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良事業失意,找王晶拍了部恐怖片,結果成了一代人的噩夢

1950年,16歲的劉家良在父親的引領之下,走入了港片幕后,開啟了自己的武師生涯。

經歷了多年的摸爬滾打之后,劉家良在1963年,與袁小田的徒弟唐佳攜手,成立了一個動作指導團隊,并帶領團隊快速在彼時的港片市場之上,打響了名氣。

1965年,劉家良、唐佳的動作指導團隊,被邵氏收編。而在邵氏,劉家良也迎來了事業發展的黃金期。

60年代中后期的劉家良,以動作指導的身份,與張徹、程剛、徐增宏等名導合作了不少經典作品。

而進入70年代之后,劉家良更是在邵氏的扶持之下,坐上了導演的位置,拍攝了《神打》、《少林三十六房》、《螳螂》、《爛頭何》等功夫佳片。

然而,進入八十年代之后,讓劉家良引以為傲的功夫片,迎來了市場衰落。

面對衰落的市場環境,成龍、洪金寶等人紛紛放棄了功夫片,并憑借《奇謀妙計五福星》、《A計劃》等作品,轉型到了警匪動作喜劇市場之中。

但彼時的劉家良,卻選擇堅守在功夫片的大銀幕之上,并為劉家輝創作了《五郎八卦棍》,為李連杰創作了《南北少林》。

1986年的《南北少林》拍攝結束之后,劉家良的電影之路,迎來了一場巨變。

這一年,邵氏宣布暫停旗下的「電影拍攝」業務。沒了老東家的支持,劉家良的電影事業,也徹底跌入了低谷。

為了突破事業困局,劉家良也開始嘗試電影題材的創作改變。80年代中期,洪家班的《僵尸先生》,巧借「靈幻鬼怪」的故事題材,讓功夫片市場重生。

事業失意的劉家良,也想模仿「洪家班」的操作,搞一部「鬼怪題材」的電影。于是在1987年,劉家良加入了「新藝城」,并與余允抗、王晶合作,拍攝了另類恐怖片《兇貓》。

劉家良以為,這部《兇貓》會讓自己的電影事業峰回路轉。然而該片上映后的效果,卻讓劉家良大失所望。本期,我們就來聊聊這部由王晶、劉家良、余允抗合作的恐怖港片——《兇貓》。

拍「功夫片」,劉家良是一把好手,可是拍「恐怖片」,他卻并不在行,所以在這部《兇貓》里,「新藝城」將導演的工作,交到了余允抗的手中。

余允抗可是恐怖港片市場上響當當的人物,《山狗》、《兇榜》等恐怖經典之作,都是出自余允抗導演之手。

而彼時的王晶,也參與了這部《兇貓》的編劇、演出工作,為老同事劉家良,搖旗助威。

劉家良與王晶,也算是老相識了。早年,劉、王二人都在「邵氏」工作。劉家良的弟弟劉家榮轉型導演時,王晶就以編劇的身份,為其創作了《龍虎少爺》、《鬼畫符》等作品。

此次,有了王晶、余允抗的助陣,劉家良的這部《兇貓》,也呈現出了別樣的銀幕風采。

電影的一開始,一群建筑工人在一片空地上施工時,挖到了一塊奇怪的石碑。工人們抬起了石碑,結果天色驟變、陰風大作,石碑下鎮壓的貓妖,也被放了出來。

與此同時,養老院里的「老張」(劉家良飾演)坐臥不安,他掐指一算,得知貓妖的封印被人破壞。于是,老張收拾行囊,逃離了養老院,前往貓妖的封印之地查看。

老張是茅山道派的傳人。五十年前,老張的父親與一只貓妖同歸于盡,可是貓妖有九條命,為了防止貓妖轉生作惡,老張父親在生命最后一刻設下法陣,對貓妖進行封印。

父親去世后,老張便嚴密看守法陣,預防貓妖逃走。步入晚年的老張,患了重病,心情低落的他,住進了養老院,放松了對法陣的看守工作,結果卻導致法陣被破壞,貓妖逃走。

內疚的老張決定,在自己去世之前,找到貓妖,將其鏟除。

貓妖逃走后,來到了一棟大廈,并干掉了大廈的看守,吸食了他們。

大廈的老板范先生,給自己的司機「羅大佑」(鄭浩南飾演)打電話,讓其到大廈來接自己。剛打完電話,范先生就被貓妖襲擊,并被貓妖附身。

羅大佑接到老板的電話,驅車前往大廈,結果在路上遇到了老張。

老張搭了個順風車。下車時,老張看羅大佑印堂發黑、大難將至,于是給了他一個護身符,還將自己的住址告訴了他。

羅大佑來到大廈,結果發現這里被「探員們」封鎖。「胡探長」(王晶飾演)告訴羅大佑,可能是有大型猛獸沖入了大廈,大廈里的安保人員全部被干掉,而大廈的老板范先生,也受傷昏迷。

羅大佑將受傷的范先生,送回了家。豈料,被貓妖附體的范先生,在家中襲擊了羅大佑。

好在羅大佑身上,有老張送的護身符。利用護身符,羅大佑擺脫了貓妖。

羅大佑根據老張留下的地址,找到了老張,并說明了自己的遭遇。

根據羅大佑的說辭,老張斷定,范先生是被「貓妖」上了身。于是,老張帶上法器,跟隨羅大佑前去消滅貓妖。

老張手上有3支神箭,只要用神箭击中貓妖的心臟,才可將其消滅。

一天之中,中午的陽氣最重,而妖魔鬼怪的法力,也在這個時候最弱。

中午時,老張跟隨羅大佑一起,來到了范先生的公司,打算干掉被貓妖附身的范先生。然而在搏斗中,老張的箭射偏了,只命中了范先生的小腹,沒能射中心臟。

懼怕神箭的威力,貓妖選擇元神出竅,快速逃走。而馮先生的肉身,也在貓妖離開之后,當場灰飛煙滅。

公司的女秘書「天娜」(徐淑媛飾演),看到老張用箭伤害了老板,之后老板還在原地爆炸,于是便報了警。而胡探長也趕到現場,拘捕了老張、羅大佑。

老張向胡探長解釋緣由,可是胡探長并不相信鬼神之說。此時,老張的女兒「小川」(鄧麗盈飾演)帶著律師,前來保釋了老張和羅大佑。

老張掐指一算,自己活不過半個月,他決定在半個月的時間內,消滅貓妖。可是老張一個人勢單力孤,半個月的時間有些緊迫,于是他想收羅大佑為徒,讓其協助自己。

羅大佑認為降妖伏魔太危險,并不想趟這趟渾水。可是,老張的女兒小川,卻暗地里給了羅大佑五千塊,讓他配合父親。

原來,茅山道術傳男不傳女,老張沒有將道術傳給女兒,而女兒小川也從來都不相信陰陽玄學那一套。

現在父親得了重病,時日不多,小川希望父親快樂地度過人生最后的時光,所以她花錢雇傭羅大佑,讓其配合父親,哄父親開心。

羅大佑對老張的女兒一見傾心,于是便答應拜老張為師,協助他消滅貓妖。

老張對羅大佑展開訓練,希望他能在半個月內,掌握一些制伏貓妖的基本法術。而那天在公司逃跑的貓妖,也附身在了女秘書天娜的身上,并利用美色引誘男子,吸食人类增強法力。

貓妖四處害人,老張根據受害者的情況,推斷出天娜被貓妖附身。

這天夜里,老張帶著羅大佑,來到天娜家中,打算收服貓妖。然而,羅大佑被貓妖的幻術迷惑。為了搭救羅大佑,老張用神箭,击中了貓妖的畫像,破解了幻術。

而天娜也趁機報警,胡探長趕到現場,將老張、羅大佑拘捕,并沒收了老張的最后一根神箭。

貓妖吸食了七七四十九個精壯男子,天亮后她便可以化作人形,法力更上一層樓。屆時,老張的神箭也無法傷她分毫。

然而,人在順風順水的時候,總是會得意忘形,妖也是如此。

貓妖原本可以安靜地等待天亮,等待自己法力的提升,可是她卻選擇了在天亮之前,干掉老張,一雪多年來的封印之苦。

這一夜,小川來到「警局」保釋老張、羅大佑,而貓妖也趕來找老張尋仇。

一番混戰之后,貓妖干掉了多名探員,胡探長也開始相信,這世界上確實有妖魔作祟。

為了消滅貓妖,老張與貓妖展開斗法,拖延時間,而羅大佑則與胡探長、小川一起,前往「證物房」尋找神箭,因為只有神箭,才能將貓妖徹底消滅。

羅大佑順利找到了神箭,而老張也在斗法之中,被貓妖干掉。貓妖打算消滅在場的所有人,千鈞一發之際,羅大佑用神箭射向了貓妖的心臟。

隨著貓妖的一聲慘叫,眾人以為一切都塵埃落定。可是就在此時,黎明的曙光照向眾人,一旁的胡探長,露出了詭異的微笑,并發出了一聲貓叫般的嘶吼。電影《兇貓》的故事,也在此時戛然而止。

在這部《兇貓》里,劉家良、王晶、余允抗三人,模仿洪家班的「僵尸片」結構,將「動作元素」與「鬼怪元素」進行了完美的融合。

不過,與洪家班那種氛圍輕松、歡快地「僵尸片」不同,這部《兇貓》弱化了喜劇效果的呈現,嘗試以嚴肅的手法,表現恐怖的氛圍。

為了刺激觀眾的視覺神經,導演余允抗還在片中安排了不少重口味或是擦边球的鏡頭畫面,比如,「激烈打斗」的戲碼,再比如「貓妖诱惑男子時」的場景。

1987年,這部《兇貓》在港片市場上映,該片并沒有像洪家班的「僵尸片」那樣,引起票房市場的轟動。反而是只上映了9天,以460多萬的票房成績草草落幕。

「喜劇元素」一直是港片作品馳騁票房的利器,而這部《兇貓》在創作時,「弱化喜劇元素、放大恐怖氛圍」的做法,也成為了其票房受挫的關鍵。

試水恐怖題材受挫之后,劉家良轉變思路,又對動作警匪片展開了嘗試,并在1988年拍攝了《老虎出更》。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兇貓》于1987年在港片市場上映時,雖然遭遇了票房挫折,但隨著90年代初,碟片市場的快速崛起,該片卻以另類的風格、驚悚的氛圍,博得了大批影迷的喜愛,并成為了一代人心中,揮之不去的噩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