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新時代十佳港片,沒有正反派,只有野獸般的廝殺

在2006年,《狗咬狗》一片橫空出世,在斬獲金馬獎等獎項提名的同時,這部片子也因為自身的黑暗暴力元素被打入冷片行列。

在21世紀之後,已經鮮少有港片能在豆瓣獲得8.1的評分,這部影片的質量可見一斑,甚至有人將它譽為新時代十佳港片。

在《狗咬狗》上映之前,鮮少有人會對導演鄭保瑞大加讚揚,同樣李燦森、陳冠希兩位主演在當時也只是嶄露頭角的新人演員。

可在這部影片之後,這群主創的專業能力足夠堵住質疑者的嘴巴。對如今港片圈的觀眾來說,這幾個主創的名字已經成為金字招牌。

《狗咬狗》的故事並不能說是恐怖,用「癲狂」來形容顯然更為準確。

陳冠希飾演的鵬是一位殺手,這個殺手從貧窮的環境中一路殺出,即便面對刺殺的陷阱也要先點滿一桌子的食物。

當我們看到鵬如同一條狗一樣在地上搶食後,不難理解片名的含義。

影片中另一條「狗」則是李燦森飾演的探員偉,他在發現父親是個毒販後灰心喪氣,對他來說父親曾經是心中的偶像甚至是正義的化身。

在親手解決掉父親之後,偉大的性格越發極端,可這樣極端的情緒並沒有讓他的任務變得更簡單,一次次的失敗讓他愈加瘋狂。

在看完整部影片之後,我們很難簡單地給兩個主角下定義,比如說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他們倆更像是兩條陷入癲狂的凶狗,在彼此追逐中不斷傷害著身邊的人。

不得不說陳冠希在這部影片中的表現堪稱一絕,正如評論所說,只有這樣長得好看又不在乎好看的人,才能演繹出藝術層面上真正的癲狂。

《狗咬狗》的兩個主角其實是一個相互轉化的過程,鵬原先只是一個在地上搶食的底層人,而偉則擁有光鮮亮麗的身份和較高的社會地位。

但在兩人產生交集之後,偉漸漸開始放棄自己身為人的尊嚴,而鵬在遇到愛人後,從一個毫無尊嚴的人變成能承擔責任的男人。

都說狗咬狗一嘴毛,可在兩個都陷入癲狂的人的爭鬥中,這兩個人必然會有一個人甚至兩個人失去自己的未來。

縱觀全片,偉大的形象逐漸在下滑,當最後女主被他當成人質去威脅鵬的時候,我們已經知道這場爭鬥的結局。

對于心理脆弱的觀眾來說,《狗咬狗》無疑是一部需要謹慎觀看的作品,這部影片沒有傳統的善惡之分,也很難分清誰是正反派,有的只是一場場不死不休的廝殺和諷刺的現實劇情。

這樣的一部黑暗類型的作品,成為冷門港片也在情理之中,畢竟很少有人會主動給自己找虐不是嗎?

當然《狗咬狗》之所以沒能大火也在于爛尾的結局,興許是鄭保瑞導演難以把握線索的發展,或者是不願意毀滅觀眾的期待,最終的結局和主線劇情的邏輯稍有衝突。

可結局的瑕疵相比整個故事的質量不值一提,它完全配得上新時代十佳港片的名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