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偉向黃霑抱怨:每次選女主角都不是我去,都是監製(蔡瀾)去~

漫酱~ 2021/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01、

《今夜不設防》笑料最多的一期,無疑是訪問曾志偉了。

剛開場,曾志偉便一臉認真的對黃霑講:

拍戲過程中,蔡先生(蔡瀾)真的教會了我很多東西。

直到今天出差,我仍然謹記在心。就是:

「選製片」。黃霑不明其意。

原來,曾志偉第一次和蔡瀾去南斯拉夫取景,

返回途中,蔡瀾很不高興,問:

「志偉啊,你覺得這個製片怎麼樣?」

「挺勤奮的啊」志偉答道

蔡瀾卻不以為然:

「我回去一定要把這個製片換掉,不行,做事效率不行…」

蔡瀾與曾志偉在南斯拉夫

曾志偉很詫異,替製片抱不平:

「他帶我們取景,吃飯,又送我們回酒店,安排挺周到的啊。」

蔡瀾喃喃道:

「做製片做了三天,都不問我們要不要女人,這樣的製片有什麼用啊」

大家到此,才明白曾志偉講的是段子。

一旁的黃霑,竟被突如其來的包袱笑得被煙嗆住,咳個不停。

不得不佩服曾志偉講段子的本事。

起承轉合,拿捏得恰到好處。

曾志偉繼續道,

所以我現在都在告誡年輕的製片們。

如果做外國人的製片,

人家來後,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同,

你們一定要記得問這個問題。(開蔡瀾的玩笑)。

年輕時的曾志偉,的確稱得上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段子隨手拈來,三句話不離鹹濕。

但論及香港電影的大勢,發展與未來,

其見解又精闢到令眾人嘆服。

倪匡就忍不住稱讚道:

「我對志偉真是完全改觀了,他分析事情好準確。」

可見,曾志偉能一路紅到今天,絕非偶然。

他的眼界、以及對電影市場的精准認知,的確卓爾不同。

不過,因為黃霑的關係,

訪問還要先從「風花雪月」聊起。

02、

霑叔一臉不解:

你為什麼一開始會選擇踢足球啊。

曾志偉解釋稱,我唯一遺傳基因的一點,就是踢足球。

因為我的父親是足球教練,我從小就在草地上長大。

「所以我對草,是很有感情的。蔡先生也一樣。」

這突如其來的段子,黃霑竟沒反應過來。

曾志偉見包袱不響,解釋道:

對草和「波」(粵語方言,指球)類似的東西,

都很有感情的。

倪匡和蔡瀾已笑得合不攏嘴,

而一向以不文著稱的黃霑,

此刻在曾志偉面前,思維竟遲遲跟不上。

曾志偉作勢道,所以我從小就喜歡打乒乓球啊。

倪匡:「乒乓球都打?」

志偉笑道,小時候嘛。再大一點就打保齡球啊。

黃霑終于笑翻。

曾志偉繼續曝光蔡瀾在南斯拉夫拍戲的趣事。

忍不住稱道:

「他真的好厲害」(撩妹)

一次,曾志偉和蔡瀾開車去維也納。

路上碰到了兩個中國女孩子,大家很開心。

蔡瀾急忙搖下車窗玻璃,向外喊:

「喂,小姐,會不會講廣東話啊?」

兩位女孩用國語回應:

「你好,你好」

蔡瀾轉過頭對曾志偉笑道,是講國語的,也可以也可以。

一旁的曾志偉當場傻掉,悄悄問蔡瀾,

你要幹嘛啊?

蔡瀾很自然地答道,叫她們一起吃飯啊。

曾志偉搖頭: 她們不會來的。

蔡瀾激動起來,說道:

「你知不知道我的人生觀是什麼?敢問,就是50對50(一半機會),不問就是0了。」

于是連名字都沒問,蔡瀾即用國語表達了來意:

「我們是香港來的,想請你吃飯。可不可以?」

兩位女孩朝車內一望,

見一高一矮,喜感十足,驚呆了。諾諾道:

「對不起,我們要回家」

蔡瀾毫不挽留:

「沒關係,再見」,開車而去。

一旁的曾志偉很納悶,為什麼不繼續問下去呢?

蔡瀾瀟灑稱:

「不怕,一路都有機會。」

03、

所以,曾志偉稱,在南斯拉夫拍《龍兄虎弟》時,

雖然劇組的帥哥有很多,

阿倫啊,成龍啊,還有一些年輕的武師。

但女朋友最多的,一直是蔡先生。

每次收工後,曾志偉都會被蔡瀾拉去玩:

「走,帶你去認識女孩子」。

蔡瀾果真厲害,一次竟能叫來80個女孩子,

用大巴車載來的。

見到女孩後,蔡瀾問志偉哪個漂亮。

曾志偉身為導演,事情太多,有點心不在焉。

想故意刁難一次蔡瀾,然後趁機溜走。

指著一個有男朋友的女孩,說道:

「這個漂亮,但是人家有女朋友了。」

蔡瀾又激動起來,大聲道:

「一樣的嘛!行,有男朋友也行,不行,沒男朋友也不行啊。」

于是,蔡瀾先去打探,

沒一會兒,回頭向志偉喊道:

「志偉,來來來,行了。」

曾志偉滿臉疑惑,不知「行了」是什麼意思。

蔡瀾指著曾志偉先跟女孩介紹:

「這是我們的導演…」又悄悄對志偉講:

「你們先聊著,我去應付那個男人…」

說著把女孩的男朋友拉去外面閒扯。

半小時後,蔡瀾返回。

見曾志偉一個人在喝東西,關切地問道,

搞不搞得定啊?

曾志偉答道,我不知講什麼啊,講了句「hello」就結束了。

蔡瀾急得直跺腳,失望道:

「你這樣怎麼行啊,不行的不行,我再幫你找,我再幫你找。」

黃霑和倪匡狂笑不止,調侃道:蔡瀾真夠意思。

曾志偉也笑稱:

「他真的很努力。」

不過,談到拍戲選演員,

曾志偉卻裝得滿臉無奈,稱:

「一選女主角呢,就不是我去了,雖然我是導演,一定是監製去。」

蔡瀾在一旁尷尬不語,黃霑又忍不住大笑。

倪匡對蔡瀾講,要不是志偉曝這麼多內幕,

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多花樣。

「看來電影公司的監製還是要考慮做做得」

蔡瀾緩緩道:

「絕對是有樂趣的,不然我們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

又解釋稱,不過我保證,

我絕對是沒有碰過,志偉也沒碰過。

(此言是真是假,便不得而知了。)

04、

倪匡對藝人成名的經歷最感興趣,

問曾志偉為什麼從踢足球轉行做了武師?

曾志偉稱,踢足球最好的情況是代表大國腳。

自己想了好久,能不能踢那麼好,有沒有那種天賦。

就算有,也是要經過非常刻苦的訓練才行。

曾志偉坦言,自己吃不了那種苦。

而且體型也不合適, 因為自己是踢中鋒的。

于是,就跟當時的好友劉家良講,自己不想踢球了。

劉家良問志偉想做什麼工作?

曾志偉稱, 想要那種可以經常出差,出去玩玩的工作。

劉家良道:「做武師啊,跟我們一起。」

曾志偉稱自己沒學過功夫,怎麼做武師。

劉家良一臉自通道:

「你可以的!你之前是球員,就可以做武師。」

原來做武師不一定要會功夫,最重要的是上位准。

主要考驗人的反應能力。

之前的武俠片都是一個打多個的橋段,

主角揮刀亂砍,武師挨個上去送死。

主角的刀砍到哪,武師就要從哪個方向飛出去。

而且, 主角的刀法並不固定。

優秀的武師,就是明明主角刀在朝左砍,

輪到你時,忽然方向變了,你要瞬間反應過來要往哪飛。

就這樣,劉家良給曾志偉培訓了三天怎樣做反應,

便直接進了張家班。

張徹的張家班,堪稱武師們的天堂。

張徹只拍下午戲,而且對武師極好,反正是邵氏出錢。

需要20個武師的戲,張徹偏找來80個人,大部分人都在片場打牌。

曾志偉著實過了一段舒服的日子。

後來張徹去臺北創辦「長弓」公司,自己當老闆後,張徹性情大變。

翻來覆去只用自己的12個武師。

曾志偉回憶稱,太苦了,真是講不出的苦。

那是我人生中最苦的時刻。

「我是最早從臺灣回來的。」

倪匡插話道,我有個問題,

那時做武師的有很多人,你為什麼能做得如此出色呢?

曾志偉聽完,一臉懵,直言稱:

「我其實一點也不出色。因為我入行時,洪金寶那些人都在轉行…」

而且,那會兒的武師很好做。

擱現在,我一定死了。

以前的武打片,是李小龍時代。

是以主角為核心的打法。

主角打完後,鏡頭還要回歸到主角身上,主角要擺出各種威風的poss。

現在就不同了。現在主角一打完,

就看到武師們劈裡啪啦,以各種姿勢摔出去。

今天是用武師,表現主角的英勇。

曾志偉說笑間,只短短幾句話,

便解釋了新浪潮以後的武打片與之前武俠片的根本不同。

倪匡繼續問,志偉的成名作是哪部電影?

曾志偉靦腆地笑道,我第一部當導演的作品,

是求倪匡叔幫我編劇的,叫《踢館》。

倪匡大驚,努力回憶中(其實已完全忘記):

「《踢館》原來是你導的啊。」

黃霑在一旁調侃道,你連他是導演都不記得,你這個人啊!

「寫了太多東西了,連自己寫過的都不記得了。」

倪匡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得有些尷尬,找補道:

「《踢館》是你和家良一起來聊的對吧?」

曾志偉笑道,不是啦,我是幫羅維拍的。

羅維當時本來要等成龍回來拍戲,

結果成龍剛剛走紅,檔期都給了嘉禾。

羅維一氣之下,不等了。

叫曾志偉,你去當導演,要快,馬上要交這部戲。

曾志偉心想, 要快?

「江湖中我只知道有一人是最快的,一個禮拜肯定能交貨。

只要你先交錢,他就一定能做到,這人就是倪匡叔啦。」

回憶初次見倪匡的經歷,曾志偉稱

當時倪匡叔手中經常要拿一酒杯,搖啊搖的,問道:

「小佬,你想拍什麼?」

曾志偉答道: 「我想拍《踢館》。」

踢館就是,之前有人開武館,開張時要先擺一對蠟燭。

點了蠟燭,就開始任人踢館。

蠟燭燒完前,館主如果被打倒,武館就要關門。

踢館的故事由來已久,但沒有鮮明的人物。

曾志偉請求倪匡把人物補充上。

倪匡手托酒杯,笑嘻嘻道:

「你長得這麼可愛,我就幫你寫吧。」

倪匡聽到此,仿佛想起了往事,趕忙說道:

「我記得了,那蠟燭燃燒的時間,就是整部電影的時間,是不是?」

曾志偉沉默一會兒後,悄悄對黃霑講,

「死了,好像是另外一部戲來的。」

眾人大笑,黃霑稱:年代太久遠。

寫過上千部武俠劇本的倪匡,終于承認:

「我都忘記了。」

05、

黃霑忽然轉變話題,問道:

「你覺得將來香港電影的情況是怎樣的?」

「我覺得香港電影是永遠可以生存的」曾志偉樂觀答道。

曾志偉繼續說道,

因為只有香港這個地方是不受經濟和外界影響的。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電影市場同香港一樣——

不是自給自足。

美國大片,在美國賣錢就能賺大錢,

日本也是,在日本賣錢就能賺錢。

但香港不同,香港電影在香港再賣錢也收不回成本。

香港靠的是世界各地。

而且,電影是跟著經濟走的。

經濟好,電影就不好。

因為大家都在忙事情,沒空去影院。

經濟不好,電影反而好,大家待在家裡沒事幹,只好去看場電影娛樂一下。

經濟影響電影市場,但不會影響香港電影市場。

因為香港的電影市場靠的是世界各地,總有一個地方會賣座的。

「就像今天(89年),外面經濟好,賣的少,但香港經濟不好,市場卻好。一高一低,電影並不受影響。」

還有一點,曾志偉又補充道:

「香港人習慣了去接受任何新的事物。」

所以香港人的吸收能力是最快的。

外國只要出了新的東西,香港人立刻就能學過來。

加一點自己的東西後,又展現給世界各地。

這是香港最大的優勢。

曾志偉舉例稱,

以前香港和臺灣的電影市場是差不多的。

為什麼現在差距越來越大了?

79年,香港電影掀起一陣新浪潮。

許鞍華、徐克這些人一進來,就淘汰了之前一大批電影人。

但為什麼當時的香港電影反而又上了一個巔峰?

因為能新舊合一。

「舊人接受新人,新人聽舊人說。」

舊人有的是經驗,觀眾的口味。

新人有的是技術,新的拍攝手法。

新舊一結合,就產生的最新的東西。

臺灣電影呢,就恰恰相反,新舊不能融合。

新派看不上舊派,舊派不搭理新派。兩者還經常吵架。

擱香港就不會, 香港人最會妥協。只要能賣錢,怎樣都行。

「香港人最好的就是這一點。」

曾志偉對香港電影的分析實在太過精准。

雖然,今天的香港電影不復昔日的輝煌,

但相較于十幾年前,剛進入大陸市場時,已有很大的進步。

另外,曾志偉對電影的看法,對中國今天的電影同樣受用。

電影是需要妥協的。

一味的曲高和寡,只會自毀前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