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江湖掃地僧」細肥,大戰崩牙駒師公,被兄弟出賣損失數千萬

他是香港第一大毒梟洪漢義的生死兄弟,新義安「四虎」之首紀寶是自幼玩到大的發小,早年曾越境濠江大戰崩牙駒的師公「馬交馮」。

他做生意賺得盆滿缽滿,數年間積攢下上億身家,卻被信任多年的兄弟坑騙,淨身出戶,看破紅塵後出家成了少林寺的和尚。

他就是14K的「江湖掃地僧」,「細肥」。

1952年,「細肥」生于香港,原名馬熙橙,祖籍潮州。父親從事船運,早年在老家有好幾艘大船,後來跟著興起的「逃港潮」來到了香港這塊寶地發展,因此馬橙熙便在此地出生了。

出生于殷實的家庭,馬熙橙從小就不愁吃喝,但父親每次出海便是數月,生的孩子又多,母親獨自一人照看不來。因此本性就頑劣的馬熙橙更為奔放,在9歲那年就敢獨自外出闖蕩,可見其膽色並不一般。

1965年,14歲的馬熙橙加入了14K,拜在猛人「大傻」的門下,成了洪漢義的師弟。

洪漢義可是日後身家500億的猛人,在加入社團不久就頗為出眾,帶領著馬橙熙以及其他人打下一個又一個地盤,開了一間又一間的賭檔,為社團賺得盆滿缽滿,就連老大「大傻」都變相成了洪漢義的手下。

最為讓人耳熟能詳的便是,當年從水房的手裡強硬地拿下從土瓜灣到宋皇台的地盤。水房雖然沒有14K那麼強悍,但勝在團結。

在此之前水房能盤踞土瓜灣,便是當年趁著14K「荷蘭教父」易忠將陣地轉向尖沙咀,才得以拿下的。

當時水房的「神仙錦」風頭正盛,見地盤被搶,便帶著一兩百個馬仔給「大傻」這一系的人殺了個回馬槍。

正巧拿下地盤的他們在餐廳慶功,直接被「神仙錦」給圍住了。馬熙橙與洪漢義儼然無懼,兄弟倆各自手持雙刀,帶著社團的人殺往「神仙錦」,隨後突圍而出。

這一戰,馬熙橙與洪漢義成了生死兄弟,也在這一戰馬熙橙與洪漢義名聲鵲起,許多馬仔望風來拜。

70年代,洪漢義做麵粉生意,成了與跛豪、馬氏兄弟齊名的大毒梟,在1974年後,跛豪入獄、馬氏兄弟逃亡,僅剩洪漢義一家獨大。洪漢義靠著局裡的內鬼不僅沒被抓,還壟斷了整個市場份額,十年間賺得500多億。

江湖人將他與靠著賣「麵粉」斂財的杜月笙媲美,流傳出「前有杜月笙,後有洪漢義。」

但馬熙橙認為這一行有傷天和,因此沒有跟著他一起幹,不過偶爾洪漢義與人糾紛時,馬熙橙會沖在最前面。

此後馬熙橙游走在重慶大廈一帶,與還未崛起的新義安「四虎」之首紀寶,走到了一塊。倆人在這一帶摸爬滾打成了莫逆之交,在後期馬熙橙還給予紀寶莫大的幫助。

而馬熙橙在這一帶為邵氏劇組看場收保護費的同時,也收了一些徒弟,其中最廣為人知的徒弟便是楊家安。

楊家安便是飾演1981年版《霍元甲》裡那位傻小子「陸大安」,他後來的成就很高,與羅兆輝、林漢烈號稱「地產三大擎」。

但因為林漢烈搶走他的老婆蔡開冰,並在蔡開冰病重之時不管不顧,導致蔡開冰病逝。為了曾經的愛人他買通「江湖刺客」劉小毛,才有了著名的「陸羽茶室」。(主頁內有詳細描寫陸羽茶室的來龍去脈,感興趣的可以查看哈!文章為:「江湖刺客」劉小毛,爆頭巔峰期的陳耀興,殘害身價三十億的富商)

作為江湖人士,多數都會拜關公,但紋身這件事上,許多人都不敢將關公紋在身上,即便是紋也紋「閉著眼睛的關公」。

當年溫酒斬華雄原本關二爺是眯著眼睛的,他突然睜開眼,凝聚殺氣,隨後一刀將華雄斬于馬下。

也因此傳說紋「睜眼關公」會帶殺氣,當然這都是迷信的說法,不能作數。

而馬熙橙卻不信這個邪,他背上就紋了一尊「睜眼關公」,以此來表示自己命硬,但很快災難就降臨了。

1975年,馬熙橙出于好奇新,學著大圈幫拿AK47打劫金鋪被捕,入獄5年,直接坐牢坐到了70年代末。

出獄後,聽聞「豬嘴洪」與「馬交馮」在濠江風景獨好,馬熙橙也想著過去分一杯羹。帶著手下越境濠江,卻與「馬交馮」起了衝突。

「馬交馮」是何等人物?當年「馬交馮」與「豬嘴洪」倆人帶著14K人馬來到濠江大殺四方,才有後來14K在澳門一家獨大的局面。

算起來在90年代被譽為「澳葡末期教父」的崩牙駒,還得叫「馬交馮」一聲「老頂」。

馬熙橙與這麼一個傳奇猛人起衝突,卻一點都不怵。

那天,他聚集上百名馬仔在街頭與「馬交馮」對峙。一聲令下,身後馬仔傾巢而出,馬熙橙是打仔出身,手持一柄82斤重的青龍偃月刀,身先士卒,徑直往「馬交馮」砍來。

「馬交馮」是澳門14K的開山祖師爺,即便是見慣了這等場面的人,此時也是面色微沉。只見「馬交馮」不慌不忙,從腰間拔出63斤重的丈八蛇矛從容招架。

刀光輝映,倆人纏鬥許久,「馬交馮」力大無比,馬熙橙是越打越心驚,手臂、虎口處是越打越麻。

馬熙橙知道這塊硬骨頭是啃不下了,只得尋找脫身之計。可另一邊「馬交馮」突然改變丈八蛇矛的路數,陰陽扣把,雙臂用力,直取馬熙橙面門,馬熙橙慌忙舉刀招架。

只見「馬交馮」把矛往回一抽,用力一擰,又往馬熙橙面門一送,來回多次,使出大招「金雞點頭」。馬熙橙眼前全是丈八蛇矛虛影,被晃得傻眼,舉刀往前一劈,卻是中了「馬交馮」的計謀。

「馬交馮」一個閃身躲開,矛刃往前,在馬熙橙頭上留下20多公分的痕跡。

這一戰,馬熙橙敗得徹底,知道了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只得灰溜溜地逃回自己的地盤。

1980年回到香港後,他做回老本行,繼續服務電影公司,不過這次是成了電影公司裡的武術指導,並且靠著他在江湖上的威望,為電影公司節省了許多不必要的費用。

要知道,當時劇組到哪裡拍攝,多數會遭到當地幫派來收所謂的管理費,並且經常是坐地起價,今天這個價,明天就比這個價還高。

而馬熙橙在場就省事很多,他手底下兵多將廣,想來鬧事的還稱一下看看,自己是有幾斤幾兩。

除了收保護費這些,他還從事走私、賭檔、放貸等等偏門的業務,也是古惑仔們常見的業務。

也在這時候,新義安的「四虎」之首紀寶,在新義安「大總管」林景的帶領下,聯手新義安龍頭向華炎的女婿「冷聲」張亮聲,大戰尖沙咀,將盤踞在此地多年的兩位14K超級大佬「黑白無常」重創後趕出。

自此以後紀寶扶搖直上九萬里,成為「夜總會三大亨」之一後,又進軍濠江賭業,與「賭船之父」葉壽合夥賺得盆滿缽滿。

而紀寶能順利地拿下尖沙咀,馬熙橙在背後出了不少力,雖然與「黑白無常」同屬14K,但14K群龍無首已久,同門相殘的事常年在上演,算起來馬熙橙與紀寶的關係更近一些。

1984年,「第一大毒梟」洪漢義得罪新上任的大官,被控告多條罪狀。耐人尋味的是,這位十年間賺得人間財富無數、媲美杜月笙的洪漢義,在出事的時候卻沒人能出手相助。

曾經局裡那些認他當大哥的內鬼,這時候不靈了;曾經公司裡高朋滿座,江湖大佬每天都來泡茶談生意,這時候都不吭聲了。

唯有講義氣的馬熙橙,雖然馬熙橙與洪漢義分道揚鑣已久,但兄弟情分馬熙橙一直都記在內心裡,他幫洪漢義藏在自己的單身公寓裡。

雖然最後洪漢義最終仍是入獄了,但馬熙橙盡力而為,著實是講義氣。

洪漢義入獄,馬熙橙無力回天,也只能是繼續自己的事業。

1990年,靠著電影圈裡的人脈,以及一眾電影明星的關係,他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並且出品了許多小成本高收益的電影。

如90年吳君如主演的《一眉道姑》、91年吳孟達主演的《表哥我來也》等等。票房都是叫好又叫座的同時,給馬熙橙帶來了不菲的收入。

1992年,內地市場商機無數,成了資本的寵兒。

風頭正盛的馬熙橙與好友也來到了珠海開設一家金融公司,由他出錢,朋友出面打理。正值紅利期,只要膽子大執行力強,都不會太差。

馬熙橙月入數十萬乃至數百萬,比做電影的週期短,回報也更高,很快馬熙橙身家就上億了,直接站上了人生巔峰。

常言道:物極必反、盛極必衰,這是自然規律。

1996年,一直以來為馬熙橙打理公司的這位好兄弟,暗箱操作,公司股份皆被其私吞,並將馬熙橙趕出公司,迫他淨身出戶。

馬熙橙被弄了個措手不及,直接損失上千萬。原本以義氣待人,卻落得被以德報怨的下場,真是人心隔肚皮。

不得不說,在利益面前,許多人往往翻臉比翻書還快,這也是人間常態吧。

自此以後,馬熙橙就沉寂下來,思考人生,感慨自己過往,開片劈友、壞事做盡。

1997年,也就是在事發的一年後,馬熙橙做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他看破紅塵,到嵩山少林寺出家當和尚,法號「釋德熙」。

寺廟裡每日參禪打坐、誦經念佛,又到藏景閣學習易筋經、少林長拳,生活無憂無慮,很是愜意。

調整好心態便回到故鄉,再看已經出獄的洪漢義、以及到澳門發展成為賭船大亨的紀寶等人,發覺自己與社團這個圈子裡的人越行越遠,再也融不進去。

也因此,馬熙橙真正的放下屠刀、金盆洗手,遣散手下馬仔,決定重新做人。

雖然仍有上億身家,但馬熙橙決定體驗一下正常普通人的生活,當保安、洗碗工、端盤子等等。

2015年,馬熙橙極力促成了香港少林武術協會,馬熙橙成為協會的創會會長。

協會裡還授予他「少林武術九段」的認可,這算是少林武術的至高段位了。不僅僅是要求武功臻至化境、天人合一、內外兼修等,還需要有卓越貢獻、武德高尚的人才能申請晉升九段。

由此可見,馬熙橙一改早年的匪氣,真正成為了一名得道高僧。馬熙橙同時還在大嶼山下開辦了一所佛堂,偶爾攜手妻子與人交流佛學,宛如鬧市中歸隱的高人一般。

而他早年的傳奇仍在江湖中流傳,因此江湖人稱他為「江湖掃地僧」。

正是: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塵事如潮人如水,只歎江湖幾人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