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年時間,連拍了4部網絡大電影爛片,陳小春怎麼混成這樣了?

1995年,陳小春險些因誤會被抓進警局。

當時,他正在香港街頭拍攝電影《古惑仔》。

在一場街頭械斗戲中,過于投入地拿著道具刀出鏡的陳小春被巡邏警察盯上了。

于是,比演員還入戲的警察立馬荷槍實彈「維護治安」,陳小春也遭到警察持槍壓制:

把刀放下!

這段離奇的往事來自陳小春的自述,聽來有些無奈,但客觀上卻也是對其演戲生動的肯定。

前一年剛因《晚九朝五》里痞氣風格收獲金像獎男配的他,第二年就獲邀出演《古惑仔》系列。

憑借頗具靈性的演繹和自帶痞氣的風格,無師自通的影壇新人陳小春從容地駕馭角色山雞的形象。

表現出彩的他不僅讓警察們一秒入戲,影片上映后,他也因演活了敢愛敢恨的山雞形象而讓各界著了迷。

當時就傳聞曾有幫派人士跑到陳小春家中,試圖拜山雞哥的碼頭。

以假亂真的痞氣形象帶動下,酷酷的陳小春至此走紅演藝圈多年,是帶給我們無數江湖回憶的老牌港星了。

江湖終有散場時,如今《古惑仔》系列走紅二十幾年了,昔日的毛頭小伙陳小春也成長為年過半百的中年男子。

在昔日山雞哥「不當大哥好多年」的背景下,近期,我們卻意外、也遺憾地發現了54歲的他有些「晚節不保」的事實。

在過去短短的近一年里,他接連在4部低分網大中出鏡,其中有3部評分低于4分,另一部尚未開分但卻滿滿的1星差評。

隨著持續在爛片中高頻率刷屏,陳小春也被打上沒有底線、爛片之王等標簽。

去年5月,他參演網大《無間風暴》,在片中扮演臥底警察。

在劇情邏輯下線之下,速率過慢的動作戲和小春哥的全程撲克臉都讓人失望,試水網大的他最終僅獲3.9開分。

去年12月,小春哥則在網大電影《再戰江湖》重拾古惑仔情懷,扮演一位幫派大佬。

但依舊帶著生無可戀臉在演戲的他,依舊是毫無張力的敷衍冷淡風...

再加上劇情里「邊抽煙邊倒汽油」「女主穿高跟鞋開車」等雷人情節,更讓該片跌至3.1分。

而今年四月,小春哥則一口氣又演了2部網大爛片。

4月初,他參演的網大《重裝戰警》播出。

在王晶力捧晶女郎邱意濃的背景下,番位為男主的陳小春一路戲份簡單平淡。

在乏味到如例行公事的追兇劇情里,演技和角色都沒有亮點的陳小春化身工具人,討論度甚至不如同組的邱意濃。

4月中旬,他又以掛名主角身份出鏡網大《環線》。

這一次,小春哥更省事了,全程只有十幾句臺詞的他在劇情還有十幾分鐘結束時就提前下線。

在這部個人戲份有些邊緣的網大里,陳小春的風頭還不如片中秀身材的網大女郎。

在近一年的與爛片同框出鏡下,陳小春的風評不斷走低,更有網友為此產生肌肉記憶:

是陳小春演的?那不用看了。

很多影迷不禁想問:

陳小春,你到底了怎麼了?

從幾十年前演古惑仔收獲一片好評,到如今的被影迷躲著看的「爛片之王」,人到中年的小春哥令人唏噓。

而在過去參演這些網大爛片之下,陳小春以三步走的姿態隱隱要「毀掉」自己30年演藝生涯。

自毀第一步,無視劇本胡亂接戲;

作為有著多年演藝經驗的圈內大咖,與文雋、劉偉強等資深導演/編劇合作多年,小春哥絕對有對于劇本的基本辨別能力。

但從近期這幾部網大來看,他貌似因網大的拍攝快速便捷而忽視了劇本問題。

在他參演的這幾部網大里,可謂處處邏輯失控的地方。

這一幕戲里,陳小春化身蜘蛛俠,一個手銬就可以隔樓飛躍。

后一幕戲里,他的對手則來了個夸張的背后入車(《再戰江湖》),反物理的邏輯設定令人無語。

到了網大《逆線》中,甚至劇情都往狗血神劇里跑了。

該片講述一只變異到比人大的蜈蚣在現代都市捷運吃人的故事,而它是抗日戰爭日軍遺留下的產物...

這樣的奇特劇情不僅侮辱了生物學,也挑戰了大家的歷史常識...

但就是在這樣的奇特背景下,陳小春卻依舊選擇出演,并在片中帶著全車人人獸大戰。

盡管劇本優劣與小春哥確實無直觀關系,但他這麼不愛惜羽毛胡亂接戲的行為也確實令人遺憾。

自毀第二步,則是亮點不多、甚至僵化的演技。

在過去一年的各大網大領域中,陳小春嘗試過黑道大佬、臥底警察、警隊隊長等多種角色。

盡管扮演的角色形象不同,小春哥在不同的戲里卻始終是一副模樣。

無論在怎樣的劇情里,如今50多歲的他始終面對著鏡頭擺著沉默的苦瓜臉。

這種臉部表情幾無變動的演戲,不僅出現在日常閑聊,也出現在戰斗搏斗,屬于是萬物皆可「撲克臉」了。

對比年輕時期隨手一截的滿眼光澤,如今幾乎每部片子都心事重重的陳小春在網大領域退步了。

自毀第三步,則在于一套模板打天下,不斷套用過期情懷。

網大《無間風暴》中,臥底幫派的他扛著棍子帶著小弟打天下,在熟悉的《古惑仔》BGM里,他以昔日的情懷風出鏡。

到了另一部網大《無間風暴》中,他這樣的套情懷也更明顯了。

其扮演的角色「山哥」章山河名字和屬性都套用《古惑仔》山雞趙山河的人設,一些戰斗場面時,BGM依舊是那套「叱咤風云我任意闖」的《古惑仔》專屬配樂。

但相比于昔日聽來熱血上頭的古惑仔場景,當如今拿「刀」都有些緩慢的陳小春置身經典BGM中,人們更多只會出戲地想到那句經典玩梗臺詞:

系兄弟揍來砍我!

而隨著這11個月4部爛片的刷屏,陳小春也在翻車后加入了「網大天團」。

結合網大的發展狀況,或許一句話就足以解釋陳小春不要口碑也要來網大的原因了,因為:

這錢來得太容易了!

2015,一部名為《道士出山》的網大客觀上影響整個圈內生態。

這部電影投資僅有28萬、拍攝時間僅為8天,主演也是一幫沒名氣的演員,4.8分的影片質量也沒有過多亮點。

但在網大剛剛發展階段,這部雜糅陳凱歌《道士下山》和林正英僵尸片元素的電影卻粗糙地滿足了一部分影迷的情懷。

自這部堪稱「網大標桿」的《道士出山》后,第二年網大數量更是從前年的689部激增至超2500部。

這其中就有不少過氣港星慕名而來,帶著自己殘余的名氣奔向「聚寶盆」。

隨著陳浩民、林子聰等昔日情懷港星常駐網大,這種拍攝周期通常只有20天、分賬票房速度遠高于院線電影的新型電影形式成為港星用情懷賺快錢的陣地。

但在2015年,質感一般的《道士下山》還能因時代原因吃一吃紅利。

如今都8年過去了,在觀眾們對劣質網大已產生抗體的2022年,這幫過氣港星無節制地拍網大,只能徒留一幕幕翻車場面。

網大《封神:妲己》中,「阿嬌」鐘欣潼扮演的妲己就因浮夸表情和臃腫造型而遭致批評,更讓外界吐槽「肉裝妲己」,影片評分也低至2.7分。

在網大《東游傳》里,已從「濟公專業戶」淪為「網大專業戶」的陳浩民更以50歲「高齡」強行扮演20歲公子哥。

在被明顯與自己差輩的書童一口一個公子的稱呼下,陳浩民帶著中年皺紋繼續扮嫩辣眼睛。

而隨著陳小春交出以近一年的時間連拿4部網大的「投名狀」,山雞哥也趕了晚集,加入了港星網大天團中。

如今不挑劇本、毫無節制接戲的他,對比昔年因「擔心劇本負能量」而拒接《古惑仔》后期劇集的場景,顯得有些諷刺。

在這群港星進入網大的當下,或許會有一些中年港星在港圈式微下的同情論調又要出現。

但事實上,相比于以零片酬支持香港電影的林家棟,相比于TVB一個個無戲可拍而轉行的自身綠葉們,陳浩民等港星如今口碑上的「中年危機」不值得同情。

以過去10年狂拍十余部網大的陳浩民為例。

作為網大先驅者,前期嘗到甜頭的他本可及時抽身,避免讓自己陷入名利泥潭。

但在所謂給「生孩子给妻子留下回憶」的說辭下,陳浩民一家5年連生4胎,甚至不顧家庭開支問題打算接著生。

激增的家庭人口自然導致陳浩民出現所謂「生活壓力」,他們選擇搬離原本千萬價值的豪宅,轉入月租房...

為負擔家庭每個月六位數的房租,陳浩民選擇讓網大用戶買單,走了一條來錢快但敗名聲的捷徑。

而今天提到的陳小春也在近兩年迎來第二胎誕生,或許也是同樣的「生活壓力」作祟,但小春哥的「中年危機」也算是自找的...

實際上,他本可以選擇以體面的方式養家,畢竟,過去幾年他的資源和口碑都不差...

在去年的綜藝《披荊斬棘的哥哥》中,代表大灣區出戰的他就以真實性格圈粉,最終在粉絲助威下以第一名哥哥身份出道。

在此之前,他還因為參與《爸爸去哪兒》嚴厲奶爸人設而收獲熱度,事業上,他甚至還以主角身份參演了一部大熱港片,該片入圍了金像獎多項提名。

原本,陳小春有著多個方式在人到中年時迎來事業第二春。

但在與網大界做的這場「魔鬼交易」里,陳小春得到了迅速到來的「快錢」,但也為此付出了自1992年開始演戲以來積攢的30年口碑。

在這段時間的網大之旅遭遇罵評之下,陳小春隱隱有一種接棒陳浩民成為「新網大爛片王」的趨勢,這令人感到十分唏噓。

不知道望著一個個網友失望的評論,小春哥會否后悔一年前的選擇。

趁著這「擺爛期」還只有一年,若「山雞哥」選擇及時醒悟,或許他的這份中年危機還有解決方法。

演藝之路是向左還是向右,這全看陳小春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