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韓國女學霸聚餐後失蹤,電腦留下詭異搜索記錄,細思極恐

她曾是全家的驕傲,雙學位畢業六年後為了夢想重新考入獸醫學院,是人人稱讚的顏值學霸。

她家庭美滿,前途光明,卻在距離畢業只有半學期時突然失蹤,只留下電腦上關于性騷擾的搜索記錄。

兇手鎖定在她的追求者,和學科教授之間。

可他們竟然全都通過了測謊儀測試,究竟是誰帶走了她?她被囚禁了嗎?或是早已慘遭毒手?

圖1 李允熙

今天,就讓我們走進韓國全北地區影響最為廣泛的失蹤案,李允熙失蹤案。

最後的晚宴

2006年6月5日,李允熙參加了學校舉辦的學期總結大會。

大會在距離她住所一點五公里的居酒屋舉辦,一同參加的老師和學生足足有四十多人。

他們在席上鬧得很凶,很多人都喝得東倒西歪的,直接醉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李允熙沒有加入這場玩鬧,她坐在一邊悶悶不樂的,看上去像是有什麼心事。

淩晨兩點半左右,聚會結束,李允熙的追求者黃仁哲(化名)像往常一樣提出送她回家。

李允熙答應了。

走到離家不遠的加油站時,兩人告別。

圖2

黃仁哲目送著李允熙進到屋子裡,李允熙催促著他快點回去。

可黃仁哲想起吃飯時,李允熙令人擔心的狀態,刻意站在不顯眼的位置觀察了屋子一會兒。

直到窗戶上映出李允熙的影子,他才放心地離開了。

黃仁哲不會想到,這是他見到李允熙的最後一面。

第二天,一向做什麼事情都很準時的李允熙居然缺席了課堂。

黃仁哲感到十分奇怪。

他趁著午休來到了李允熙的屋子。

門反鎖著,他只能聽到屋子裡傳來狗狗的聲音,敲門也無人回應。

由于四天前,李允熙被騎著摩托車的蒙面男搶劫,手機和證件全都丟失了,她還沒來得及補辦手機卡。

圖3 李允熙

因此李允熙臨時有事出來,聯繫不到也很正常。

黃仁哲沒有放在心上,直接回到了學校。

6月8日,李允熙再次缺席了課堂。

事情變得有些微妙,除了黃仁哲外,其他人也感覺到事情不太正常。

他們一起來到李允熙的家裡,門依舊反鎖著。

他們來到對面的樓層,從窗戶查看裡面的情況。

從窗戶裡他們看到,屋內一片狼藉,不像有人呆過的樣子。

黃仁哲聯繫了李允熙的父母,在得知李允熙並沒有回家後。

他們聯繫了員警,準備暴力打開屋子。

員警破壞了密碼鎖,進到了屋子內,李允熙養的兩隻狗沒有放到籠子裡。

屋內被兩隻狗搞得一團糟,看上去有好幾天沒有住人了。

圖4 淩亂的房間(模擬還原現場)

黃仁哲和朋友們都十分緊張,擔心李允熙的去向。

員警則很有處理這方面失蹤案的經驗,他們告訴黃仁哲,李允熙大概是有事出去一趟。

他們可以先派兩人,去警察局填寫離家出走的備案報告。

另外兩人留在家裡打掃衛生,迎接即將到來的李允熙的家人。

雙方達成共識,開始分頭行動。

由于員警們沒有重視這次失蹤,還讓學生們打掃了案發現場,破壞了DNA和指紋。

這為後續排查工作帶來了極大困難。

「性騷擾」和失蹤

李允熙的父母住在京畿道的南揚州市,家裡還有一個姐姐。

圖5 韓國員警搜索房間(還原現場)

李允熙從小成績優異,在首爾著名大學拿到統計學和美術雙學位。

大學畢業六年後,她選擇遵從自己想要成為獸醫的內心。

考入全北大學獸醫系,開始了學習之旅。

聽到女兒可能失蹤後,李允熙的家人于6月10日趕來了全北。

李允熙的姐姐在翻看李允熙的電腦時。

發現聚會當天的淩晨,李允熙搜索了關于如何處理性騷擾等內容。

搜索詞條在運行了三分鐘後戛然而止。

直到四點二十一分,由于電量耗盡而自動關機。

他們意識到李允熙有可能不是出去,而是遭遇了不測,立刻就報警。

員警也意識到了事件的嚴重性,派遣了專人調查。

圖6 喜愛動物

這一查,找到了更多之前忽視掉的異樣。

他們查看了電腦的搜索記錄,搜索詞條是三個單詞。

第一個是春節醜行,第二個是腥臊打擾,第三個是112。

看起來,春節醜行是最為莫名其妙的。

員警提出了兩種設想:

第一種,是李允熙受到性騷擾之後情緒緊張胡亂打出的錯字。

第二種,是綁架李允熙的兇手為了嫁禍他人留下的痕跡,兩種都有可能發生。

搜索記錄僅僅出現了三分鐘,但電腦是在四點左右關閉的。

在這一個小時中間,會不會有一個李允熙認識的人來找她。

讓她放下戒心離開電腦,從而慘遭不幸呢?

圖7 網頁搜尋記錄

員警在進一步調查中發現,李允熙的電腦有刪除記錄的痕跡。

有人故意刪除了特定時間的聊天記錄。

刪除使用的程式還不是一般的程式。

就連員警都無法恢復聊天記錄,那這一定是個精通此道的人做出的事情。

但這樣一個人刪除了聊天記錄,卻沒有刪除搜索記錄。

他究竟是沒有察覺到,還是故意為之呢?

不僅搜索記錄有很多疑點,李允熙的家人和朋友也將自己發現的疑點告訴了員警。

屋內被忽略的疑點

1:消失的內衣

李允熙的父母告訴員警,他們剛到屋子時,第一感覺是這裡完全不像住了個女孩。

圖8 洗衣機內的衣物(還原現場)

根本看不到衣服和內衣,乾淨的有些異常。

折疊的晾衣架靠在牆壁上,媽媽在洗衣機放著的被子下麵,找到了貼著洗衣機內壁的一條內褲和四個毛巾。

按照道理來講,一個能洗十公斤衣服的洗衣機,很少會有人只用它洗這些東西。

再加上李允熙的朋友在不久前來這裡時,還見過李允熙隨處亂放的衣服。

現在,它們都不見了。

2:掉落的幹花

李允熙的朋友向警方提供了一處疑點,他們最初闖入李允熙家裡時,地上掉了一個幹花。

這束花是李允熙的朋友送的,經過了充分的乾燥。

李允熙很喜歡這束花,將它釘在了牆上。

圖9 掉落在地的幹花

花掛的很高,很少有人能碰到,除非是韓國經歷五級以上的地震,否則花絕對不可能掉落。

3:陽臺發現的煙頭

這條消息是李允熙的姐姐向警方提供的。

她到達李允熙的家裡後,在陽臺的視窗框裡發現了煙頭。

在她的印象裡,李允熙是不抽煙的。

但李允熙的大學同學曾經告訴姐姐,李允熙大學期間學過一段時間抽煙。

現在壓力大時也會復抽,姐姐擔心父母看到後會罵李允熙,就將煙頭扔掉了。

4:消失的茶桌和錘子

根據李允熙同實驗小組組員金小姐提供的線索。

圖10 消失的椅子(參考)

6月5日十二點左右,由于李允熙忘記帶實驗要用的紙條,她陪李允熙回到她家裡。

當時電腦椅堆滿了衣服,她只能坐在床上。

床前面擺著一個茶几,茶桌上面放著盛滿的咖啡杯。

茶几並不是普通的茶几,它平時可以拿來做餐桌和客桌,是李允熙生活的必需品。

哪怕一條腿松了也不捨得換掉,而是拜託朋友將茶几腿上的螺絲擰緊。

現在,那個茶几不見了。

同時不見的,還有李允熙工具箱裡的錘子。

茶几是在6月13日那天,由李允熙的父親發現的。

那天,他像往常一樣搜尋單間周圍,企圖找到一些女兒的蹤跡。

圖11 被擰下桌角的桌子

忽然,他發現就在路邊堆積廢棄傢俱的地方,有一處和路邊山坡相擠壓形成的狹窄的縫隙。

在縫隙深處,藏著李允熙的茶几。

他將茶几拖拽出來,發現四條腿都被工具卸掉了。

只留下茶几的桌面,表面光滑乾淨。

茶几找到了,丟失的錘子依舊不見蹤影。

5:動物麻醉劑和多出的七十斤骨灰

員警在李允熙的包裡,發現了用了一半的動物麻醉劑和注射器。

這種麻醉劑是[毒·品]類藥物,個人不能隨意攜帶。

但李允熙是獸醫專業學生,可以接觸到此類麻醉劑。

李允熙所在的大學,每週都會收集解剖後的動物屍體統一銷毀。

圖12 焚燒爐(參考)

據說平時最多只有四十公斤的骨灰,而那周有一百一十公斤,比往常多了將近八十公斤。

我們來看這四個線索,它們條條都指向兇手。

第一個線索,可能是兇手用毛巾擦拭了房間,接著丟入了洗衣機裡。

第二個線索,可能是李允熙和兇手發生打鬥,撞在了牆面上,導致了幹花掉落。

第三個線索,煙頭上很有可能帶有兇手的DNA。

第四個線索,他們有可能在打鬥過程中,桌子的四條鐵腿刮傷了兇手的皮肉,兇手乾脆卸下來帶走。

可同時,這四條線索也可以被輕易推翻。

毛巾是李允熙隨手亂扔的,幹花是不小心掉落,煙頭是她壓力大自己吸得,桌子乾脆就是不需要直接丟掉了。

圖13 酒館與李允熙出租屋位置

要知道,這種四條腿是鐵做的桌子很受收廢品的喜愛,把腿卸掉不足為奇。

就在案件陷入一籌莫展之際,員警突然發現李允熙在首爾登錄了社交賬號。

難道她真的出來散心了,這次失蹤就是一場鬧劇?

突如其來的上網

6月10日,李允熙失蹤的第四天。

網警發現,首爾汝愛島某酒店驚現李允熙賬號的登錄記錄。

賬號登錄後查看了電子郵件,又很快退出。

員警趕到後,查看了酒店的監控,監控裡並沒有出現李允熙或是和這次失蹤相關的人。

再加上李允熙失蹤三天前被摩托車搶劫,手機和證件全都遺失。

圖14 李允熙與母親的合照

不排除小偷登錄賬號的可能性。

這段時間,對于李允熙的家人來講,無疑是極其難熬的。

他們找到了媒體來報導這件事情。

甚至懸賞了一億韓元,只要兇手願意將李允熙還回來,他們對于發生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

報導猶如石沉大海,除了在群眾之間掀起一陣波瀾之外,並沒有其他消息。

在媒體披露的細節中,曾提到李允熙只要一離開家,就會將狗狗鎖起來。

但那些狗狗並沒有被關起來,玄關處還少了一雙李允熙的鞋子。

看上去很像是李允熙和某個人約好見面,匆匆忙忙的離家。

最後再也沒回來,這和一開始設想的入門綁架有所衝突。

圖15 一家人的合影

媒體為了挖掘真相,對李允熙的鄰居還有周邊的住戶都進行了採訪。

他們之間,無論是熬夜玩耍的還是早早就睡的,說辭都很一致。

那就是什麼都沒聽到。

要知道,李允熙失蹤那天,天亮得很快。

兇手根本不可能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將一具無意識的身體拖到地下車庫。

就在這時,員警們發現了一間房子。

這座房子可以將李允熙的房子看的一清二楚,還不會被發現。

房子裡還留有煙頭和望遠鏡。

這種宛如偷窺狂的行為,將矛頭指向了李允熙的愛慕者。

也是最後一個見到她的人,黃仁哲。

圖16 李允熙與黃某

「偷窺狂」與「性騷擾」

說起李允熙和黃仁哲的關係,並不如表面上看著那麼簡單。

據李允熙的同學說,黃仁哲在最開始就是李允熙的跟蹤狂。

他對李允熙相當執著,不僅收集李允熙的頭髮,還專門寫了李允熙觀察日記。

這樣一個人,對李允熙做出性騷擾行為,一點都不奇怪。

但奇怪的,是李允熙對黃仁哲的態度。

她不僅沒有遠離黃仁哲,還穿著黃仁哲給她買的衣服。

手機緊急連絡人也是黃仁哲,甚至手機丟失後也是和黃仁哲一起去找。

根據黃仁哲的證詞,他和李允熙之間接吻過四次。

雖然沒有發生過[性.關.係],但也快了。

圖17 李允熙父親的分析

照這樣看,他們兩個就算不是戀人也正在曖昧,黃仁哲應該不會犯罪啊。

可根據李允熙同學提供的證詞,只要黃仁哲不在李允熙身邊,李允熙就稱呼他為「雜種狗」。

這是一個不妥當甚至侮辱人的詞彙,不排除黃仁哲在得知李允熙給他起的外號後,惱羞成怒,暴起殺人。

這時,網路上的熱心人士提出了另一個兇手假設。

那就是李允熙的教授,因為如果動物骨灰和屍體真的相關的話,教授無疑是最有可能的犯人。

根據這條線索摸下去,還真發現了些了不得的東西。

先不論教授先後更改回家時間的證詞。

圖18 背包(參考)

據黃仁哲透露,在聚會當天,李允熙曾主動和他換位置,當時坐在李允熙旁邊的就是教授。

她從廁所回來後,還問過黃仁哲有沒有跟過去。

在得到否定回答後,一直盯著教授的方向發呆。

難不成是教授為了防止性騷擾這件事被曝光,殺害了李允熙並焚屍?員警並沒有找到具體的線索,一切還只停留在猜測。

這件案子前前後後共經歷了四次調查,這一拖,就拖到了今天。

後續

關于李允熙的案子,員警並沒有給出最後的結果。

李允熙的父親一直堅定兇手就是黃仁哲。

他曾多次在自己發表的文章裡斥責黃仁哲,還公開了他的真實姓名和個人資訊。

圖19 實驗手冊(參考)

可黃仁哲已經通過了測謊儀,他襯衣上的血跡,也鑒定為是他家得病的貓咪。

關于教授,就更別說了,唯一有指向性的線索,是李允熙落在實驗室裡的實驗手冊。

這本手冊本應隨身攜帶,卻被學生發現丟在實驗室裡。

人們紛紛猜測,是教授拿走了實驗手冊。

看完之後放在了實驗室裡。

但這一切,終究只是猜測,並不是事實。

她要是活到今天,也有四十二三了,互聯網將李允熙的照片模擬出來。

她的父母將這張照片放在宣傳頁上。

直到今天,她們依舊沒有放棄尋找女兒的下落。

李允熙的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

看完這個事件,最讓人最動容的,是李允熙的父母。

圖20 允熙父母印刷的尋人啟事

他們頂著失去孩子的悲痛,堅定不移地尋找著。

哪怕李允熙很有可能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他們依舊抱著滿懷的希望。

無論是生是死,也期待著見到女兒的那一天。

希望這個故事也能給當代年輕女性一些提醒,注意自身安全,做好防護工作。

要小心,因為惡魔並沒有長著一張惡魔的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