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電影篡改漫畫原著?混黑社會沒有好下場,才是原著主題

最近,3 位「古惑仔」:陳小春、謝天華、林曉峰,在《披荊斬棘的哥哥》上的齊聚,不知讓多少大齡青年的DNA為之一動,勾起無數年少回憶。

1992年,香港音樂人許願發掘了三位25、6歲的年輕人:陳小春、謝天華和朱永棠,成立唱歌跳舞的組合「風火海」。

四年後,他們在一部漫畫改編的電影中一炮而紅風靡亞洲, 這部電影便是《古惑仔》

1.《古惑仔》裡的大學問

1996年,《古惑仔—人在江湖》上映,鄭伊健飾演陳浩南、洪興社銅鑼灣話事人,陳小春飾演洪興社山雞,謝天華飾演洪興社大天二,風火海的隊長朱永棠則飾演洪興社包皮的胞兄巢皮。

這部電影的原作——《古惑仔》漫畫創作于1992年,作者牛佬曾經師承于上官玉郎、上官小寶、黃玉郎,算得上是港漫漫畫家正統科班出身。

牛佬曾在《古惑仔》電影中客串(右一)

在牛佬的漫畫封面上明確標注,《古惑仔》這部作品是香港黑社會寫實漫畫,在他成長的60、70年代,正是香港員警與黑幫並存的時代.員警管黑幫,黑幫管治安,做生意都要交保護費給黑幫,在當時的香港人看來是司空見慣。

漫畫故事中以日本黑幫「山口組」的創建為引子——1915年,日本人山口春吉集合了50名神戶港碼頭的苦力工人創立「山口組」,開始影響亞洲黑幫。

而香港黑社會則起源于明末清初的反清組織天地會,後來由于清廷鎮壓,部分散入民間。

清末,有天地會背景的各種民間結社興起,包括洪門、天地會、三合會、三點會、致公堂、新義安,據說民間的武術門派都與洪門(天地會)有關,大部分幫派依靠收取地方保護費生活,收取保護費的場所包括戲院、鬥狗場、鬥蟋蟀場、賭館、麻將館和大煙館等。

到了近代,三合會進入香港,經營社團看場,組織經營賭場和娛樂行業。

黑社會中的職位基本延續了民間「洪門」的叫法,有龍頭、二路元帥、紅棍、白紙扇、草鞋、四九仔。

龍頭,也稱話事人、坐館,黑話「四八九」,各路堂口的負責人、頭目,一般有家族世襲也有幾年從幫會中選舉一次的。

二路元帥,又稱先鋒、香主,黑話叫「四三八」,每個堂口設一名或多名,平時沒有權利,只是職位比其他社團成員高,負責一些禮儀事務。

紅棍,也叫摣fit人,黑話叫四二六,因為《水滸傳》中的武松手持紅棍而得名,在社團中負責武鬥,也就是頭牌打手,紅棍中最厲害的被成為雙花紅棍,左右胸分別插一朵紅花。

白紙扇,又稱先生、十底,黑話叫四一五,負責社團的財務和文職工作,平時管理財務,也是社團裡的軍師。

《古惑仔》中的白紙扇陳耀

草鞋,又稱鐵板或九底,黑話叫四三二,名字來源于明末一百和尚抵抗外族入侵的壯舉,和尚多穿草鞋,負責傳話和聯繫內外事務,通常在幫派內外交友廣泛,也時常參與幫派的談判工作,負責收集重要的情報來源。

四九仔,又叫馬仔,黑話叫四九,也就是社團裡的小弟、馬仔,社團裡最底層的古惑仔,進入社團三年還無法晉升,就被稱為老四九。

漫畫中的大東便是從四九、草鞋一步步晉升到雙花紅棍、龍頭

這些在「悠久歷史」裡形成的黑幫文化,都成了《古惑仔》漫畫的「豐富精神來源」。

而在畫《古惑仔》的時候,牛佬在漫畫之外的經歷,甚至比漫畫本身還要傳奇,甚至接到過臺灣「竹聯幫」問責電話!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1992年,《古惑仔》漫畫原作連載到第30話,開始引入臺灣黑幫「精武幫」的劇情,對最初的臺灣黑幫是這樣描述:

「50年代,臺北永和一帶有許多軍屬居住的眷村,其子女依靠家長的勢力惹是生非,其中一部分組成幫派,幫派多次進行街頭仇殺,之後更在臺灣精武路舉行大會,成立精武幫,延續至今。」

這一段關于臺灣黑幫的描述,引起了當時臺灣黑幫竹聯幫的不快:我們可是名門正派!你一個臭畫漫畫的,是不是母牛下不出崽來——給你牛逼壞了?

牛佬本人很快接到竹聯幫的問責電話,電話中牛佬先是秒慫道歉、然後耐心解釋,甚至刊登了面向竹聯幫香港分會的道歉佈告,當時《古惑仔》的漫畫人氣極高,竹聯幫方面也理解了牛佬的創作意圖,雙方和解後甚至組了飯局。

竹聯幫首任幫主陳啟禮

而說起竹聯幫,還與古龍有著不解之緣。

竹聯幫成立之初,與之對立的還有一個大幫會——四海幫,四海幫幫眾年紀偏大,並且大部分是以現役軍官為首,1962年,四海幫就與竹聯幫發生過規模很大的幾次械鬥。

後來由于輿論普遍同情由後生仔中學生組成的竹聯幫,聲討四海幫,四海幫也因此解散,在當時四海幫的幫眾之中有一位因為幫會解散,不得不為了生活而寫小說,後來被《明報》倪匡約稿,進入了金庸的武俠圈子,之後更是大紅大紫,他就是原四海幫成員——古龍。

而當年看過《古惑仔》電影的很多人,恐怕都有一個感受:雖然陳浩南是主角,是大帥逼,但陳小春出演的山雞,人氣卻更高,戲份也更出彩,演得更鮮活。

這背後,也與陳小春的個人經歷息息相關。

原作對陳浩南加入幫派是這樣描述的,浩南家裡貧窮,窮到揭不開鍋,母親病危、浩南為手術費發愁,這時受到古惑仔兼好友大飛的資助,並將他引薦給洪興的「大佬B」,浩南才正式加入黑幫。

幼年陳小春

陳小春從小家裡就十分貧窮,因為家裡太窮、大家都活不下去,親弟弟被以3000元賣給別人,12歲時從廣東來到香港,被媽媽安排到附近的土地上務農耕地,幹過五金鋪員工、廚房學徒和工地工人、美容美髮,很多窮苦孩子都是走投無路才加入黑幫,所以小春身上的氣質與黑幫非常契合,也因此能將「山雞」這角色演繹的淋漓盡致。

2.比電影殘酷百倍的漫畫原作

《古惑仔》原作與電影不同之處,在這裡我也想好好嘮嘮。

先說巢皮。

他是陳浩南少年時就一起踢球的兄弟,經常被當時的古惑仔靚坤欺負,與浩南一起進入洪興後,與胞弟包皮並稱「銅鑼灣雙皮」,電影版中,洪興眾人被伏擊,巢皮為了掩護兄弟們撤退,一人斷後,最終被對手亂刀砍死。

但是在漫畫版原作中,巢皮因為與陳浩南意見不合,背叛了浩南、向對手提供情報,導致浩南女友「細細粒」全家被殺,最後在一次鬥毆中見到浩南心虛,逃走時滾下馬路,被貨車撞死,死不瞑目。

牛佬對巢皮的評價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大天二之死,也是出入較大的改編。

浩南的好友大天二得知山雞與生番爭奪屯門話事人的位置,于是帶了4個人想去做掉生番,結果生番早有防備,反而被擺了一道挑斷手筋腳筋,養傷時卻被生番背後的東英社雷耀揚算計,從樓頂丟下送了性命。

漫畫原作中,與生番競爭屯門話事人的是大天二,不過由于生番背後有耀揚使詐,最後競選失敗,不過因為觀塘區大宇入獄,隨後成為觀塘話事人。

最後在6大話事人拯救浩南的亂戰中,體力不支被臺灣「毒蛇幫」幫眾亂刀砍死。

而山雞一度與兄弟反目的漫畫情節,更是被改編得相當徹底。

電影中的山雞遠赴臺灣後,成為臺灣黑幫老大,為一個「義」字返回香港為浩南助陣,始終和浩南情同兄弟。

但漫畫原作中,山雞與東英社五虎橫眉決戰失去一隻眼睛後性情大變,與陳浩南開始交惡,繼承臺灣黑幫後,甚至與洪興展開決戰,差點導致洪興滅亡,最後被陳浩南好友大梵從舊樓頂層丟下摔死。

漫畫原作中,山雞的兒女也沒有好結局,兒子趙繼邦在幫眾面前小便失禁,然後又被刺客重傷,最後親母丁瑤拔掉了他的氧氣管。

女兒趙無雙死于臺灣毒蛇幫金尊貴刀下。

顯然,牛佬畫古惑仔等于是將兒時回憶一一記錄出來,再加上一些江湖傳聞、流傳民間的打鬥場面,最後終于誕生了《古惑仔》這經典黑幫漫畫,雖然之後多次被改編成電影,但電影中有不少情節都與牛佬的初衷相違背。

牛佬對「古惑仔」的評判是「十個古惑仔、九個衰到底」。

這一點從陳浩南身上體現最明顯,雖然年少得意,讓日本山口組灰頭土臉、博得老大歡心,從銅鑼灣話事人開始上位,但原作中的結局卻是全家慘死、女友被殺、兒子反目投靠警方上演無間道臥底洪興、出賣老爹。

那些在電影螢幕中無比閃耀的角色,巢皮、大天二、山雞,在牛佬的漫畫原作中,無一例外全部是悲慘結局收場。但這些才是牛佬對古惑仔的真實感悟,是《古惑仔》系列的內涵精神,與電影中揮金如土、美女如雲、人人嚮往的古惑仔經典鏡頭完全不同。

不過《古惑仔》電影的改編也並不是胡編。

為了讓這部電影更真實,《古惑仔》製片方先後請來了有香港社團背景的數位演員,作為顧問。

吳志雄,洪興陳浩南的顧問,年輕時加入黑幫,管理銅鑼灣地區的娛樂場所。

傳道人陳慎芝,林牧師的顧問,曾加入黑幫組織慈雲山十三太保,染上毒癮後接受福音戒毒,後來成為牧師傳播福音、調停黑幫爭鬥,努力把黑社會成員帶入教會。

李兆基,吹水基的顧問,原慈雲山十三太保小頭目。

成奎安,大傻哥顧問,因為在區議會選舉中工作人員阻止他投票,因而引起風波。

陳惠敏,大頭仔顧問,曾經的黑幫雙花紅棍,在拳館教自由搏擊。

司徒玉蓮,十三妹的顧問,澳門商人,經營房地產生意和奧美博彩業,江湖人稱「大家姐」。

《龍爭虎鬥》中的陳嘉南,則取材于「佳寧案」的星洲商人陳松青。

所以不論是漫畫還是電影,《古惑仔》都稱得上是用心之作,各自領域的經典。

3.《古惑仔》真的教壞了一代年輕人嗎?

如今,隨著經濟由「突飛猛進」過渡到「有序發展」,社會各界對于秩序的愈加渴望,那些機會與兇險共行,財富與原罪並存的動盪日子便隨之越來越遠。

這一點,在杜琪峰執導的《黑社會》系列裡,被揭示得尤為巧妙且深刻。

你背後是草芥,我背後是青山

而香港影壇的著名大哥,曾在《古惑仔》中出演洪興龍頭蔣天養的萬梓良,前段時間高歌起《走進新時代》:

視訊載入中...

這個場景,更像是為這部電影,乃至整個香港影壇定格下一個「不是結局卻勝似結局」的絕妙特寫。

很多《古惑仔》的演員如今經常說,我們演這部電影,教壞了很多年輕人,讓他們做壞人,很後悔。

不過,且不論《古惑仔》漫畫清楚的標明不適合18周歲以下的未成年觀看,只說拋去家庭,教育,經濟這些更重要的因素,將他們學壞的原因單純歸咎于幾部電影,顯然不能觸及更深層的社會問題——

比如《古惑仔》電影開篇就點出了時代背景:

另一方面,古惑仔大火,火成了一個符號,對一個群體的代稱後,媒體在報導不良事件時,也會把古惑仔這個標籤貼上去對號入座,這也加深了社會對電影的刻板印象。

而且,沒有《古惑仔》的80年代,很多犯罪分子還可以自詡是「加里森敢死隊」;沒有《加里森敢死隊》的年代,那些暴力份子也有其它看似正義的名號,用來粉飾自己。

如果惡的土壤一直在,那麼一個壞人就算看《水滸傳》,也會標榜自己的罪行是替天行道,我們就可以把鍋甩給《水滸傳》了嗎?

眼下《古惑仔》的影響力已然衰退,但校園暴力依然存在。可見防止青少年步入歧途這個問題,是每個時代都要面對的難題,需要全社會的合力,絕非解決幾個電影、幾個漫畫、幾個遊戲就能萬事大吉。

如今這個世界,一些地方是沒有任何帶暴力因素的電影電視劇、電子遊戲存在的,各位真的願意在那些地方過一輩子嗎?

別忘了古代人就說過「水至清則無魚」。

不過本文也無意做過多分析,古惑仔是不是毀了一代青少年,歡迎你在評論留言,聊聊這個話題。

去年,《古惑仔》漫畫終于完結,在大結局的宣傳封面上,曾經叱吒風雲的銅鑼灣話事人陳浩南在人群中驀然回首。此時的他無比孤獨,曾經的兄弟都一一遠去,山雞、大天二、巢皮,不是慘死就是離心被誅,黑社會這條路是一條歪路,正所謂「 惑海無邊、回頭是岸」,及早回頭才是正理。

對于一直過著尋常人生的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那些追《古惑仔》的日子,早已在這二十多年的時間裡,化成一段又一段的記憶碎片,成了一種昨日情懷:5毛錢就能租一天的VCD,光著膀子幻想你是浩南我是山雞的好同學,還有那些永遠不會告訴老師和家長的年少秘密。

一些人封存這些,回過頭來罵幾部動畫、幾個電影就毀了一代人,恐怕這並不是「浪子回頭」,也不是變得理性成熟。

他們,不過變成了大人,更加循規蹈矩,隨波逐流而已。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交往要用心去對待,不管是任何事情都需要「真誠真心」這四個字,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道出多少人的心酸,屬於男人的→@男人語錄,最懂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