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老戲骨曾江去世,終年87歲生前曾言「就怕生病太久」,影迷悲嘆:世上再無黃藥師!

如果不是一次心血來潮的嘗試,曾江也許就不會成為那個最深入人心的「黃藥師」。

1964年,30歲的曾江很煩。那時,在美國加州大學建筑系深造后,回到香港的曾江成為了一名建筑師。這在當時的香港,是一份很吃香的體面工作,但曾江干得很不開心。

盡管他年紀輕輕就和朋友合伙開了家建筑公司,在九龍城和上海街設計了很多公寓式的房子,但總感覺英雄無用武之地。

因為那個年代的香港還是漁村的模樣,普通民房千篇一律,能住就行,不需要什麼設計感。

令他更難以接受的是,還要經常陪老板喝酒應酬,心高氣傲如黃藥師的曾江「命硬學不來彎腰」,但又不能使出一套「彈指神通」來應付……

為了找樂子,曾江經常跑到妹妹曾懿的劇組去玩。那時的曾懿已經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林翠」了。

早在十年前,妹妹曾懿就因出演了電影《翠翠》紅了,隨后,在大導演秦劍的發掘下,主演了電影《女兒心》等,成為當時香港娛樂圈流量小花。

林翠走紅后,曾江就經常跑去片場探班,導演陶秦看他氣質不俗,又長得眉清目秀,就問曾江愿不愿意演戲。

天上掉下這種好事,不演白不演,于是曾江出演了電影《同林鳥》。

結果,電影并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多年后他自曝那時「笑都不會笑,路也不會走」,但他覺得還可以搶救一下,說不定能起死回生呢。

于是又演了一部電影《那個不多情》,結果還是不會笑,還是不會走,于是就只能暫時放棄電影夢想,去美國深造去了。

那段時間,作為新加坡何氏家族的資本加持下的光藝影片公司頂梁柱,秦劍還捧紅了楚原、龍剛、謝賢、嘉玲、南紅、江雪等等明星,順便還和林翠玩起了「潛規則」。

為討好林翠,38歲的秦劍向30歲的大舅哥曾江拋來橄欖枝,讓他主演了電影《大馬戲團》。

結果,心血來潮飾演主角的曾江卻迎面接住了一段姻緣!

二、

在這部電影里,曾江和女演員藍娣經常需要一起表演空中飛人,飛著飛著,兩人飛到了一起,后來還結婚了。

藍娣的原名叫張萊娣,是張之洞的曾孫女,在加入電影圈之前,她在沈常福馬戲團擔任歌舞表演。藍娣還有一個姐姐叫張萊萊,也是圈里的人,出道比藍娣早。

晚清重臣張之洞的這兩位曾孫女還曾在新加坡成立過張氏姊妹公司,經營得也不怎麼樣,后來張萊萊加入了邵氏公司。

曾江和藍娣墜入愛河的這一年,邵氏七位從小一起長大的女星馮素波、沈芝華、陳寶珠、蕭芳芳、薛家燕、王愛明及馮寶寶,在尖沙咀的金冠酒樓結拜成為「七公主」。

謝賢、胡楓、呂奇及曾江等人,便想湊熱鬧,組織個「七駙馬」,來占她們便宜,結果被「七公主」極力反對,只好作罷。

那時,30歲的曾江以導演的大舅哥自居,經常在劇組指指點點,28歲的謝賢也不好跟他鬧僵。

畢竟謝賢也是秦劍一手捧紅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曾江脾氣臭,他也只能忍著。

只是,曾江沒想到,日后有一天,謝賢終于沒能忍住,動手了……

1965年,39歲的秦劍導演了電影《糊涂女偵探》,肥水不流外人田,女主角給了自己29歲的老婆林翠,男主角給了自己31歲的大舅哥曾江。 

這搞得好像拿著新加坡何氏家族的錢,來捧自己的老婆和大舅哥,如果票房大賣還好說,結果虧錢了。

畢竟女一號林翠已29歲了,她的青春隨著票房號召力,一同雨打風吹去,已無力支撐一部電影的票房了。

職場失意的秦劍還染上了賭癮,經常提著一箱一箱的錢去爛賭,欠了一屁股債,還經常不回家,在外花天酒地。

就這樣,秦劍輸光了所有積蓄,還賠上了林翠的家當,連房子也不得不拿去作抵押。

林翠一氣之下,就帶著孩子和他分居了。

之后,秦劍被光藝影片公司踢了,加入了邵氏。

1967年,邵氏最風光的是滿身肌肉的王羽。他主演的《獨臂刀》成為香港第一部票房超過百萬的影片,這部影片女主角就是曾江妻子藍娣的閨蜜,因為他們經常一起打麻將,23歲的王羽就和31歲的林翠搞到了一起,兩人偷偷開小灶打起了「撲克」。

那時秦劍和林翠并未失婚,但他拿王羽一點辦法沒有。畢竟王羽是練家子,而且還比自己年輕18歲,論打架,十個秦劍也不是王羽的對手。

秦劍只能繼續破罐子破摔,繼續爛賭,甚至還染上[毒·品],大舅哥曾江只能敬而遠之……

1968年,34歲的曾江和32歲的謝賢狹路相逢,出現在秦劍徒弟楚原導演的電影《紫色風雨夜》里。

好為人師的曾江自持智商很高,經常對演員啊攝影啊導演啊什麼的指指點點,這讓沒有什麼學歷又正當紅的男主角謝賢十分不爽,兩人一度發生言語爭執,但并未上升到身體接觸。

但這給多年后謝賢給曾江遲來的耳光埋下伏筆。

三、

1969年6月15日,債主們步步緊逼,債臺高筑的秦劍在邵氏公司結束了生命,年僅43歲。

在秦劍死后的第二天,林翠便急不可耐地召開發布會,公布了和王羽的戀情,還宣布已經懷上了王羽的孩子,試圖證明秦劍與其分居已久,他欠下的爛賬跟自己沒一毛錢關系。

自從光藝沒落,秦劍墮落之后,曾江的演藝資源就開始一落千丈,不得不以極低的片酬接各種小打小鬧的爛片。

還好曾江是美國留學的高材生,學習能力極強,他從早到晚拍個不停,什麼角色都肯演,一連演了上百部,這為他日后成為連周潤發都敬佩的全能演員打下了基礎。

1975年,41歲的曾江加入佳視,并在佳視的開播節目《佳視良辰》中參與演出。那時,佳視剛開臺,但來勢洶洶,迅速和TVB、麗的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佳視走的是當時非常火熱的武俠路線,76版《射雕英雄傳》和76版的《神雕俠侶》都來自佳視。

恐怕很多人并不知道,在76版的《射雕英雄傳》中,曾江飾演的是郭靖的父親郭嘯天,演東邪黃藥師的則是14k大哥陳惠敏,而在76版的《神雕俠侶》中,曾江飾演的是趙志敬。

可見當時在佳視,曾江也是郁郁不得志。

于是曾江去嘗試當導演,他執導了《綠帽唔怕戴》,男主角是還沒走紅的鄭少秋,女二是鄭少秋當時的女友沈殿霞。

最終票房撲街,如果再晚一年上映的話,這部電影或許還能多薅點票房,因為一年后,鄭少秋憑《書劍恩仇錄》紅了。

人生每一段經歷都是自己人生的肥料,曾江在佳視的這段經歷,除了磨煉了演技,還讓他積攢了不少人脈,為日后大顯神威埋下了伏筆。

更糟糕的是,1978年,佳視倒閉了,曾江只能轉投麗的。

為什麼沒去TVB呢?

四、

這大概是因為第一任妹夫秦劍在TVB了結自己的性命,第二任妹夫王羽離開TVB時鬧得也不愉快吧。

1979年,25歲的成龍還是王羽小弟,曾江憑借妹夫王羽的關系,和身在嘉禾的成龍一起執導了電影《笑拳怪招》,這部電影成為當年票房冠軍,曾江又過了一把當導演的癮。

同年曾江認識了《明報》副刊的專欄作家兼模特的鄧拱璧,然后和性格不和的藍娣失婚了。鄧拱璧很快成了曾江的第二任妻子。

兩人很快生下一個女兒,取名曾慕雪。

1982年,麗的改名為亞視,48歲的曾江終于來到TVB了,也正是在TVB他的事業才開始飛躍發展。

在TVB拿的是工資,簽的是電視劇約,有空可以在外面拍些電影賺些外快,曾江大概是為了賺些奶粉錢吧,竟然拍了一部連小編都不太好意思看的影片。

五、

這是一部名叫《野蜜桃》的三級片,其介紹很誘人:

少女成熟時,春心露放身如蜜桃,總想一嘗溫馨滋味,不惜代價,誘惑風流男兒,藉著一夕纏綿,搖身一變成為成熟的水蜜桃,釋于心中情欲,解于身軀欲火,盡閱人間美男子。

海報也很誘人,也許是老戲骨曾江演藝生涯為數不多的污點吧。好在,不久打怪滿級的曾江,終于練好了「彈指神通」,可以大顯身手了。

1983年,49歲的曾江否極泰來,終于憑借《射雕英雄傳》中黃藥師一角大火,成就了一部不可磨滅的經典之作。

其實,黃藥師是最符合曾江氣質的角色,他是加州大學建筑高材生,精通英語,會法語,還懂繪畫、音樂、詩歌,國學等。這和黃藥師上通天文,下曉地理,琴棋書畫,農田水利,兵法韜略,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全才氣質十分吻合。

曾江自己也說,演東邪他是第一名,沒有人能超過他。

而翁美玲,也是飾演黃蓉的不二人選。翁美玲也有海外留學背景,學美術,會跳芭蕾,還會彈鋼琴,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這樣的氣質,才塑造出無法超越的黃蓉。

在83版《射雕英雄傳》中,謝賢演的是楊鐵心,還好和黃藥師沒有對手戲,不然黃藥師大戰楊鐵心的戲碼如果上演,實在跟劇情有些違和。

1983年,曾江在劉德華版的《神雕俠侶》中,又飾演了黃藥師,在劉德華梁朝偉版的《鹿鼎記》中飾演了陳近南,在周潤發版的《笑傲江湖》中飾演了岳不群。

同時,曾江還和陳惠敏搭檔拍了一部三級片《狂情》。隨著他越來越火,他的電影片酬也水漲船高。

1985年,曾江還在呂良偉版的《雪山飛狐》中飾演了田歸農;

1986年,曾江在梁朝偉版的《倚天屠龍記》中飾演了謝遜……

同樣是1986年,曾江出演了電影《英雄本色》。

《英雄本色》開啟了香港黑道江湖片先河。它紅了影壇新人張國榮,給了被邵氏無情拋棄的狄龍第二春,挽救了「票房毒藥」周潤發,也讓人真正開始認識到「綠葉」曾江在大熒幕上的精湛演技。

這一年,曾江不覺間已52歲了,可謂大器晚成。

六、

1989年,吳宇森執導《喋血雙雄》,55歲的曾江在這部電影中的戲份比女主葉倩文的還多。

憑借吳宇森的一系列黑道江湖電影,曾江在大熒幕上的 黃金反派配角地位無可撼動,很多大導演都向他伸出橄欖枝。

就在這時,曾江的妻子鄧拱璧投入了粵劇名伶阮兆輝的懷抱。曾江凈身出戶與之失婚,鄧拱璧分走七套房子,曾江身上只有150塊,于是提出只象征性地支付給女兒的撫養費,每年一塊錢。當時鄧拱璧也同意了,多年后卻把曾江告上了法庭。

眼看曾江和第二任妻子失婚了,第一任妻子藍娣又想吃回頭草,托閨蜜焦姣從中說合。

沒想到,牽線的焦姣卻說著說著就成為了曾江第三任妻子。

焦姣從小就演話劇,18歲那年,在1000人只錄14人的條件下脫穎而出,考入中影演員先修班,后來加入台灣電視臺,1963年,20歲的焦姣嫁給演員黃宗迅。

婚后,黃宗迅來香港發展,加入了邵氏,焦姣隨后也來香港發展。

1967年,焦姣被導演張徹看中,出演了電影《獨臂刀》女一號,自此在香港也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她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圈,比如認識了閨蜜藍娣,也就是曾江的第一任妻子。焦姣還經常到藍娣家打麻將,曾江每次回家一見4個女人圍坐一桌,便調頭就走。

那時曾江沒給過焦姣好臉色看,而焦姣對曾江印象也不那麼好。他們沒想到,多年以后,焦姣坐了一次曾江的電單車后,就愛上了他。

70年代,騎電單車也是一件很拉風的事情。焦姣的丈夫黃宗迅就經常騎電單車上班,焦姣也時常坐在黃宗迅的電單車后座,享受丈夫帶來的甜蜜。可是1976年10月,黃宗迅騎電單車時發生交通事故去世了,33歲的焦姣便單身了。

15年后的1991年,藍娣讓焦姣傳話,想與曾江復合。

結果,一見面,焦姣和曾江特別聊得來,對電影的看法也出奇的一致,特別是當焦姣坐上了曾江的電單車后座后,恍然想起15年前的往事,然后痛哭失聲……

曾江看到一個單身女人的脆弱,然后鐵漢柔情,雙雙淪陷。

焦姣不太好意思把和曾江的戀情告訴藍娣,便去新加坡,和曾江偷偷在一起玩撲克了。

1992年,藍娣因愛美做削腳骨手術失敗而去世,三年后,60歲的曾江和51歲的焦姣在新加坡低調完婚,終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

他們去美國度蜜月,租了輛車,從美國東岸開到西岸,一路唱著羅大佑的《戀曲1990》,還偶遇了在美國定居躲避風流債的倪匡。

他倆開車來到倪匡的住處,焦姣一看前面走的那個人不正是倪匡嗎,趕緊跳下車,跑到倪匡后面,把倪匡攔腰一抱,倪匡感到有個女人抱自己,嚇得靈魂出竅,他回頭一看,原來是台灣的老相識焦姣。

倪匡大叫: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我的姘頭,好在是曾江的姘頭。」

60歲的曾江在后面笑得合不攏嘴。

七、

隨著年紀的增長,同輩份的圈內大佬們要麼駕鶴西去,要麼頤養天年,曾江走在圈里的地位也越來越高,見到誰誰都是后生晚輩。

最令他恨鐵不成鋼的是,這些后生晚輩,一輩不如一輩,于是曾江年輕時候的脾氣又漸漲了。

1995年,也許是妹妹林翠去世,心情不太好,曾江在新加坡拍攝電視劇《潮洲家族》時,毫不隱晦地說搭檔的演員笨,這有點歧視新加坡演員的意思,遭到新加坡當地一些演員的聯合抵制。 

1997年,63歲的曾江給TVB拍電視劇《真情》時,跟57歲的搭檔余慕蓮鬧起了矛盾。

余慕蓮比曾江小6歲,也是TVB的「甘草」老演員。曾在劉德華版的《神雕俠侶》中扮演孫婆婆等經典小角色,雖然沒有曾江大牌,但深得年輕演員的尊重。

可是在拍電視劇《真情》時,劇本要求余慕蓮親近曾江,結果她很介意,于是曾江現場把余慕蓮炮轟了一頓,一把年紀的余慕蓮被批得大哭了起來。

后來蔡瀾問曾江這件事,曾江笑說: 「劇本要求她親近我,但她介意。我說怕什麼,親就親吧!結果她哭了出來,不關我事的。」

1999年,65歲的曾江和周潤發一起出演好萊塢電影《血仍未冷》《安娜與國王》,又放出豪言: 香港的演員,沒有一個professional,成班柴娃娃,只顧玩樂,從來不想如何改進自己。

他還吐槽圈里的人不敬業,每次和他們聊天,他們就順便約幾個女生一起喝東西。這麼說,他的確有資格,畢竟他的演技不是蓋的!

鬧完新加坡,鬧完TVB之后,老當益壯的曾江又在內地綜藝節目里面鬧了一把。

2014年,在旅游綜藝節目《花樣爺爺》里,曾江也頻頻和秦漢、雷恪生、牛犇這三位老人發生矛盾。

他一副大哥的作派和完全不顧忌別人感受的風格,令其他三位爺爺很反感,一向脾氣好的牛犇還跟他鬧得很不愉快,甚至連忙前忙后的「挑夫」劉燁也多次受到曾江劈頭蓋臉的批評。

2015年,TVB釜底抽薪,把《花樣爺爺》里的大哥曾江挖到謝賢、胡楓和羅利期的旅游綜藝節目《3個小生去旅行》,因為曾江的加入,節目名字也改成《4個小生去旅行》了。

就這樣,81歲的曾江和79歲的硬茬謝賢狹路相逢,兩位爺爺輩的人物,一生的恩怨在這檔節目中爆發。

八、

早在《4個小生去旅行》錄制之前,香港好事的媒體紛紛預言,曾江和謝賢這兩位互相看不順眼的老頭一定會打起來。

那時有記者采訪謝賢,是否擔心與曾江擦出「火花」,謝賢說 :「我很能忍的,最多在鏡頭后爆粗而已。」

曾江也接受了記者的提問,他說: 「我們以前都整天在一起,整天鬧矛盾,有點火花還好,說不定能打起來!」

兩人在記者面前談到爬一座高塔,謝賢說他和胡楓、羅利期,腳力均好,上一季可以一口氣爬上塔頂。

曾江說自己不成,會在塔下面坐著。

謝賢不懷好意地說:「那抬你,遲早都要抬(棺材)。」

曾江不甘示弱道:「不知誰抬誰呢!」

節目啟程去俄羅斯之后,曾江痛風發作,需要拄拐杖,還需要經常停下來休息,謝賢還給曾江按摩過。

但是曾江依然喜歡在言語上「調戲」謝賢,說謝賢上一季爆粗口很有音樂性。

在節目錄音的時候,謝賢那部分錄音不太順暢,錄了好幾次,曾江抱怨說,本來可以早點回家的,因為你等到現在還沒有回家。

謝賢說,我太久沒有配音了,你等一下好不好。

然后曾江就很不開心,用很鄙視的眼神看著謝賢,還在那走來走去。

當時謝賢還沒有發作,但事后覺得曾江當著那麼多工作人員的面批評自己,感覺受到了侮辱。

于是在第二天的記者發布會上,謝賢先是質疑曾江裝病:「從頭到尾坐輪椅,感覺像在玩弄我們。」

還說從報紙上看到曾江流了三四個小時鼻血,情緒一激動又爆出粗口:「X你老X,你死了沒有?」

隨后情緒失控,忍不住一巴掌扇了過去。

當時曾江還是很有風度,說謝賢只是有點沖動,表示自己OK,沒問題。

九、

謝賢掌摑曾江在香港炸開了鍋,一時間霸占了各大媒體頭條,最后王羽出面,曾江和謝賢才重歸于好,謝賢還去醫院看望了曾江,據說不僅向曾江鞠躬道歉,還親手幫他洗了腳……

畢竟,王羽在黑白兩道上玩得很溜,是江湖上的高手,多少也是曾江的前妹夫。

其實早在掌摑風波之前,曾江在2015年7月就曾錄制過《魯豫有約》,在節目里他說自己喜歡講真話,即便真話傷害了人,他也會講。也承認自己情商低,但沒打算改。

其實他的性格跟黃藥師真的很像,情商低,不愿意解釋,恃才傲物,他一生表演的角色,有正有邪,用金庸評價黃藥師的那句話就是:邪中帶有三分正,正中帶有七分邪。

在掌摑風波之后,2015年2月謝賢也錄制過《魯豫有約》,在里面他復盤了掌摑風波的前因后果,也給自己找到了沖動的理由。

2018年12月,胡楓還請謝賢和曾江吃飯,三人同框,徹底冰釋前嫌了。

4月初,曾江的妹夫王羽去世了,一代「獨臂刀王」就此江湖落幕,誰知,今天,88歲的「黃藥師」曾江也在香港隔離酒店里遽然而逝……

和王羽中風后臥病多年不一樣,曾江走得很快,也遂了他的心愿:「最怕的一件事,就是生病生得很久!」

聽聞老戲骨曾江逝世,娛圈江湖大為震驚,任達華、葉璇、方中信等紛紛悼念……不知道86歲的謝賢會如何悼念。

世間再無「黃藥師」,曾老一路走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