩南可是不顧一切陰謀,只憑一腔熱血解決問題。所以,儘管後三部製作上更精良,也更接近現在的黑幫電影,但比之前三部已經「變味」,票房也一部比一部差。而失去了票房,古惑仔系列電影也因此完結。

從徐克的新武俠,到劉偉強的古惑仔,某種意義上看,電影核心的底色都是「俠義」。它們之所以被追捧,大概是因為金錢至上的世界裡,俠義正在流失。

等到俠義流失殆盡後,劉偉強說沒有拍夠《古惑仔》,但拍不動了,因為「心中的那團火已經弱了」。鄭伊健、陳小春因為顧及形象,很少再提這些電影。偶爾被追問,往往都是道歉,然後解釋只是拍戲。

陳浩南的原型吳志雄,在老鐵666的舞臺上享受著最後的風光。風光之下是人們如潮水般湧入,在彈幕刷下「B哥,我想跟你」,然後又哄笑著如潮水般散去。

唯一堅持的古惑仔漫畫,也于2020年寫下最終章。故事最後,陳浩南隱退,再不問江湖之事。所有故事像已發生飄泊歲月裡,風吹過,已靜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