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腐劇《朝我心臟開槍》雙男主的互相救贖,時長105分鐘,捧腹大笑看了104分鐘后,我突然笑不出來了

涉及精神病患題材的電影,通常是沉重而陰郁的。

這類電影大致也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1975年《飛越瘋人院》式的,表達對社會現行體系的不滿和反抗,反映精神病人的處境,他們不僅要面對自我深淵,還要面對各種外力的輪番折磨。

另一種是《禁閉島》式的,將「精神病」作為一種人物的特殊設定,試圖為電影的恐怖氛圍和懸念故事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類似的操作在《致命ID》、《穆赫蘭道》中都能看到。

但韓國電影《朝我心臟開槍》既不走苦大情深路線,也不走燒腦向,反套路地選擇了喜劇。

初看上去,精神病人這樣備受歧視及漠視的弱勢群體和喜劇似乎八竿子打不著,看完后才明白,它的搞笑并不是無厘頭的。

《朝我心臟開槍》丨2015

電影改編自暢銷作家鄭柚井的同名小說,原作曾獲得2009年第5屆韓國世界文學獎,電影也獲得過多項大獎,豆瓣獲得7.5分。

導演 / 編劇:文在容

主演:呂珍九 / 李民基 / 劉五性 / 金正泰 / 金基天 / 申久 / 宋永彰 / 樸斗植 / 韓惠琳

片長:105分鐘

本片由呂珍九和李民基主演,通過幽默卻又感動人心的手法,講述兩個小哥哥在精神病院相遇成為好兄弟,互相救贖,企圖逃出精神病院的勵志青春故事。

《朝我心臟開槍》的主角是一個叫李秀明的病人,全片也以他的視角緩緩推進。

李秀明(呂珍九 飾)的母親患有精神病,小時候母親趁他因為看書看得太入迷的時機拿剪刀自盡身亡,趕到的父親把責任全部推到兒子身上,導致李秀明產生超過負荷的內疚,進而患上剪刀恐懼癥,此后他再也沒有剪過頭髮,一看到剪刀就像發瘋了一樣,他被父親送進了精神病院,但他只要不看見剪刀,一切都非常的正常。

這不堪回首的過去也造就了李秀明付出型人格——永遠把別人放第一位,自己則低到塵埃里。

但本質上李秀明還是懦弱的,他不敢直面回憶,那是他生命里的痛點,也是不可承受之重量。

但柳承敏的出現,讓李秀明黑暗世界出現了一絲光亮。

男二柳承敏 (李民基 飾),一個正常的豪門少爺因為家族遺產紛爭,被哥哥送到精神病院。他患有眼疾,隨時有失明的可能,他希望趁自己還看得見的時候,搭著飛行傘四處旅行,看自己想看的風景。

柳承敏是家族紛爭的犧牲品,他的兄弟(都是權勢人物)為了爭家產,把他強行送進瘋人院,可想而知他有多抗拒這樣的安排。

承敏看似瘋癲、制造各種麻煩,而事實上,他是精神病院里唯一一個沒有精神疾病的人,他善良有愛、甚至比護士更懂得病人發瘋的原因,然而這樣一個正常的人卻要在精神病院遭受監護工的暴打,甚至是電療,是多麼的諷刺!

但入院后的柳承敏還是在周圍人面前保持了極大的樂觀,這種生活態度也為死去沉沉的瘋人院帶去了活力。

這種生活態度不僅給李秀明帶去了對人生朝氣蓬勃的渴望,柳承敏身上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特質,也吸引著總是想太多的李秀明。

兩位男主就這樣在精神病院相遇,起初因為承敏總是在醫院制造麻煩,秀民對瘋癲的承敏感到害怕,但相處了解過后,承敏變成了秀民心里要守護的人,秀民跟大家都成為了好朋友。

但對于院方而言,柳承敏也代表著著「麻煩」,畢竟聽話的病人好管理,但一旦他們有了獨立自主性,管理難度就會成倍增加。

其中就有一位兇神惡煞的護理小哥,對這些精神病人嫉妒厭惡,時不時就暗捅一刀,亂擺一道,看柳承敏和這位「壞人」斗智斗勇也電影的一大笑點。

柳承敏和李秀明很快就建立了偉大的革命情誼,這種友誼,更多的是一種默契,心照不宣的。就像站在海邊的礁石上,處在災難的漩渦之中,共同面對隨時會至的暴風雨。

他們一起應付難搞的醫生和難以擺脫的囚禁感,同時也找到瘋人院的另類生存之道:逃跑,再逃跑。

可想而知,他們的逃跑計劃無一例外全部失敗,但自由的滋味是極具誘惑性的,當他們馳騁在海上,吹著風朝天空大喊著,身后是窮追不舍的警察、醫院工作人員,那種初嘗自由的快感無法被取代。

為了這一個瞬間,所有的代價都是可以接受的。

失敗后,兩人受到了慘痛的懲罰,柳承敏在被打了傻瓜針后,生了一場大病,導致原本就存在的眼疾更加嚴重,視力所剩無幾。

但視力的受限,并未阻擋柳承敏那顆自由的心。

他在被關進來之前,曾是跳傘選手,翱翔在天空中的時刻,一直周旋在他的記憶里,即使身處囚籠般的精神病院,即使被視作沒有自理能力的病人,他還是窮盡想法想要實現心中的愿望。

對于承敏來說,自由的飛翔才是活著。

李秀明在和柳承敏的相處過程中,也慢慢走出封閉的內心。

他背負母親之死的罪孽,幾乎每日都活在愧疚中,父親的強詞奪理和不會表達的愛,讓他幾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那個弱小、渴望傾訴的自己,時刻被母親死亡的陰霾籠罩著,這些構成了李秀明生活的夢魘,直到柳承敏走進他的世界,一點點卸下他的保護殼。

柳承敏的愿望是有一天能去安納普爾納峰,這個夢想最終由精神病院里的病人伙伴們一起完成,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說,經歷了這樣一次大逃亡,所有人都有了本質的蛻變。

當柳承敏和李秀明站在山頂,存在著,感受著,放飛著,仿佛在向舊時光做最后的告別。

這也是電影的飆淚時刻,李秀明揮舞著閃燈,看著準備乘跳傘去往目的地的柳承敏,就好像他們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并肩作戰到永遠。

就如柳承敏說的,人生很短暫,在活著的時間里,都要全力以赴。

而對李秀明來說,柳承敏就是朝他心臟開的那一槍,這一槍打醒了渾渾噩噩的他,此后李秀明意識到誰都不是他人的副本,自己也無法代替別人生活。

人生是自己的,只有努力去珍惜,才不會辜負每個起舞的日子。

《朝我心臟開槍》的喜劇構架無疑是精神病患題材作品中的「另類」。

但透過精神病院里形形色色的病人,以及他們偶爾作出的令人捧腹的事情,觀眾可以了解到,精神病人并不是什麼怪物,他們也有七情六欲,只是找不到正確的表達渠道。

他們也渴望愛,渴望被愛,只是找不到理智和情感的平衡點。

秀民內心懦弱沒有靈魂,只想逃避過去,即便被關在精神病院,也只想找到自己的舒適圈呆著,如果沒有承敏,或許他一輩子都將待在精神病院,不敢面對內心的愧疚。

而承敏是個有靈魂的人,他勇敢、向往自由、有夢想,與其禁錮他不如朝他的心臟開槍,他時刻想著逃出精神病院。秀民和承敏是兩個完全不同性格的人,相遇是一種互相救贖,他們的故事是怎樣續寫呢?結局OE(Open Ending)。

很多時候,精神病人甚至比常人更善良和單純,他們不懂什麼人情世故,也學不會勾心斗角、爾虞我詐,對待身邊人往往依賴直覺,不會去算計利益。

快樂就是快樂,難過就是難過,一切都像夏天的風、冰鎮過的柳橙汁,簡簡單單,直來直去,沒有比喻,沒有加密過的暗語。

《朝我心臟開槍》中的精神病人,會互相幫助解方程式,對未來心懷憧憬;

會因為考試合格開心地享用全家桶;

會把朋友當成一匹馬,尋找殘存的安全感;

會開著快艇一起逃離瘋人院;

會跳著舞,唱著搖滾,把瘋人院變成一座青春失樂園;

愛,不懂地理,也不識邊界,它不會將人區分為健全人或殘障人,正常人或非正常人,好人或壞人。

愛也是人類的本能,不管你是誰,都能感受到它穿過身體的溫度。

整部電影看下來有笑有淚,可以看得出兩位男主之間的感情真摯動人,每個人物都塑造地飽滿、性格鮮明,演技也很棒,當然兩位主角的顏值也沒話說。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