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毅將的奇案經典,隱喻現實的黑暗寓言,這才是鄧衍成真正的巔峰

警匪片,一直是港片創作者們的拿手題材。而在港產警匪片龐大的體系之下,有這麼一個小小的分支,顯得異常特別,那就是———奇案片。

所謂的奇案片,就是將現實中真實的奇案故事,搬到電影大銀幕之上。70年代中期, 程剛 、華山 、何夢華、桂治洪、孫仲、牟敦芾等導演,聯手拍攝的《香港奇案》五部曲,便是港產奇案電影的先河之作。

由于這些真實的奇案故事,早已通過新聞報道,被大眾所熟知,誰是真兇,觀眾們心中也都有了答案。

所以在電影內容的表現之上,奇案片導演們通常都會放棄懸疑式的設計手法,轉而以驚悚的故事氛圍、尺度較大的鏡頭畫面,還原兇手作案的詳細經過,刺激觀眾的視覺神經。

注重表現案發時的場景、兇手作案時的心理活動,也成為了彼時港產奇案片的一大銀幕特色。

進入80年代之后,在成龍、洪金寶、周潤發的影響之下,側重于表現喜劇打斗的「警匪動作喜劇」,以及側重于表現兄弟情義的「江湖英雄片」,成為了彼時警匪片市場上的主流。

而畫面暴力、內容陰暗的奇案片,也快速走向了衰落。

1988年11月,香港影視處頒布了《電影檢查條例》,港片市場正式實施電影分級制度。

隨著市場的分級,電影的創作自由度,進一步加大,而畫面暴力、內容陰暗的奇案片,也成為了不少片商,角逐限制級港片市場的利器。

1992年,李修賢的「萬能影業」,為鄧衍成投資拍攝了奇案片《羔羊醫生》。這部作品上映后,拿下了1200多萬的票房成績,成為了彼時限制級港片市場上的票房冠軍。鄧衍成也因此一舉成名,成為了彼時的港產奇案片第一導演。

90年代的港片大銀幕上,鄧衍成打造了不少奇案作品。要說鄧導的奇案巔峰之作是哪一部?可能不少觀眾會想到1993年的《烏鼠機密檔案》。

《烏鼠機密檔案》憑借鋪陳有序的故事結構,極具視覺沖擊力的鏡頭畫面,的確是吸引了大批奇案片觀眾的眼球。

然而,就電影的表現功力來說,小編認為,吳毅將與鐘淑慧、盧敏儀合作的《弱殺》,才是鄧衍成導演真正的巔峰之作。本期,我們就來聊聊這部《弱殺》,同時說一說,為何該作才是鄧衍成導演真正的奇案片巔峰。

1993年,拍完了《烏鼠機密檔案》的鄧衍成,意外看到了一條新聞,一名智力存在缺陷的少女,被一名歹徒侵犯。可是因為少女存在先天性智力缺陷,供詞未被法庭認可,歹徒最終也被無罪釋放。

隨后,鄧衍成將這起案件,改編成了電影《弱殺》,并在片頭、片尾給出聲明,呼吁大眾多多關懷那些智力缺陷的社會邊緣群體。

和《烏鼠機密檔案》那種故事離奇曲折的作品不同,這部《弱殺》的故事十分簡單。

就是講述了存在智力缺陷的少女「阿明」(鐘淑慧飾演),因為父母去世、無人照顧,被社工「阿樂」(盧敏儀飾演)送入了庇護工廠。

庇護工廠的「周主任」(吳毅將飾演),表面慈眉善目,其實是個衣冠禽獸。一天夜里,他侵犯了阿明。事發后,阿樂帶著阿明,對周主任進行起訴。可是因為阿明的智力有缺陷,證詞未被認可,周主任被當庭釋放。

事后,周主任對阿明、阿樂展開報復,二人也在絕境中奮起反抗,干掉了周主任。

想通過一個簡單的故事,去吸引觀眾,這十分考驗導演的電影功力。為了拍好這部《弱殺》,鄧衍成在電影的視聽語言表現上,下了不少苦心。

比如:電影一開始,鄧導就通過一個平行剪輯的手法,讓樓梯間里的兩段故事,交織在一起。

社工阿樂,來到一個殘障人士家庭,處理事故。因為大廈的電梯壞了,她走步梯上樓。此時,一個神秘的人影,也在步梯間出現,一路尾隨。阿樂轉身,來到殘障人士的家中,而歹徒也在步梯間,襲擊了一個紅衣女子。

兩段不同時空的故事,點明了電影的兩大要素「殘障人士」與「暴力犯罪」,而交互剪輯的手法,也讓電影在一開場,就沉浸在了一股驚悚的故事氛圍之中。

歹徒襲擊紅衣女子之后,將其拖入了一個空曠的廠房,并對其實施了侵犯。

在這段故事的鏡頭表現中,鄧導通過空曠的場地,以及不斷延伸的正方形、三角形建筑,進一步增加了電影的驚悚氛圍,同時也大大提升了鏡頭的張力。

之后,隨著劇情的發展,阿樂將阿明送入庇護工廠,并引出了「周主任」這個角色。而導演也開始花費大量的鏡頭語言,對周主任的形象轉變,進行表現。

剛出場時,周主任穿著西裝、戴著眼鏡、留著長發,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可隨著她對阿明逐漸展露邪念,他的外形也開始一點點發生變化。

等故事到了最后,周主任也撕下了自己所有的偽裝,他剃掉了自己的頭髮、脫掉了自己的西裝、暴露出了一身壯碩的肌肉,以及一臉奸邪的笑容。

前后強烈的畫面鏡頭對比之下,一個文明都市里的人類,在欲望的驅使之下,一步步變回原始野獸的過程,清晰地展露在了觀眾們面前。

意象化的鏡頭語言,也讓這部《弱殺》成為了一部隱喻現實、諷刺人性的黑暗寓言。

意象化的鏡頭處理,讓這部《弱殺》在鄧衍成的電影生涯之中,顯得異常另類。

縱觀鄧導的《羔羊醫生》、《烏鼠機密檔案》、《替天行道》、《紅燈區》、《龍虎缽蘭街》等作品,都是習慣以直白的暴力打斗鏡頭,刺激觀眾的視覺神經。

而在這部《弱殺》里,鄧導在暴力打斗場景的表現上有所收斂,以意象化的鏡頭,對暴力場面進行側面表現。這樣的表現手法,讓影片少了幾分商業化的癲狂,多了幾分文藝化的表達。

單沖這一點,這部《弱殺》就稱得上是鄧導奇案片創作生涯中的巔峰之作。更何況《弱殺》出彩的地方,還不光是意象化的鏡頭語言。

視聽語言表現出色的同時,幾位主演精湛的演技,也為影片增加了不少亮點。說到這兒,就不得不夸一夸出演大反派的吳毅將了。

90年代初,隨著「限制級港片市場」的壯大,心理扭曲、手段殘忍的匪徒角色,開始成為衡量一個演員演技的標桿。《羔羊醫生》里的任達華、《冷血人狼》里的吳啟華,都因為對這類角色的精彩塑造,獲得了業內的一致好評。

在這部《弱殺》里,吳毅將的表現不比任達華、吳啟華差,由他塑造的「周主任」一角,也成為了港片大銀幕上,極為鮮明的一個反派形象。

不止吳毅將,飾演智力障礙少女「阿明」的鐘淑慧、飾演社工「阿樂」的盧敏儀,在該片中的表現,也都可圈可點。

鐘淑慧與鄧衍成,算是老搭檔了。在拍攝這部《弱殺》之前,二人還合作過一部《替天行道》。

相比于《替天行道》里的表現,鐘淑慧在這部《弱殺》里的演技,有著明顯的提高,她對人物「癡傻」特點的精準拿捏,也讓「阿明」這個角色在鏡頭之中,表現的極具張力。

盧敏儀雖然是第一次與鄧衍成導演合作,但她在片中的表現,卻一點都不比鄧導的老搭檔鐘淑慧差。

電影的前半段,阿樂是一個穿梭在市井之間的社工,盧敏儀樸實的表演,讓角色極具生活氣息。而到了后半段,為了誘捕犯人,阿樂先是化身「性感的紅衣女郎」,之后又在工廠與周主任展開生死搏斗。

角色前后的性格變化,被盧敏儀拿捏得十分到位,而她在后半段大膽、奔放的表演,也給大批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4年,這部《弱殺》在限制級港片市場上映,并拿下了940多萬的票房成績,成為了該年度限制級港片市場上的票房亞軍(這一年的限制級票房冠軍是王晶的《十大酷刑》)。

《弱殺》之后,鄧衍成導演受到王晶的賞識,加入了「王晶電影創作室」,還接手拍攝了《紅燈區》、《龍虎缽蘭街》兩部「古惑仔外傳電影」。

而鄧衍成導演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一步步淡出奇案片的大銀幕。

新千年之后,港片市場一片低迷,鄧導也跟隨王晶,一路北上、前往內地影視市場,并先后拍攝了《天下第一》、《陸小鳳傳奇》、《鏢行天下》等電視、電影作品。

北上之后的鄧衍成導演,再也沒有觸碰過奇案片的題材。而1994年的《弱殺》,也成為了鄧導奇案片生涯中,最后的創作高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