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著名導演楚原逝世,獲終生成就獎,一部電影改變粵語電影地位

據港媒報導,香港著名導演楚原,于2月21日逝世,享年87歲。《七十二家房客》《壹號皇庭》《陀槍師姐》等等都是他的代表作。

說到楚原,也是一位妙人,可以說是滿腹經綸,在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頒獎典禮上,他獲頒終身成就獎,他卻說自己受之有愧。這也是他的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楚原在香港電影頒獎典禮上的一番話,引發港人熱議

2018年,楚原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他在自己的太太南紅和寶貝孫女的陪同下,上臺領獎。

就在這個臺上,楚原說出了一番非常經典的發言。

你們把一個終身成就獎頒給一個終身沒什麼成就的楚原,你們就是硬要讓我說句「受之有愧」,而我確實受之有愧!

回首半生青衫人老,在漫長的人生中,有開心的時候,但是困難的日子也有不少。

人生大概都是,失意多,如意少。

他說自己的電影《七十二家房客》打破了香港票房紀錄,老闆馬上給他漲了10倍工資,那時候人人都說他是香港最幸福的導演。

他又說道,十多年後,他的戲不賣錢了,拍了幾部「撲街」片後,就想拍《天龍八部》。開工前一天,邵氏的方逸華女士直接撕了他的通告,質問他,誰批准他拍《天龍八部》了,還問楚原,如果賠錢了他能不能賠得起。

隨後方逸華女士還非常不客氣地說,楚原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電影藝術,根本就不會拍電影。

那時候人人都說,他是邵氏公司最難堪的導演。

楚原說,人生這兩個字,就是「歡聲」和「淚影」,四個字砌成的,沒什麼奇怪。

任何人,無論你昨天多風光,也無論你昨天多失意,第二天天亮的時候你一樣要起床做回一個人,繼續生活下去,因為明天總比昨天好,這就是人生。

不說你不知道,人生就跟打麻將一樣,有東南西北風,打到北風的時候又是另外一個人生。

如果你老得像我一樣,老到沒工作了,記得年輕的時候要剩點錢,老得像我一樣的時候,連終身成就獎這樣的「老人牌」都拿到了,那你就應該,管他天下千萬事,閑來輕笑兩三聲。

到老的時候,無論外面發生什麼,管他喜怒哀樂,管他恩怨情仇,全部都當他是菩提明鏡,笑一下就算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最後楚原先生送給大家幾句他最喜歡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裡的話:

當你回首往事時,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那你就可以驕傲地對自己說,你,無悔此生!

楚原先生的一番發言,發人深省,直到頒獎典禮的第二日,很多的港人依然在回味老人家的這一番話。

這樣一位富有文化底蘊的老人,他的人生到底是怎樣的呢?

楚原很早就想做導演,卻在中山大學念化學

楚原原名張寶堅,父親是粵語片演員張活游,因為父親張活游是演員,小時候會經常跟著父親去片場裡玩。不過對楚原來說,最大的啟蒙契機,是因為觀看了電影《哀樂中年》,楚原就立志想做導演。

對于為什麼要做導演這件事楚原也是想得很通透,他說那時候的電影圈需要人長得高大,像曾志偉這樣的是不可能那麼火的,楚原年輕時雖然遺傳了父親的高顏值,很帥,可惜比自己的父親矮了半個頭,所以他覺得自己可能很難像父親一樣成為成功的演員。

然而楚原想做導演也不容易,他說自己高中畢業的時候,電影學院不接受一般學生的報考,只招收各大藝術團的保送生或者委培生,所以無奈之下,他選擇了在中山大學就讀化學。

楚原成為導演以後,執導父親主演的戲

大學畢業以後,楚原因為身體不好,從內地到香港治病,機緣巧合之下,就進入了電影圈工作。

楚原先是成為編劇,跟著吳回導演學了一年,又跟秦劍導演學了一年,恰逢秦劍的光藝要擴張,1957年楚原就簽約成了導演。他改編了小說《私生子》,拍成了電影《湖畔草》,票房破16萬,是當時的一個紀錄,劃重點,時間是1959年。

楚原還執導父親主演的電影。被問到,執導父親的戲是什麼一種感覺,楚原直言是一樣的。

他在片場裡直接喊:「張活遊,埋位!」。廣東話裡的「埋位」,可以理解為「演員就位」的意思。

不過楚原還是非常謙虛,他說自己其實根本沒有資格去教導父親這樣的老人家演戲。

進入邵氏,拍了15年戲,一部電影扭轉了粵語電影的市場地位

1971年,楚原正式簽約邵氏,開啟了自己在邵氏長達15年的導演生涯。

在那個時代的香港,國語片是主流。所以大家想賺錢,國語片的地位遠高于粵語片。一部國語電影的拍攝週期可以到45天,而拍攝粵語片,因為成本有限,可能10天、8天就拍完了。

然而楚原在1973年拍了一部非常著名的粵語電影《七十二家房客》,票房大賣,打敗了李小龍的電影《龍爭虎鬥》,也讓粵語電影市場重新引起重視,某個角度上說,是楚原挽救了粵語電影。

最初這部電影的劇本,是邵逸夫先生早就相中買下的版權,這是一部粵語話劇的劇本,在廣州有演過,楚原也看過。邵逸夫先生最初是想拍成國語片的,但是楚原說,如果不說粵語,根本出不來效果。

對此邵逸夫先生最初非常排斥,他直言,自己花了那麼大的精力打敗了粵語片,現在又回過頭來拍粵語片,不行。

在楚原的再次勸說之下,邵逸夫先生說他再考慮一下,第二天上午8點,邵逸夫先生告訴楚原,可以拍。就這樣,這部在香港粵語電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部粵語片《七十二家房客》誕生了,這部電影也是邵氏電影的第一部粵語電影。

說起拍攝這部電影的難度,楚原說沒難度,就是演員稍微多了點,場場戲都二、三十人,從開拍到上映,只用了40天。老人家真的是非常風趣,有啥說啥。

高峰之後是低潮,連虧7部,最後楚原終于和古龍隔空相遇

因為《七十二家房客》大獲成功,楚原工資漲了10倍,接連拍了7部電影,7部全部虧損。

之後楚原整整9個月沒有接到新工作,他自己去尋找機會,他發現古龍的小說《多情劍客無情劍》很適合,他自己去寫劇本,拿給邵逸夫看。

邵逸夫說,為什麼不讓你拍武俠片呢,那是因為市場不行,連張徹大導演去拍都虧損,你怎麼就可以呢?這讓楚原無言以對。

不過邵逸夫真的對楚原特別欣賞,過沒幾天,邵逸夫請楚原去吃飯。邵逸夫每次請楚原吃飯,楚原都很緊張,因為吃飯是其次的,每次邵逸夫其實都是找楚原來訓話的,說他這好那不好,最好還是不要拍那樣的電影云云。

這次楚原懷著忐忑的心情去了,發現席上不止邵逸夫,還有倪匡。倪匡問楚原,你很喜歡古龍的小說嗎?

楚原說,那當然是,他的書寫得非常好。倪匡又問楚原,古龍有一部新作《流星胡蝶劍》,改編自《教父》的,你有沒有興趣?

楚原都已經9個月沒拍戲了,當然說喜歡,就這樣,楚原迎來了自己的第二個高峰。

楚原對古龍小說的精髓抓得很准,把倪匡的劇本重寫了一遍!

話說邵逸夫先生真的對楚原很好,他請倪匡寫了這個劇本。然而倪匡把文戲都刪除了,全篇都是打戲。楚原說,古龍的小說寫的其實是情,而不是打。

為此,他自己又重新寫了一遍劇本。對此倪匡一點都沒有不高興,因為他寫劇本最怕別人退貨,千萬不要拿回來,有錢收就好。

《流星胡蝶劍》在臺灣大賣,後來楚原一口氣又拍了17部古龍的經典小說,被譽為最懂得古龍小說精髓的導演。

爾冬升就是出演楚原執導的《三少爺的劍》,紅了,多年以後,爾冬升多次表示,必須感謝楚原導演。

在金像獎上所說的不讓拍金庸的事,已經是他拍古龍火了10多年以後的事

不過武俠走向沒落,不是楚原的錯,而是整個市場都在快速地轉變。楚原憑藉古龍的故事火了10多年,又再次面臨低谷,才想到去拍金庸,想再現高峰,可惜這次他沒有遇到伯樂,也或許方逸華小姐的判斷是對的,市場已經沒有了。

話說當時演員都選好了,劇本也寫好了,連佈景都已經完成搭建了,正在打光,就在開鏡前一天,方逸華撕掉了通告,也是做事非常果斷的一位女強人。

雖然多年以後,楚原才說出這件事,但實際上他說,當時過了2個小時就沒事了,人生總是會有高低之時。也是這件事之後,楚原在邵氏再也沒有導戲,直到合同到期,楚原離開。

方逸華說他不會做導演,但是後來他拍了張國榮梅豔芳主演的《偶然》

離開邵氏以後的楚原,其實生活無憂,在朋友的支持下,偶爾還是會拍一些電影,比如有爾冬升主演的《錯點鴛鴦》,還有張國榮和梅豔芳、王祖賢、葉童主演的《偶然》。

楚原後期成了TVB的演員,他說做演員太舒服了

楚原先生是一個非常樂天的老頭,他覺得做導演是工作,做演員也是工作,沒有高低之分,反而做演員非常舒服,好過做導演十倍。

他說,做演員,穿好服裝,進去說幾句,走人,就那麼簡單。做導演要操心的東西就多太多了,拍之前要搞劇本,拍完了大家拍屁股走人了,他還要留下來剪片。

楚原在TVB出演了不少的配角,非常受歡迎,20多年前,楚原榮獲金像獎專業精神獎。他之所以說自己沒啥成就,那是因為他從來沒拿過最佳導演。

楚原從小學開始就教育自己的兒子不要進入電影圈

楚原先生是一位非常實際的人,他從小對兒子說,1000個電影圈的人都未必有一個人有工作,1000個有工作的人裡都未必有一個能成名,1000個成名的裡未必有一個能賺到錢,更重要的是1000個賺到錢的裡未必有一個可以存到錢。

所以他的兒子沒有進入娛樂圈,而是成了一位金融才俊,在摩根大通工作。不過說起兒子如果要進娛樂圈,他會怎麼做?楚原說會全力支持,他說,人只要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就可以。

這真的是一位非常闊達的老人。在娛樂圈的大染缸裡,作為一位大導演,面對很多的誘惑,楚原對自己的原配夫人南紅始終如一,這也是楚原一生中的佳話。

前兩年他被傳腦退化,實際上是個誤會,楚原在2018年親自闢謠,在接受訪問中,他非常健談,將近1個小時的訪問裡,頭腦清晰,記憶力驚人,完全沒有腦退化的跡象。

結語

楚原1955年入行,到今年是第67年,無論是他的事業還是他的為人,都是許多人的榜樣,如今逝世,真的讓人十分惋惜,希望老人家一路走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