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香港第一妖女,買垮兩個億萬富豪另有隱情,章小蕙為何不辯解

亦舒曾說:「在香港,我最欣賞章小蕙。」

欣賞她什麼?插足閨蜜婚姻、搞垮兩個億萬富豪?花錢不眨眼,欠下2.5億鉅款?還是拍限制片敢露?

這個章小蕙到底是何等人物,竟然能讓向來清高、毒舌的「師太」說出如此讚美之詞?

一、富家千金

章小蕙,原名章蓉舫,「蓉舫」二字來源于祖父的別號,那是古時候文人墨客在西湖畔吟詩作詞的地方。

讀起來滿滿的詩情畫意,蘊藏著祖父對她的期望。

只不過她更喜歡「小蕙」這個小名,後來便一直沿用至今。

1963年,章小蕙含著金湯匙出生于香港。

祖父曾在民國時期身居高位,骨子裡滲透著文人的書香和風雅。

父親章建國是香港第一代廣告人,後來移民到加拿大。

母親周婉筠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家閨秀,帶著丫鬟嫁到章家,一輩子連頭髮都沒自己動手洗過。

章小蕙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豪門千金,小時候的她住的是價值上億的九龍塘豪宅,出門有豪車接送。

小學和中學讀的是老牌名校瑪利諾修院學校,夏夢、施南生、李嘉欣、關之琳、梁詠琪都曾就讀于此。

別的小朋友還期待週末看動畫片、去遊樂園的年紀,4歲的章小蕙卻開始跟著母親逛起了奢侈品商城。

相比于和小朋友一起玩,她更願意花時間去關注時裝搭配和奢侈品。

小學時,章小蕙開始對化妝品產生濃厚興趣,高檔美容院、高端化妝品專櫃成了她日常出入的場所。

等到了6年級,她早就逛膩了連卡佛這樣的百貨商場,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各種潮牌、小店。

那時的她,已經有了獨立的審美意識和能力,只喜歡到那些外國設計師開的店裡選購。

她還曾經穿著白色圓領短袖T恤、橙色熱褲,搭配同色小短裙,逛遍東京,只為找到稱心的單品。

不得不說,即使放到今天,她這身穿搭也算得上時髦。

15歲時,章小蕙開始收集各種時尚雜誌,還細心地分門別類,以便于查看。

一年後,章小蕙跟隨父母移民加拿大,在多倫多讀了高中和大學。

大學畢業後,她又順從自己的心意,選了時裝買賣與博物館管理進修碩士。

一轉眼,當年的小女孩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為了女兒的18歲成人禮,父親專門請了著名時裝設計師為章小蕙設計晚裝。

不得不說,優渥的家境、自由的成長環境,加上父母的寵愛,把章小蕙帶到了更為廣闊的舞臺上,也讓她的人生有了無限可能。

二、一見鍾情的婚姻

章小蕙從小美到大,12歲開始就被星探追著跑。

濃密的長髮、精緻的五官,加上多年潛心研究時尚、潮流,在她心裡早已建立起自己的審美系統,從顏值到穿搭,她都不輸任何一個女明星。

24歲那年,章小蕙回香港探親,一個偶然的機會,她認識了當時紅透半邊天的B哥鐘鎮濤。

俊女靚女,火花四射,一見鍾情的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僅僅21天后,兩人便步入婚姻殿堂。

實際上,由于鐘鎮濤出身貧寒,章小蕙的父親曾極力反對這門婚事。

但耐不住女兒軟磨硬泡、聲淚俱下,最終只能以妥協告終。

從小養尊處優的章小蕙,生活中自然少不了諸如下午茶這樣的儀式感。糕點、咖啡、糖果是她早已養成的習慣。

鐘鎮濤也深知她的喜好,shopping、時尚、甜品……

被問到婚後生活,他信誓旦旦許下承諾,答應每個月給章小蕙三萬塊,一萬雜誌費、一萬糖果費、一萬零用錢。

看到這可能有人要問了,章小蕙那麼愛美、愛時髦,怎麼沒有服裝費呢?

別擔心,當時的鐘鎮濤滿眼寵溺地說:「她有我的附屬信用卡,想買多少買多少。」

別人眼裡節儉過度的鐘鎮濤,愣是斥鉅資300萬港幣,給了章小蕙一場風風光光的世紀婚禮。

光是婚紗就花了13萬,請的是曾為戴安娜王妃設計婚紗的David & Elizabeth Emanuel,為她量身定制。

現場錄影則由知名導演楊帆負責。

如此盛大的排場,勢必引來無數記者跟蹤報導,佔據了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

章小蕙回憶說,那天來參加婚禮的人有90%自己都不認識。

因為場面過于混亂,連她的頭紗都被踩爛,婚紗也搞得髒兮兮的。

隨著婚禮結束,章小蕙也開始頻頻在娛樂圈現身。

她和鐘鎮濤一起錄節目、唱歌,根據瓊瑤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梅花烙》,片尾曲《你是我心底的烙印》便是他倆所唱。

富家千金+頂流偶像喜結連理。

可婚後的生活,並不如章小蕙想象中那般。

後來,她在專欄裡寫到:「婚後第二年就覺得婚姻並不太如意,想離婚。」

即便如此,章小蕙還是為鐘鎮濤生下了一兒一女。

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本以為幸福甜蜜的婚姻,在不久的將來卻成了讓她背上各種駡名的開始。

三、頂級渣女?

對于章小蕙這樣的千金大小姐來說,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從來不是她的考慮范疇。

結婚後的她,仍然過著花錢如流水的奢侈生活。

同一款香奈兒套裝,一次要買3個不同顏色;動不動就遠端購買各種海外大牌新款;短短幾天宣傳活動,要自備60多套名牌服裝、20多雙名牌鞋子……

章小蕙的購物欲仿佛永無止境,即使對于正處于事業巔峰、收入不菲的鐘鎮濤來說,這也是個不小的負擔。

更何況,到了90年代,娛樂圈更新換代,鐘鎮濤的事業不斷下滑,資源更是少得可憐。

別說每個月給章小蕙發零花錢,連生活的基本開支都成了問題。

後來鐘鎮濤申請破產,章小蕙卻因為做服裝生意,認識了富商陳曜旻,也就是她閨蜜鐘璧澤的丈夫。

沒多久,她就和這個比自己大23歲,還有個身患癌症妻子的男人走到了一起。

鐘鎮濤忍無可忍和她離了婚,之後他在自傳《麥當勞道》裡這樣寫到:

「有一個晚上,陳曜旻和太太來鐘家吃飯。後來陳太太有事先走了,三個人繼續談得不亦樂乎。後來,陳曜旻要回家,他去車庫取車。 等他正在倒車,突然從後視鏡發現,章小蕙和陳曜旻手把手十分甜蜜地走出來。」

還寫到,章小蕙曾經開著他的車、用他的司機去接陳曜旻上下班,照片被記者拍下後發給他看,他被氣得無言以對。

輿論最猛烈時,章小蕙說了一聲:「我早已與鐘鎮濤分居,我和他是分開戀愛。」

沒想到,幾年後陳曜旻也因經濟問題申請破產,章小蕙與陳曜旻的關係也不了了之。

也是從那時起,媒體開始大肆報導,給章小蕙貼下「克夫」、「妖女」、「拜金」、「拋棄前夫」、「敗光兩個富豪家產」的標籤。

黑料、謠言鋪天蓋地,真真假假無從分辨,曾經讓萬人豔羨的香江名媛,也被罵成了見錢眼開、玩弄富豪的頂級渣女。

章小蕙怎麼都沒想到,從沒為金錢煩惱過的她,卻因為金錢成了吃瓜群眾茶餘飯後的談資。

至于這一切的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真相,直到很久以後才開始逐漸浮出水面……

四、帶刺的「野玫瑰」

亦舒的經典小說《玫瑰的故事》,裡面的富家千金黃玫瑰,和章小蕙有著莫名的相似。

她們同樣美豔動人、風情萬種,讓無數男人為之傾心。

于是,坊間傳聞黃玫瑰是以章小蕙為原型的。

實際上,這本書首次出版是在1981年,而那時的章小蕙還不到20歲,顯然還沒有經歷過往後的那些愛恨糾葛。

或許是因為她從小迷戀亦舒的小說,而這本小說恰好與她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

章小蕙自己也曾坦言:「我長大後對待男生的態度,怎樣面對困境從零開始, 不多不少受到她書中女主角影響。」

以至于2018年,她開的社交號都是以自己的名字,加上美國女詩人格特魯德斯坦的詩「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玫瑰是玫瑰)」命名。

或許在別人眼裡,章小蕙是一朵「帶刺的野玫瑰」,愛慕虛榮、心狠手辣,為了金錢不擇手段。

殊不知在這些表像之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真相。

正如港媒罵她拜金、出軌、敗家、豔星;作為過氣明星的前妻,為了博人眼球,寫歌嘲她,在鏡頭前稱她是紅顏禍水、奸妃、喪門星。

可面對這些髒水,她從未反駁,也沒想過和誰撕破臉。

哪怕被問起,也只是淡淡地回應一句:「他可能還沒放下吧。」

而關于鐘鎮濤破產的真實情況,其實是他和章小蕙一起投資炒樓,聯名向香港裕泰興借貸買豪宅。

卻恰好遇上了1997年那場亞洲金融危機,誘發的房地產泡沫,兩人都難逃一劫,因此而欠下2.5億鉅款。

這和章小蕙愛購物的關係並不算大,關鍵是鐘鎮濤是在兩人離婚7年後才宣佈破產,這似乎也坐實了他所說的那些關于章小蕙的「言論」並非事實。

可就當鐘鎮濤忙著在鏡頭前向媒體哭訴,曾經深愛過的前妻犯下的種種「罪狀」時。

從小嬌生慣養的章小蕙,面臨著2.5億巨額欠款,每月60萬利息……對此她毅然決然咬緊牙關,承擔了下來。

她自嘲選了「又蠢又笨」的賺錢方法,給雜誌、報刊寫稿,最高峰時一周要寫個17-19版專欄。

憑著多年積累的經驗,當起了闊太太們的時尚買手,每天不停地幫她們訂貨、取貨、當模特。

靠著這兩樣,章小蕙短短兩年賺了近5000萬,生活的擔子總算減輕了些許。

外界看到的是章小蕙在丈夫事業低迷時期,不顧多年婚姻,不顧一兒一女,傍上富商陳曜旻。

眾人看不到的另一面卻是,婚姻已經名存實亡的章小蕙,本以為遇到了那個真正懂自己、疼惜自己的男人。

沒想到陳曜旻不過是個衣冠禽獸,而章小蕙卻成了他的出氣筒。

動不動就扇巴掌、扯頭髮,甚至在一次爭執中,從背後一腳把她踹飛到地上,導致章小蕙差點癱瘓。

而陳曜旻的妻子,即使在病重臥床時,仍然遭遇著他的家暴。她曾向記者爆料,他打我,大力摑我的後腦,還說:「你看你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看到就反胃!」

還有那部讓她受盡屈辱的影片,或許在別人看來,這不過是一部[大尺度]的電影。

但對章小蕙來說,這卻是她人生逆轉的一次機會。

在一片指責、詆毀聲中,章小蕙賣掉香港的房子移居美國,只留下一句:「我準備將我所有的剪報全部燒掉。我這個人一直都是窮風流,餓快活。」

在美國,她學了7年的戲劇,以一部電影為主題寫了論文,從而申請到了綠卡。

後來,章小蕙被英皇楊受成邀請為旗下網站的獨家作者,有狗仔[偷.拍]她,不曾想照片上她的穿搭竟然成了眾人關注的重點。

章小蕙抓住機遇,向楊受成預支了一年的稿費,在香港中環開了時裝買手店。

說章小蕙是初代KOL毫不誇張,亦舒曾說在專欄中這樣描寫:

「她有味道,是時髦潮流以外的一個等級。真奇怪,時下流行什麼,全體與她無關,她自有一套。

人人露臍穿喇叭褲,她穿bias cut 雪紡裙。個個減肥瘦到胃貼背,她豐碩如水蜜桃。原來,你要真正走在潮流之前,就得放棄潮流。」

作詞人黃偉文曾說:「Pashmina羊絨圍巾在香港得以流行一時,全靠章小蕙。」

重新回歸到自己擅長的領域,章小蕙可謂是風生水起。

2018年,她開通了社交號,分享好物、穿搭、心得、乾貨。

她分享的好物,經常秒被賣光。

如今58歲的她仍然面容精緻、風韻猶存,人們稱她為初代帶貨女王、KOL鼻祖。

在時尚方面,章小蕙的style似乎從未過時。

她以獨到的眼光,繼續引領著年輕人的潮流。

章小蕙有一句名言:「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買」。

她特立獨行的行事風格,顯得與傳統價值觀、消費觀格格不入。

大概也是因此,導致了不同人眼中所看到的章小蕙並不相同。

靚麗的、堅韌的、妖豔的、奢靡的、貪婪的……褒貶不一。

而這些或好或壞、或對或錯的經歷,也組成了那個愛美、愛買,卻從不抱怨、不糾纏,一點一點改變世俗看法,靠自己賺錢給自己花的章小蕙。

正如她自己所說:「我需要睡眠、勇氣和look fabulous」。

或許在她眼裡,什麼情啊愛啊,都不如好好睡上一覺。

即使聽遍塵世喧囂,看盡人情冷暖,她也有辦法積攢足夠的勇氣,以「時尚」為鎧甲,在擅長的領域滿血復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