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拍攝完成,200多位明星零片酬出演,周星馳從此之後成為星爺

在這部電影面前,沒有哪部港片敢說自己的陣容強大,200多位明星參演 4天完成拍攝,毫不誇張地說,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甚至是龍套,都是影壇舉足輕重的人物。

周星馳和許冠文也在這部戲中完成了,兩代喜劇之王間的交接,雖然這部電影當年被評為「爛片」,但時至今日卻是難以超越的經典,今天就讓我們來了解一下《豪門夜宴》的背後故事。

1991華東地區發生嚴重水災,導致上千萬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香港演藝界聞訊後紛紛行動,決定籌款5000萬港幣來説明華東地區渡過難關,在梅豔芳 許冠文和曾志偉的牽頭下,演藝界中開啟了一系列的籌款活動,除了大型音樂會《忘我大匯演》,還有就是這部巨星雲集的《豪門夜宴》了。

影片單從故事性上來說不值一提,看過的人都說它是一部「爛片」,但超豪華的演員陣容卻是史無前例的,整部電影中光露臉的大腕足足就有兩百位之多,其中就包括四大天王 周星馳 張曼玉 張國榮 劉嘉玲 王祖賢等等,由于時間緊任務重,《豪門夜宴》採用了四個導演同時開拍的方式,除了主演會一直留在劇組外,其他明星都是誰來了就先拍誰的戲,就這樣花了四天的時間才最終趕拍完成。

因為是公益性電影,劇組台前幕後所有工作人員都是零片酬出演,而這部電影的票房也會全部用來賑災,喜歡看港片的朋友都知道,周星馳被稱為「星爺」,那這個稱呼到底是如何而來的,其實就是出自這部《豪門夜宴》,周星馳在電影中以賭聖的造型出場,曾志偉剛開始直接叫他周星馳,沒想到他一臉嚴肅地糾正說「是星爺」。

當然也有人不認同這種說法,有網友說大傻成奎安是最早喊他「星爺」的人,那是在一個慶功宴上,當時娛記要照相,大傻就在旁邊喊「星爺,照相了」,之後 「爺」這個稱呼便傳開了,關于周星馳片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有他與許冠文兩位喜劇之王的同台飆戲。

許冠文是八九十年代的「冷面笑匠」,在電影中常常以尖酸刻薄的小老闆形象示人,周星馳被稱為90年代後的「喜劇之王」,他的電影大多數都是小人物逆襲成長的故事,「無厘頭」的表演方式與許氏喜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所以很多人都會把他們放在一起作比較,在《豪門夜宴》中兩人就上演了一場雞頭雞屁股之爭,明明是雞頭,許冠文卻非說是雞屁股,最後雖然周星馳放棄了雞頭但卻吃了整盤雞,這段看似無厘頭的橋段,其實也暗示了兩代喜劇之王的交替。

在許冠文之後,港產喜劇的大旗將由周星馳正式扛起來了,而事實也確實如此,在接下來的1992年,年度十大賣座電影,周星馳自己就獨佔了七部,而且票房前五名都是他,這也標誌著星爺時代正式到來,之前《賭聖》的爆紅讓周星馳大放異彩,但接下來很多跟風作品卻讓觀眾產生了審美疲勞,對此周星馳和曾志偉也是在片中借機調侃了一把。

《豪門夜宴》是四大天王唯一 一次合作的電影,雖說各自之間沒有對手戲,但這並不妨礙觀眾對于他們的喜歡,劉德華出現在片頭 擔當報幕員,和毛舜筠一起說明了拍這部電影的目的,張學友出現在片中,與「兩位老婆」都有對手戲,一個是他現實中的老婆羅美薇,一個是他戲中的老婆王祖賢,在片尾的請客宴上,張學友面對出走歸來的王祖賢,唱了句「你知道我在等你嗎」,王祖賢立刻回了句「每天多愛你一些」,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句話,其實都是張學友演唱的歌曲的名字。

黎明和吳孟達飾演了《火頭福星》中兩父子,片中黎明還專門唱走音,自嘲了一番在籌款現場 兩次唱歌跑調的交通事故事件。

郭富城可以說是四大天王中戲份最少的了,他在片中飾演張國榮的弟弟,匆匆亮相 幾句寒暄便結束了露面。

回頭再看《豪門夜宴》這部電影,你會覺得它就像港圈江湖的預言,電影中曾志偉和劉嘉玲 張曼玉唱英文版《帝女花》,因為臨時有事,他便讓梁朝偉頂替自己去和她們倆唱,梁朝偉為難地說「我沒有這個造詣啊」,看似是場戲卻也正是這三人日後模糊不清的關係。

梁朝偉和張曼玉因戲相識 從此緋聞不斷,他曾說過最想停留的階段是38歲,而那也正是拍攝《花樣年華》的年紀,但最終他還是娶了劉嘉玲,在2001年的這張照片中,梁朝偉一手牽著劉嘉玲一手牽著張曼玉,很多人都調侃道,他左手是愛情 右手是婚姻。

作為片中唯一 一個大陸演員,鞏俐被導演玩了一出八卦梗,戲中她對曾志偉表白,說「我喜歡你 你是風度翩翩的張先生」,曾志偉立馬回了句「我不是張藝謀」,但可惜的是這段戲在公映版中被刪除了。

其實片中還有許多一閃而過的明星大腕,擔任伴奏的beyond樂隊。

出演服務員的香港小姐李嘉欣

《香港舞男》中的任達華,《算死草》中的葛民輝

《最佳拍檔》的麥嘉等等 等等,可以說隨便看見個人,他都有可能是個大明星

其實《豪門夜宴》這部電影,又何嘗不是港片輝煌反覆運算的盛宴,大家在宴會中盡情高歌,結束後卻各自散去,我們經常說懷念張國榮 梅豔芳這些明星,但或許我們懷念的並不是明星本身,而是他們身處的那個屬于港片的輝煌時代,有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再去重溫一下這部電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