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黑幫電影往事:杜琪峰《黑社會》的「鄧伯」,現實的「尤伯」,一生只為社團平衡

他是香港三大黑幫之一「和勝和」的開山鼻祖,曾經囂張一時的大圈幫,因他發怒而嚇破膽。

他是「黃藥師」堂哥的乾爹,死後來送行的人超過兩千人。

他就是「和勝和」的三大開山元勳,尤伯。

尤伯,出生于1925年,原名王敬祐。60年代末,「和勝和」第一任坐館國龍上位時,尤伯在社團內已是頗具分量,地位並不會比國龍低。

因為當時「和勝和」內部主要便是兩股勢力,一股就是國龍這一方,一股是尤伯這一方。

國龍的門生更多的是「打手」,而尤伯手下更多的是「白紙扇」。

在洪門黑幫裡,「白紙扇」便是軍師,每當社團有準備械鬥之前,「白紙扇」便會出謀劃策,調兵遣將。「以最小的代價,為社團爭取最大的利益」,便是「白紙扇們」的工作。

但那個年代,正值混亂時期,拳頭的大小,更具說服力。所以國龍比尤伯的聲望還高,門生也比尤伯多,高峰期國龍的徒弟徒孫占了整個「和勝和」的八成人馬。

雖然沒有國龍在江湖上那般呼風喚雨,但在社團內,尤伯依舊是不容忽視的存在。

社團地位

杜琪峰導演的電影《黑社會1龍城歲月》、《黑色會2以和為貴》裡,在社團選坐館的時候,王天林飾演的「鄧伯」能在眾多大佬支持「大D」的情況下,直接表態支援「阿樂」,隨後「阿樂」就直接成了社團的坐館。

電影裡黑幫「和聯勝」指的就是「和勝和」,而這位地位特殊的「鄧伯」相對應的便是現實中的尤伯。

而電影裡的坐館「阿樂」其實映射的是現實中1996年到1998年的坐館,「雞腳黑」招國強。

1996年到1998年中間那一年,處于敏感之際。當時處于巔峰期的新義安「龍頭家族」向氏一門,早已經親自到京城接受招安。

14K自從1953年「葛老大」去世後便群龍無首,三十六字堆各自為政,即使想招安也不好招。

和勝和身為本土幫會,其實處境有點尷尬。

而尤伯選擇「雞腳黑」上位是有理由的,「雞腳黑」夠猛,敢打敢拼,可以打破這個尷尬的局面。

「雞腳黑」上位後,直接就到了新義安的尖東去插旗了,招安後的新義安不敢再搞事,只能是忍氣吞聲。

隨後各社團的地盤,如缽蘭街、旺角等地「雞腳黑」都敢于伸手去染指。

也就是那一年,在「雞腳黑」的帶領下,和勝和成了香港第一社團。

由此可見,尤伯的佈局是明智的。

電影《黑色會2以和為貴》中,「阿樂」想要連任,但「鄧伯」反而對古天樂飾演的「吉米」鼎力支持。這位「吉米」對應的便是「和勝和」1998年到2000年的坐館「上海仔」。

「上海仔」並不像「雞腳黑」那樣,靠著拳頭打天下,而是極具商業頭腦。在澳門賭廳裡大肆撈金,背後還有許多富豪金主。

事實上,這其中的佈局便是通過「雞腳黑」為社團打天下,再通過「上海仔」為社團賺錢。

可尤伯也是有看錯人的時候,「上海仔」雖然能賺錢,但也能花錢。「上海仔」好賭,按他自己所說,高峰期前後輸了6個多億。

2000年「上海仔」的坐館之位到任,估計是因為輸了太多錢,虧空社團的公款,他希望能連任,並且拒絕交出上任這兩年期間的賬本。

最後還是尤伯親自出面,「上海仔」才不敢放肆,乖乖交出賬本卸任。

和勝和2004年到2006年的坐館「白頭仔」在05年當坐館期間入獄,2006年到2008年的坐館「泰拳安」于07年入獄,亦是在當坐館期間。這意味著隨時代的高速發展,黑社會的好日子是到頭了。

兩人坐館相繼被捕,也意味著「坐館」這個位置首當其衝。和勝和幫內叔父輩無計可施,只能找到當時臥病在床的尤伯。

尤伯此時已經有八十多歲了,雖久臥病榻,頭腦卻還清醒,他直接點名讓「崩嘴崩」上位。

「崩嘴崩」雖是個「兔唇」,外貌是醜了點,但為人精明,能對局勢做出有效的處理。除了與江湖上各大社團都有聯繫外,他的岳父還是14K的叔父輩「驢仔添」。

用「崩嘴崩」來解決社團這次的危機那是再好不過了。尤伯也沒看錯人,「崩嘴崩」上位後內外部的矛盾逐漸消除,並為社團賺得盆滿缽滿。

尤伯能為社團培育出多位「白紙扇」,自己的頭腦那是相當的發達,但他為人脾氣也是暴躁。

江湖地位

在90年代,香港的珠寶大亨呂老闆被大圈幫的「大圈雄」廖文雄綁票,呂老闆的妻子好說歹說,對方都是要價兩個億才給贖身。

呂老闆娘是急得團團轉,最後找上了與丈夫認識的「和勝和」元老,尤伯。

尤伯與廖文雄通電話,廖文雄硬是咬著兩個億,否則不放人,並表示自己做完這一票就不待在香港了。

尤伯見好說歹說,廖文雄就跟他來這套,暴脾氣一上來,猛地一拍桌子,「不放人我弄死你,跑得出去嗎?跑哪裡都沒用!」

尤伯這一發火,對面的廖文雄就軟下來了,他深知尤伯的能量,最後自己給打了一折,贖金從兩億降到了兩千萬。

要知道當時的「大圈幫」可是以「狠」著稱,雖然沒有香港三大幫的人多(14K、新義安、和勝和),但他們做事可謂是毫無底線。就如後面的「世紀悍匪」張子強,專幹綁架富商的勾當,玩的都是大票生意;又如「賊王」葉繼歡,打家劫舍無惡不作,拿著AK47從容與阿sir在街頭互射。

而尤伯能僅用一聲大喝,便將廖文雄嚇軟,可見尤伯在江湖上的地位有多高!

還有一個人能證明這一點,那就是陳惠敏曾經的上司、演員駱應鈞的堂兄駱應銓。

駱應鈞可能比較少聽過,但他飾演的「黃藥師」應該是深入人心的。他的堂兄駱應銓早年便是一名員警。

六七十年代,陳惠敏也是吃公家飯的,駐守過元朗、荃灣等地,駱應銓在那時候便是與他一起駐守過,但駱應銓之位高一點。

除了員警身份,駱應銓還是尤伯的乾兒子,黑白兩道不得不給駱應銓面子,在2016年駱應銓去世時,政商兩界、演藝圈、以及各路社團包括新義安、水房、14K等皆有人送花圈,甚至寶島三聯幫還派了個總護法親自過來致哀。

後來有想要加入「和勝和」的,還會通過駱應銓的妻子這個關係,這其中,尤伯的面子是少不了的。

尾聲

2008年,尤伯壽終正寢,享年83歲,于2009年初在紅磡世界殯儀館舉行喪禮。當時「和勝和」為其舉行的喪禮非常宏大,前往悼念的人數超過兩千人。

可相信這兩千人僅有小部分人是真的來悼念的,更多的是來爭奪「坐館之位」的。「寶明」、「雙鷹青」、「薯仔」,以及他們背後的支持者都帶著馬仔到場「曬馬」。

和勝和的坐館制度是這樣的,可以理解為一正一副,正的稱為「坐館」,副的稱為「摣數」。

由于「寶明」資歷最深呼聲最高,最後社團內叔父輩為了平衡打破先例,由原來的「雙坐館制」改成了「三坐館制」,可三位卻同床異夢,「寶明」勢力最強自成一系,「雙鷹青」與「薯仔」勢力稍弱,倆人聯手。

而原先的坐館「崩嘴崩」不樂意了,他揚言這是壞了規矩,甚至連第一任坐館「國龍」的面子都不給。因「崩嘴崩」與14K關係不一般,有外界傳言「崩嘴崩」要自立門戶,社團內的叔父還為此警告過他。

這個橋段其實在《黑社會1龍城歲月》裡有演繹出來,當時「鄧伯」便問過「大D」是否想自立門戶,「大D」表示是想各做各的,「鄧伯」就對他說:「所有兄弟都會打你」。

結語:可憐尤伯一輩子為維護社團費盡心機,可到死後社團內真心來悼念的人卻不知道剩下多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