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女俠徐楓:為夫還債,與債主生情,曾毀約尊龍,今成百億富婆

1988年的戛納電影節,陳凱歌的《孩子王》作為提名金棕櫚大獎的影片之一,在觀影結束后引發爭議。

在場的很多專業人士都覺得《孩子王》晦澀難懂看不明白,也有人覺得片子是好片子,但就是太「悶」了。

在一片爭議聲中,《孩子王》最終沒能拿走任何獎項,但有一個人卻因為這部電影發現了陳凱歌的才華。

這個人就是徐楓,年輕時是港臺地區紅極一時的女演員,

看完《孩子王》的第二天,徐楓就帶著她剛看完的一本小說找到陳凱歌,問他有沒有興趣把這部小說改編成電影。

但彼時年輕氣盛的陳凱歌熱衷于拍藝術電影,對改編一部通俗小說不怎麼感興趣,所以就拒絕了徐楓的邀約。

但徐楓沒有死心,她前前后后花了一年半的時間,終于說動陳凱歌接拍這部作品。

他們都沒有料到,這場費盡周折的合作,竟然會鑄就電影史上一部偉大的電影。

這部電影就是被無數人奉為經典的《霸王別姬》,5年后陳凱歌帶著本片重返戛納,一舉拿下金棕櫚大獎,震驚了當年的國際影壇。

就像網上說的,沒有徐楓,就不會有風華絕代的程蝶衣,不會有享譽世界的《霸王別姬》。

從大銀幕的「一代女俠」到響徹影壇的大制片人,再到身家百億的集團董事長,關于徐楓的傳奇故事,還有很多······

01、

1950年,徐楓出生于台灣的一個普通家庭。

5歲那年徐楓的父親突然離世,母親帶著她改嫁,但繼父的冷漠無情和動輒打罵,讓徐楓感受不到任何家的溫暖。

繼父的苛待再加上家庭的窮困,懂事的徐楓不忍心讓母親負擔太重,16歲那年就放棄了學業去打工賺錢。

徐楓先是在一家電子廠報名女工的崗位,緊接著她又看到台灣的聯邦影業公司正在招演員,便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也報了名。

沒想到,沒過多久徐楓就接到了聯邦公司的通知,稀里糊涂就走上了演員的道路。

多年后,徐楓在接受采訪時說自己非常幸運:如果聯邦公司再晚幾天通知,或許自己就成了電子廠的女工。

進入聯邦公司后,徐楓又從四千多人的選拔中脫穎而出,在胡金銓導演的《龍門客棧》中飾演了一個小角色。

雖然出場不多,但對16歲的徐楓來說已經非常滿足,更何況在不久之后,她將成為胡金銓的御用女演員。

02、

拍完《龍門客棧》后,胡金銓又開始籌拍新片《俠女》,但對于女主角的選擇他遲遲未定。

這時胡金銓突然想起《龍門客棧》里眼神冷峻,散發著豪氣的徐楓,胡金銓覺得讓她飾演俠女似乎再合適不過了。

就這樣,18歲的徐楓在自己的第二部電影作品里,就迅速「上位」成了女主角。

但做胡金銓電影的女主角,絕非一件易事。

從角色的形體、動作到咬字發音,徐楓要進行成百上千次的練習,一直做到胡金銓滿意為止。

在拍一場打戲時,徐楓不小心被對手的刀砍到額頭血流不止,但她沒有因此休養,而是包扎好傷口后接著拍。

在當時技術人員普遍匱乏的情況下,片中的演員還要兼任劇組的服化道工作人員。

徐楓在片場就擔當道具師負責放煙霧,因為當時還沒有機器,所以要手動制作材料才能產生煙霧效果,忙活完也累得夠嗆。

就像徐楓說的,拍完胡金銓的戲,再拍其他導演的戲就太容易了。

在胡金銓的精心打磨下,《俠女》在戛納電影節獲得分量頗重的技術大獎,成為第一部在三大電影節獲獎的華語片。

站上國際舞臺的徐楓在影壇徹底打響名聲,此后她又和胡金銓合作了《忠烈圖》、《空山靈雨》、《山中傳奇》等片,成為和胡金銓合作最多的女演員。

平心而論,胡金銓都不是一位好合作的導演,他的嚴格和苛刻讓很多演員望而卻步。

但徐楓偏偏能成為胡金銓的御用演員,究其原因,徐楓能吃苦更不叫苦,而且她對表演的悟性也深得胡金銓喜愛,私下里他不止一次和別人說,徐楓生的一顆「七竅玲瓏心」,是做演員的料。

03、

和債主因「債」生情

不只是胡金銓電影里的俠女,徐楓也出演了不少其他類型的影片,其中還憑借《刺客》和《源》先后兩次獲得金馬獎影后。

事業走向巔峰的背后,徐楓的感情生活卻經歷了諸多波折。

60年代的時候,徐楓為了實現母親臨終的心愿早早和人結婚,組建了家庭。

在徐楓成名后,丈夫卻動了歪心思,打著徐楓的名號拉投資去做生意,欠下了巨額債務。

這段婚姻就此終結,但前夫給徐楓留下的這堆爛攤子,需要徐楓用拍戲的錢去償還。

就在還債的過程中,徐楓和債主之一的台灣富豪湯君年相識,湯君年被颯氣十足的徐楓所吸引,隨即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據當時和徐楓一起拍戲的人說,湯君年經常到劇組探班,等徐楓拍完戲再開車接她吃飯,對徐楓照顧十分周到。

在湯君年身上,徐楓感受到從未體會過的溫暖,最終她接受了湯君年的追求,并在1980年完婚。

兩人的婚禮極盡浪漫奢華,湯君年買了三萬朵玫瑰布置婚禮現場,讓徐楓感動不已。

從債主到愛人的戲劇性轉變,正應了一句俗話:現實往往比電影更精彩。

婚后徐楓生下了兩個兒子,專注于家庭的她也逐漸淡出了演藝圈。

04、

雖然已經息影,但徐楓不想只做無所事事的豪門太太,對于電影行業仍有執念的她想做些電影相關的生意。

因此她把湯君年給她的四百萬投資用來成立了電影公司,并借用丈夫集團的名號給公司取名湯臣影業。

至此徐楓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電影制片人。

創業之初,徐楓在自己辦公室的墻上貼了一張世界地圖,她告訴所有人:總有一天,我的電影要在全世界上映!

周圍的人都是一笑置之,沒人真的相信她能做到。

但僅僅幾年的時間,湯臣影業就屢次創造奇跡。

先是《好小子》系列電影票房大賣,之后的《滾滾紅塵》又讓林青霞第一次摘得影后。

而徐楓最得意的,莫過于《霸王別姬》。

就像文章開頭提到的,這部影片的誕生過程十分艱辛,先是「軟磨硬泡」找來陳凱歌導演,后來演員的選擇也頗費周折。

比如徐楓指定鞏俐出演菊仙,而陳凱歌一開始不同意,他覺得鞏俐是張藝謀的人,所以不太方便用。

但徐楓告訴陳凱歌:拍電影哪有誰是誰的人,你跟鞏俐合作肯定會有火花。就這樣定下了鞏俐。

最曲折的是男主角程蝶衣的人選。

起初徐楓最中意的就是張國榮。

但由于張國榮的經紀人提出許多苛刻的條件,徐楓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沒多久《張國榮辭演霸王別姬》的報道就登出來了,徐楓對此也表示默認。

恰好憑借《末代皇帝》打響名聲的尊龍托人告訴徐楓,他非常希望出演這個角色,于是尊龍順理成章成為程蝶衣的第一人選。

尊龍為此也興奮了很久,他太渴望飾演這個角色了,甚至認為程蝶衣的故事就是自己的自傳——同樣都是孤兒,所有的情感也同樣都是來自于京戲,也真正都是京劇科班出身。

雙方一聯系,這個角色就敲定下來了,簡單、快速得超乎想象。

到了在亞太影展和尊龍正式見面的時候,徐楓突然有些后悔:她發現尊龍外形雖然俊美,但棱角太硬,沒有那種柔美的氣質。

徐楓突然有些灰心,她感覺這部電影即便是拍出來,也和自己預期完全不同了。

這場見面后不久,尊龍的經紀人開始和徐楓商談開拍前的準備工作。

本來就覺得自己選錯了演員, 徐楓左思右想,最終決定放棄尊龍,不惜背上「毀約」的罵名。

之后,尊龍在面對記者時表示: 「基于各種變化、莫名其妙的指責及無端猜測,我放棄出演虞姬一角。」

男主演的位置又空了下來。

在陳凱歌的強烈建議,徐楓再次聯系了張國榮,張國榮對于前面發生的不愉快很大度,就這樣程蝶衣的角色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張國榮的手中。

就像徐楓后來說的,該是他的就是他的,怎麼也跑不掉。

事實也證明了徐楓的眼光確實獨到,張國榮的程蝶衣無人能出其右,鞏俐飾演的菊仙更是被美國最權威的電影雜志選入「影史最偉大的100個經典表演」。

最終《霸王別姬》在各大電影節獲獎無數,在包括北美、日本等多個地區刷新文藝片票房紀錄,徐楓當年那番豪言壯語終究實現,陳凱歌也因此走上「神壇」

只是一眾人志得意滿之時,另一邊的尊龍卻獨自黯然,同一年他接演了另一部電影《胡蝶君》,在另一個故事里圓了「程蝶衣」的夢。

05、

開發浦東,終成百億女老板

1992年拍完《霸王別姬》后,徐楓和湯君年在國臺辦主任的建議下,到上海浦東進行考察,發現這一地區雖然落后,但有很大的開發價值。

就這樣,夫妻倆著力開發浦東地區,浦東第一家五星級酒店、第一家甲級寫字樓,都是湯臣集團建立的。

2004年,湯臣集團更是開發出「豪宅中的頂級豪宅」湯臣一品,助力湯臣集團走向巔峰。

也是在這一年,56歲的湯君年因病去世,偌大的家業就這樣擔在了徐楓一人身上。

就像當初成立湯臣影業一樣,沒有人相信徐楓可以把這麼大的產業搞好,都覺得湯臣已經走到了盡頭。

但徐楓又一次打了所有人的臉:湯臣不僅沒有垮反而更加強大,尤其是湯臣一品更是成了徐楓的一張「王牌」。

隨后的幾年里,徐楓更是讓兩個兒子分別負責內地和香港的業務,逐漸成長為公司的骨干力量。

如今的徐楓已經是身家幾百億的商界大佬,前幾年還獲得了金馬獎的終身成就獎,但功成名就的她還不想「安度晚年」,還在繼續為電影事業發光發熱。

比如投資500多萬對《俠女》進行修復,在上海的香港電影展舉行對談活動,年過70的她仍然活躍在自己熱愛的光影世界。

從英姿颯爽的銀幕女俠到名震四方的商業大賈,能在這兩個行當都做到頂尖,徐楓的一生已經足夠精彩,足夠傳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