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成龍在自己主演的電影裡,被一個反派搶光了風頭

「霆鋒,收手吧,外面全是甄子丹。」

如果你懂這個梗,起碼看過《怒火·重案》還有《新員警故事》。

陳木勝在自己生命中的最後一部電影,為觀眾交出了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

《怒火·重案》延續了陳木勝對于時裝動作片的執著,在觀眾日益對港片審美疲勞的當下,點燃了觀眾心中,關于動作港片的那團「火」。

早在17年前,借由一部電影,這把火燒得比現在還要猛。

沒錯,這部電影就是文章開頭提到的——

《新員警故事》

《員警故事》系列,成龍作品裡最好的一個系列(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之一)。

《員警故事1》結尾,成龍在商場六樓玩命一跳,抓住電線下降到一樓那場戲,宣告了屬于成龍的時代即將到來。

它的出現,重新定義了華語動作片的高度。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後無來者,甚至連模仿的都沒有。

因為沒有人能比成龍更玩命。

《員警故事4》更是打破了《紅番區》創下的香港歷史票房紀錄。

一代華語動作巨星隨即誕生。

下一步,成龍的目光放到了好萊塢。

1998年上映的《尖峰時刻》,是成龍闖蕩好萊塢的首部作品。

成績相當亮眼,全球票房斬獲2.4億美元。

也是這一年,周潤發和李連杰都迎來了自己的好萊塢首秀。

發哥的是《替身殺手》,延續的還是《英雄本色》那一套,反響平平。

李連杰在《致命武器4》中飾演了一個黑幫教頭顧華星,被認為是李連杰在好萊塢中的演藝污點。

這麼對比,成龍無疑是在好萊塢闖蕩最成功的。

《尖峰時刻》大爆之後,成龍開始了好萊塢的征戰之路。

從2000年到2004年,四年時間就拍了《上海正午》《尖峰時刻2》《神奇燕尾服》《上海正午2:上海騎士》《飛龍再生》《環遊地球八十天》六部影片。

其中《飛龍再生》和《環遊地球八十天》票房和口碑雙雙撲街。

跟紅頂白的好萊塢,一兩部作品不賣座,後續找上你的資源就會越來越少,越來越差。

一時間,成龍對于好萊塢從心生嚮往變成了心灰意冷,逐漸就有了重返香港拍戲的念頭。

2000年後的香港電影已經開始全面衰落。

《無間道》的橫空出世,也只是曇花一現。

電影工業的不景氣,導致大批電影工作者出走。

彼時的香港電影,急需一個有足夠影響力的巨星救場。

這個人只能是成龍,也必須是成龍。

為此,成龍不惜壓上自己的成名IP,重啟《員警故事》系列,將其命名為《新員警故事》。

新在哪?

主要體現在創作班底和故事上。

這一次的導演由唐季禮換成了陳木勝。

他和成龍合作過《我是誰》。

在時裝動作片這一塊,陳木勝敢認第二,沒有人敢認第一。

要挽救低迷的香港電影,除了有老人壓陣,還得扶持新人。

提攜新人,成龍一直是親力親為的。

《新員警故事》除了主角成龍,其他清一色是當時香港娛樂圈的小花鮮肉。

吳彥祖、謝霆鋒、蔡卓妍、安志傑、尹子維……

陳木勝在《特警新人類》裡和吳彥祖還有謝霆鋒合作過。

來品品19歲的謝霆鋒和25歲的吳彥祖的顏。

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成龍剛好50歲。

就算他想和前四部《員警故事》那樣拼,也已經有點力不從心。

因此,你在這部片子裡,看到了一個和以往成龍截然不同的銀幕形象。

如果說舊《員警故事》是在塑造英雄,那麼《新員警故事》就是要把英雄從神壇上拉下來。

陳國榮(成龍 飾),曾經的警隊精英,在他手裡就沒有破不了的案。

結果遭到了以阿祖(吳彥祖 飾)為首的富二代悍匪設計。

輕敵讓他損失了全部兄弟。

第一次,我們在成龍的電影裡看到了他的狼狽。

和反派過招失敗後,甚至被迫跪地求饒。

這一跪,傳奇英雄的光環被褪下。

原來英雄也有軟肋,原來英雄也並非無所不能。

成龍的文戲一直被人詬病。

但《新員警故事》裡成龍的痛哭流涕非常之富有感染力。

完全演繹出失去出生入死的兄弟的悲痛之情。

就開場團滅的這場戲,成了不少小夥伴的童年陰影。

《怒火·重案》開頭也有一場類似的戲。

呂良偉飾演的高級督察帶隊圍剿毒販,卻被謝霆鋒帶領的法外狂徒給團滅。

雖然足夠悲壯,但給人的震撼遠不及當年的《新員警故事》。

一直活在父親的光環下,急于向全港觀眾證明自己的謝霆鋒,在《新員警故事》裡也豁出去了。

明明恐高,卻敢從28層樓的天臺倒吊著降到地面。

為了效果逼真,親自上陣,在一場懸空掛吊在會展外牆的戲份中,他被繩索勒至窒息休克。

多年後,依然是在陳木勝的電影《男兒本色》中,謝霆鋒不用替身,在起跳淩空被大巴撞飛。讓他成為繼成龍之後,第二個被香港保險公司拉黑的演員。

成龍的轉型、霆鋒的不要命,都是這部電影的創新點。

但真正讓這部電影紅出圈,並且在多年以後,評分從6.9上升到7.7的最大功臣,是飾演反派的吳彥祖。

從《美少年之戀》走出來的吳彥祖,光是往那一站,就足夠賞心悅目了。

然而人家偏偏要靠業務能力吃飯。

《遊園驚夢》裡還算青澀,到了《新員警故事》就脫胎換骨了。

他飾演的阿祖,在一個嚴父慈母的家庭中長大。

父親崇尚挫折式教育,母親只會用錢安慰他。

但阿祖想要的是肯定和陪伴,而不是六百塊。

長此以往,心靈早已扭曲。

他痛恨員警。

屠殺員警某種程度等于「弑父」。

阿祖用這種極端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叛逆。

帶上面具,他是六親不認的悍匪。

脫下面具,他不過是個自卑渴望被愛的男孩。

最後天臺那場戲,陳木勝喊「卡」後,吳彥祖依然沒能抽離角色,痛苦不已。

阿祖這個角色,是整部電影裡弧光最完整的,在吳彥祖的演繹下,風頭蓋過了成龍謝霆鋒等人。

JM最佳配角,就是對吳彥祖演技的蓋章認同。

影片最終的票房,也對得起主創的努力。

這部電影讓成龍首奪金雞影帝,這是香港演員第一次奪得這獎項。

然而,港片卻沒能借此機會重現生機,反而是急速下滑,和主流市場漸行漸遠。

成龍老了,在《急先鋒》裡自嘲自己不能跳樓只能走樓梯。

憑《線人》獲得金像影帝的謝霆鋒,潛心烹飪,一晃就是七年。

婚後的吳彥祖,回歸家庭,時間和精力給了老婆和女兒。

陳木勝的離開,又讓港片失去一面旗幟。

當年被陳木勝發掘出演《特警新人類》的謝霆鋒、吳彥祖、馮德倫,希望導演可以拍《特警新人類》續集。

但現在已經不可能了。

成龍也想拍《新員警故事》續集,條件只有一個,導演一定是陳木勝。

但現在已經不可能了。

有些人,終究回不來。

有些事,終究難繼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