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前,離開洪金寶后,元奎與李連杰合作,接連二部電影票房失利

上個世紀50年代,京劇演員于占元,創辦了中國戲曲研究學院,并廣收門徒、傳承京劇藝術。

此時的他,或許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弟子「七小福」中,洪金寶、成龍、元奎、元彪、元華、元彬等人,未來會扛起動作港片的半壁江山。

隨著時間的推移,電影產業的快速崛起,大批梨園子弟開始走向了銀幕。

起初,洪金寶作為大師兄,帶著師弟們一起闖蕩香港影壇。

在此期間,師兄弟們各自也遇到了不同的發展機遇。

其中,成龍是自立門戶,而元奎則是選擇和風頭正勁的李連杰合作。

由于屬于不同公司,站在了不同的立場,造成了洪金寶和元奎在港片市場上,多次正面較量。

當時的李連杰早已成為了會下金蛋的「母雞」,制作公司爭著搶,而李連杰希望給自己下金蛋。

于是在1992年,李連杰自立門戶,成立了自己的正東電影。

而元奎也離開了「洪家班」另謀發展,在此契機下,兩人一拍即合。

一個是當紅功夫明星,另一個是專業的武術指導,李連杰和元奎的合作也因此被很多人看好。

正東電影公司的處女作《方世玉》,在上映前并不被人看好。

首先,他飾演的黃飛鴻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做這樣一次類型相近的轉型成功率幾乎為零。

其次,90年代初,業界的盲目跟風,導致港產武俠片已經出現了頹勢的跡象。

然而,電影上映后,卻創下了不錯的票房成績,同時也打破了質疑。

李連杰還是那個李連杰,雖說飾演的是方世玉,但是卻有著如《黃飛鴻》一樣的瀟灑。

而且在片中,他和趙文卓飾演的九門提督,在染坊里那段長短棍的惡斗,令觀眾贊不絕口。

只可惜,《方世玉》的成功,并沒有讓兩人的事業再登新的高峰。

由于武俠、功夫、動作片的扎堆,讓李連杰逐漸感到危機,所以急需一部轉型之作。

于是在1994年,李連杰和元奎一起籌劃拍攝出了《中南海保鏢》。

兩人想要借此機會,完成從古裝武俠到現代動作片的轉型。

只可惜,電影上映后,口碑著實還不錯,但是票房卻不盡如人意。

正因為如此,在當時以票房論成敗的香港電影市場,《中南海保鏢》無疑是失敗的。

為了挽回頹勢,元奎和李連杰商量過后,兩人決定將目光對準動作警匪片,以此來打造一部賣座的電影。

要知道,90年代的香港影壇,是雙周一成的天下。

成龍的動作片、周星馳的喜劇片、周潤發的警匪片,是最賣座的三大類型片。

以李連杰的人設,拍喜劇片肯定是不合適的,唯獨警匪動作片,才是唯一的出路。

而成龍就是一個經典的例子,他的作品就是最好的證明。

于是在1995年,李連杰和元奎聯手打造了這部電影——《給爸爸的信》。

李連杰和謝苗這對「父子」,在元奎的指導下各展所長,力度與節奏俱佳,尤以兩人聯手殲敵的場面,不僅精彩而且還頗具幽默感。

雖然該片是動作片,卻是以講述父子情為主,在文戲與武戲方面,結合得相當成功。

另一邊,師兄洪金寶也沒閑著,而是在探索屬于自己的電影。

早年,洪金寶的功夫喜劇和靈幻僵尸片,在電影市場極其受歡迎。

然而,不甘于現狀的他,卻努力開拓新的類型片,為此斥巨資拍攝了《東方禿鷹》。

然而,這部電影的票房表現,并沒有預想中那麼好。

《東方禿鷹》的票房受挫,以及僵尸片的落寞,洪金寶的事業遭受了巨大的打擊。

而且隨著洪金寶執導的《戰神傳說》、《一刀傾城》等電影的票房慘敗,他名下的電影公司,先后走向破產的結局。

在巨大的壓力下,洪金寶也想走成龍的道路,自導自演了警匪動作片《冇面俾》。

于是元奎的《給爸爸的信》和洪金寶的《冇面俾》狹路相逢,先后相差僅一天,幾乎算同時登陸電影院。

同樣的題材,難免會要比出個輸贏來。

說實話,僅從質量上看,兩部電影難分伯仲。

但是,它們的缺點也很明顯。

《給爸爸的信》與早期李連杰的電影風格大相徑庭,而且整體基調太過于悲情。

而《冇面俾》的故事太過于套路化,沒有一點新意。

于是洪金寶和元奎的票房對決,洪金寶一直處于下風。

電影《給爸爸的信》上映28天,拿下了1500多萬的票房。

而《冇面俾》上映只有14天,取得了500多萬的票房。

雖說后者只有前者一半的時間,但是票房卻相差1000多萬,令人意想不到。

反觀同一年上映的《紅番區》,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紅番區》這部電影,不僅輕松斬獲了3200多萬美元的票房成績,而且還幫助成龍正式打入了好萊塢電影市場。

相比之下,《冇面俾》和《給爸爸的信》兩部電影的票房失敗,也在意料之中。

此后,洪金寶的電影生涯,也逐漸失去了往日的輝煌。

而元奎與李連杰的合作關系,也因幾部電影的票房失利,也走向了結束。

總的來說,不管是元奎、李連杰,還是洪金寶,它們的失利不僅僅是個人原因,還與整個香港電影市場的沒落有關。

不可否認,港片走下神壇,是時代的大勢所趨。

港片的變遷史,其實也是電影行業的變遷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