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愧經典!洪金寶和林正英的經典僵屍片,原來藏著海量民間常識!

天空之城團隊 2021/06/30 檢舉 我要評論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文/天空之城團隊

 

義和團與民俗

若說民間秘術,在電影中的出現總會與清末民間神團有著千絲萬縷的瓜葛,不外乎義和團、白蓮教和紅燈會等,而這類打著濟世救民旗號的神團在道教法事借用上多少籠罩著一層層次分明的神秘感,指劍畫符、刀槍不入、請神上身等技能包恰當體現了道家的樸素迷信思想。

直至延續上千年的白蓮教在半殖民地的華夏大地上漸漸末落後,19世紀末期應運而生的擁有廣泛群眾根基的義和團(拳)可謂集大成了幾千年民俗的精華,武術、法術、反清複明等各種土生土長的元素在世紀之交野蠻生長,以一種近乎非人類的方式對待著現代文明的入侵。

義和團等組織源于工業文明與傳統文化交錯的魔幻年代,中國民間文化在各種意識形態的衝擊下不斷割裂。面對熱兵器武裝的洋人無能為力情形下,依靠原始價值觀構建的民間神通術卻愈發在團內盛行,亦為撫平失敗傷痕、慰藉團員精神創傷的良藥。

由此,失敗引起的秘術報復性反彈更讓其在義和團後期散發出一種煙霧繚繞、怪異強大的神秘感。

也許是為了揭秘黑歷史,滿足世人獵奇心的需要,在諸多華語老電影中依舊可領略神打秘術的螢幕魅力。可與基調所不同的是,大部分電影對此等秘術多持否定態度,且諷刺意味摻雜其中。

無所不能的刀槍不入、神功附體等靈效在真功夫面前原形畢露;子虛烏有的超能力在武林高手的快拳利腳下更如草包一堆,大有讓屈從於神靈之勞苦大眾回頭是岸、擺脫迷惑之寓意。

劉家良與神打

此方面,已故武術宗師、邵氏名導劉家良正頗有心得。在70年代中期第一部神打秘術電影《神打》起,劉家良以導演身份不斷構建自己的秘術世界,在第二部電影《十八般武藝》後,終於建成了專屬的邵氏秘術體系。

《茅山僵屍拳》中更把湘西趕屍與僵屍習性融入拳法和武術中,演化成別出心裁、獨樹一幟的茅山僵屍拳。

具體探究,義和團分為茅山、神打、術士三大神通。

茅山即為傀儡術,通過畫符稻草人來控制一個人的心神。在知曉某人的生辰八字後,即可通過設祭壇、做法事、紮小人等幾個常規性步驟,可順利完成對人從精神到身體的完全控制,成為行屍走肉般的死士。

神打的神妙自不用多說。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這句通用口號開始,孫悟空、豬八戒、二郎神和哪吒三太子等諸位天兵天將皆為通靈者所用,人的身體潛能亦隨神靈的力量無限擴大,以至銅皮鐵骨、飛簷走壁。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神打的缺陷亦同樣明顯;有通靈者自我意識迷惘、法術持續時間短、體能消耗大等弱點,加之神打為兩敗俱傷之術,往往對通靈者造成無法彌補的精神損傷。

術士于三大秘術中確是聞之甚少,知者寥寥。具體來說術士與神打、茅山有諸多相通之處;神奇的是,術士與西方的近代催眠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術士通過施術者對被施術者單向精神控制,完成人類感官知覺上全方位的轄制,施法成功後即可讓馬仔完全聽命於術士的手勢。

冤家宜解不宜結,唯獨把馬仔神形俱滅後,方能解開此等強大秘術。可見,術士是三類神通中最血腥和最喪失人道主義的一類。

作為傳統功夫片導演,對武術癡迷一生的劉家良先生當然對自己的看家本領保持了信仰般的尊重。以上提及的三部電影雖名為神打,但究其本質則神打為表、練武為實。

即借秘術之名進一步擴充了武術的發展空間,讓中華武學在鮮為人知的角落裡發揮奇效。

黃飛鴻與神鞭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大背景下,天朝義和團的影像原型放在白蓮教等民間團體中依舊適用。新武俠開山怪徐克借前輩之餘熱,在《黃飛鴻之男兒當自強》中,不忘對民間神打秘術濃墨重彩、深刻渲染。

義和團複製成了白蓮教,故事內核卻與邵氏老電影異流同源。在《男兒當自強》中,水火皆不容的白蓮教,除了遭受政府和洋人熱兵器上的打擊外,更在與一代宗師黃飛鴻的武術比拼上顏面盡失。

正是博大精深的中華武術擊敗了牛鬼蛇神上身的神秘邪教團體,真功夫代替了迷惑人心、攝人心魂的茅山術。

令人惋惜的是,刀槍不入的護體神功在電影中成為教主胸前的幾塊破銅爛鐵,神打硬氣功在佛山無影腳下屢嘗敗績。

或許長槍大炮的口徑賦予白蓮教的是肉體上的摧殘,那麼在國術上的全面潰敗更加速了白蓮教信仰的破滅(點擊閱讀原文,欣賞黃飛鴻大破九宮真人金剛護體神功)。

當然在每日巨浪洶湧澎湃的清末,神團的存滅亦如改朝換代的陪葬品,只在朝夕之間。或許清末民間神團的失敗正印證了一句老話:空談誤國,實幹興邦。

無獨有偶,以戲劇性收場的電影不僅僅香港製造,1986年根據馮驥才小說改編的同名電影《神鞭》以更慘烈更辛酸的方式諷刺了清末神團。

即便是天賦異稟、殺人於抬手間的神鞭玻璃花,在熱兵器面前卻似一道紙糊的牆,血肉之軀無法撐起國人的麻木神經;在耗盡最後一絲傳統信仰後,玻璃花此生引以為豪的神鞭被洋炮轟擊至蕩然無存。

隱喻意義不言自明,中華民族的精氣神仿佛如神鞭曇花一現,天朝上國的民粹美夢更如一場隨風而散的泡影,悲劇色彩的華夏大地上空陣陣迴響。

洪金寶與茅山

從破除迷信和擁抱文明的層面來說,體術終能戰勝法術,科技終能戰勝野蠻。如反過來考慮,秘術佔據絕對主導權的電影是否存在過?我們不妨回看80年代的港產神鬼電影,領略古老詭秘茅山術的神威。

在袁八爺《奇門遁甲》極盡調侃道統天師教後,早期的洪金寶大哥更義無反顧,把神鬼軼事挖地三尺,融入東方特色民俗傳說,產出了如《鬼打鬼》《人嚇人》等極接地氣的僵屍電影系列。

驚喜的是,洪金寶的神鬼影片中,無不對道家法術來龍去脈有著詳盡的描述,完好的民間神鬼體系于洪大哥鏡下活靈活現。滿足觀眾獵奇心之余,茅山師兄弟之間精彩快速的玄妙神打對決,更讓功夫跨越了類型片的邊界。

神鬼電影在香港的影響力持續發酵。洪金寶與道術電影結下了一段小姻緣後,林正英與黃鷹接過了東方靈異電影的新旗幟,林正英的清奇骨骼和仙風道骨更讓他佔據了「打鬼一哥」的寶座,道家秘術在林師傅身上煥發出不可思議的光芒。

在八九十年代《僵屍先生》等一系列鬼怪電影更印證了林道長不可替代的作用,此後林正英與金牌捉鬼配樂午馬 鐘發一起,構成當年僵屍電影「捉鬼三巨頭」,為香港電影提供了一股另類的神奇力量。

通篇來看,幾千年的華夏文明同樣產生了深不可測、古老神秘的民俗文化,即便借豐富寶藏產生了大量影像文化,但剪不斷理還亂的道教秘術更如一處煙霧環繞之密境,完全汲取尚需時日。

 

好了,今天的奇聞趣事就到這裡了,期待下次相遇! 如果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萬小刀←更多的奇聞趣事等著你來探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