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強的經典之作,14天拍攝完成《猛龍過江》,港產片衰弱,是從古惑仔講道理開始

當初看大衛波德維爾的《香港電影秘密》,書首便有彩頁介紹香港電影的攝影,其中的例子便是《97古惑仔》中山雞與生番在陋巷中的一場移焦戲。當時負責掌機的是導演劉偉強本人,他單人掌機移焦,焦點于三四個人中急速變換,其攝影快准狠的程度,當今世上確實少有。

劉偉強是出了名的快槍手,又導又攝。打一槍換一炮,整部戲下來,也就王家衛電影裡撒泡尿的功夫。古惑仔系列中,最快攝製記錄是《猛龍過江》的14天時間,但這部片子亦獲得了這個系列的最高票房——香港本地是2200多萬。

回過頭說這部《戰無不勝》,還是說到劉偉強的手持攝影。這部戲在整部古惑仔系列電影中,在攝影風格上,個人覺得已經到達了最圓熟的地步。

雖然古惑仔系列電影一直是七日鮮式的速食作業,但卻創造了一種難得的紀實感極強的畫面語言,不但符合了漫畫化的快節奏敘事,亦加重了電影的真實感。在這部戲中,劉偉強的手持攝影更是發揮到了極致,在片頭其精湛應變能力便已初現端倪,多角度隨時移焦變位,這種風格一直貫穿到故事結尾;除此之外,固定鏡頭和軌道搖臂的應用多放在輕鬆與過渡段落,符合一般商業片的敘事規律,整體畫面語言一張一弛,節奏感極強。

除了技術上的優勢。這部電影似乎在整個古惑仔系列中質量一般,乏善可陳。但《戰無不勝》有一個相當強硬的時代背景卻是不容忽視的,那便是1997香港回歸。

在電影上畫前,時值香港第一次特首選舉,而3月上畫後,7月便是回歸之日。對于港人而言的變數與未知,《戰無不勝》恰好做了最佳詮釋。

電影設計山雞與生番競選摣fit人,顯然是有意諷刺換了港督的「生番」特首。特意設計鄉下仔生番荒腔走板的競賽言辭,似是對97後的民主憂心忡忡。尤其以古惑仔的形式來闡述「民主」,揶揄姿態更是再明顯不過。

戲尾于戲院中搞辯論與公投,簡直就是活生生的代表大會,而雙方看似公正的競選之下,背後更是有另一社團從中作梗,最終公投分崩離析,還是得最高話事人做主,97前港人陰謀論的危機感與何去何從的離弦心態看得再清楚不過。

除了隱喻之外,這部戲也是古惑仔系列電影中首次開始堂而皇之的反英雄的一集。

其實古惑仔電影面世以來,外間就有不少閒言碎語,抱怨此系列引領了一些不良社會風氣。電影製作人文雋當然早有意識,所以在上集《隻手遮天》中,便讓細細粒慘死,用愛情戲塑造悲情英雄,意欲使用這些反英雄路數扭轉整部戲的偶像式鼓吹基調。但《隻手遮天》到底只是淺嘗輒止,愛情戲意味更濃;而這部戲甫開頭,鄭伊健所飾演的陳浩南便已經開始對著陳小春所飾演的山雞進行苦口婆心的勸善教育,坦言古惑仔摣fit人之路不過是窮途末路。

如此明顯的口吻在戲後更以一幕「陳浩南在課堂上教育梁焯滿一批青年混混」上升到[高·潮],其闡述的主題再昭然若揭不過,淺白到仿若是「古惑仔之路走不得」「不如好好讀書」,其實是對著那些被這系列電影「毒害至深」的觀眾所說,可見其反英雄的用意之深。

其實96年葉偉信的一套《旺角風雲》,以及查傳誼的《旺角摣fit人》,就已經開始反省與挖苦這股風靡了兩三年的古惑之風。

隨著97的逼近,大話事人與小話事人進行對話,權利的收割與轉移,這些街頭的爛仔傳說更是快一步不攻自破,古惑仔的風潮行將就木的趨勢也是愈演愈烈。

1998年《龍爭虎鬥》一出,趨勢就更明顯不過,從《龍爭虎鬥》看來,古惑仔系列電影無論從技術還是敘事上而言,都已經走到了盡頭。

時局決定命運,古惑仔系列電影從《戰無不勝》到了一個臨界點,此後便註定落寞。今日想起來,那幾年也不過就是回眸一笑的風光罷了,爛仔的童話故事怎麼可以當真呢?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交往要用心去對待,不管是任何事情都需要「真誠真心」這四個字,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道出多少人的心酸,屬於男人的→@男人語錄,最懂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