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40歲的老男人談戀愛,有啥注意事項?這部同志片甜度爆表

 封面|『昨日的美食』海報,賢二(左)和史朗(右)

「跟你一起吃飯,真的太香了!」

這句臺詞出自日劇『昨日的美食』(きのう何食べた?)的男主角之一 賢二,他是一名美發師,和他一起生活多年的男友 史朗是一名律師,恰好那段時間忙于工作,兩人已經很久沒一起吃飯了。

賢二

而在此前,他們幾乎每天都會共進晚餐,這部劇和它的漫畫原作一樣,每一集的重點也就是記錄他們某一天買菜、做飯、吃飯的過程。

一個人吃飯,總是比兩個人一起吃要快很多。這時候吃飯,更像是純粹為了滿足[生·理·需·求]。

所以當兩個人終于有空靜下來吃上一頓飯的時候,賢二帶著哭腔說出了這句話:「跟你一起吃飯,真的太香了!」

01.

有一個天天一起吃飯的男友,好難得啊

『昨日的美食』是一部同志劇,但它既沒有表現自我認同和出柜的艱難,也沒有講述特定時代背景下的愛情悲劇,更無關某個階段的坎坷史實,同樣改編自漫畫,它和我們常見的「霸道攻搭配傲嬌受」的耽美作品有著天壤之別。

極少有影視作品告訴我們:兩個年過四十、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生活在一起,會是什麼樣子?

當然,沒有了年輕時的干柴烈火,溫潤綿長的愛意都藏在每日精打細算的飲食里。

史朗雖然是律師,但他不像其他律師以及多數中年男人一樣,一心以事業為重,他決不允許工作擠占自己的私人生活。每一天,他都會努力做到準點下班,就是為了趕在家旁邊的超市關門之前采購當日的優惠菜品。

史朗

他每次都會貨比三家,并記好每日的花銷,確保不會超支,把每月的伙食費控制在25000日元(約合人民幣1318元)之內。如此精打細算,他對待每天晚上的一粥一飯卻毫不含糊。

只要飯菜上桌,兩人共同說出那一句「我要開動了」,這一天的煩惱和瑣碎都會暫時落下帷幕。

可能在許多觀眾眼里,史朗算得上一個完美男友:他外表儒雅、踏實顧家、熱愛做飯、從不混圈;然而在心思細膩的賢二看來,他又有許多缺點:性格寡淡、過于剛直、自尊心強、極少對外公開兩人的關系。

史朗外表儒雅、踏實顧家、熱愛做飯、從不混圈

賢二對史朗的一見鐘情,也是許多觀眾眼里完美愛情的范本:第一次見面,他就認定,史朗是他一直在找的那個人;然而日常生活中,賢二大大咧咧、口無遮攔的drama人格,自然也會跟男友鬧出不少矛盾:比如賢二跟店里的客人大談兩人的私事,后來被撞破,史朗回家就發飆了。

賢二跟客人大談兩人的私事

其實在史朗眼里,賢二完全不是他的理想型。甚至說得殘酷一點,這段完美關系的另一面,更像是他向現實低頭之后找一個人湊合過日子。

在遇到賢二之前,史朗曾經交往過一些理想型男朋友,其中不乏渣男,他百般退讓遷就,最后還是被對方劈腿、拋棄。賢二雖不是史朗的理想型,但他包容、有耐心、欣賞史朗的廚藝……選擇一個「愛自己但自己不是很愛的人」雖然有些現實的成分,看上去也和完美關系相去甚遠,但誰說完美關系只有一種模板呢?

能容許一個人進入自己的生活,彼此陪伴,一起計劃一日三餐、柴米油鹽,這其實就是愛。它很現實,但正因為太現實,恰恰就是愛的表現。因為無論如何,你都無法容忍和不愛的人一起生活。

關于史朗和賢二的關系,有一句話雖然雞湯但不無道理:真正愛一個人,就是能違反之前對對方的所有預設。

如今在一些地方,居家辦公成為短期常態,外出就餐的日子越來越少,我們每天都會陷入「今天吃什麼」的困境。也正是這樣的日子,讓許多人意識到,有一個一起吃飯的人,實在太難得。

平日里喧囂的都市,熱烈的愛和性都十分易得,或多或少掩蓋了你我一部分內心深處的需求。但當整個城市都靜下來,最能撫慰我們的,永遠都是那個天天一起吃飯的人。

02.

一頓飯,從來不只是一頓飯

東方人對美食的思考從來都不止于食物本身。

在中國,李安曾用一部『飲食男女』講述了一個家庭在新舊時代交替下的倫理困境;在日本,漫畫家吉永史則是用這部連載了8年的『昨日的美食』,讓人們看到了兩個男人的平凡生活中,一些不平凡的掙扎與溫情。

正如上文介紹的,這是一段「阿貝之愛」,不同于少年人談感情,可以淺嘗輒止,也可以獨自逍遙,人到中年的愛情,需要坐下來共同面對未來的人生。

賢二和史朗都已經向家里完成了出柜,只是史朗的出柜過程并沒有很順利。盡管如此,史朗還是決定把男友帶回家鄉。

『飲食男女』里的朱老爺子曾在飯桌上借著酒勁說過:「其實一家人住在一個屋檐下,照樣可以各過各的日子,可是從心里產生的那種顧忌,才是一個家之所以為家的意義。」

這話講得很通透,但放在史朗一家得反著看。去年新年史朗帶著賢二回家團聚,表面上一家人其樂融融,沒想到今年母親打電話告訴史朗,賢二不能再來了,原因就一點:看著兒子跟男人在一起,心里難受。

實際上,史母從來沒有真正接受過史朗的取向,在『昨日的美食』劇集中,史朗回家吃飯時,她也只是勉強做出理解的姿態,實則壓抑,在她眼里,同性之愛甚至可以和罪犯相提并論。

無論多大的不滿,飯局里不能發作,這是史母對待「男兒媳」的尊重,也是東方餐桌上的哲學。

但這樣的尊重,往往最是傷人于無形。

好脾氣的賢二滿口說著沒有關系,但史朗知道,自己的愛人已經被母親的舉動傷透了心。就像他在劇中對母親說的:「如果把賢二想象成是您的的兒媳,拒絕和兒媳一起吃飯,您知道這有多過分了吧!」

在東方人的倫理邏輯中,一起吃飯,從來不只是一頓飯那麼簡單,它往往象征著某種許可與接納:無論約會、家宴、還是商務談判,在餐桌上,許多問題的邊緣都被削弱,情感的連接復合著理性的思考,在一層層「關系」中破冰、蔓生,最終使問題得到解決。同理,拒絕了一頓飯局,背后折射出的態度,也是不言而喻的。

不過,雖然陷入了中年人的困擾,但史朗也有著中年人的智慧,他用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化解了這次矛盾。沒錯,還是做飯。

這一年,史朗沒有回老家,而是留在家里陪賢二一起過年。一大早,賢二便開始在家里熬煮起黑豆,這是一種在日本制作年菜的原料,熬煮時間往往要超過8小時。如此費時費力地做這道菜,不為別的,史朗只是想給賢二一桌真正有歸屬感、有年味兒的團圓飯。

而母親那邊,史朗也已明確態度——他不會再回家過年,直到家里人真正接受賢二。至于其它時間,他會增加回家的次數,加倍孝敬父母。原則和情感,在史朗的「折衷主義」里似乎得到了兼容。

整部劇中,像這樣圍繞著買菜、做飯產生的社會關系還有很多,史朗和賢二的許多朋友都是因為做飯結識的,甚至每一集都有劇迷截屏食物的制作過程留作食譜,美食總是可以讓人們相遇。

可以說『昨日的美食』通過食物這種媒介,清晰地透視著兩個男人生活的點滴細節,也在某種維度上,展現出了GAY和所有人一樣,過著茶(ji)米(fei)油(gou)鹽(tiao)的生活。

00.

最后

同性題材的影視作品常常會強調取向給我們帶來的傷痛,但同志的生活,不只有這個身份帶給我們的特殊境遇,日常生活中所要面對的一切瑣碎都是共通的。『昨日的美食』通過美食講同性關系,其實也是在講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算得上一部理想的同志劇。

🌈

文|毛豆

編|黑色洋蔥

本文為淡藍原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