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霑直呼甄妮為阿嫂,問及女兒「身世之謎」,甄妮的解釋叫人欽佩~

漫酱~ 2021/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01、

甄妮做客《今夜不設防》時,

女兒的身世之謎還沒有公開。

沒有人知道,這個三歲的小姑娘,

竟是甄妮用精子冷凍技術,為亡夫傅聲秘密誕下的女兒。

如此偉大、摯情的一件事,

卻因為甄妮的不公開,

使她無辜背上了「未婚媽媽」的標籤。

不明真相的媒體,

紛紛指責甄妮的私生活太混亂。

前夫才去世沒多久,便同「另一男人」秘密生女。

更有甚者,直接稱呼甄妮「借種」生女。

這些來自社會的譴責,

對一個紅透半邊天的公眾人物來說,無疑最致命的。

不過,在整個訪問過程中,

面對黃霑、倪匡、蔡瀾的百般追問,

甄妮卻表現得很坦率大方。

談前夫傅聲,談女兒,談「那個男人」,甄妮都毫不遮攔。

開玩笑,講段子也手到擒來。

一直到,不明所以的倪匡講出:

「我相信你要真嫁給那個男人的話,會痛苦死的。」

(當時人們都以為女兒的父親,另有其人,只是沒有和甄妮結婚就分手了。)

甄妮才有所動容,沉吟片刻,緩緩道:

「不可以嫁的,這個人沒可能的。」

可惜,大家當時並沒有讀懂這句話背後的秘密。

也沒有人注意,

這一瞬間,甄妮的內心波動有多洶湧。

02、

甄妮剛出場,霑叔便打趣道,

這是我暗戀了很久,追極愛極,她都完全無動于衷的人。

在女星的過去,強行加入自己的戲份,是黃霑慣用的伎倆。

難怪甄妮回復道:

「你是不是個個都這樣講。」

眾人坐定後,倪匡問甄妮真名叫什麼。

甄妮稱, 自己之前叫甄淑詩。

但自從傅聲過身後,

算命的說這個名字的筆劃太硬,容易克人。

于是改成了甄苡婷。

倪匡不知是哪個苡字,甄妮解釋稱:

草字頭,下面一個以為的以。

這位號稱寫過最多漢字的作家,一時竟沒反應過來。

「有這個字嗎?」倪匡問。

甄妮道: 「有啦,你多讀書啊倪匡」

(這是甄妮第一次勸倪匡讀書。)

倪匡被說得一臉茫然。

(其實在座的幾人,倪匡讀書是最多的。)

「康熙字典裡就有啦」黃霑解釋道。

「不過,清版康熙字典裡有,原版裡就沒有。」

倪匡聽後,只好在一旁尷笑。

為調動氣氛,黃霑大聲道:

「我現在要介紹下甄妮的威水史。」

(威水,粵語方言,厲害、了不起的意思)

「全世界的女人都希望自己的xiong大,但這個女人卻要去整容,去縮小。」

這個話題對其他女星來講,

能承認就很難得,更不用說解釋。

甄妮卻坦率道,

因為自己的身高不算高,腰很細。

很大的話,就會給人很肥的感覺。所以

「你之前還叫人家肥婆啊」

黃霑道,可是你現在真的瘦了不少。

甄妮稱,這就是效果嘛。錯覺啊。

其實我的體重一直都是108到110磅。

倪匡插嘴道:

「那你的體重很標準的啊,你身高至少五尺二寸吧。」

甄妮也認為自己的體重很標準,都是之前的錯覺惹得禍。

開心道: 五尺三寸半。又補充道

「生完女兒後又長高了一寸。」

不過,這句話卻惹來大家爭議。

「不可能的!」倪匡大聲道。

甄妮堅定道:

「怎麼不可能啊,你多看書啦,你真是寫書多讀書少啦」

(第二次要倪匡讀書)

倪匡這次態度卻很堅定,稱絕對不可能。

甄妮解釋道,

因為懷孕的女人,骨骼已經鬆開,會慢慢吸收鈣質。

「有的會變橫向增長,有的會豎向增長,這是真的。」

倪匡聽後大笑不止,

「真是聞所未聞。」

黃霑也認為甄妮有點異想天開,說道:

「倪匡雖不是醫生,但他看書卻是多過我們三個人。」

「他的記憶力也是最好的」蔡瀾補充道。

倪匡直呼:「不不不,多不過甄妮,多不過甄妮」

甄妮調侃道,不過,他看這麼多書都不吸收,看也是白看了。

「他一天至少看五個鐘頭書的」黃霑替老友抱不平。

「沒有沒有,我是喝五個鐘頭的酒。」

倪匡真是汗顏了。

三位大佬雖都不同意甄妮所講,卻也只能幹著急。

畢竟甄妮剛生完女兒,他們三個卻沒有。

關鍵時刻,黃霑突然反其道而行之,說道,

我相信甄妮長高了一寸。

「因為我對她的身材相當熟悉…」

甄妮大驚。 「啊?」

(黃霑不愧是主持高手)

黃霑回憶稱,之前甄妮做演唱會,

我和她在同一個化妝間,見她穿得好少衣襪…

講到此處,甄妮已開始捂嘴了。

倪匡和蔡瀾也一旁唏噓不已。

黃霑解釋道,那時候聲仔在她身邊,我叫她阿嫂的。

在江湖上行走,阿嫂是不可以…

「所以我雖有邪念卻沒有邪行。」

倪匡插話道,傅聲小過你的,叫什麼阿嫂,是叫弟婦啊。

黃霑稱,弟婦也是叫阿嫂的啊,廣東人都這麼叫啊。

甄妮再一次拿看書來調侃倪匡,

「倪匡的書不知都讀到哪去了。」

03、

談到甄妮的女兒,倪匡問道,

你為什麼今天不帶女兒來,給大家看下呢?

甄妮滿臉寵溺道:

「跟著你們三個,我怕她學壞啊」

黃霑在一旁打趣稱,

她要一早就認識這三個叔叔的話,

將來出來走江湖時,起碼心痛會少。

「對男人的失望會少很多,因為早已經失望了嘛。」

甄妮的女兒,在當時是最受關注的話題。

霑叔率先發問,

你當時是怎麼有這麼大的勇氣敢作敢為的?

雖然我很贊同你這樣做的。

甄妮卻直接反問稱:

「你覺得生小孩需要勇氣嗎?」

(對外在的社會壓力,絕口不提)

一句話把黃霑問的啞口無言。(黃霑問的太委婉了。)

蔡瀾插話道,生小孩是不是一個女人一定要經過的一件事?

「如果你要真正做個女人,就一定要生個小孩,我現在是這樣認為的。」甄妮認真地講道。

蔡瀾的下一個問題頗為有趣。

「我是不明白的。是不是在生的時候會有一個很大的快感?」

甄妮問是生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

「任何的快感」蔡瀾道。

甄妮稱,自己在大肚子時,是最開心的。

肚子越來越大,可以摸到她踢來踢去,這種感覺你們是不能理解的。

黃霑無奈接話道,

我試過,就是在「很急的時候」。

(霑叔因為上個問題沒問成功,有點不開心)

黃霑繼續發問,不再委婉。

「因為你是不婚媽媽嘛,你究竟是借種,還是真的鐘意那個小孩子的父親。」

甄妮稱,

「我那天是很鐘意他的。」

因為你愛一個人,是不能擔保這個愛是永久的。

我可能愛你三天,或者三分鐘。終究是愛過的。

當突然發現對方不適合做你終身伴侶的時候,

就需要「再看看了」。

大家又不是小孩子,也不存在「第一次」的問題。

談不上誰吃虧,或者誰欺負誰啊。

倪匡拍手道:

「甄妮的觀念真是太先進了!男女之間本就沒什麼佔便宜不便宜的。」

黃霑也認為佔便宜,是個很落後,很不平等的男女觀念。

「所謂,男歡女愛嘛」

倪匡又陳述道,

自己曾看過一個很冷門的電影,

一個女孩出去和男朋友幽會,

回來後被父親打了一巴掌,罵道:

「你怎麼這麼賤,這麼吃虧。」

女孩卻說: 「爸爸,我很快樂的。」

黃霑接話稱,對啊,互相的嘛。而且,

「我覺得男人更吃虧些,每次都大汗淋漓。」

黃霑又問甄妮,她這樣做會不會傷害到那個爸爸?

甄妮稱,我們是有談過的,互相同意的。

我覺得這件事其實很簡單,是大家想的太複雜了。

蔡瀾問道:

「你準備怎樣同你的女兒解釋這件事?」

她現在三歲,可能不會問,等到六七歲時,

她如果問我的爸爸是誰,你準備怎樣回答。

這個問題也許才是甄妮最大的心結。

甄妮的臉色突然下沉,變得嚴肅起來。

「我會很老實的告訴她,你爸爸跟你媽媽不合適,跟另外一個女人走了,就這麼簡單。」

「那這是不是事實?」蔡瀾追問

「是事實」

「那就好咯。」蔡瀾很肯定地答道。

04、

再談傅聲。說起傅聲時,蔡瀾稱,

我們本有大把話題可以聊,本來不想提這件事的…

黃霑接話道,過了這麼多年也都不怕了。

甄妮淡定答道:

「是你們怕啊,我怕什麼。」

這裡之所以談到怕,是因為傅聲的離世太過意外。

又因其太紅,離世時只有28歲。

所以有關傅聲之死的靈異事件有很多,

如「AD83」的車牌號詛咒,「哪吒轉世」等。

張徹也曾撰文道:

「傅聲死後,一時影城鬼話甚多…」

張徹的內人因為膽小,很長一段時間,睡覺前都要為傅聲默禱。

可見當時鬼話之盛。

不打算聊傅聲,還有一個原因是怕甄妮回憶生情。

大家見甄妮如此爽朗,便不再有所顧慮。

黃霑直奔主題,

「你生平最鐘意的男人是哪個?是不是聲仔?」

「是」

甄妮解釋稱,因為他已經過了身。

我已經忘了他做的不好的事,永遠記的是他好的一面。

所以就變成了中毒很深。

我經常拿現在的男朋友跟他比,

發現個個都沒他好,沒有那麼體貼。

其實每個人表達愛的方式都是不同的,

但自己就是過不了心裡那一關。

蔡瀾問道:

那時候有好多傳聞,說你同傅聲不和,你們的矛盾應該很深的。

甄妮稱,我如果說沒有,你會不會相信?

追憶起同傅聲的往事,

甄妮道出了兩件最稀疏平常的事,

都是當時媒體故意誇大的傳聞。

(其實斯人已逝,本沒有必要再解釋)

一件是, 「甄妮刻薄到每天只給老公20塊零花錢。」

甄妮回應稱,是那天我問他要不要帶點錢在身上。

他像孩子似的拿出了20塊錢,說不用,我有錢的。

然後就被人誤會成我只給他20塊錢。

其實我們是有好多信用卡的,一起用的。

另一件是 ,「甄妮連可樂都不捨得讓老公喝」

甄妮稱可樂才多少錢一支啊?

不過我是真的不讓他喝,

因為他有十二指腸潰瘍,會出血的。

黃霑問道,會不會是因為大家太妒忌你們,所以才編出這種事情。

「我想會的」甄妮答道。

「我們那時候愛到什麼程度啊!」

我唱歌,他拍戲。他為了看我,

晚上十二點拍完戲,坐三個鐘頭火車來找我。

早上五點,又要坐三個鐘頭火車返回拍早戲。

只是為了看我兩個鐘頭。

「是不是很偉大?」

又感慨道:

「你說這樣的男人去哪裡找?」

不難看出,甄妮對傅聲真是用情至深。

倪匡回憶道,那時我也在張徹的劇組。

張徹罵他,我還幫他掩護,

讓他偷偷溜走。

「但張徹是鼓勵我和他結婚的」甄妮答道。

原來當時甄妮和傅聲結婚,

雙方的父母都反對,

是張徹做的中間調和人。

張徹在回憶錄中,曾對兩人的婚禮有過敘述:

使用了整個美麗華酒店大堂,筵開二百餘桌,還有舞臺唱「堂會」表演。

盛況一時無兩。

邵逸夫參加完婚禮後,曾對張徹說:

年輕、漂亮、身強體壯、有錢、有名氣,真是什麼都齊全了!

然而,世事常無形中有一種公平,

「什麼都齊全」就是不能長久。

05、

甄妮出道之初,唱過很多黃霑創作的作品。

有一首《命運》,來形容甄妮再合適不過。

命運、是否支配一生

而我不可拒抗

當不得命運主人

不肯、絕對不肯接受命運

寧願一生與它對抗

偏不許造物弄人。

甄妮固執得為亡夫生女,也許正是對這種「不長久」命運的對抗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