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及時雨傳奇:陳惠敏的指路人,向華勝找他幫忙,專治黑白死結

他是14K「最強紅棍」陳惠敏的頂頭上司,也是竹聯幫「白狼」張安樂的鐵磁兄弟,還出手為向華勝擺平過江湖麻煩,生性仗義輕財,好酒好客,人脈交通黑白兩道,關係串聯四大社團,善于搞定猛人衝突,專治各種黑白死結,

他便是,人稱「江湖及時雨」的隱秘大佬--駱應銓。

一、

2016年初的九龍紅磡,春寒料峭,世界殯儀館內花牌錦簇,過來弔唁的人群絡繹不絕,除了西裝革履的政商精英,更有威嚴側漏的江湖猛人,有好事者上來打聽,原來是人稱「江湖及時雨」的駱應銓走了,各路朋友紛紛前來送行。

禮堂前赫然可見水房前坐館「子鳳」、勝和猛人「四眼柱」、「賭船盟主」刀文龍奉上的花牌,竹聯幫大佬「白狼」張安樂親自現身鞠躬,勝和前坐館「薯仔」則帶著大把手下打點現場,

兩鬢微霜的陳惠敏由兩名彪悍門生陪著,與駱應銓哥哥駱應淦寒暄致意後步出禮堂,離開前陳惠敏靠著車窗點了只煙,往事于嫋嫋煙氣中歷歷浮現,恍如昨日……

當年,陳惠敏在荃灣和元朗的監獄做阿SIR,駱應銓是陳惠敏的頂頭上司。

60年代的香港,吵吵鬧鬧,魚龍混雜。屋村長大的陳惠敏,12歲便做起了古惑仔,後來考進懲戒署做獄警,身上江湖氣依然很濃,在鐵窗裡邊與大佬猛人們打得火熱。身為執法人員,卻與江湖敗類沆瀣一氣,看不過去的同事就將陳惠敏舉報到駱應銓那裡。

駱應淦

與草根起家的陳惠敏不同,駱應銓出自名門世家,族中兄弟盡是精英人物,哥哥駱應淦是著名大狀師、人稱香江刑辯「四大天王」,另一位兄長駱應鈞是TVB名角、經常上電視的資深演員,姐姐駱友梅是知名媒體人、香港《信報》創辦人,家族優勢撐起廣泛的政商人脈,可不怕惹到什麼人。

陳惠敏原本想著這回栽了,幸好碰到的是駱應銓。原來駱應銓為人通達,並不是死守規則、「除惡務盡」的本本教官,下班好喝兩口,喜歡交遊,黑白朋友都挺多,並不忌諱給江湖人「網開一面」。某天,駱應銓把陳惠敏喊到訓導室。

沒有劈頭蓋臉一頓痛駡,或者禁閉罰款的懲戒措施。駱應銓平和一笑,「你的事我知道了,下班一起坐會兒。」陳惠敏帶駱應銓來到尖沙咀某大排檔,抬頭紅燈綠酒,周圍人員混雜,陳惠敏脫下外套赤膊上身,背畫騰龍,胸前雙鷹,左右雙臂白虎青龍,不時有小弟上來敬酒。

駱應銓雲淡風輕,處之怡然,與陳惠敏劃拳行令,如老友一般熟練自然。酒過三巡,陳惠敏醺醺欲醉,駱應銓認真地說,「既然喜歡江湖,不如追隨心之所向,都是生意飯碗,沒有好壞貴賤之分。騎牆不好,這次當我不知道,沒有下次,往後怎麼走,早做打算。」

陳惠敏又倒了滿杯,一飲而盡,「大恩不言謝,盡在不言中。」

「哈哈……」駱應銓朗然長笑,「日子長著呢,以後有問題,盡可找我。」

陳惠敏在做了兩年八個月阿SIR之後重回街頭,以「最後的雙花紅棍」之名,在江湖上留下濃墨重彩的斑斕一頁。陳惠敏早年習練「譚家三展拳」,後轉學西洋拳擊,拿下多個賽事冠軍,還曾35秒KO日本高手,功夫了得,在江湖上也是如魚得水,潮州菜館保護大佬「肥仔坤」、赤手肉搏十數蒙面刀手一戰成名,帶著小弟叱吒尖沙咀、將金巴厘道改名「陳惠敏街」聲震港九,日後惡鬥「新義安總教頭」蘇龍、引發連番江湖激鬥,幫手解圍劉嘉玲事件、江湖故事不勝枚舉……然而80年代發生的一件事,陳惠敏搞不定了。

彼時陳惠敏與日本山口組過從甚密,山口組內部分裂、陷入曠日持久的「山一鬥爭」,山口組朋友托陳惠敏採購軍火,陳惠敏便通過美國的十四K關係,買下一批火器,不過最後事情敗露,相關人員一一被捕,米國方面通過香港阿SIR倒查找到陳惠敏,一日阿SIR上門盤查,陳惠敏還對阿SIR動起了手,事後阿SIR高層震怒,聲稱要嚴辦陳惠敏。

冷靜下來的陳惠敏才發覺,單靠江湖關係很難搞定這事兒,無奈之下,陳惠敏想到了駱應銓。

兩人約到一家酒館,邊喝邊談,駱應銓用手指彈著桌子,「你怎麼不早說嘛,進去就來不及啦!」駱應銓當即跟哥哥駱應淦打電話,幫陳惠敏聯繫上這位號稱香港刑辯「四大天王」之一的大律師,乾脆俐落地幫陳惠敏脫險,日後鬧得沸沸揚揚的陳惠敏醉駕事件,也是由駱應淦出面解決。

多虧了駱應銓這層關係,幾次三番幫陳惠敏脫困,「江湖及時雨」名不虛傳。

二、

除了陳惠敏之外,駱應銓還幫過很多人,遍及黑白兩道。

人在江湖,浮萍歸海,誰能不遇到一點兒麻煩?問題來時,駱應銓可以說是最好的「解鈴人」。早年的警界經歷,以及家族人脈,為他預設了一張連通白道夜路的關係網。

駱應銓為人海派豪爽,常常急人所難,心中無芥蒂,好酒不誤事兒,交了不少各路朋友。

早年駱應銓曾拜勝和超級元老「尤伯」為「契爺」,與香港江湖第一幫派過從甚密,「尤伯」是勝和壯大過程中的扛鼎元老,生前掌握著歷任坐館換屆的最終定奪,勝和的大佬猛人們,不是駱應銓的同輩,就是後輩。

再有,駱應銓門戶之見不深,江湖人遇事能幫即幫,該出手時就出手。江湖人犯事著草,常常經由駱應銓相助逃出生天,轉身梅開二度。然而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經常處理麻煩事兒的駱應銓,終有一天也惹上了解決不了的麻煩事兒,著草臺灣,一去便是十幾年。

也是在這段時間,駱應銓與竹聯幫大佬「白狼」張安樂一見如故。

駱應銓與張安樂年齡相仿,都是出身世家,轉頭邁進江湖,都有著草經歷,在臺北冬天的煙雨濛濛裡萍水相逢,把酒相談甚歡:

江湖水深,香港如是,寶島又何嘗不是如此?到了一定年紀,就該轉身上岸了。

蟄伏數年,駱應銓去內地做起地產生意,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和兩個寶貝女兒,對親友照顧有加,不改仗義疏財本色,在朋友圈裡有口皆碑。

駱應銓(左三)

迷蹤叵測的江湖故事,恍如昨日。直到有一天,向華勝再度喚起駱應銓的往事回憶。

原來,駱應銓幫還幫商界大佬擺平過江湖糾紛,其中就有向華勝。

三、

2014年的某天,患上食管癌的向華勝深感來日無多,帶上女友端木櫻子在尖沙咀某酒店辦了一場晚宴,再見好友們一面,並托新義安大總管林江請上駱應銓。

多年前的一件事,向華勝依然沒忘。某天深夜,向華勝與向華強討論完電影的事情,想到外面靜一靜,走著走著越走越遠,天還下著雨,向華勝只好轉身回家。

突然半路沖出一個黑影,拿著一把明晃晃的東西抵在向華勝腰部,向華勝聽到背後傳來一聲竊笑,「快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

向華勝也不慌忙,先將身上裝的數千港幣交出,歹徒看到大黃牛喜不自禁,慶倖逮到一個大款,「還有表,快點!」接著向華勝又緩緩解下錶帶,就在將手錶遞給對方的一瞬間,向華勝突然發力,掐住歹徒虎口,歹徒受驚猛地掙脫,揮舞匕首朝向華勝一頓亂刺。

「你走吧,錢和表我送你!」向華勝說,沒想到對方不依不饒,頗有種置之死地而後快的勁頭,向華勝只好背水一戰,纏鬥間空手抓住對方拿的匕首,而後給了歹徒幾記亂拳,對方也識相拿著錢和手錶跑了。向華勝說,因為沒戴眼鏡,被對方刺了幾處輕微傷。

還好命大,一不留神兒,大象被蚊子叮死,也不好說,回想起來真是驚險。

向華勝是越想越不對勁兒,半輩子都沒遇見過歹徒,今天出門不遠就遇到,這也太巧了。眾所周知,向華勝與哥哥向華強都出自香港「龍頭家族」,平時黑白兩道近乎沒人敢惹。向華勝就琢磨著:是不是新義安內部有人想找麻煩,還是其他幫會有人盯上了自己,還是得罪了哪些不該得罪的電影同行?

思來想去,向華勝還是決定要調查一下,用新義安的人還是心有戚戚,于是向華勝便找上了

駱應銓。

駱應銓不負所托,很快就查到是X房下面的一個小古惑仔,此人不知道自己打劫的物件就是向華勝,不過還真有人向這個小古惑仔透露了向華勝的行蹤,再追下去原來是某個大佬與向華勝有點過節,想給他點教訓。

事情弄明白後,向華勝也從長計議,冤家宜解不宜就,托駱應銓化了與某大佬之間的江湖舊怨。

再往後,向華勝退出影視圈,轉身做投資、搞金融證券賺得盆滿缽滿,後來向華強將永盛改名中國星上市,向華勝將股份賣給向華強套現,隨後目光投向大陸,發起「5510大電影計畫」,在內地的日子裡,認識了最後的愛人端木櫻子。

一晃過去很多年,向華勝在新世紀的電影夢想壯志未酬,便被查出患上食管癌,遍尋良醫無果,決定到京城某醫院試最後一次。

駱應銓(後排左五,緊挨向華勝、林江站著)

多年前遇險的經歷再度浮現,向華勝想起了當日幫過自己的駱應銓。向華勝交待新義安大總管林江務必請到駱應銓,沒別的意思,就是臨行前敘敘舊。

尾聲:

向華勝此行沒再回來,駱應銓也在兩年後悄然離世。

世事更迭,改天換地,「江湖及時雨」的人生故事,也劃上了句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