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最器重,讓李小龍嫉妒的師弟梁紹鴻,他對詠春拳有何貢獻

李小龍13歲的時候,在好友張卓慶的引薦下,拜葉問為師,開始學習詠春拳。

這天,李小龍在紫羅蓮的別墅裡,遇到了他的發小梁紹鴻。

梁紹鴻是紫羅蓮的表弟,李小龍的父親李海泉和紫羅蓮都是影視公司的演員,而且還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再加上又都住得不遠,因此李小龍經常在紫羅蓮家玩耍。也就是在那裡,他早早和梁紹鴻成了關係頂要好的小夥伴。

(少年時期的李小龍)

李小龍在幼年時,由于體弱,父親李海泉曾教他練過太極拳。後來,嗜好武術的李小龍先後又學過洪拳、蔡李佛拳等。

比起李小龍,梁紹鴻也對武術有著濃厚的興趣。他早在7歲時,家裡就開始重金聘請武術名家,教他系統地學習功夫。

所以,李小龍和梁紹鴻見面就會打架,以檢驗彼此的拳腳功夫有沒有進展。儘管李小龍身手敏捷,但畢竟武功底子薄弱了一點。所以大多數時候,被打得鼻青臉腫的都是李小龍。

自從開始學習詠春拳後,李小龍就覺得詠春拳才是技擊之王,因此免不了要在老朋友面前吹噓個不停。

梁紹鴻由于跟武術名家學拳多年,也算是見識過高質量武術長什麼樣的了。詠春拳只是南方的小拳種,香港武術界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比如,梁紹鴻就沒有聽師父說起過詠春拳。

而且,梁紹鴻覺得李小龍不過學了兩三個月而已,哪裡就能辨得出拳種的好壞來。所以梁紹鴻嘲笑李小龍少見多怪,沒見過正宗的武術。

李小龍正好才學了一招「追馬扯捶」(詠春拳招式的一種),梁紹鴻就決定試試他新學的招式。于是,二人就在露臺上拉開了架勢。結果剛一開打,梁紹鴻就被李小龍連珠炮一般的拳頭打得血流滿面。

這讓梁紹鴻大吃一驚,畢竟在這之前,挨打的都是李小龍。梁紹鴻認為是露臺空間太小,使他不能自如閃躲,所以他又和李小龍跑到天臺上繼續打,結果李小龍還是用那招追馬扯捶,打得梁紹鴻毫無招架之力。轉眼間,梁紹鴻臉上又挨了六七拳。頭一次敗得這麼慘的梁紹鴻當然不甘心,于是他帶著李小龍跑到附近的公園裡又比試了一把,結果在開闊的地方,梁紹鴻敗得更慘。

接連被打敗3次後,梁紹鴻才意識到,李小龍也許沒有吹牛,詠春拳的確是一種很厲害的功夫,于是他決心去會會李小龍的師父。

第二天放學後,梁紹鴻就跟著李小龍來到了葉問的武館。

(葉問)

據梁紹鴻回憶,當時武館裡連他們在內也只有5個人。其中有兩個人在說話,還有一位六旬老者正規規矩矩坐在椅子上看報紙。李小龍走到老者面前喊了一聲「師父」。老者抬眼望了一眼李小龍說,今天不學拳,怎麼也有空過來了?李小龍就向他介紹了梁紹鴻,並得意地告訴他,他只用了一招詠春拳,就把梁紹鴻打敗了。同時還特別強調了梁紹鴻向武術名家學武多年的經歷。最後才告訴老者,梁紹鴻這個手下敗將也想學詠春拳。

梁紹鴻這才知道,老者正是李小龍一直向他提起過的師父葉問。

葉問聽說後,就讓梁紹鴻打一套拳給他看。梁紹鴻自然希望能在武學上得到葉問的誇讚,所以他馬上打了一套他最為嫺熟的鐵線拳。正待他準備再打一套二郎拳時,葉問已經要他不用打了。葉問說,打架得有對手,你這樣和自己鬥力,也沒什麼要看了。想學詠春拳,你明天帶8塊錢的學費來就行了。

梁紹鴻是世家公子,口袋裡一向富裕,馬上就交了8塊錢學費。從此以後,梁紹鴻就做了葉問的弟子。由于對詠春拳興趣正濃,他每天和李小龍放學後,早早就來到武館,並在葉問的指導下,開始練拳。

其實,葉問每天也只給他們指點一兩句,就坐在椅子上看報紙去了。梁紹鴻和李小龍就按葉問說的對著鏡子練招式。

在梁紹鴻看來,葉問的武館和別人的武館,實在太不一樣了,那裡既沒有擺上十八般兵器,也沒有諸多師兄弟集體練功的時候。從梁紹鴻開始學習詠春拳時,武館裡除了偶爾有幾個師兄出入外,就只有他倆在練功夫。至于葉問,一般就是把他們每天要練些什麼交代後,就抽煙看報去了。

喜歡熱鬧的梁紹鴻看武館裡一點學武的氛圍都沒有,就邀請了七八個同學一起來學詠春拳。可是他的同學們跟著練了幾天基本功後,覺得太過枯燥,又吃不得苦,所以慢慢地不肯再來。

那時候,葉問已經60多歲了,因此來拜師學藝的徒弟,他都不會親自教,一般都分給他的幾個徒弟代為傳藝。包括李小龍,也是由師兄黃淳梁教授詠春拳的。但是,只有梁紹鴻卻一直還是由葉問親自執教。

葉問的這個做法,讓李小龍心裡很不滿,因此他不再和梁紹鴻相約到武館去習武了。

(葉問與李小龍)

1959年,李小龍與人比武獲得了勝利。誰知對方有黑社會背景,比武後一度想報復李小龍。李海泉得知後,非常擔心李小龍的安全,于是把他送到美國去讀書,讓他脫離了是非之地。

那時,由于香港黑社會十分猖獗,梁紹鴻的家人為了他的安全,于是花重金聘葉問到家裡教授武藝。

雖說上門授徒收的學費要貴一些,可是葉問由于很少與武林界往來,又不與人爭高低,因此在香港武術界名氣並不大,來拜師學藝的依然不多。

據梁紹鴻回憶,在他拜師學藝不久,葉問就和一染上鴉片癮的上海女子同居在一起。師兄們都以認一個有鴉片癮的女人為師娘為恥,因此極力反對。甚至還聯名向葉問表示,如果他繼續和上海女人在一起,他們就從此別過。

葉問帶著上海女人,二話不說就搬到了李鄭屋村一小格子間生活了下來。由于手頭並不寬裕,房間裡也僅擱置了兩張帆布床和兩張毛毯,再就是一個燒水的爐子和幾個紙箱。

儘管生活貧困,葉問卻從沒有向梁紹鴻提過任何錢財上的要求,兩人就算是談天,也只限于詠春拳。

轉機出現在李小龍離開後不久。那天,葉問像往常一樣教梁紹鴻習武。兩人坐下喝茶的時候,葉問突然問梁紹鴻,要不要拜他為師?

梁紹鴻當時有些驚詫。因為在他看來,他已經拜過葉問為師了。葉問見他很茫然,就解釋道,儘管你尊我為師父,但目前的關係,也只能算是師生關係,我只管教,你只管學,我們之間沒有任何承諾。但是真正拜師後,就真正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關係了。也正是這層關係,我們彼此都可以信賴對方。

梁紹鴻就算再不聰明,也明白了葉問的意思,所以他異常高興,在得到父母的准許後,他按傳統的拜師規矩,行了三叩九拜之禮。

(學習詠春拳的演員)

從此後,葉問才把一身絕技,以及很多壓箱底的功夫,毫無保留地傳給了梁紹鴻。

葉問不僅教得十分認真,他還鼓勵梁紹鴻多出去和其他門派實戰,從實戰中獲得經驗。這也正合梁紹鴻的心意,本來他就是個好勝心強的人,在得了葉問的允許後,就迫不及待地去驗證他的實力。

每次,梁紹鴻出去比武後,葉問都很關心他的輸贏,還要他把打鬥的過程一點一滴地說出來。葉問則一邊聚精會神聽著,一邊給梁紹鴻做拆解,並告訴他,在哪一招可以用更好的應對拳法。

在葉問悉心的指導下,梁紹鴻很快就提高了技擊水準,他在詠春拳運用上,更是得心應手。

不過,梁紹鴻和人比武也十分謹慎。他通常先派人打聽對方的武術情況,然後還會交一兩個月的學費,去了解和學習對方的武藝。假若沒有把握能贏,他就等待機會。假若看到武館裡只有師父或者助理,他就會去指指點點,激怒對方,迫使對方和他比武。正是在不斷實戰的過程中,梁紹鴻的詠春拳進步神速。

看到梁紹鴻被葉問如此偏愛,李小龍的心裡還是對葉問頗為不滿。所以他曾對外表示,只有師兄黃淳梁教過他詠春拳。儘管李小龍並沒有抱怨過葉問一句,可是坊間都在傳言,他和葉問師徒關係不睦。

1974年,梁紹鴻移居到了美國。此時李小龍已經離開了人世,由于他在生前對詠春拳的推動和宣傳作了很大貢獻,因此詠春拳成為美國諸多武術愛好者爭相學習的武藝。

為了方便更多人學習詠春拳,梁紹鴻也在美國開了一家武館。

後來,他還因功夫精湛,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海軍和特警部隊聘為拳師,教授了一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學員。正因如此,梁紹鴻雖說不如李小龍對詠春拳所做的貢獻那麼深遠,但他所做的貢獻依然是巨大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