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十大變態愛情電影,這部《我愛你》看完,無數觀眾沉默了

還記得曾有人提過這樣一個問題:「婚后遇到真愛怎麼辦?」

這個問題其實挺可笑的,也挺可悲的。

可笑的是問出這個問題的人,可悲的是他家里那個被他嫌棄的另一半。所謂的真愛,不過是打著這麼個高大上的名頭作出軌的幌子而已。

如果當初不是真愛,為什麼要結婚?

既然都結婚了,出軌就是出軌,談什麼真愛?

1995年,伊斯特伍德拍出一部《廊橋遺夢》,上映后成功在美國掀起了一波失婚潮。

最后,女主角弗朗西斯卡還是沒有離開家庭,這種抉擇沒有對錯,只是選擇而已。

「盡管愛情的魔力不可抗拒。可是,如果放棄責任,愛情的魔力就會消失,就會蒙上一層陰影。」

當我們一口一個「責任」、「家庭」的時候,我們好像忘記了,當初結婚時,愛情同樣是存在的。

這種遺忘,往往就是許多悲劇的源頭,就像我們今天要說的電影——

《我愛你》

這部1998年在香港上映的愛情電影,由李仁港執導,袁詠儀、方中信和吳鎮宇等主演,《演員請就位2》「當紅」導演爾冬升是制片人。

說是愛情片,實際上是「愛情恐怖片」,還被評入了「香港十大變態愛情電影」。

它窺探夫妻關系里的不堪隱秘,它讓人對愛情、對婚姻絕望,令人無語沉默,就像那句高贊短評里說的:「誰看了這部片子還他媽想結婚,誰就是瘋子。」

話是這麼說,但大多數人還是會選擇去奔向婚姻。

因為婚姻本身就是一場悲壯的,靜默的飛蛾撲火,愛情也是。不撞南墻不回頭,頭破血流也不罷休。

劉寶寶(袁詠儀 飾)和張信良(方中信 飾)是一對夫妻,兩個人有一個六歲的女兒,乖巧可愛,討人喜歡。

這樣看,這一家簡直是神仙家庭了。

媽媽美,是個漫畫家,會在洗澡的時候給乖囡講「人魚公主」的故事。

爸爸帥,是香港廉政公署(ICAC)的一名警察。

影片一開始就用黑白影像呈現了寶寶和張信良兩個人的婚禮。

錄像中,兩個人都那麼開心,高興。寶寶笑靨如花,美得驚人。

在開頭的快速剪切中,我們觀看了一場真愛的發生過程,這愛情如此濃烈,迅猛,和世上所有其他的愛情一樣。

兩人在很小的時候就相識相知,會一起上學,一起打鬧,會在宿舍里糾纏在一起,接下來就是步入婚姻,生下孩子……再到今天。

只是,黑白的影像,從一開始就宣布了愛情的死亡。

電影將絕大部分的筆墨,都花在了這段死亡枯萎,發爛發臭的愛情上。

寶寶就像她的名字和職業一樣,單純,迷糊,笨手笨腳,很多時候會沉浸在愛情的美好童話當中,比如《人魚公主》,比如《睡美人》。

這天,是丈夫的生日,寶寶和女兒精心準備了生日禮物,她甚至還照著教程做了一個生日蛋糕。

早些時候,漫畫社的老板想要寶寶做全職,寶寶帶著得意和驕傲的神情說:「女兒離不開我,我老公也離不開我,外面的東西都要我煮好了再吃。他讓我畫畫就出于興趣,不要太辛苦……」

這個時候的寶寶,深愛著這個家庭,依賴著自己的丈夫,因為她的的確確從這段婚姻里得到了快樂。

眼看著信良就要下班了,她換好了新買的性感蕾絲內衣,期待一場你儂我儂的纏綿。

沒想到,那個男人冷著臉進來,對她說自己在外面有女人了,已經兩年了,他想失婚。

而且這失婚,是有備而來。

銀行卡的共同賬戶早已經轉成了私人賬戶,房子的分期付款和其他雜費都辦好了自動轉賬……

你看,所有的離開都是有預謀的。

這邊寶寶在為老公謀劃著幸福,那邊男人已經將冷冰冰的數字打理好,迫不及待地想要撲向另一個女人的懷抱。

面對這種,常常有人會說,肯定是寶寶不懂事,不會持家,太幼稚,讓丈夫太累。

張信良和那個小三,甚至連寶寶的好閨蜜,都是這麼指責寶寶的。

可問題是,你們是剛認識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嗎?

你是今天才知道嗎?

過錯的一方總之能如此輕而易舉順理成章地將責任推到對方身上,然后用「真愛」兩個詞把出軌包裝得純真又美好。

得知這一切的寶寶,逐漸開始走向崩潰和瘋狂。

她向閨蜜訴說,閨蜜說她:「你醒一醒好不好?世上是沒有人有義務照顧你一輩子的,你真以為自己是童話中的公主嗎?你自己檢討一下吧。」

檢討?檢討什麼呢?

檢討自己為什麼愛上這樣一個渣男嗎?

在那個類似「失婚女性互助會」的集會上,寶寶看著一群女人,對著那個象征著自己丈夫的沙袋大打出手。

在眾人的慫恿下,她也開始用力擊打沙袋。

寶寶的閨蜜作為心理疏導員和當代新女性的代表,說:「大家都是成功人士,成功地擺脫了自己失敗的婚姻。」

這個場景,在今天很多人看來,可能是一群失敗的中年女性的意淫。

可是,這與成功失敗毫無關系,她們只不過是一群相信了愛情的傻子。她們記住了那些誓言,記住了那些浪漫和美好,并矢志不渝地踐行了當初的承諾。

就是因為誠實,所以就要被拋棄,就要被說是軟弱、沒出息嗎?

那些中途叛逃背信棄義的人,還因為「一腔孤勇」沖破了世俗的壓力而備受贊譽。

這公平嗎?

再到后來,寶寶的閨蜜在她的面前自盡了。她疏導別人,自己卻陷入被拋棄的泥潭里出不來,因而自盡。

在感情面前,哪里還有什麼理智可言。

寶寶沒辦法適應這種生活,她去找張信良,求他:「我可以當什麼都不知道。十個男人九個有婚外情,她們能忍受,我也可以,不失婚好不好?」

可他還是冷漠地轉身離開,投進了情人的懷抱。

在那場驚心動魄的槍戰里,在命懸一刻的時刻,張信良腦子里想的是那個美麗妖嬈的情人,而不是自己單純天真的妻子,他甚至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

在死亡面前,他得知了自己的最愛,看似美滿的家庭也就這樣被他義無反顧地拋棄了。

一逃出來,他就去找了那個女人。

你看,多麼悲哀啊。

我們當初曾經搜腸刮肚尋找一句情話送給你,恨不得剖開自己的心臟獻給你,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方突然就不愛了。

沒有理由,就是不愛了。

又或者,不愛你的時候,什麼都可以成為不愛的理由。

因為你幼稚,因為你不成熟,因為你太依賴我……這些通通都是理由。

可是,這些當初不就是你說愛我的理由嗎?

發言權在你手里,我仿佛是等待你判決的犯人,就因為我沒有遺忘掉當初的誓言和美好嗎?

在打失婚官司和爭女兒的撫養權時,原本相愛的兩個人甚至互相扯著對方的缺點不放,就像是有著深仇大恨的仇人那般。

不過呢,《我愛你》在片中設置了一個吳鎮宇飾演的律師角色。

這一次,吳鎮宇一改之前演小痞子的混不吝樣子,成了一個好人,一個忠于愛情的好人。

他不計報酬地幫助寶寶,開導她,給她介紹周圍的各個書店,請她在漫畫書上簽名。

你以為這是另一段愛情故事嗎?

并不是。

片中吳鎮宇有一個癱瘓在床的植物人妻子,他每天守著她,給她講自己身邊發生的事,給她講漫畫。

這一設定像極了阿爾莫多瓦的那部《對她說》,男人成了喋喋不休傾訴愛情的那一方。

寶寶的精神承受了極大的壓力,逐漸走向了崩潰,失去了女兒的監護權。

她看著自己的乖囡對著那個女人叫媽咪,聽著那個女人說自己在破壞她的家庭,她終于走向了徹底的癲狂。

她用酒瓶砸了張信良的頭,拿起一把刀在高樓上抵住了他情人的脖頸。

扎進去,是復仇,跳下去,是死亡。

寶寶站在那里,只想起了從前,那個他說愛她的從前。

「我請在座的各位替我見證,我張信良愿意娶劉寶寶為我合法妻子。無論疾病健康,貧窮富有……都終身愛護及關懷。」

在誓言說出口的那一刻,的確是真心的,但只有那一刻。

從那一刻開始,那字字句句一點一點被時光和世事的風帶走,直到再也不剩。

所以,如果要一生一世,那就在說出口的時候就殺死對方,這樣才叫真正的一生一世。沒有意外,沒有不幸,沒有分離,就連死亡也不能。

最后的最后,在那個空房間里,只有一臺黑白電視還在訴說著死去的愛情:

她穿著白色的婚禮,像個公主,被人群環繞。在喧鬧中,他的目光穿過層層障礙,落到了她的眼眸上。他大聲說,我愛你,她沒有聽清。于是他又緩慢地重復了一遍,她依舊沒有聽清,但是從那唇形已經讀懂了他的心。她低頭淺笑,仿佛自己將在愛情中永生。

她不知道的是,多年以后,她會從高樓上躍下,那陣曾經吹散了誓言的風,將會在她的身旁,吟唱著哀歌。

袁詠儀在《我愛你》中貢獻了自己絕妙的演技,她如此美麗,天真又哀傷,癲狂的時候又完完全全是個瘋子。

她演出了一個完全陷入愛里的人的樣子,表演足以封魔。

有趣的是,這部影片的影片名是till death do us part,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至死不渝。

這才是故事本身最大的嘲諷,而整部電影,都是對愛情與婚姻的嘲諷。

《我愛你》揭開夫妻關系里最難以啟齒隱秘的痛,雖扎心,但看完之后我們還是要去愛,去受傷,去撞南墻,因為忠于愛情的人永遠是勇士。

人生已經這麼苦了,還是要相信童話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