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幕后:成龍想補拍動作戲,關錦鵬不愿意加自己的名字

「等我們到40歲,你未嫁,我未娶,我們就在一起。」這是張國榮曾經對梅艷芳許下的承諾。

但造化弄人,在梅艷芳40歲這一年,張國榮墜樓殞身,梅艷芳因病離世,梅姐終沒能穿著潔白的婚紗嫁與良人。

有人說,「太過用力的愛太熱烈,容易讓人迷失。」不僅現實中的梅艷芳,敢愛敢恨,情路坎坷,就連影片中的她,也會愛得那麼熱烈,甚至不惜為愛殉情。

影片中她叫如花,這部影片名叫《胭脂扣》,而讓她愛到骨子里、痛到心扉里的男人,正是十二少張國榮。

1987年,梅艷芳搭檔張國榮出演了改編自李碧華同名小說的影片《胭脂扣》,上演了一段凄美的愛情。

這部影片雖是文藝片,但是有梅姐和哥哥的加持,再加上抓人的劇情,這部影片不僅拿下多項大獎,在香港也拿下了1747萬港幣的票房,這樣的成績在文藝片里著實難得。

01、倚紅樓頭牌與富家公子哥的凄美愛情故事

如花(梅艷芳 飾)是倚紅樓的頭牌,紅極一時,舉手投足間皆顯風情。十二少陳振邦(張國榮 飾)是南北行海味中藥鋪的少東家,也是風月場所的常客。

倚紅樓的頭牌和富家子弟如果有故事,最多也是逢場作戲。但偏偏十二少對如花動了情,高調示愛。

濃情蜜語的對聯花牌、珠寶玉石、胭脂匣子……甚至不惜花重金,為如花打制了只有她一人能睡的銅床。

本就渴望真情的如花被十二少打動了,她拒絕了其他上門的賓客,只獨守十二少一人,而且十分渴望嫁與他。

但豪門難入,即使如花穿著最樸素的衣服、化著最低調的妝容去陳府拜訪,也遭到了陳母的嘲諷。

為了愛情,十二少離家出走。但是為了生活,如花不得已重操舊業;十二少也拜入戲院,登台表演。

但他本是揮霍無度的富家公子哥,這樣的苦的生活和父母的勸慰,令他動搖了。

為了留住情郎,如花說服了十二少,一起吞鴉片殉情,怕情郎后悔,如花還在酒里加進了安眠藥。

可十二少終究不如她愛得熱烈,臨死前的如花,在十二少臉上看到的是不愿,眼中看到的是恐懼。

在地府苦等53年的如花,一直沒有見到十二少的影子。只得回到陽間尋找,在記者袁永定和女友阿楚的幫助下,她看到了當年的報紙。

「青樓情種,如花魂斷倚紅,闊少夢醒,安眠藥散偷生。」看著這幾行字,如花悲憤不已,明明自己知道答案,卻還要問「他為什麼不死,被救活了還可以再死。」

最后,如花終于見到了白發蒼蒼的十二少,他早已敗光家產、落魄度日。如花將定情之物胭脂扣還給十二少,轉身離開,進入自己的輪回。

其實,在愛情中,最重要的不是多麼浪漫地表白,不是為了對方放棄所有的決心。而是在問題來臨時,兩個人能否攜手面對一切。

在這場愛情里,十二少退縮了,而如花依舊愛得熱烈。這樣的愛情,終究要變成一場悲劇。

02、張國榮本不是十二少第一人選

據了解,《胭脂扣》原定的男主并不是張國榮,而是鄭少秋。

當年,在梅艷芳的力薦之下,嘉禾買下了《胭脂扣》的版權,并且邀請了梅艷芳、鄭少秋、劉德華、鐘楚紅等一眾名演員參演,并且欽定了唐基明為導演。

唐基明也十分重視這部影片,對劇本改了又改,但依舊不滿意。

這一拖,把演員們都拖疲了,鐘楚紅、劉德華先后退出劇組,男主鄭少秋也因為妻子懷孕而辭演,這部影片的打造就這樣被擱置了。

但是梅艷芳非常喜歡這部小說,尤其喜歡如花這個角色,她依然在堅持,于是進入嘉禾不久的關錦鵬「臨危受命」,進入了《胭脂扣》劇組。

接手后,關錦鵬就開始尋找十二少的演員,在梅艷芳的推薦下,全劇組的人都認為張國榮是最適合的演員。

但是邀請張國榮卻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張國榮和梅艷芳分屬兩個電影公司,這種情況下的合作可以說難如登天。

最后,梅艷芳與張國榮所在的新藝城簽約了一部影片,才換來了張國榮的合作。

起初,張國榮的戲份是比較少的,正常來說十幾天就能夠拍完。但是當張國榮換上服裝、化好妝出來的時候,整個劇組的人都震驚了,都覺得張國榮就是書中走出來的十二少。

因此,關錦鵬再次改劇本,給張國榮加戲,最后20多天才拍完。

03、影片險些被成龍加動作場面

在影片殺青之后,還出現了一些小插曲,監制成龍看過樣片后,覺得太悶,在沒有通知導演關錦鵬的情況下,決定讓剪輯師重新剪輯,甚至還要補拍一些吊威亞和特技的戲份,增加電影的節奏。

《胭脂扣》畢竟是威禾出品,監制成龍也要為票房考慮,但此舉遭到導演關錦鵬和編劇李碧華的反對,明確告知成龍不可以背著他剪自己的片子。

他說懂法力的如花,有動作戲的《胭脂扣》,會是一部什麼樣的電影呢?關錦鵬甚至還說出,如果公司一定要補戲,麻煩把我的導演名字拿掉。

雙方拉鋸之下,另一邊《胭脂扣》獲得金馬獎6項提名的消息傳來,于是成龍這邊決定先看一看。

之后的事情都知道了,梅艷芳封后,并拿下最佳攝影和最佳美術設計兩個獎項。

看到這種情況,公司不再提補拍戲份的事情,并趁熱打鐵于1987年12月5日,率先在台灣上映,第二年1月7日才登陸香港院線。

04、張國榮化用面部倒模來做老年妝

影片后半段,如花通過袁永定和女朋友阿楚的努力,找到了已經年邁的十二少。影片中的十二少老態龍鐘、滿臉皺紋,而打造這一形象的化妝師們在幕后可是「愁白了頭」。

通常演員化老年妝,涂兩次皺紋膠水就足夠了,但是由于張國榮的皮膚太嫩,化妝師給他上了七層粉才遮蓋住了原有皮膚,但是涂了三層膠水他的皮膚也皺不起來。

最后,無奈中,化妝師只好制作了張國榮的面部輪廓倒模,把膠水粘到他的臉上,才有了老年人的樣子。

這樣一來,也苦了張國榮。化妝的時候,他只能靠著兩根插在鼻孔里的吸管呼吸;卸妝的時候也是折磨,需要用火酒在臉上慢慢滲很久,才能卸下來。

據了解,拍完之后,張國榮的臉都被漂白了。

誓言幻作煙云字,費盡千般心思,情像火灼般熱,怎燒一生一世,延續不容易。」正如片尾曲中唱得這樣,如花與十二少的愛情延續不易,而如花愛得熱烈,卻只得到了化作煙云的誓言。

如今,距離這部影片的上映已經過去35年,張國榮和梅艷芳也已經離開了我們19年,但在這部影片中,張國榮眉眼間的迷離與深情,梅艷芳投足間的魅力與韻味,終究令人難以忘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