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腐劇又出佳作,要感謝開明寬容的社會

BL劇《第二名的逆襲》及上一部《永遠的第一名》在各個評論平臺維持高分。老實說,讓人意想不到。可能從BL劇角度,《第一名》《第二名》是非常夠意思的,顏值沒話說,親密鏡頭不糊弄,但是實在想不出別的優點了。華語圈腐文化興盛有年,幾乎和互聯網的歷史一樣久,BL劇的觀眾還是那麼好說話?

《第二名的逆襲》(2021)

《第二名》發生在《第一名》五年之后,當年因為誤會突然分手的校園戀人在職場上再度相遇,周書逸家的公司收購了高仕德家的公司,兩人一見面,永遠的第二名周書逸就跳起來扇了永遠的第一名高仕德一記大嘴巴子。

此后高仕德人前人后都伏低做小,就是不肯把誤會解開。兩人終于難耐舊情,上演「醉后大丈夫」。頭兩集的節奏比第一部任何一集都快,又奉上親密大禮,觀眾不僅全程姨母笑,更忍不住臉紅心跳地反復重播相關段落。

有一說一,兩位演員的演技有了進步,應該是說劇本終于有了點讓他們發揮的機會。《第一名》里,兩位說每句臺詞之前都會有一種在背課文的表情,并因為背得不熟而停頓,非常建議1.5倍速觀看。

可能為了照顧新人兼混血演員,周書逸的心理活動都要自己講出來,仿佛不說出來他是無法通過表演讓觀眾領會的,唯一一場在泳池痛哭的戲我見猶憐,為他尷尬。比較有經驗的林子閎也沒好到哪里去,當然觀眾自然會腦補他雕像般的面孔傳達出了高仕德的隱忍,完美表演出暗戀的痛苦。但兩部當中唯二表演得比較自然的還是出道較早的張睿家和石知田,但還是忍不住想問張睿家是怎麼混到要在這部劇里演配角的。

《第二名》一開場就劍拔弩張,一個清冷高傲,只想出氣,一個扔掉尊嚴,甘心哄人,被虐的有口難言,施虐的疼在心里,光是這種「權力結構」就讓很多人尖叫了。不管當年兩人分手的理由有多瞎似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臺灣影視劇早就出現過同志題材,比如電視劇《孽子》和電影《盛夏光年》,但同志題材并不是BL,BL觀眾的需求歷來被影視圈低估,認為太小眾不值得投入。

《盛夏光年》(2006)

BL臺劇大約是在2016、17年開始井噴的,以小成本網劇為主,《紅色氣球》《深藍與月光》《第一次》等都有一定的討論度,很快《HIStory》系列的《越界》得到了「金鐘獎」提名肯定,進入主流觀眾視線。而那兩年恰是臺灣同性婚姻立法呼聲高漲的時候。

《越界》(2018)

同性婚姻在現實中的不合法處境在腐劇的發源地日本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創作者也不會因為現實限制了想象力,甚至現實里越不可能,耽美故事就越有張力。BL劇愛好者未必會對去年入圍金馬獎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和《親愛的房客》這種講述同志歷史和現狀的苦兮兮的電影感興趣,而關心同志平權的人可能對BL劇興趣缺缺,但不可否認的是,臺灣BL劇確實因為同志權益的突破性提升迎來了春天,算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2020)

2019年臺灣通過同志婚姻專法,同志婚姻合法間接大大推動了腐劇的發展,臺灣BL劇在內容及呈現方式方面的自由度讓大部分亞洲影視市場垂涎,甚至被有些制作人看成臺劇做出地域差異化的重要題材,BL臺劇雖然目前還停留在小制作水準,但數量之多有趕超泰國、日本的潛力。

臺灣同志運動人士祁家威(在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里以角色形象出現)也許沒有想過日后會造福BL劇的觀眾,但BL劇的受益者,從觀眾到創作者卻不應當忘了這些人,是他們的血汗讓BL劇有了浮出地表的機會。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2020)

當年《HIStory》的制作方CHOCO TV稱投資BL劇是因為大數據顯示臺灣年輕人對同志平權和同性戀議題的關注度飆升。并表示接下來不滿足于單純吸引BL同好,希望能在BL劇里反映LGBT族群現狀,如今《HIStory》已經播出了三季七個單元故事,第四季的首部也開播。

《HIStory》第四季

并沒有看到什麼質的區別。臺灣BL劇依舊是男女偶像劇老梗的回收站,在BG劇里已經沒人要看了的情節只要出現在BL劇里還是能產生效果。《第一名》《第二名》沒少讓主角跌入泳池、在醫務室同床共枕、拌著嘴做家務,然后長輩似乎從中作梗。主演的顏值也依舊是決定性的評價標準,《HIStory》系列里《那一天》的主演演技在同類劇集中屬于非常自然的,然而「丑」這個字還是霸占了評論和彈幕。

《那一天》(2019)

早年真人BL劇容易獲得虛高評分,也許證明了腐劇所定位的同溫層絕緣于其他電視劇觀眾,而耽美愛好者本來只是滿足于追文、追漫畫,就算對真人影劇化本身并不排斥,被影視化的BL故事相對于汗牛充棟的漫畫和小說來說數量實在有限,一旦看到一部,就會把標準自動降低,以鼓勵的眼光看待。

幾年過去,臺灣BL劇的進步之小,觀眾容忍度之高卻需要另找原因。肯定和臺灣制作方的短線操作心理有關,看準了耽美市場的熱點,制作BL劇只為以小博大,大量啟用新人節省成本,卻因為大膽迎合目標觀眾群的喜好能很快靠劇集周邊回本。劇本、表演的水準不求提高。

華語圈來看,大陸網劇對耽美IP的依賴程度毋須諱言,平均制作成本遠在臺劇之上,但到底必須隔靴搔癢,以至于臺灣出品的BL劇再一般都有人捧場,只為能看到實打實的戀人絮語。

臺灣網絡播放平臺GagaOOlala去年開通全球服務,聚焦的就是LGBT類視訊,從影視到短片不一而足,從同志議題類到BL類都有。這也許提示了一種未來趨勢,BL劇本應歸屬于LGBT類,LGBT劇從坎普到實驗都有人涉獵,并不僅僅是寫實的,BL劇也完全有可能拍出深度和質感,火得名正言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