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晶投資100萬,許鞍華花費15天,拍出了一部最接地氣的港片

天空之城團隊 2021/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文/天空之城團隊

 

王晶是最具商業眼光的導演,但他也經常投資一些找不到錢的藝術片,最知名的就是許鞍華的《天水圍的日與夜》。

許鞍華第一次拿到這個劇本大概在1999年左右,是她的一個學生呂筱華寫的,當時她就非常喜歡,說有機會將其拍成電影。

2004年,香港新界元朗區的天水圍發生幾起家庭悲劇,引起很大的關注,許鞍華當時也搜集了一些資料,準備拍成一部電影。

但她在走訪的過程中,發現並沒有報導中的那麼「悲」,還是有很多感動的人情在裡面,於是她想著將之前學生呂筱華寫的劇本安排到天水圍這個地方。

《天水圍的日與夜》的劇本有了,許鞍華開始找資金,於是先導了合拍片《姨媽的後現代生活》,但票房不理想,和上次的《玉觀音》命運差不多。

連續兩次的票房失敗,許鞍華很難拉到投資,這個時候有人建議她找王晶試一試。 王晶看過劇本之後很感興趣,投了100萬。

100萬的投資,自然不能找明星,劇組開始在學校、網上招募演員,最終選擇了梁進龍出演兒子張家安一角。

然後還有許鞍華的老朋友鮑起靜和甘草藝員陳麗雲加盟,以及高志森、陳玉蓮友情客串。

影片定位電視電影,片長只有90分鐘,大部分場景就是吃飯,所以拍攝起來也比較簡單, 前後加起來只用了15天就拍攝完成,後期做了3個月。

《天水圍的日與夜》2008年7月在香港上映,但它只是在百老匯中心的一個電影院放了兩周的時間,每天一場,所以票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成了許鞍華票房最低的一部電影。

票房忽略不計,但獲得的獎項卻是碩果累累,第二年在金像獎上大放異彩, 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四大獎項。在豆瓣上也拿到了8.6的高分。

一、貴姐的日與夜

貴姐(鮑起靜飾)和兒子安仔(梁進龍飾)一起住在天水圍裡相依為命,由於丈夫早逝,她一個人辛苦撫養兒子長大成人,她在超市中當水果售貨員。

貴姐的白天是在超市里辛苦勞作,晚上則是回家煮飯照顧兒子。

這個一個十分獨立堅強的女性形象,樂觀且樂於助人,她雖然住在被譽為「貧民窟」的天水圍,但她卻少見的沒有市井小民的吝嗇,在參加媽媽壽宴的時候,她幫弟弟的妻子打麻將,打贏了錢就把錢放在弟媳的小櫃子裡,打輸了自己就幫弟媳給錢。

但其實她的兩個弟弟都住在「富人區」的匡湖區,如果是現在的國產片,為了熱搜和話題而嘩眾取寵,很有可能會把貴姐這個人物刻畫成一個仇富小氣的人物。

可許鞍華沒有,儘管貴姐是一個重男輕女觀念下的「犧牲品」,十四歲為了供養兩個弟弟讀書,早早就出來當學徒工作,結婚後就算家境貧寒也按時打錢到家裡,但她依然沒有自憐自哀。

這個人物就像《82年生的智英》中智英的媽媽一樣,具有代表性,同樣因為是女孩,而喪失了受教育的權利,而早早出來工作。

貴姐是天水圍裡的中年代表,這個樸素而不平凡的形象,用一己之力告訴我們,天水圍中多數的居民和貴姐一樣,過著與其他港人無異的生活。

傳說中的「悲情社區」未必像傳說中那樣,極富悲情和絕望的色彩。

二、安仔的日與夜

安仔是貴姐的兒子,據說在選角的時候,張家安這個角色讓許鞍華導演頭疼不已,這是個單親家庭下長大的男孩,自卑敏感,卻同時具備像母親一般的自尊心和堅強,所以許花了一個月見了一百多個男生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男生來演。

甚至到後面,許想過要找一個TB(Tomboy,男性化的女孩子)來反串這個角色,好不容易找到了粱進龍,他偏偏又玩起了「失蹤」。

最後逼得許鞍華跑去梁進龍家堵人,才終於讓他演了張家安這個角色,他也很爭氣,一下就拿到了那一年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的提名。

安仔是天水圍的青年代表,讀中五,考完會考回家天天無所事事,睡到下午才起來刷牙吃飯,他就好像一些大學聯考完而失去人生目標的孩子一樣,考得上就繼續讀書,考不上就面臨出來就業的困難。

安仔的日與夜是膠著的,可以說是晝夜顛倒的不規律,每天沒有計劃更沒有規律,做什麼事情要看有沒有人找自己,或者哪裡需要自己。

但安仔這個角色卻懂事的讓人有些心疼,由於是男生加上性格內向,他在去參加團契會的時候,老師問他媽媽常問他的四個問題,看他會回答什麼。

與前面幾個鮮明有特色的回答相比,安仔的回答乏味到讓人覺得這不像一對母子,他全都回答「哦」,就一個字,除了這個語氣詞再也沒有別的回答。

家庭中常見的抱怨嫌棄父母,在安仔這裡完全沒有,可在畫家庭關係的樹幹時,他把自己化成了作為根基的樹幹,媽媽則畫成了遮風擋雨的樹葉。

這個畫面其實很像多年前央視的一個告,「family」中I是我,famly各自代表不同的家庭成員,小時候I在最底下,f作為father為一家人遮風擋雨,但安仔家裡沒有爸爸,所以貴姐只能作為一個父性的男性角色成為了家裡的頂樑柱。

I逐漸長大,其他家庭成員各自老去,I變成了為家裡遮風擋雨的角色;所幸安仔被媽媽教育的很好,所以他長大成人以後,一定會像I一樣,成為家裡的避風港。

安仔也很爭氣,舅舅因為愧疚想把年輕時欠姐姐的彌補給她的小孩,對安仔說,考不上中六,他和小舅一起供他去外國讀大學,錢的事情他不用擔心,但安仔卻說自己能考上中六,還能減免學費給推脫了。

在前期安仔看起來像是一個家裡的「寄生蟲」的角色,可經過一些細小的事情,讓我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安仔,比如幫媽媽照顧外婆、甚至因為打麻將要花錢,拒絕跟同學打麻將,選擇免費的打遊戲等等事情。

就是這些細小到難以引人注意的細節,向我們詮釋著這個敏感自卑、卻自尊自重的角色。

三、阿婆的日與夜

陳麗雲飾演的阿婆,是天水圍的新住戶,獨自一個人買菜煮飯、牆上的黑白照、獨自一人坐在窗外看風景等等細節,都在向我們呈現著這個孤寂而落寞的角色。

阿婆的白天和黑夜沒有什麼區別,同樣是孤獨一人,呆呆的坐在家中,了無生趣。

導演很巧妙的用阿婆去超市找工作,詢問貴姐後,與她成為同事,將前面阿婆獨自生活和貴姐母子家看似無關的鏡頭,緊密的聯繫了起來。

但阿婆是一個封閉自己有些冷漠的人,就連貴姐和她坐同一個電梯,向走出電梯的她說再見,阿婆也是頭也不回,像聽不到一樣,顧自向前。

直到貴姐讓兒子幫她幫電視和修燈泡,才讓這個冷漠到沒有人氣的角色,有了一絲生機,她對著安仔的時候,笑顏展開,這是她在鏡頭第一次笑。

後面通過她打給「前女婿」才知道,原來她是個「失獨老人」,獨生女兒在很久前就死了,孫子給女婿撫養,就連想知道中五的孫子會考成績如何,都不敢打電話給前女婿家。

再後來,她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去看孫子,而且一向節儉的她,還大方的買了金項鍊和金戒指想要送給女婿和他的老婆,還有孫子,但都全被女婿拒絕了。

女婿說女人有時候很小氣的,暗指他收了之後回去老婆肯定不開心,而且,老人大老遠跑來一趟就是為了見孫子,偏偏孫子還「這麼巧」打暑假工去了,擺明瞭就是不想讓孫子見老人。

並且,拒絕禮物的意思,也是拒絕替阿婆養老送終。

阿婆是天水圍中老年一代的代表,但更是社會中典型的孤寡老人的代表,本想著養兒防老,可還沒等自己老去,就白髮人送黑髮人,找誰替自己養老?

四、天水圍的日與夜

天水圍的日與夜和天水圍外的日與夜其實沒有什麼區別,同樣是普通人的家長里短,與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天水圍並不像外界傳聞的不堪與瘋狂。

不過這部電影中最特別的是,它演繹的是《請回答1988》中所傳達的遠親不如近鄰,住在「富人區」的遠親們,逐漸淪為了貴姐的遠鄰;而住在「貧民窟」的近鄰卻逐漸變成了貴姐的親人。

前面提到前女婿拒絕了阿婆的禮物,最後接過禮物的卻是跟阿婆一起探親的貴姐,其實貴姐對阿婆這麼關照,是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媽媽。

因為由她以工作忙不肯見臥病在床的母親可見,其實她對媽媽心裡早就有了隔閡,並且由媽媽只肯吃燕窩粥,嫌棄醫院的伙食可見,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嫌貧愛富的形象,所以在丈夫去世後,她沒有搬去和長女一起住,而是去和「富人區」的兒子一起住了。

而貴姐心裡很清楚,阿婆是把自己當成了死去的女兒,把兒子安仔當成了自己的孫子。

所以接過禮物,意味著貴姐願意幫阿婆養老送終,想來這有些荒謬,但又確實合理合情,因為她們才剛剛認識不久,可阿婆卻把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了貴姐;

前女婿明明家裡有傭人也有錢,可是卻不願意幫自己兒子的外婆,去世妻子的媽媽養老送終,甚至連讓兒子見她一面都不肯。

但世界上確實是有毫無血緣關係,卻勝似親人一樣存在的人陪在彼此身邊的,這是這個時代奇幻之處,也是這個時代難得的人情味。

許鞍華是善良的,她最後給了這三人一個很完美的結局,他們三人一起在家裡吃著水果,過中秋節,看起來就像是幸福圓滿的祖孫三代。

鏡頭一搖,到了窗外,萬家燈火外的星星點燈,就好像這幸福美好的一家三口一樣,平凡而知足,這部電影別說人物面部特寫了,就連正面鏡頭都很少,以側面鏡頭和中景、全景為主,看起來更像是一部小型的家庭紀錄片,而不是電影。

生活不會讓每個人如意,但生活總會有退路,也總會有出路。

 

好了,今天的奇聞趣事就到這裡了,期待下次相遇! 如果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萬小刀←更多的奇聞趣事等著你來探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