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峰黑幫電影《暗戰》居然有前傳?沒錯,男主角依然是他

《暗戰》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1999年劉德華憑借杜琪峰執導作品《暗戰》一舉奪得第1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從此徹底擺脫了「沒有演技」之說,真正走上了影帝之路。話說《暗戰》這部影片原本是要將劉德華打造成一個變態殺人狂,因為該片劇本最初是倆法國人寫的,他們壓根就不在乎「四大天王」偶像的名頭,只在乎自己寫的作品賣不賣座。

兩位法國編劇朱連·卡邦和勞倫特·考蒂奧德借鑒了好萊塢經典影片《談判專家》的故事結構,一路寫下去加入了許多新奇、變態的情節。比如劉德華男扮女裝,甚至還叫劉青云親他一下,這個情節堪稱全片的神來之筆,所有看過的人那真是既叫好又想吐。

至于特別變態的情節,估計目前市面上所有該片的資源都不會再有,那就是李子雄的手下為審問劉德華的下落,一伙變態當著人家老公的面輪番欺辱對方……如果編者沒記錯的話,在2000年的一些翻錄帶中曾出現過這一露骨情節(畫面需腦補,有點接近姜文電影《讓子彈飛》里的那一段)。

當然,法國隊友有他們自己對電影的理解,而香港影人也有著自己的考量,畢竟一部電影首先得符合十級,不能照搬照抄西班牙懸疑片標配,一半斗智一半倫理……最終劇本到了劇本統籌游乃海的手上,妙筆生花改寫成了「雙雄」模式,劉德華、劉青云二位亦正亦邪,在斗智斗勇的交鋒中,共同完成了一個正義的使命。

《暗戰》原來有前傳

事實上,杜琪峰、游乃海、司徒錦源早在1997年就開始構思「暗戰」的故事,只是當時還沒有敲定劇本的名字,他們設想拍上一部類似「雙雄」的電影,玩一下港片里才有的炫酷,講一些不著邊際的江湖道義。于是1998年一部試水之作誕生,取名《真心英雄》。

《真心英雄》由黎明、劉青云主演,編者第一次看到這個陣容,差點以為這又是一部消防題材的港片,結果看到的卻是一部地道的黑幫電影。片中,黎劉倆人也不是什麼好人,各自輔佐一位黑幫頭目沒少干了壞事。黎明演阿Jack,劉青云演秋哥,兩位身懷絕技又出入名牌,平日各帶幾十名小弟威風凜凜,真是走到哪里都被眾人仰慕。

只可惜各為其主,倆人縱然惺惺相惜,無奈身在江湖最終變成了你死我活。最終在一個雨夜的林中小屋,混戰之中雙雙打成了殘廢。然而十分搞笑的是,二人各自舍命保護的大佬,居然在黎劉退出江湖后成為了好基友,甚至還發展壯大成立了聯合公司。反觀秋哥、阿Jack(黎劉飾演),一個被鋸掉了雙腿,一個靠在泰國打工為生,曾經的風光蕩然無存。

可令人不解的是,秋哥、阿Jack各自的老大在得知他們仍活在人間的消息后,居然派出了殺手企圖干掉他們。不得不說,這種違背江湖道義的人設注定在杜琪峰的電影中成為炮灰,而杜Sir也總是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構思另類江湖,向人們播撒他心目中江湖中人該有的道義種子。

可以說,整部電影的前半段拍得既有趣又帶感,符合港片的一貫特征。至此仍看不到劉青云、黎明彼此擦出任何火花,只能說我們看到了導演、編劇的匠心。直到電影的后半段,才是他們演技大爆發的真正時刻。尤其劉青云,完全就是按照導演心目中的模樣在演繹這部《暗戰》前傳。片中,死里逃生的秋哥決定返港一雪前恥,由于已被鋸掉雙腿,他苦練臂力最終爬上大廈頂樓,伺機狙殺仇人。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

看到這,我們差不多快忘了這曾是一部黑幫片,仿佛劉青云在演繹另一部中國版《洛奇》。必須承認的是,從早年的《呆佬拜壽》再到這部《真心英雄》,劉青云的作品始終很勵志。據說,劉青云在拍攝街頭乞討一幕時,杜琪峰壓根沒有清場。而劉青云也不含糊,蹲上殘障人的小車就體驗上了生活。當時就有影迷感覺眼前這位很面熟,但還是堅信巨星永遠不會這樣拍戲……這大概就是一位好演員應有的模樣。

此外,劉青云和郭藹明結婚前三天仍然在泰國曼谷拍攝《真心英雄》的結局,杜琪峰要求劉青云坐著輪椅從爆炸飛起的玻璃中穿過去。由于拍攝過程十分危險,劉青云就和編劇游乃海交代說,萬一出事,請直接送他回香港,他要見郭藹明最后一面。幸運的是,爆破戲拍攝極其順利,「買菜市民劉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香港電影有個特點,月黑風高殺人夜,鴿子飛舞復仇時。當昔日大佬下達「江湖追殺令」那一刻,信鴿騰空。令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阿Jack也已推著已死的秋哥趕來,誓為逝去的朋友討一個說法,一場血腥的殺戮在所難免……

觀影前必知一二

與其說《真心英雄》是《暗戰》前傳,倒不如說《暗戰》是第二部《真心英雄》。在電影中,我們聽到最多的旋律就是SUKIYAKI,中文譯名《壽喜燒》。該曲無論節奏還是風格,都十分接近后來《暗戰》中的插曲《小巴上的邂逅》,也就是劉德華、蒙嘉慧躲避警察追捕時上演的浪漫又唯美的那一幕。

此外,《真心英雄》還開創了亞洲都市西部片的先河,比如黎明與劉青云相繼帶領手下在棕櫚樹下集體撒尿的場面,就是效法好萊塢西部片《豪勇七蛟龍》;而酒吧里拋硬幣打酒杯,則是脫胎于約翰·韋恩西部電影中的快槍打酒杯……

只可惜《真心英雄》上映后叫好但不叫座,雖然拿獎拿到手軟,但是失敗的票房令銀河映像公司出現嚴重的財政危機,甚至差點兒倒閉。以致如此優秀的一部影片卻沒有像《暗戰》那樣名聲在外,更沒有因為制作精良而廣泛發行。因此除了發燒友外,幾乎很少有人提及這部港片經典。不得不說,想要魚和熊掌兼得,在藝術和票房中間保持所謂的平衡才是藝術家們最為困擾的事。這也是為什麼周星馳早期主演和后期自己導演的作品,區別如此巨大的根本原因所在。

有人說,秋哥、阿Jack之間并沒有所謂的兄弟情誼,杜琪峰之所以讓兩人最后契合一道復仇,完全是克隆了日本電影中盛行的武XX精神,是一種代人尋仇的俠義之行。真是這樣嗎?2001年劉德華、反町隆史主演的《全職殺手》同樣出自杜琪峰手筆,別說還真有點那個味道。但是至今這種說法仍令編者很難接受,因為早在戰國時期的中國,《韓非子》就已明確記述了衛國大夫弘演的這種事跡。說白了,日本人幾千年來其實一直繼承的都是中國傳統文化,杜琪峰也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