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朝偉劉青雲兩大影帝對決,開拍前還沒有劇本,卻拍出香港經典!

天空之城團隊 2021/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文/天空之城團隊

 

「你和我就好像是個彈球,彈到哪裡,什麼時候停,都是身不由己。」

《暗花》

銀河映射的經典作品之一,這句電影中的經典臺詞充滿了小人物的宿命論。

這是一部由梁朝偉、劉青雲兩大影帝演繹的香港經典電影。

雖然師從于杜琪峰,但與杜在蒼涼陰冷中透出細膩溫情的風格不同。

游達志作為該片的導演,將疏離陰鬱的風格放大到了極致,猶如上帝之眼,冷冷的看著片中的人物在命運間掙扎。

在澳門,以基哥和佐治為首的兩大新生幫派力量為爭奪地盤而鬧得滿城風雨。

幫派鬥爭導致了幫派利潤的大幅縮水,這些舉動惹怒了幕後大佬洪先生,放言誓要清理門戶。

忌憚他的輩分地位和實力,猶如山中的老虎,洪先生吼一聲都能惹得周圍的動物震三震。

然而當積累一定實力之後,野心欲望隨之不斷膨脹。

面對昔日大佬發出的宣戰,得知消息的基哥和佐治反而立馬聯合起來形成同盟,計畫將這棵大樹扳倒。

但是,還來不及建立鞏固的聯盟,江湖上便放出了基哥要出暗花殺佐治的傳言。

500萬的花紅,巨額的獎金引得江湖上人人都心潮洶湧、蠢蠢欲動。

梁朝偉飾演黑警阿琛,為了保障基哥和佐治的談判順利進行,在明天晚上之前,他必須保證佐治的安全,將所有垂涎花紅的行刺者驅逐出澳門。

拎起番茄醬的瓶子直接將手骨砸碎,用筆尖挑出全部指甲。

披著白道外衣的阿琛為了達成任務率領著一幫比黑幫更兇狠的員警橫行街頭。

或許是花紅的誘惑實在太大,引得那些行刺者手即使接到阿琛的警告依然不肯放棄;

也或許是阿琛太過草木皆兵,看到一個黑社會分子便覺得是心懷不軌的暗殺者。

24個小時,馬不停蹄的到處奔走,兩個新生幫派的命運就握在他的手中。

雷厲風行的舉措,張狂肆意的風格,用隨身攜帶的手巾不時擦拭著臉上的汗水。

看似篤定自信的阿琛,心中的那根弦緊繃得仿佛下一秒便將斷開。

與他囂張中帶著緊張的情緒不同,劉青雲飾演的阿東則顯得更沉穩冷靜。

拎著一個手提袋,鷹一般的雙眼每到一處便將周圍環境仔細的打量。

簡短的對話和俐落的行動,以及時不時對他頭上的紋身特寫,他整個人散發著狡黠陰冷的氣場。

電影的前半部分中阿琛和阿東的正面對手戲並不多,即使是在同一個場景,一邊是跋扈的姿態,一邊是成竹在胸的冷靜。

一靜一動的結合,兩種全然不同的氣場互補,猶如太極的陰陽兩極。

然而在為數不多的交集中,僅憑藉對視的眼神便好像能迸出火花,在克制的對話中,掩不住的是暗湧的波濤。

同樣是雙男主的影片,《暗戰》中一正一邪的警匪二人,類似遊戲般鬥智鬥勇的較量妙趣橫生。

同樣是黑幫電影,《槍火》中兄弟五人惺惺相惜的情義讓人在殘酷的叢林法則中看到了一絲溫情。

而《暗花》則依靠對比強烈的背景色彩,時不時出現的光影變幻,通過這些詭異的色調,電影將人物內心的不安和焦躁外化表現得淋漓盡致。

在這裡,沒有情義,沒有善惡,有的只是微小如螻蟻的兩人掙扎著等待命運的宣判。

阿東將自己比喻成手中的彈球,不能有自主的意識,一切都在洪先生的掌握之中,自己需要做的只是遵照著執行命令。

他就像陽光下的影子,默默的追隨,安靜得似乎沒有靈魂,他以為這樣便可以換來安穩。

正如硬幣有正反面一樣,若阿東代表的是背面,阿琛則像是正面。

積極的迎接挑戰,盡心盡力的為幫派做事。

作為基哥的左膀右臂,堅信自己的付出會得到相應的回報,他的內心和他的行為一樣,充滿了後生的無知無畏。

一如開頭他說的:

有什麼事情明天晚上都可以解決,還用得著怕洪先生什麼?一個十幾年都沒回過澳門的老傢伙,能狠到哪兒去啊?如果他真這麼厲害,我倒很想見見他。

他不畏天地,亦不懼鬼神,他,只信自己。

還記得他那時刻不離手的擦汗手巾,除了是因為高壓和奔波,還因為他比別人多穿了一件防彈衣,穿了整整7年的時間。

確實,這件防彈衣在關鍵的時刻救了他一命。

隨著離目標時間越來越近,詭異的事情也發生得愈加頻繁:

突然出現在家的屍體,大聲公無故被殺、害後將罪名栽贓到了基哥兒子的頭上,甚至在辦公室中莫名出現的500萬......

似乎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將他一步步推到了風口浪尖,在眾多的巧合下,形勢極速扭轉,他由捕鼠的貓變成了被追趕的獵物。

當終於發現事態不對時,一切都已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圍。

「陷害我有什麼好處?我不是一個好員警,給我錢不就得了,搞那麼多花樣幹什麼?」

此刻的阿琛沒了以往的意氣風發,在囚室中強裝鎮定的質問阿東,充斥期間是滿心的疑惑和焦慮。

再過一個小時,便可以知道所有的謎團,再過一個小時,便能決定幫派的命運。

破曉前的最後這一個小時,似乎是留給阿琛唯一的生門,而這也將是阿琛一生中最長的夜晚。

與其說阿琛和阿東像彈球,不如說更像是陽光中的塵埃。

似乎無處不在,卻只是看得見摸不著的虛無,空氣中些微的動盪便能輕易改寫他們的命運,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這部電影拍攝於1998年,那時候的香港大家都清楚。

不知所措,可以說是當時香港人民內心的真實寫照,1991年羅大佑發行的《皇后大道東》這首歌更是表達了部分他們那時的猶豫與彷徨。

將起伏不定的心理加入創作中,利用高飽和度的色彩來塞滿畫面,時常出現的紅綠背景色很好的反應了人物內心的扭曲和壓抑。

儘管將故事發生的地點設置成澳門,但那動盪的環境和時刻緊繃的精神狀態卻無不折射出當時的不安情緒。

如他們面對未來時的迷茫一般,《暗花》這部電影也是在「迷茫」的狀態下進行。

誰能想到,由梁朝偉、劉青雲兩大影帝演繹的極致對決,竟然在這部電影開拍之前連劇本都沒出來,先是隨便拍幾組鏡頭,然後由編劇根據情況來繼續編寫劇本。

例如在結尾的鏡子大戰中,梁朝偉剃光頭髮假扮劉青雲也是導演臨時起意的想法。

邊拍邊寫似乎是銀河映射一貫的作風,這無疑加大了電影拍攝的難度。

但臨時編寫的劇本也並不代表著倉促粗劣,現場的頭腦風暴反而激發出了他們的潛能。這樣拍出來的電影,卻成為香港影史中讓人難以遺忘的經典!

正如豆瓣網友@木頭Lala所說:

這部電影可以秒殺大部分電影,沒有一句廢話,沒有一個廢的人物,沒有一個廢的鏡頭。

81分鐘的時長,還不到一般電影90分鐘的長度,強力緊湊的結構和敘事能力, 卻能牢牢的將人的眼球抓住。

歷史巨輪滾滾向前,很多人感歎香港電影的沒落。

但值得慶倖的是,在光與影的世界中,至少通過鏡頭記錄下了那個年代的經典佳作。

 

好了,今天的奇聞趣事就到這裡了,期待下次相遇! 如果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萬小刀←更多的奇聞趣事等著你來探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