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元老蕭旭成,想當社團「龍頭」卻遭扇耳光,被捕后低調做人

在40年代末50年代初,14K第一任龍頭葛肇煌帶著一眾社團猛人所向披靡,打得香港本土黑幫滿地找牙,強勢崛起,沒幾年就成立了香港第一大黑幫。

1953年,隨著葛肇煌離世,葛肇煌的兒子葛志雄被社團眾元老推上「龍頭」的寶座,但葛志雄志不在此,很少理會社團的事務,以至于14K各個「字堆」各自為政,成為一盤散沙。

雖是一盤散沙,但由于那年頭14K的猛人眾多,直到80年代仍舊屹立不倒、仍舊是香港第一大黑幫。

14K原本只有八個「字堆」,隨著團隊壯大,「字堆」逐漸增加到了三十六個。雖然都自稱是14K的人,但一有利益沖突,誰也不讓誰,同門內訌是常有的事情。

而香港三大黑幫中,與14K齊名的另外兩家社團,和勝和與新義安就不一樣。他們兩家都有領導整個社團的人,如和勝和是每兩年選一個坐館,新義安是由「向氏家族」世襲龍頭之位,因此做事能團結起來集中力量。

而組織松散的14K,在80、90年代之后,就開始沒落了。

2010年,14K名義上的「龍頭」葛志雄病逝,自此14K就算真正意義上的群龍無首了。

2012年,14K「孝字堆話事人」、「九江街霸王」立章,借著65歲生日的壽宴上,提議選出一位新龍頭來領導14K。

但這要選誰呢?14K里勢力龐大的大有人在,誰也不服誰,哪那麼容易能選出人來。

唯一服眾的倆人只有「倫敦金教父」劉安與「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但倆人皆因年事已高、又身患重病因此推辭掉了,選龍頭這事就擱淺了。

臺上的人相互推辭,臺下卻有人十分熱心這個位置,是誰?14K的蕭華,蕭旭成!

早在70年代,蕭旭成靠著放數起家,自創一套放數評估與收數技巧,賺得盆滿缽滿,江湖人士見他發達后,紛紛效仿起他的做法,效果顯著。

有了錢之后,蕭旭成開始搞地產,在西貢、上水、大埔等地做丁屋買賣生意,后來又將地產發展到深圳,身家數以億計。

與其他打打殺殺的江湖人士相比,蕭旭成是個商人,是個善于利用社團資源為自己賺取利益的商人。

他經常給社團里退休的元老派錢,偶爾為元老籌集醫療費用,或者為社團元老的子女謀一份差事等等。

當然,蕭旭成表面上是個「社團大善人」,但實際上他也不會給自己吃虧,他可以通過這幫元老的影響力,利用社團資源為自己賺取更大的利益,也算是雙贏工程。

而自當年「選龍頭」的事情無果后,蕭旭成開始熱心了起來,如果自己成了14K的龍頭,便可號令群雄。于是四處運作想讓社團大佬們支持自己坐上「龍頭之位」。

一直以來,14K「龍頭」就有兩個標志物,一個是「簽名紙扇」,另一個是「至尊指環」。

「簽名紙扇」不同于傳承的「至尊指環」,紙扇是臨時做出來的,讓社團內各個大佬簽上名字,大意是獲得眾人的認可后,才能坐上「龍頭」寶座。

蕭旭成便搞了個紙扇,14K的「白無常」老漢積極為蕭旭成出力,游走在眾多社團大佬之間。

龍頭的位置由誰來做,社團內的許多大佬并不關心,蕭旭成帶著紙扇跑到自家門口談這事了,為了避免平白無故地得罪一個人,再加上平日里蕭旭成也會給一些好處,那就順勢簽一下名也沒什麼所謂。

也有的大佬十分支持蕭旭成的做法,因為和勝和早在10多年前就開始崛起,「香港第一黑幫」的名頭便落在和勝和的手里,而14K由于過于松散,再加上內訌,勢力早已大不如前。

就這樣,社團內有六七成的大佬在紙扇上面簽了字,蕭旭成坐上龍頭好似鐵板釘釘的事情了,但社團內卻有另一部分人認為蕭旭成沒這個資格,甚至還為此大打出手。

首先在當年因病纏身而推辭龍頭之位的「胡須勇」就表示反對意見,其次就是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

在一次節目中,陳惠敏就曾說過「龍頭之位」是「三煞位」,得夠分量的人才能坐得了。

「龍頭」與「辦事人」不同,像和勝和的坐館之位,就猶如「辦事人」一般,每兩年選一次。

如果將社團看成公司,「龍頭」相當于董事長,公司你是有份的,而「辦事人」相當于CEO,只是請來的職業經理人,公司暫時交給你管理。

陳惠敏還開玩笑地說:「社團內猛人眾多,多年發展下來,相互不服,你有本事我也有本事,現在你蕭華想當社團龍頭,那我豈不是要叫你一聲老大?我都不敢叫龍頭,憑什麼蕭旭成也敢自稱龍頭,簡直搞笑」

除了「胡須勇」與陳惠敏反對,14K「大圈」分會的話事人「鳩DEE」對蕭旭成想成為龍頭這件事情更是強烈反對。

「鳩DEE」那可是個猛人,他脾氣火爆,靠著走私起家,后來開了一家名為「浚升影業」的電影公司,還請周星馳來拍過幾部戲,《一本漫畫闖天涯》、《新精武門1999》和《漫畫威龍》就是這家公司出品的。

除此之外,他的產業還涉及金融、服裝廠、賭廳、餐飲業、地產等等。

他曾為好友打抱不平,單槍匹馬與新義安的「第三代龍頭」、「大總管」林江、文彪、李泰龍等高層對峙,可以說,是一位極具實力的大佬。

正因為「鳩DEE」脾氣不好又極具實力,對蕭旭成當龍頭這事還持反對意見,所以蕭旭成上門被拒后不敢多說,繞道找到了「鳩DEE」與陳惠敏的老大、14K社團內輩分最高的人,「489二路元帥」陳清華。

蕭旭成找到陳清華,為的就是利用陳清華的身份來壓制這些不同意的聲音,但陳清華表示自己不理會這些。

看著這個「二路元帥」不做事,蕭旭成又對陳清華提出了一個請求,他讓陳清華封他為「489二路元帥」。

對于蕭旭成的這一請求,陳清華那是啼笑皆非,內心只覺得搞笑,他自己也只是「489」,哪有權力封蕭旭成當「489」?

蕭旭成眼看陳清華這條路是走不通了,只能硬著頭皮回過身來找上「鳩dee」。

那天,「鳩DEE」在自己開的茶餐廳里,悠閑地喝著下午茶,蕭旭成再次找到「鳩DEE」,再次以幫助社團走出低谷為由,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可蕭旭成在「鳩dee」眼里就是個跳梁小丑、打心眼里看不起他,起初也只是無視蕭旭成。但蕭旭成卻越說越起勁、越說越激動,「鳩DEE」越聽越不耐煩,原本喜怒不形于色的臉上就差把「滾」字寫上去。

終于,正當蕭旭成還在為「鳩DEE」畫大餅的時候,「鳩DEE」忍不住了,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并說出了眾位猛人的心里話:「難道以后要我喊你一聲大哥嗎?」

眼看「鳩DEE」發狠,蕭旭成也不敢在嘮叨,只能委屈地捂著臉跑出茶餐廳,但他對于龍頭之位仍然不放棄。

2014年,14K「荷蘭教父」易忠的壽宴上,蕭旭成到場大派紅包,拿著簽滿名字的紙扇,自稱是14K龍頭。

除此之外,他還搞了本雜志,說要團結14K一眾人馬,弄一個「14K大聯盟」,并稱社團元老已將社團「龍頭」特有的「至尊戒指」交給了他。

蕭旭成這般高調,無疑是想宣揚一番,以此來坐實自己所謂的「14K龍頭」身份,可想要當這麼多人的老大,卻不能夠服眾,許多人對他都是嗤之以鼻。

而如此高調的同時,也惹來了官司纏身。

易忠壽宴當晚有臥底在場,經臥底舉報,蕭旭成預計得入獄22個月,但蕭旭成也不是一無是處,他敢這麼高調,自有門路。

被捕后,按流程需要臥底出來辨認指證,那天蕭旭成頭戴浴帽面戴口罩,臥底又稱認不出來了,從而無罪釋放。

但這次被捕的經歷,使得蕭旭成看清事態,轉身低調做人。

2019年,曾為「慈云山十三太保」的影星「基哥」李兆基病逝,蕭旭成與「白無常」老漢一同出席,送「基哥」最后一程。

2021年,蕭旭成的弟弟「細榮」病逝,「細榮」是14K「黑白無常」中「黑無常」摩啰的門生,早年為了生意加入14K,后來做正經生意,但也算是社團中人。

「細榮」的喪禮上,蕭旭成招呼各路大佬,和安樂「少壯派」領袖人物「業仔」與「大孖」、和勝和超級元老「國華」、張子強的結拜兄弟14K「搞事雄」等皆紛紛到場致祭。

除此之外,「鳩DEE」也送了花牌到場,可見早年雙方相互不對付也算過去了,時代不同了,「以和為貴」才能和氣生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