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呂良偉轉型出演恐怖片,片中小孩嚇壞觀眾,成為無數人心理陰影

1993年,是香港電影爆發的一年。

正處于事業巔峰期的周星馳在這一年推出了《唐伯虎點秋香》《逃學威龍3》《濟公》三部影片,繼續坐穩自己票房霸主的地位。

限制級電影也是佳作頻出,《八仙飯店》《孽殺》《溶尸奇案》等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作品兼具了血腥殘暴、風月奇情。

即使是票房墊底的《赤腳小子》,也匯聚了郭富城、張曼玉、吳倩蓮、狄龍等一眾明星。

就算是眾星云集的《超級學校霸王》《倚天屠龍記》也是只能位列十名開外,可見競爭多麼激烈。

因《跛豪》而聲名鵲起的呂良偉在1993年作品頗豐,但大多數均是《上海皇帝》此類的梟雄黑幫片。

觀眾似乎也潛意識地認為呂良偉就是「豪哥」,他急于轉型來打破大眾對他的刻板印象。

同樣是在1993年,剛剛轉行做導演的梁小熊在一年時間內連續推出《虎穴屠龍之轟天陷阱》,《觸目驚心》《再世追魂》三部電影。

巧的是三部電影皆是充滿恐怖血腥暴力元素,更是貢獻出鋼絲斬首,虐殺動物等極其重口味的情節。

相比《虎穴屠龍之轟天陷阱》華人黑幫血洗紐約警局,以及《觸目驚心》中總是瞄著周海媚的咸濕鏡頭不同。

作為純種恐怖片的 《再世追魂》則顯得技高一籌。

梁小熊找來正欲轉型的呂良偉,二人一拍即合,卻拍出了至今仍被不少影迷津津樂道的恐怖經典。

有別以往都市奇談,或者鬼魂索命的俗套題材,導演梁小熊延續了自己擅長的暴力血漿美學,影片剛開始就用一場搶劫案吸引了觀眾眼球,

孕婦被虐待,孩子被摔死,摳眼珠,砍手指,這些驚世駭俗突破觀眾忍耐力的鏡頭比比皆是。

還沒有成為《食神》中「唐牛」的谷德昭展現了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刨去《唐伯虎點秋香》《家有喜事》的幾近癲狂。

他參照經典鬼片《魔胎》中 孩子想要殺掉父親的獵奇設定,將影片主要駭人的角色設置為看上去天真無邪的兩名孩童。

《再世追魂》高就高在沒有像其他鬼片一樣,用飄忽不定的鬼影來喧賓奪主,整部影片都是兩個孩子來營造恐怖氛圍。

影片無限放大了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種恐懼細節,無論是 手指被門夾棉簽捅進耳朵都叫人心頭髮緊,說不出的驚悚。

直到現在,仍有不少觀眾把此片譽為自己的 陰影

廢話少說,就讓小編為大家帶來這部呂良偉、鄭則仕主演的恐怖片《再世追魂》。

警察擊斃悍匪,卻不想悍匪轉世變成警察孩子前來索命

影片剛開始就展現了三名窮兇極惡的匪徒,襲擊警察,甚至連孕婦、孩子都難逃他們的魔掌。

在搶劫金店時,這三名歹徒與警察展開槍戰。

警察大偉顧不得即將臨產的妻子,與劫匪展開激戰,并擊斃了兩名悍匪,然而看著悍匪死不瞑目、渾身是血的尸體,卻著實給大偉留下了陰影。

幸存的劫匪 洪浪發誓要給弟弟妹妹報仇,讓大偉血債血償。

還沒等大偉緩過神來,卻突然接到妻子生產的消息。

大偉來到醫院卻在電梯里見到了死去的兩名劫匪,深感疑惑的大偉追逐兩名劫匪的腳步,發現兩人面帶笑意走進了正在手術的產房。

不多久,妻子產下一對龍鳳胎,兩個孩子的腦門都長有一枚紅色的胎記,和劫匪被擊斃的位置一模一樣。這無疑引起了大偉的恐慌。

由于槍殺疑犯造成心理創傷,警局特地給大偉放了長假來平緩情緒。

龍鳳胎剛一回家,大偉養的狗就莫名狂吠,視為寶貝的鸚鵡更是當場暴斃。

兒女變成死去的劫匪模樣,更是讓大衛變得疑神疑鬼。

不管怎樣疑神疑鬼,孩子總歸是要養育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孩子已經到了打醬油的年紀。在回家途中,兩個孩子意外見到了押赴刑場的那名劫匪。

面對素不相識的劫匪,兩個孩子卻異口同聲地叫劫匪「哥哥」。

兩個孩子并不喜歡大偉,甚至在他生日當天,還故意用餐刀傷害大偉。

這不是第一次,這兩個孩子像誠心想害死大偉一樣,讓他的手指受傷,甚至讓大偉的左耳失聰。

大偉可以肯定這兩個孩子就是當初被自己打死的那兩個劫匪的轉世,可顯然周圍的人并不相信他的話。

洪浪從監獄逃了出來,并與警方展開激戰,大偉的好友阿明也身負重傷。就連兩個孩子都差點用配槍殺死大偉。

洪浪逍遙法外,再加上兒女是兇匪轉世,終于讓大偉神經異常,草木皆兵。

好心的阿明將自己的護身符送給大偉,并在他的家中放置了風水魚缸,沒想到轉眼間,兩個小孩就把魚缸打破,并吃掉了風水魚。

阿明被洪浪虐殺,妻子被兩個孩子害得昏迷不醒。

氣急敗壞的大偉以兩個孩子為人質,并在家中設下層層陷阱,誓要和洪浪進行殊死決斗。

在看望妻子期間,岳父推心置腹地開導大偉,兩個孩子想要害自己,完全是大偉的臆想,保護子女是每個父母應盡的義務。

一語驚醒夢中人,大偉回到家中阻止了正欲動手的洪浪,最后將其炸死。

爆炸波及了兩個孩子,后悔不已的大偉向兒女懺悔。

或許是大偉的淚水感化了上蒼,兩個孩子額頭的胎記消失不見,父子三人相安無事。

用小孩能營造如此嚇人的恐怖氛圍,《再世追魂》是第一個

即使放在現在,《再世追魂》無論從創意還是場景調度上都屬上乘。

影片并沒有走《山村老尸》之類因果報應,女鬼索命的俗套,而是用不少筆墨展現了洪浪兄妹三人殺人越貨,十惡不赦的壞蛋行徑。

即使面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即將待產的孕婦,小孩,他們都能痛下殺手,絲毫沒有做人的底線,壞得徹徹底底。

好人沒好報,壞人反倒轉世復仇好人,更增加了觀眾的情緒波動。

自始至終,影片都沒有直接告訴觀眾這兩個小孩是不是真的是死去的劫匪轉世,這種懸念一直延續到影片結束。

除了死去劫匪兄妹的幾次靈光乍現,影片并沒有鬼氣森森的靈異場景,相反導演用幾場小孩故意謀殺的意外,讓人如坐針氈。

無論是餐桌轉盤甩出的餐刀,還是童車撞擊房門,亦或者用棉簽捅進耳朵,都用血淋淋的場景增加了觀眾對于這些隨時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恐懼。

影片結尾,大偉用真情感動上天,兩個孩子額頭代表罪惡的胎記消失,倒是符合了大家對美滿結局的期望。

拋去各種犯罪驚悚的外衣下,影片探討的還是父母與子女親情的溫情內核。

可惜的是,此片在上映時卻遭遇票房滑鐵盧,僅僅上映6天就匆匆下映,票房更是只有可憐的219萬,遠不能和其他動輒上千萬的票房大鱷相提并論。

但現在回看,其創意、質量都屬上乘。果然好電影什麼時候看都是那麼好看,也難怪有不少影迷把它評為 香港十大恐怖片之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