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位一線大哥出演,拍戲拍到生理極限,看著看著就禁不住淚流滿面

美國著名武術類雜志《黑帶》,曾評選過一個全世界「十大教科書式打斗」,引起了世界功夫迷的熱議。

在這份榜單中,十大打斗場面有8場就來自于香港電影,前5名更是被李小龍、成龍等巨星包攬。其中就包括電影《快餐車》中成龍與賓尼·尤奎德茲的打斗,以及《猛龍過江》中李小龍和查克·諾里斯的「羅馬競技場之戰」,如今再回味,一連串動作依舊讓人目不暇接。

不過我們看到的,永遠是金字塔的塔尖。

香港功夫電影的榮耀背后,有一個特定年代的特殊群體,他們幾十年如一日默默奉獻,拼了命為電影增加了很多超越人類極限的特技和武打動作。

他們就是武行,也叫龍虎武師。

如果說彼時的香港電影能對抗好萊塢,那麼真正「上陣碰撞」的,其實是武行的肉體。

這種「硬碰硬」的碰撞有多殘酷?

劇組一條動作戲拍完,導演喊的不是「收工」,大多數時候都是「咔,救人!」

國外的人來探班,現場一個鏡頭結束后他們脫口而出:「這你們也敢做?這動作誰做誰死!」

有这样一部紀錄片《龍虎武師》,就是包含香港所有功夫明星在內一群武行演員們的一次集體回憶。

主創名單中,匯集了眾多耀眼的名字,比如徐克、袁和平、洪金寶、成龍、甄子丹等,細數下來,香港一線明星就超過了25位。

在正式上映后,影片的口碑也相當好,「熱血、超燃、沒看夠」這樣的評價是出現最多的字眼。

這是屬于一代香港電影人共同的記憶,也是承載那個年代香港電影精華最厚重的影像資料。

幾十位武打動作明星、武術指導和導演娓娓道來,共同講述那個香港電影最鼎盛時代下,武行最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一、「龍虎武師」從何而來

「龍虎武師」這個詞,最早來源于粵劇。

而香港功夫電影的風靡,其實也要從戲劇說起,這部《龍虎武師》也詳細闡述了這段歷史變遷。

六十年代及以前,有很多戲劇班子南下扎根香港,為了生計,在當地開設了很多戲劇學校。

而我們所熟知的很多動作演員和明星,都是從這些戲劇學校出來的。

成龍、元華、洪金寶等組成的「七小福」應該是香港功夫片最著名的班子之一了,他們師承于占元,一同在這所「戲劇學校」練功、成長。

曾執導過《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的程小東,成龍的替身火星,則出自唐迪的「東方戲劇學校」。

以僵尸片出名的林正英,出自粉菊花的「春秋戲劇學校」。

這些戲劇學校,為功夫片的發展儲備了人才,創造了人才基礎。最早的一批龍虎武師,幾乎都是從這些戲劇學校出來的。

他們從七八歲就開始訓練,訓練到十幾二十歲,老師們也知道,他們以后不會唱戲,幾乎都是拍電影,所以就狠狠地練。

這群孩子長大,趕上了好時候。1957年,邵逸夫成立邵氏電影公司,全盛時旗下有兩千多名員工,十四個影棚幾乎每天都在拍戲。

這些剛出來的孩子,成龍、元彪、元華、元彬、元德等等,就開始忙活了起來。

那時候的武行因為有「技術門檻」,所以薪水很高,他們早、中、晚三個班能上滿,演一個替身就能掙150塊。

每天最少能演3個替身,所以那時候武行工作多,收入不菲。

要知道60年代-70年代,很多人一個月的薪水才幾十塊。

在紀錄片中,元秋還自曝,那時候在邵氏片場,人們見了她都喊「影后」,因為動作替身都是待在別人影子的后面。

不過,因為武行出身的演員動作招數基本相同,所以邵氏的動作片漸漸走向了同質化。直到1970年嘉禾成立。

1971年,一個年輕人的橫空出世打破了香港功夫片的固有套路,他就是李小龍。

《唐山大兄》中,李小龍凌厲的實戰風格攪動了香港功夫片的格局,一時間,這個美國出生的年輕人成了所有香港武行的偶像。

1972年,李小龍的《精武門》打破了亞洲票房記錄,成功將香港功夫片推向全亞洲。

之后他自導自演的《猛龍過江》,又在世界范圍內取得了不小的關注。

雖然后來他意外去世,但即便如此,他的《龍爭虎斗》在美國上映后依舊打敗了所有競爭對手,創造了驚人的票房成績,中國功夫片也因此風靡全球。

李小龍去世后,香港功夫片陷入低谷,梁小龍說,1974年到1976年中間,所有的香港電影都是文藝片。

香港的一眾武行,也因為功夫電影的沒落而失去了工作,有的人甚至去賣血為生。

1976年,功夫片因為兩個人的出現重振旗鼓,一個是劉家良,他的《少林三十六房》彼時風靡全香港。

因為劉家良是硬橋硬馬的真功夫,所以對觀眾來說,頗有李小龍式功夫片的凌厲感。

另一個是洪金寶,洪金寶的打法偏向于功夫喜劇,而功夫喜劇這個類型,也從1977年《三德和尚與舂米六》開始出現,這部片也標志著諧星功夫喜劇的開端。

至此,從70年代后期到90年代,香港功夫片火了20年。

成龍大哥走的也是諧星功夫喜劇的路子,從1977年的《蛇形刁手》、1978年的《醉拳》開始,乘著功夫片大火的東風,一路走到世界功夫巨星的地位。

香港電影的興衰史,在《龍虎武師》中,從程小東、火星、梁小龍、唐季禮、元華這些人嘴里說出來,還是有些令人唏噓。

可通過這些曾經的武行之口,我們確實更清楚更明晰地知道香港功夫片興衰的時間線,更了解了它為何而興,為何而衰的原因。

二、職業有多高危?外國人探班說:這動作誰做誰死

很多人了解龍虎武師們的辛苦,是從成龍大哥的經歷來看的。

每一部成龍電影,最后都會有一段花絮,記錄拍戲過程中的危險鏡頭和大哥受傷的細節。

要知道,成龍已經是走到金字塔尖的那個人。

而從這部紀錄片中我們知道了,演員們在完成這些動作時所面臨的困難和危險,遠不止正片中呈現的那些。

比如在成龍完成每一個危險動作前,幾乎都會有替身先試,試完了大哥才親自上,所以那些普通的武行,真的在冒生命危險。

《龍虎武師》中提到了很多這樣的武行,對火星經歷的描述,是讓小编印象最深的。

1982年,拍《龍少爺》,火星飾演電影中成龍的好友阿牛。

最后與反派的打斗中,火星遇到了兩個危險系數極高的特技戲份。一個是從二樓翻身跌落,背部著地。

因為攝像機能拍到地面,所以無法放緩沖物和保護物,只能生摔。

這個鏡頭,火星說自己拍了三次,就成功了。

下一個鏡頭更危險,成龍用幾乎同樣的方式摔下來,火星需要跑過去墊在成龍身下,當「人形肉墊」。

這個動作,一共拍了15次。

有時候不能準確墊在身下,有時候成龍又摔不到「預定」位置上,好不容易拍成一次,火星的腰被壓壞了。

這個動作之后,火星兩個月沒能動彈,之后才在醫院慢慢康復,但也落下了病根。

1983年的《A計劃》,那場著名的三層樓高的鐘樓摔落戲,大家都以為都是成龍做的。

其實第一次,落下去的是火星。

因為火星體重和身高與大哥相仿,所以洪金寶讓火星先上,替成龍打個前站。

所以我們看到,正片中這段跌落有非常明顯的兩個不一樣的鏡頭。

第一個,就是火星。

這一跳,火星赚到了5000塊錢,在他之前還找了一位其他的武行試過,但動作不對,尾椎骨被摔碎了。

火星聲稱自己很幸運,起來身體基本沒什麼事。

第二次頭著地這次,是成龍大哥自己跳的。

無論是火星還是成龍,他們真的都是拿命在做電影。不同的是,火星沒能露臉,但大哥是電影的主角,這或許就是武行們令人憐惜的地方吧。

紀錄片中講述的跟火星一樣的武行、類似的危險表演還有很多。

《警察故事》里一段巴士急剎車,三個人從車上跌落的戲,當時這場戲都沒人敢拍,最終武行們硬著頭皮上了。

拍完以后,這幾個武行,都成了整個劇組最讓人尊敬的人,走到哪里都有人讓座。

那時候,動作危險系數最高的是洪家班。

元武就是其中的敢死隊。

1983年《五福星》有個摔落的動作,他需要背向著玻璃跌出窗外,然后在馬路上摔一下,最后落地。

做完這個動作后,元武當時就被救護車拉走了。

劉偉強講,還有一部片,元武有一個特技動作,是直接從三層樓背向摔到下面硬硬的冰面上,冰上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就要生摔。

元武很清楚,這個動作只要做了,肯定要進醫院,有沒有命都兩說,但為了電影效果,他最后還是生生摔了下來。

講到那時,元武感慨:「那是用命換回來的呀。」

因為武行里有句話「never say no」,永遠不說不行,即使拍戲已經拍到生理承受的極限。

如果不是看了《龍虎武師》了解了這些幕后故事,我們可能對這群人永遠沒有清晰的認知,很難做到「肅然起敬」。

也正是因為有這麼一群人,拼著命做了那些好萊塢演員不敢做的動作,才為香港電影打下了一片江山,打出了一段黃金時代。

三、龍虎武師生活中的另一面

龍虎武師,聽上去是個帥氣的名字,其實內里滿是辛酸。

《龍虎武師》中,真正關心到了武師們的出身、職業、發展和傳承問題。

我們見到的大多數龍虎武師,就跟群演一樣,很多人都沒有「夢想」的概念,更別說他們對自己的未來的規劃。

這些人大多是小學沒畢業,六七歲就出來闖蕩的。因為家里窮,養不起那麼多小孩子,所以他們要早早出到社會,賺錢養家。

聽說武行能賺錢,他們就去做了。他們大多數人沒讀過幾天書,更沒有什麼文化知識,龍虎武師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職業名詞,對他們來說,就是全部事業。

所以他們的人生,也跟著香港電影的起伏而起伏。

香港功夫片正火的時候,他們能掙到比其他上班族更多的錢。

但他們沒有理財意識,當時的薪水又都是當天開,所以基本每天掙到錢,晚上就花完了。

吃完喝完補貼完家用,他們就回去賭博,賭馬。用武行「魚頭允」劉允的話說,只要沒活的時候,基本都在賭。

他們是當時薪水最高的「月光族」,確切地說,是「日光族」,所以到了低谷,每個人都沒什麼積蓄。

有的只能開黑車,有的打零工,有的甚至去賣血。

武行是個吃青春飯的行當,一過三十歲,摔也不敢摔,打也打不動了,職業生涯就面臨著轉型。

可成千上萬的武行,能像成龍一樣成明星的,像唐季禮一樣成導演的,像程小東一樣成武術指導的,像李暉一樣教太極拳的,甚至像元華、元秋一樣成金牌配角的,能有幾個人?

沒有關系,能力不夠硬,沒有資源,武行們的晚年大多慘淡,他們中有很多人,隨著2003年嘉禾的停產,而消失在了滾滾社會大潮中。

即便如此,武行的精神和功夫,卻在一代代傳承。

香港功夫片式微后,香港著名的武術指導和導演開枝散葉,很多去內地發展,也有不少人去了好萊塢。

就像紀錄片中甄子丹提到的一樣,現在沒有正統的香港功夫文化,經過四十年的融合發展,已經形成了中國功夫電影文化。

一批又一批新的「武行」打出一番天地,錢嘉樂也在香港開辦了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培養新一代動作演員的同時,為以后香港動作片的重新崛起積蓄力量。

紀錄片有個年輕人說,現在全世界所有的動作指導,往上找兩代,基本全都出自香港。

某種意義上來說,香港功夫片已經完成了最偉大的傳承。

在小编看來,《龍虎武師》不僅是一部武行興衰的歷史,幫我們回憶了那個時代在最底層摸爬滾打,用血肉支撐電影工業的那群人。

它更是一部當代演員的「藝德培訓課」,能像武師們這麼敬業的演員,現在不多了。

如果你也曾喜歡過香港功夫片,你也曾愛過成龍、元彪和洪金寶,你也曾夢想自己成為功夫大俠,不妨去看看這部特殊的紀錄片。

對功夫片迷,對港片迷,這都是一份特殊的禮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