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原班人馬重新集結,拍攝電影《黃金兄弟》,原來陳浩南和山雞已經死在18年前

1.

22年前上映的《古惑仔》系列第一部《人在江湖》裡,反派靚坤篡位,代替蔣天生成為了洪興整個幫派的龍頭老大,各個區域的話事人(堂主)都臣服于他,只有大B哥(大佬B)不服靚坤,結局是大B哥全家都被靚坤活埋。

鄭伊健扮演的陳浩南是大B哥的小弟,本已經被靚坤陷害而退出江湖,但大哥慘死,他決定復出為大哥復仇。可此時個洪興都忌憚靚坤的淫威,根本借不到人馬。

電影最經典的一幕來了:山雞在臺灣混出了名堂,返回香港,陳浩南失意之時,他看到幾輛黑色轎車停在路邊,山雞西裝革履,帶著一票兄弟從車內走出。背後的兄弟齊齊對陳浩南鞠躬,喊道:「大哥!」

陳浩南問山雞還是不是洪興的人,這時山雞說出了也許是整個系列最經典的一句臺詞

「我山雞是不是洪興的不重要,但陳浩南你永遠是我大哥。」

22年後,鄭伊健、陳小春、謝天華、錢嘉樂和林曉峰,在以古惑仔五子的名義開了三年多演唱會之後,終于合拍了一部《黃金兄弟》。

電影宣傳一直以古惑仔為賣點,正片裡顯然也想象《古惑仔》系列那樣說出一些金句,于是片中至少重復了四次下面的臺詞:

「做兄弟,有今生還要有來世。」

陳浩南和山雞在整個系列的《古惑仔》電影裡,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對話。他們所期待、擔心的事情,或是陷入的困頓,都非常具體:怎麼對付靚坤,如何打敗烏鴉,銅鑼灣又來了一個囂張跋扈的司徒浩南,要怎麼做?怎麼把生番擊敗,成為屯門的話事人。

但《黃金兄弟》,幾位主角臺詞的衝突卻只有一個:做兄弟,有今生,究竟還要不要有來世?

《黃金兄弟》海報

你會覺得這幾個年過半百的老哥是生活在虛幻世界的人——幾個大老爺們,過了大半輩子,為什麼還整天把兄弟掛在嘴邊。

而人物和故事背景設定,也從《古惑仔》系列裡香港街頭小流氓的煙火氣,變成了《黃金兄弟》裡孤兒院五子輾轉世界各地為非洲患病兒童劫富濟貧的虛無縹緲。

2.

其實,《黃金兄弟》的故事來源並非《古惑仔》系列,其所致敬的更像是1991年的兩部港產片:《五虎將之決裂》和《縱橫四海》,電影的人物設定也和這兩部電影極其相似:TVB五虎將變成了古惑仔五子,《五虎將》的導演曾志偉也在《黃金兄弟》中出演了阿爸的角色,收養幾個孩子、最後被打到坐輪椅的情節,也與《縱橫四海》很像。

《五虎將之決裂》

——當然,你說是致敬《偷天換日》和《美國往事》也可以,但總之電影本身,和《古惑仔》系列是沒什麼關係的。

有人說就像《古惑仔》系列的第六部只能叫《勝者為王》,而不能帶有「古惑仔」三個字,古惑仔的漫畫改編一直都有版權爭端,所以才無法上映。

這一點其實很好推斷:關于版權問題,早已解決,否則也便不會有只在香港上映的《古惑仔:江湖新秩序》。儘管重開新系列的嘗試,因為這部《江湖新秩序》票房口碑雙重失敗胎死腹中。

不過我們也知道,鄭伊健、陳小春幾個人聚在一起,是完全可以再拍一個《古惑仔》第七部的。

但題材所限,為了兼顧內地市場,即便你知道那幾個人站在一起就是古惑仔,他們也要麼叫「歲月友情」,要麼就變回了鄭伊健、陳小春本尊,或乾脆像《黃金兄弟》那樣,改頭換面成獅王、火山、老鼠、淡定和阿Bill。

《黃金兄弟》上映之後,豆瓣始終在5分和6分之間徘徊,兩極分化的原因也正是很多人在鳴不平:既然他們不能再去做阿南和山雞的原因眾所周知,為什麼還要對《黃金兄弟》如此苛刻?他們幾位聚到一起,還有什麼不滿足?

如果《黃金兄弟》真的有和古惑仔切割的決心,也是讓人佩服的。問題是電影裡你幾乎每一秒都能感受到在碰瓷古惑仔:幾位老哥穿著皮衣皮褲一字排開,非常生硬地凹造型,分明就是洪興五人組走在銅鑼灣街頭的樣子。

但你要知道,陳浩南和山雞在《古惑仔》中的人物設定也就是二十出頭的年紀,耍耍帥、放浪形骸一下也沒什麼,可哪怕是《古惑仔》系列,到後面的三部也讓陳浩南穿西裝、做生意,最後都成了洪興的總扛把子。蔣天養教育他:如果只懂街頭打架,一輩子都是古惑仔。快20年過去了,還用這種小混混的方式走路,讓人感覺到的只是尷尬。

3.

《古惑仔》系列最高票房第二部《猛龍過江》,用了短短兩個星期不到便拍攝完成。整個電影也都是用手持攝影機拍攝,但這種略帶粗製濫造的意味反而為電影加了分:因為片中幾個在江湖幫派廝混的主角,就是一幫快意恩仇,也會衝動犯錯的大男孩。

《猛龍過江》

整個系列也並非像杜琪峰的黑幫片一樣探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乃至整個香港社會,而就是一種質樸的古典式浪漫——你看,陳浩南屢次被污蔑弑父殺兄,最後靠一幫好兄弟的信任殺回江湖,是不是像極了武俠小說的情節?

《黃金兄弟》在這一點上,顯然也想復製古惑仔和香港老派江湖片「情與義,值千金」的價值觀。然而主創忽略的一點,是所有的情義都要建立在一定的社會基礎之上,從宋江李逵到小馬哥宋子豪,哪怕是曾經的《古惑仔之人在江湖》,打死靚坤的也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菜鳥員警,而靚坤被擊中的街頭,也有坐在籐椅上閉目的老人、前來看熱鬧的市民、小商販和小書攤。

如果你說從前的港片誇張也不在少數,就像《英雄本色2》裡周潤發三個人幹掉一個團的人數也不真實,但起碼還有張國榮在電話亭用了生命中最後一口氣給女兒取名「宋浩然」的動人場面。

很遺憾,不管是社會現實的描繪,還是幾個主角之間的情誼,《黃金兄弟》都完全沒有表現出來。

幾個主角,從充滿浪漫歐洲風情的匈牙利街頭到科技感十足的日本福岡車展,再到直接開始用飛彈這些重型武器開打的黑山共和國,肉搏、槍戰、巷戰、追車乃至現代戰爭一應俱全,不得不說場面是炫目的。

但《黃金兄弟》的主創,包括如今很多港片的創作者,都沒弄清的一點是,港片從一開始就不是靠飛機坦克和火炮與好萊塢競爭,哪怕是視覺奇觀,靠的也是徐克的武俠世界與周星馳的奇思妙想。

其實,古惑五子之一,也是本片導演的錢嘉樂是香港很好的動作指導,近些年的《線人》、《槍王之王》、《寒戰》、《風暴》都是他的作品。而《98古惑仔龍爭虎鬥》也是系列裡唯一一部他導演的——很可惜,這也是《古惑仔》系列口碑最差的一部。

可能錢嘉樂沒想明白的,是面對古惑仔這個題材,觀眾想看的究竟是什麼——我們並不期待陳浩南和山雞赤身肉搏或扛起火箭彈,更不指望能在香港江湖片而非動作片裡看到傑森·斯坦森或布魯斯·威利斯那樣的硬漢。

除去場面,幾個兄弟之間的感情在片中是怎麼表現的呢?——酒桌上。

是的,你沒看錯,五兄弟所有感情戲都是舉杯暢飲。

追憶童年,大戰前夜,懷念阿爸,全都是碰一杯。

這讓人感到的不止是尷尬了,簡直是疑惑——你們,哪怕穿上浴衣一起去洗個桑拿呢?

4.

說到《黃金兄弟》與《古惑仔》的關係,還不得不提一個人。

其實原本的古惑仔五子,並不是如今歲月友情演唱會和《黃金兄弟》中的鄭伊健、陳小春、謝天華、林曉峰和錢嘉樂,原先的系列裡,錢嘉樂只是在後兩部以諢號「大頭」出現少許鏡頭,在前期,陳浩南和山雞的小弟是蕉皮。蕉皮的扮演者朱永棠,也以巢皮的角色出現在第一部中,並且在八十年代中後期,他就和陳小春、謝天華,曾經也是一個偶像團體「風火海」,還在張國榮的MV裡伴舞過。

「風火海」

幾位老牌古惑仔開演唱會時朱永棠已經淡出娛樂圈,近些年朱永棠復出,卻也不見加入到古惑仔賣情懷的行列。有觀眾微博問他為何現今的古惑仔五人沒有你,朱永棠回「有人沒道義」。

諷刺的是,和《黃金兄弟》鄭伊健、陳小春幾人的改頭換面相比,朱永棠這幾年出演的角色倒仍然都是「蕉皮」。但所在的作品,卻全都是內地的網路大電影。和「大B哥」的扮演者吳志雄以及李修賢、盧慧光等老牌港星一起在以東北觀眾為主的「黑幫片」中出演著自己曾經的經典角色,充當二龍湖浩哥這些網路新寵的配角。

唉,世道艱難,古惑仔也是要吃飯的嘛。

根據微博博主@電影票房 統計的資料,《黃金兄弟》以兩倍的優勢領先第二名,連續三天拿到了中秋檔期的單日票房冠軍。截至9月26日,《黃金兄弟》上映6天票房2.4億元。豆瓣打出三星及以上分數的使用者評論,無外乎「知道是爛片,是為自己的青春打分」、「看到幾個人站在一起,為何還不滿足」。

其實,「還xx電影票」已經成了如今港片行銷的不二法門,一些觀眾已經開始有了抵觸情緒:「發哥/星爺/徐老怪,我已經不欠你電影票了」這種呼聲正在增加。但古惑仔在電影中再聚首畢竟是2000年《勝者為王》之後的第一次,所以仍有觀眾買單——這其中,也包括了把六部正傳、四部外傳以及《九龍冰室》這樣的衍生電影看了好幾遍的我。

只是,回憶中的陳浩南和山雞,早已在18年前就與我們揮手作別。開演唱會的是鄭伊健和陳小春,《黃金兄弟》裡的是獅王和火山,他們,都不是在銅鑼灣街頭意氣風發的青年。

也真誠地希望,香港電影人不要再把曾經的經典當作榨取資本的IP。情懷這個詞雖然已經被用爛,但它在觀眾們的心中仍然珍貴。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交往要用心去對待,不管是任何事情都需要「真誠真心」這四個字,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道出多少人的心酸,屬於男人的→@男人語錄,最懂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