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街市偉」,一介攤販到坐擁數百億身家,晚年發現兒女非親生!

他在香港只是一個郁郁不得志的小馬仔,前往澳門后成為一方巨鱷。

曾與賭王競標牌照,賺得數百億身家,卻在晚年發現養育多年的子女不是親生的。

他就是澳門賭城巨鱷「街市偉」。

街市偉,原名吳偉或吳文新,于1957年在香港新界的貧民窟出生。

正值混亂的年代,「讀書有什麼用?」這是多少年輕人的心聲。吳文新也不例外,早早的輟學幫忙打理父母的豬肉攤。

看著豬肉攤一天掙不到幾個錢,又看著各個黑幫大佬來收保護費時威風凜凜。吳文新便拜入當時勢力最大的14K。

可沒有背景,又是初出茅廬的吳文新,剛進社團只能當馬仔,主要的任務就是幫派要火并時去站在旁邊壯壯聲勢。

收入還不如原本的豬肉攤,于是他繼續賣他的豬肉。在一次與客人因斤兩的問題起爭執后,吳文新抄起殺豬刀往對方身上招呼。此后警方通緝,他跑路到了菲律賓。

年紀輕輕只身流落異國他鄉,有家不能回著實可憐。

在菲律賓他接觸到了「賭」這門生意,并在當地做得風生水起。后來賭王何鴻燊聽聞吳文新的能耐,便邀請他前往澳門面談,主要還是想把他招攬到麾下管理澳門賭場。

經過一番考察,吳文新發現澳門市場的發展前景比菲律賓好很多,便接受何鴻燊的邀請。

來到澳門后,何鴻燊將手底下的部分賭場分撥于吳文新管理,這方面吳文新有著多年的經驗,很快就輕車熟路的上手了。經過長久的相處,何鴻燊也看得出吳文新待人處事頗有手腕,便連手中的些許酒店交于他一并打理。吳文新管理起酒店也是井井有條。

在一些何鴻燊不便出面的場合多由吳文新代為出面。做賭場的難免要與江湖上的幫派有接觸,吳文新出身于香港14K「黑無常」門下,雖是黑幫背景,但在澳門唯一的根基就是他何鴻燊,所以不用怕吳文新與黑幫勾結。

隨后因業務需要,何鴻燊將手下的另一位得力助手介紹給吳文新認識。她叫司徒玉蓮,是幾年后叱咤澳門的「澳門女賭王」,「大家姐」。

司徒玉蓮與吳文新一樣,也是在香港不得志而跑來澳門的。她原本就是在香港開賭場的,后來嫁給了富商曾國宇,為富商老公生下3個孩子后,發現夫妻倆人的性格不和而失婚,獨自帶著3個孩子離開香港,勇闖澳門賭業。

好在義兄「胡須勇」手眼通天,將司徒玉蓮介紹到何鴻燊手底下做事。

也許是上天安排的緣分,吳文新與司徒玉蓮的經歷何其相似,都是在香港不得志,到了何鴻燊手下將自己的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隨后,倆人一起為賭王做事,漸漸地情愫暗生。一個未婚,一個未嫁,很快吳文新就住進司徒玉蓮的別墅里。可別墅里還有司徒玉蓮的三個孩子,這三個孩子并不待見吳文新,甚至是討厭,是憎恨!

倆人除了為何鴻燊辦事以外,還一起投資了房市,當時的市場好,賺得盆滿缽滿。江湖人戲稱他倆為「神雕俠侶」。

這個外號十分貼切,因為司徒玉蓮比吳文新整整大了9歲,就像小龍女比楊過大一點那樣。

1988年,何鴻燊開啟了賭場的包廳制以及疊馬制度。這中間的巨大利益引得江湖上各路人馬開啟多年的廝殺。

由于長期伴在何鴻燊左右,「神雕俠侶」成了包下賭廳的第一批人,也是第一批靠著賭廳賺下大錢的一幫人。

可這麼大塊的蛋糕,當時澳門14K最大勢力「摩頂平」也盯上了。「摩頂平」門生眾多,據說超過一千人,夫妻倆一時間爭不過。

于是聯系上與「摩頂平」的死對頭崩牙駒,1989年在里應外合下,「摩頂平」敗走澳門。

隨著外敵的退卻,賭廳生意火爆,司徒玉蓮被江湖人稱為「澳門女賭王」。看在眼里的吳文新挺不是滋味,因為在外人看來,他是靠著司徒玉蓮上位的。他在江湖上的綽號只能是「街市偉」。

1995年,在欲望的驅使下,他偷偷地開了小灶,另外包下鉆石賭廳,并暗中爭奪司徒玉蓮的客戶。沒多久更是在酒店里「偷腥」,司徒玉蓮接到匿名爆料電話后趕往酒店房間,看見吳文新的新歡竟是自己多年的好友。從此倆人決裂,婚姻告一段落。

此時的吳文新離開司徒玉蓮,卻是影響不大,畢竟自己早已不是在香港賣豬肉的「街市偉」。

眼看著以前當自己先鋒的崩牙駒疊馬生意越做越大,隱約是個潛在的威脅。

他先聯合香港新義安進軍澳門賭業,沒想到崩牙駒聯合本地幫會將新義安包括向華強在內的向氏三兄弟擊退。

一計不成再施一計,他挑撥與崩牙駒勢力相當的「水房賴」賴東升。不可否認,這個「離間計」是成功的,畢竟在利益的驅使下,江湖人口中的狗屁兄弟義氣早已不復存在。

可「水房賴」不爭氣,被崩牙駒打得滿地找牙,逃往加拿大。

在1997年,吳文新與崩牙駒正式翻臉,倆人開啟長達數月的火并,那是荷qiang實彈的斗爭,數月下來雙方死傷數十人。要知道,港澳的古惑仔打得再夸張也很少會去傷人性命,可見這場火并著實是個大場面。

而從江湖底層一路爬到「澳葡末期」教父的崩牙駒往往不按常理出牌。除了火并,他還派出手下馬仔,日夜守在吳文新賭廳的大門口,像門神一般,只要有人想進賭廳,就會被警告。這波操作,哪里還有賭客敢上門,畢竟又不是只有這個賭廳。

隨后吳文新收購的五星級酒店:新世紀酒店,準備開業,崩牙駒排馬仔帶著AK到酒店大門口一通亂掃,場面一片狼藉。

眼看干不過崩牙駒,吳文新只能把賭廳拱手相讓,自己再次逃往菲律賓重新開始。

《老子》有云:「盛極必衰,衰極必勝」。在1998年,勢大的崩牙駒與總警司白德安不對付,竟派人炸白德安的警車。好在白德安人沒坐上去,隨后憤怒的白德安帶隊開啟「掃黑風暴」,崩牙駒被捕入獄。

吳文新聽到這好消息便又回到澳門。這次回歸的他也意識到得轉型做合法生意。便全身心地投入酒店經營以及布局其他正經行當。

吳文新可能是對于「街市偉」這個外號不滿意,想要改善一下形象,總是以西裝領帶出現在公眾視野,儼然以為成功人士。

在2000年,吳文新在賭王四太梁安琪組織的活動中,再一次偶遇司徒玉蓮。

老情人見面氣氛略顯尷尬,吳文新也大度地上前問一句:「最近還好嗎?」

其實司徒玉蓮除了感情不順之外,事業倒是蒸蒸日上一路狂奔。在與吳文新的談話間也了解到,他與「搞事婆」陳美歡在一起過日子。

這次相遇后,司徒玉蓮平靜的心再起漣漪,她懷念著倆人過往的種種。不久,又從醉酒的兒子曾昭武口中了解到,當年那個爆料電話是兒女們通過他人之手打給她的。司徒玉蓮憤恨又無可奈何,但她決定忘記過往,與吳文新重新開始。

2002年何鴻燊壟斷四十年的博彩業被打破,賭場牌照全部回收,并一分為三。除了原本葡京拿到一張外,另外兩張公開競標。

吳文新自己成立一個財團開啟競標之路,可這哪里有那麼容易。競爭對手都很強勁!

香港方面劉鑾雄、龔如心合伙的一大勢力。拉斯維加斯的阿德爾森等四位賭王也前來參與。

而官方以為西方的管理方法更為先進,其余兩張拍照便給了外資。吳文新鎩羽而歸。

2004年,吳文新酒店業務青黃不接,想著將酒店轉型為希臘神話娛樂場。現在許多澳門海關通往賭場的免費巴士,便是他首創的,美其名為「發財巴」,為許多內地游客提供了不少便利。但要實施這些舉措是需要許多金錢做支撐的,吳文新手頭并不寬裕,司徒玉蓮知道后,毅然的拿出1300萬給他度過難關。果然愛情容易沖昏頭腦。

在2005年,司徒玉蓮生日那天,吳文新更是席開9桌請來一眾江湖好友,為情人慶生。可在酒宴的當晚,主家與賓客紛紛食物中毒。事后才查出是司徒玉蓮的三個兒女搞的鬼,并且當晚三人沒有來赴宴,可見對于吳文新是多麼憎恨。也因為此時,司徒玉蓮放棄了破鏡重圓的想法。

到了2007年,吳文新深陷多宗官司,便將名下資產轉移到多年的情人陳美歡名下。度過難關后,這些資產也沒有再轉回來。

陳美歡誕下一對龍鳳胎,一下子兒女雙全的吳文新真是開心壞了。但可笑的事情發生了,在2012年,吳文新與兒子做親子鑒定后發現,一雙兒女并不是自己親生的!幫別人養孩子不說,還帶了多年的綠帽子。

惱羞成怒的吳文新開啟了與陳美歡的資產爭奪戰,其中最讓他在意的便是新世紀酒店的股權。雙方這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同年的6月24號晚上,在自家酒店樓下的寧波菜館與女秘書吃飯,突然沖進6個壯丁,架起吳文新拿著大鐵錘就是往他腿上招呼!送醫后雙腿骨折。事后吳文新避居香港,并發出懸賞令,提供線索的1千萬,等兇手定罪后再給到1個億。

外界的許多猜測都指向出軌的陳美歡,可事情后來也是不了了之了。

再說新世紀酒店在陳美歡手下卻是明珠暗投,從五星級酒店淪為旅游團居住的低價酒店,后又遭旅游局強制關閉。

不知不覺陳美歡在港澳地區已欠下高額巨債,拿著酒店當抵押,找太陽集團的洗米華借了15個億,每天得支付數千萬的利息。

在2015年的時候陳美歡還不上,洗米華拿到酒店的經營權,可吳文新回來了,他指賣酒店是陳美歡個人行為,再次提起訴訟,使得洗米華一直無法接手酒店業務。

隨后通過法律手段與陳美歡打了許久的官司,確權酒店歸屬,這種場官司的訴訟費很高,分分鐘數千萬。終于在巨額的訴訟費面前,原本就欠債無數陳美歡認慫了,吳文新成功奪回酒店股權。

至今,吳文新已60多歲,坐擁百億身家,更是擁有兩家上市公司,在商界仍能看見他出入的身影。但他的風評卻是極差!

金麟貴賓廳廳主何大志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街市偉此人很爛,不講江湖道義,每個人對他來說都是棋子,用完就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