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房車神」盲亨:曾教訓成龍,娶女警花為妻,怒懟香港三大黑幫

他是黑道中人,曾在賽道上贏了成龍,令其毫無臉面。因開車飛快、坐上駕駛座就沒人能抓得到他,被江湖人稱為「車神」。

他與「警花」結婚,成了一對「黑白配」,為人又極其護短,為了子女,香港的三大黑幫他都得罪過,無懼任何人。

他就是「水房車神」,盲亨。

1958年,盲亨在香港深水埗麗閣村出生,真名詹昌盛,自幼家庭條件不錯,父親開了一間汽車維修廠養活一家老小。在維修廠里耳濡目染下,盲亨就與車結下不解之緣,特別是改裝車這一項目,他尤為擅長。

他能將車的各方面性能改裝到巔峰狀態,像避震器的吸震、軟硬度,車胎尺寸跟路面形成的角度、底杠頂缸如何配合,引擎與排氣渦輪如何配合等等這些問題,別人可能需要用時大半年才能調試好,他只需要1個月就能搞定。

盲亨更為令人驚嘆的,不是他耳濡目染的改車技巧,而是他的駕駛技術,簡直就是天賦異稟。

10多歲時,盲亨就經常與人比賽賽車,在地下賽事里嶄露頭角,贏得不少獎金,也贏了不少比自己年長的不良少年。

也因為常與這幫人打交道,年少輕狂的他又喜好江湖之事,好似加入社團有人罩著就能很威風,沒多久就加入了黑幫「水房」,拜在大佬「振文」的門下。

1975年,17歲的盲亨在世人面前亮了一手,他參加澳門的一場電動腳踏車大賽,使出一手職業車手才會的壓彎,在彎道的速度超多大多數對手,一舉拿下冠軍。

此后,盲亨又在幾次賽車比賽中奪冠,除了賽場上的獎金拿得手軟,也許多商家上門來找他做代言人,一時間身價暴漲。

有錢又有名氣,自然有許多小弟追隨,盲亨短時間內變成了一方大佬。

1980年,盲亨在一場房車賽上大放異彩,比賽開始到快要結束時都處于比較落后位置,卻在沖刺終點時第一個抵達,成了賽事冠軍,爆了個大冷門。

在香港的地下賽車里,有一種玩法叫「黑夜飛車」,車手們在深夜里才比賽,比賽時不開車燈,比賽場地也特意選擇沒有路燈的地方,這是一項極度危險的比賽,車速的快慢,全憑車手的技巧。

當時香港的石澳道還沒路燈,成了「飛車黨」常去的比賽地點,而盲亨靠著自己的技巧,憑著對路況的熟悉程度,長期在此稱王稱霸,大家都說他:「閉著眼睛都能贏!」也因此,江湖人稱之為「盲亨」。

盲亨認識了在「飛車黨」同樣有名氣的劉國雄,劉國雄于盲亨一樣,都是江湖中人。他是黑幫14K「慈云山十三太保」貓仔的門生,江湖人稱其為「搞事雄」。而「搞事雄」又被稱為「香港車神」,能被這般贊譽,可見他的飆車技術足以媲美盲亨。

正所謂:「英雄惜英雄」,盲亨與「搞事雄」都是社團出身,并且都喜好飆車,而且還是飆車圈子里的佼佼者,因此盲亨與「搞事雄」的關系十分要好。

當時有的電影公司會拍攝以賽車為主題的電影,「搞事雄」也因為車技過硬,成了許多劇組的特技指導,也因此認識了許多演員,比如拍過賽車主題電影《霹靂火》的成龍。

成龍本身的車技也是很不錯的,倒車入庫、側方入庫都能一步到位。年少成名,身邊不乏一些對他吹捧的人,因此對自己的車技充滿了信心。

1985年,「搞事雄」與成龍到澳門的賽車場地里,打算下場跑兩圈試試手,剛好盲亨也在,見「搞事雄」對盲亨極其推崇,成龍不太服氣,起了好勝之心,與盲亨定下比賽的彩頭,誰贏了誰就拿走獎金。

比賽開始,成龍開著一輛馬自達改裝跑車,盲亨開的則是一輛AMG。馬自達配備轉子發動機,它的動力果然強勁,彈射起步,比盲亨快了一步。

成龍得意洋洋,但盲亨卻不以為然,內心表示誰直線不會加油啊!倆人一前一后,一晃就到了U型彎道口,在這個轉折點,盲亨讓成龍見識到什麼叫做「彎道快才是真的快!」

盲亨只用了一個「神龍擺尾」極限漂移,就將成龍的車甩開了,隨后無論成龍的車怎麼加速,盲亨始終將位置卡得死死的,又過了幾個彎道,盲亨已是一騎絕塵。

事實上在盲亨眼里是看不起成龍這些明星選手的,畢竟他們身邊往往都是香車美女,更多的是作秀的成分,而盲亨他們這種職業選手不一樣,所有的名氣都是靠自己真刀真槍的闖出來的。

倆人下車后,成龍對于盲亨一直卡他的位置表示憤憤不平,說盲亨塞他的車。盲亨很克制地懟道:「我們開的都是奔馳、勞斯萊斯,你開馬自達,怪不得你塞車!」

一點面子都不給成龍,成龍很生氣,甩手就想走人,卻被盲亨攔住了。比賽贏得的彩金一直都是盲亨的一大收入,成龍還沒給彩金就想走,那怎麼行。

成龍這下子就惱羞成怒了,回到車上拿了好幾疊銀子直接往盲亨臉上扔了過來。

盲亨躲開銀子后就怒了,贏家找輸家拿約定好的彩金,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現在搞得像是自己在強要,還差點被扔到。

隨后一聲怒喝,數十個盲亨的馬仔就將成龍圍了起來,眼看雙方一觸即發,「搞事雄」趕緊過來圓場,成龍才幸免于難,也因此成龍與「搞事雄」關系更進一步。

值得一提的是,「搞事雄」還有個結拜兄弟,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世紀賊王」張子強,在「搞事雄」的引薦下,才有了成龍與張子強的這張合照。

作為江湖中人,盲亨也犯下不少案件,從他18歲有記錄開始,他的案底就有十二次。這十二次中,與車有關的就占了六次,偷車、危險駕駛、參與地下賽車等等,先后入獄了三次。

1986年,一個名叫葉國星的魚販在油麻地被砍得不治身亡,盲亨就與這事有關。當時阿sir全力追捕盲亨,但由于盲亨車速太快沒能追上。隨后又多次圍剿,但都沒能捕獲,許多人認為,只要盲亨坐在駕駛座上,就沒人能抓得到他。

1987年,盲亨與妻子在旺角看電影,一位車技了得的阿sir聞訊趕來,可當他趕到時,正巧盲亨已經坐進了車內,雙方在市區內開啟了一陣極速狂飆。

由于阿sir追得緊,盲亨始終甩不掉,最后他不得不使出自己的絕招。

盲亨把車開進僅一輛車可進的巷子里,巷子盡頭是一個「死亡轉角」(很窄的直角巷子),按正常車的轉彎角度根本就過不了,但盲亨可以,并且他要的正是「正常人過不了」的效果。

他車開到巷子盡頭后,將手剎拉緊,隨后將車的轉速提高到8000轉,車速2邁,瞬間車橫著走,來了個「直角漂移」,隨后從巷子的另一頭迅速離去。

而跟進巷子里的阿sir因為做不到這點,車被刮得亂七八糟,當場氣急敗壞。當然,盲亨也有下車的時候,沒多久就被捕入獄了。

1992年,由任達華主演的《車神》就是以盲亨為原型來取材的,甚至市面上還有以他為主角的漫畫,雖然是有點神話了,但確實也是名聲大噪了。

常言道:「盛極必衰」,被捕后盲亨也由人生巔峰急轉直下。

1994年,盲亨出獄后,繼續以地下賽車為生,僅兩個月又入獄了,這次還被扣留了駕駛證。在同年九月二十九號,妻子陸慕恩在屯門公路狂飆時,出現了意外,陸慕恩也在這場交通事故中喪命。陸慕恩為盲亨生下大兒子詹家圖,早年因受盲亨影響喜歡開快車,盲亨也因此非常自責。

2002年,盲亨遇到了第二任妻子林秀珠,林秀珠也是一位賽車愛好者,倆人的婚姻雖然僅持續短短三年,但林秀珠也為盲亨生下了一兒一女。

同年10月10日,盲亨因多次超速駕駛被指控,正常人如果超速駕駛也不會多到哪里去,可在限速70公里每小時的路段,盲亨開到近200公里每小時,這不僅把自己的命置之度外,也是無視別人的生命。

2003年,盲亨因為危險駕駛被指控,需要經常上法庭,在法庭上對美女警察「叮當」一見鐘情。

「叮當」在屯門當警察,由于長著模特身材,又有一張酷似梁詠琪的臉蛋,本人也姓梁,因此被戲稱為「警界梁詠琪」,是遠近聞名的警花。此時的「叮當」已是嫁作人婦,并且生了幾個孩子。

或許從盲亨眼里,「叮當」看出了情義,倆人也應了那句老話:「王八看綠豆,對上眼了。」

在盲亨坐牢期間,「叮當」多次與他信件往來,靠著信中的只言片語,倆人你儂我儂、曖昧不斷。

2005年,「叮當」與丈夫離了婚,盲亨也在這一年出獄,隨后倆人就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定居在一起。作為后媽的「叮當」,對盲亨的兒女們視如己出。

不得不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一個是囚犯,一個是警花,一個是黑道,一個是白道,按理說就得像貓捉老鼠般天經地義,但事實卻出乎常人意料,可能這就是緣分吧。

盲亨雖然對愛情不夠忠貞,但對于子女卻是非常護短。

大兒子詹家圖曾與14K一位猛人發生沖突,雙方在尖沙咀酒吧里鬧得不可開交。這位14K的猛人,是「胡須勇」弟弟的親信,「胡須勇」可是14K「毅字堆話事人」,要不是身患絕癥,他早成了14K社團的龍頭。

也正是仗著哥哥的威勢,在談判中「胡須勇」的弟弟氣焰囂張,盲亨氣不過,從腰間掏出皮帶就把對方抽得滿臉傷痕,這無疑也是抽在「胡須勇」的臉上。

再有就是小兒子阿升,阿升與和勝和坐館寶明的手下「安仔」起沖突,被「安仔」這方的人暴打了一頓。

盲亨知道后,立馬帶著數十人找上寶明,寶明能成為坐館也不是吃素的,也喊來幾十個馬仔與之對峙,形勢一觸即發。

好在和勝和的「四眼柱」與寶明在一起,「四眼柱」與盲亨是至交,與寶明又是同一個社團的人,當場做了個和事佬,最后讓寶明的手下賠了盲亨一筆錢,事情才算了結。

在更早之前,阿升與新義安「尖東霸王」李泰龍的門生也發生過沖突,阿升被暴打后,盲亨帶著人馬找李泰龍討說法,當時李泰龍可是叱咤尖沙咀的人物,但見了是護短的盲亨,最終還是賠了一筆錢。

為了不省心的兒子,14K、和勝和、新義安,全港排名前三的社團都得罪了一遍,這也是沒誰了。

但保住了兒子,卻沒能保住女兒,這也成了盲亨一生的痛。

2016年,盲亨16歲的小女兒詹詠蘭突然失聯,盲亨每天開著車從白天到深夜地尋找女兒的下落。直到幾天后,在荃灣碼頭有了女兒的消息,可卻是壞消息。

原來,詹詠蘭交了男友,倆人交往一年多,據她活著的男友所說,是因為倆人常遇到生活上的種種不順,約好殉情。從碼頭跳下后,詹詠蘭不會游泳溺水而亡,但他男友卻自己游上岸,自顧自地跑醫院治療。當然,這只是一面之詞,因為許多細節都說不通,比如他為何上岸后不報案。

后來盲亨多次起訴,詹詠蘭的男友被判了誤殺,坐牢四年。

雖然盲亨為女兒討回了公道,但女兒沒了不能復生,這一點始終令他無法釋懷。

如今,盲亨已不理江湖之事,只專心與賽車有關的事。在改裝車這一領域里,他有著絕對的自信,在他看來,改裝車這個行業是一代不如一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