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陳惠敏的頂頭上司,江湖地位崇高,與竹聯幫張安樂是至交好友

他出身名門望族,是陳惠敏當警察時的長官,雖不是江湖中人,江湖地位卻非常崇高。

他與竹聯幫總護法張安樂是推心置腹的好友,死后張安樂更是不遠千里地到場為其吊唁。

他就是「江湖及時雨」,駱應銓。

駱應銓出生于1947年,祖籍是廣州花都人。家族在香港頗有根基,人脈廣泛,比起許多普通人家,駱應銓從小的生活條件就十分優越。

他家族中的同輩,在江湖上廣為人知的便是「駱氏三兄弟」。

堂哥駱應鈞,無疑是最出名的,他是資深老戲骨,前后演過200多部戲,在古天樂版的《神雕俠侶》與張智霖版的《射雕英雄傳》中,飾演「黃藥師」至今仍深入人心。可即便演過這麼多部電影、知名度這麼高,駱應鈞卻曾自嘲過自己是混得最差的那位!

另一位堂哥駱應淦,則是香港狀師界的「四大天王」之一,在業內那可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除此了三兄弟之外,還有個姐姐駱友梅,她是知名報社《信報》的創始人,丈夫更是被譽為「香港第一健筆」的林行止。

家世之顯赫,以「出身名門」來形容并不為過。

60年代,由于出身名門,本身又勤奮好學,駱應銓讀書出來后就當上了一名警察。

彼時的正是「五億探長呂樂」的時代,白道與黑道混淆不清,甚至許多警局里都有黑幫的人。

就如后來14K教父洪漢義所說,想進警局必須得先入他的14K才能進去。電影《無間道》里講述警局與黑幫之間互相藏有臥底,在那個年代這并不是虛構的事情。

也就是說雖然成了白道中的一員,但仍舊會常與黑道中人打交道,甚至稱兄道弟。

駱應銓在早期就頗受和勝和社團的超級元老「尤伯」賞識,「尤伯」認了他為干兒子。

「尤伯」在和勝和內乃至在江湖上的地位,都是非常崇高的,是說一不二的主!杜琪峰導演的電影《黑社會》里,由王天林飾演的「鄧伯」便是在影射「尤伯」。

仗著家族以及「尤伯」這層關系,駱應銓可謂是出道即巔峰,出門辦事黑白兩道都得給幾分薄面,可謂是「黑白通吃」的主。

60年代末,陳惠敏從獄警升級為警察駐守在元朗與荃灣等地,此時陳惠敏的頂頭上司便是小他一歲的駱應銓!

相比于駱應銓,陳惠敏只能算是草根出身。在60年代初陳惠敏就加入了14K拜在「二路元帥」陳清華門下,到了60年代中期他才成為懲教署的獄警,到60年代末才成為一名警員。

到了60年代末隨著呂樂退休,警署內部有了一絲曙光,凡是有黑幫背景的紛紛被清出警署。

陳惠敏作為14K「二路元帥」的門生在當時雖是隱秘,但自然是常常會與江湖人士有所來往,當然不時也會做一些通風報信之事。

因此有不和諧的同事便撥打了駱應銓辦公室的熱線電話,背地里來了個小報告。

駱應銓會認「尤伯」為干爹,自然也不是嫉惡如仇之輩,他更屬于八面玲瓏的類型。本身也常與江湖人士往來,只因自家身份地位擺在那兒,別人想動他也得掂掂自身斤兩。

對陳惠敏的遭遇,駱應銓更多的則是同情,也出于本性,下班后他約陳惠敏到附近的大排檔胡吃海喝。

在飯桌上,將事情告訴陳惠敏,是去是留,讓陳惠敏自己做出選擇,并表示自己這邊暫時不會做處理。

對于駱應銓這番推心置腹的話,陳惠敏非常感激,沒多久后便退出警隊,一心一意走自己的江湖路。

后來陳惠敏稱霸尖沙咀,并以14K「雙花紅棍」的名頭威震江湖,成為黑幫中第一個開蘭博雞尼的男人。即便如此,陳惠敏仍舊對駱應銓十分敬重。

駱應銓為人頗具江湖氣息,對于江湖人士,也不僅僅是照顧陳惠敏一個人,各大社團都有受過他的恩惠,諸如14K、新義安、和安樂,更不用說和勝和。

許多犯了事的人需要江湖救急之時,多會上門求他幫忙,出于義氣,駱應銓常常都會幫忙。因此,駱應銓成了江湖人口中的「及時雨」。

向華強的弟弟向華勝便上門找駱應銓求助過。向華勝出身于新義安龍頭家族,那可是橫行無忌的一方大佬。

那晚,向華勝吃完宵夜獨自一人要去開車時,從黑暗處沖出幾個手持四十米大砍刀的馬仔來打劫。

向華勝見自己孤身一人,將身上僅有的數千塊零錢給了幾個馬仔,可對方不依不饒,還要其戴在手上的那個價值50萬的名表。

向華勝眼也不眨地脫下手表扔了過去,可對方不依不饒,好似想再看看他身上是否有其他值錢的東西。

本想著息事寧人的向華勝怒了,原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他們相處,可換來的卻是這般待遇。

自小師從「蔡莫派」的劉遠成,向華勝功夫可不是白練的,于是發飆出手,施展蔡莫拳法,以一敵多,絲毫不落下風。

最終雖是把打劫的馬仔打跑了,但由于馬仔手上有刀,自己也是受了點輕傷。

由于有黑幫背景,事后向華勝懷疑是自己內部出了問題,不敢用新義安的人來調查此事,于是找上了「及時雨」駱應銓。

面對新義安大佬的請求,駱應銓欣然應下此事,很快就查出是「和安樂」的小馬仔做的,并非新義安內部出問題。也因此事,向華勝與駱應銓結下了情誼。

而幫助這些江湖人士,最廣為人知的一件事,仍舊是與陳惠敏有關。

1998年,陳惠敏為山嘴組盛力會購買一批火器被查,陳惠敏當場還與阿sir有肢體沖突,惹得高層十分不快,下令嚴懲不貸。

陳惠敏在江湖上名頭是響亮,但黑道與白道就如老鼠和貓,老鼠再猖狂,面對貓也只能是瑟瑟發抖!

急中生智,陳惠敏找上了老上司駱應銓,駱應銓見昔日的老部下愁眉苦臉,答應為其盡力而為。隨后拿起手機打給自己的堂兄駱應淦。

堂弟駱應銓都為陳惠敏開口了,駱應淦更是不遺余力地為陳惠敏辯護。身為律師界的「四大天王」之一駱應淦可不是浪得虛名,很快就為陳惠敏擺平這件事,在業內更是名聲大噪。

但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常與這幫黑道中人混跡在一起,駱應銓也為自己惹來一身麻煩。

90年代末,駱應銓自己犯事逃往寶島,由于早年幫許多江湖人士「脫困」,許多人都往寶島跑,因此駱應銓一到寶島,就與當地的江湖人有了聯系。

很快,駱應銓就認識了竹聯幫的總護法「白狼」張安樂。張安樂可是竹聯幫的超級大佬,與另一大佬陳啟禮并稱幫內的兩大臺柱!

由于倆人皆出身名門世家,又皆是跑路之人,相似的經歷令兩人惺惺相惜,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友。

十多年后,見風頭已過的駱應銓重新回到故鄉與妻兒相聚,隨后又到內地投資房地產行業,日子也算安定。

2016年初,享年69歲的駱應銓去世,在紅磡世界殯儀館舉行了盛大的喪禮。來的人囊括各行各業,不僅黑白兩道的人來拜祭,商圈、演藝圈皆有人到場。

場內和勝和的坐館「薯仔」帶許多馬仔打點著一切,可見駱應銓在和勝和內部的地位非常高。

在場的有西裝革履的經營,也有穿著毫無講究的江湖人士,殯儀館里人來人往。寶島那位推心置腹的好友張安樂,更是不遠千里地趕到殯儀館內吊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