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版《兩個爸爸》在彩虹世界里,真的需要一個「你」的存在嗎?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泰國版海報

《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在題材上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小眾,且在格局上目前還不足以引起很多人關注的一個話題——那就是講述兩位同性「夫夫」在領養小孩的養育過程中的艱辛之路。

其實我們曾經在抖音上已經注意了幾對這樣的同性「夫夫」,也發出過想做這樣選題的邀請。

雖然這幾對有的在國內,有的在國外,但他們除了有個別純粹就是為了「曬」自己的「生活」外,有的則完全做起了「帶貨」的生活——但我們不確定這樣的「養兒之樂」的支撐邏輯在哪里,是原生態家庭環境的「暗示」,還是認為這樣的生活方式本身就是希望擁有的?

那特·薩克達通Nat Sakdatorn(左)和尤塔沙達·帕尼查功Asda Panichkul在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中的影像

和這部電影展示的「領養」不一樣,國內的這些同性「夫夫」基本上全是通過「試管」或「代孕」,來完成進入另一種「人生狀態」,這不是普通的同性「夫夫」所能承受的成本。

而泰國電影《兩個爸爸》通過這個故事帶出了目前有些人對同志家庭的想象與未來,平實的反應了當下亞洲的一些同志所要面對的「問題」,就是在沒有男性伴侶或是在是一對同性「夫夫」的情況下,他們能不能做好一個「合格」的家長?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中的影像

Phoon(尤塔沙達·帕尼查功Asda Panichkul飾演)和Yuke(那特·薩克達通Nat Sakdatorn飾演)是一對30多歲的「白領夫夫」,他們住在一個不錯的現代公寓里,而且還領養了一個可愛的7歲的兒子,名叫巴特(阿里圖·皮帕坦庫爾Arituch Pipattangkul飾演)。巴特被母親遺棄后,Phoon從孤兒院收養了他。

Phoon和Yuke正在等待泰國政府通過一項允許同性婚姻的政策出臺,這樣可以讓他們這個「家庭」處于一個合法和安全的地位。

然而,在這對「夫夫」把養子巴特送到學校讀書后,一場預想不到的「混戰」上演了,巴特的同學們經常取笑他沒有媽媽。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宣傳照

在一次和同學踢球時,爆發了一場正面「沖突」。一個小胖男孩說巴特:你爸爸是同志,你沒有媽媽,你是怎麼生出來的?結果可想而知,巴特和小胖男孩扭打起來。

兩個孩子的家長被老師請到學校,而小胖男孩的父親是對同志很反感的人,自然在老師面前說話「大放厥詞」,非常有攻擊性;而巴特的兩個父親則告訴老師,他們并沒有告訴巴特,他是從孤兒院領養的,也沒和巴特認真討論過這個問題,他們只是試著想當好父親和母親這個角色。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劇照

巴特從這次開始就經常向兩位爸爸,發問大量有關媽媽的問題。小胖男孩的父親則暗地打電話給當地的兒童保護組織,因此有一天Phoon和Yuke突然接到一位拉提亞小姐(Sinjai Plengpanich飾演)的意外拜訪,她堅持說她的干預是為了「孩子自己的利益」,并提出了令人難堪的建議。

Phoon極為不情愿地同意巴特去見親生母親,因為他認為這對孩子來說是最好的決定,盡管這會導致他和Yuke之間的裂痕。

但為了孩子的快樂,兩位爸爸必須作出一個令自己難過的選擇。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劇照

除了美國的麗莎·查羅登科Lisa Cholodenko的《孩子們都很好The Kids Are All Right》(2010)和澳大利亞的羅伯特·丘特Robert Chuter的《夢寐之子The Dream Children》(2015)這兩部電影外,正兒八經涉及到同性「夫夫」教育子女的電影還是極為少見的。

但澳大利亞的一位女性導演瑪雅·紐維爾Maya Newell執導的紀錄片《同志寶貝/出柜父母在偶家Gayby Baby》(2015),拍下了現實生活中在同志家庭長大的孩子面對成長和父母的真實片段,這些孩子在成長之中雖然要面對無數的障礙。

電影《同志寶貝/出柜父母在偶家Gayby Baby》(2015)國際版海報

在學校、在社會上往往要解釋自己為何與眾不同,但將孩子帶到這個世界實際上也沒什麼應該自責與抱怨的,只能用心的去撫育孩子,給他們一個快樂的成長環境。

歸根結底,瑪雅·紐維爾通過這部紀錄片要告訴大家,不論是否在同志家庭出生的孩子,都應該一視同仁在平等的社會環境下接受同等的教育和同等的關愛。

而在亞洲,日本月川翔導演的《佐藤家的早餐,鈴木家的晚餐/佐藤家の朝食、鈴木家の夕食》(2013),也是較早接觸了這方面的題材。

電影《佐藤家的早餐,鈴木家的晚餐/佐藤家の朝食、鈴木家の夕食》(2013)日本版海報

講的是一對母親和一個兒子以及另外一對父親和一個女兒的生活,但這部電影本身的重點是在對東方傳統觀念迥異的見解與挑戰,而并沒有去深入展現兩對不一樣的「家庭」所面臨的的問題。

同年,中國臺灣劉俊杰導演的電視劇《兩個爸爸》(2013),更是規避了一些沉重或是「禁忌」的話題,以喜劇的形式呈現了一對父親養兒之中所經歷的一些趣事,明眼人自然都明白是在講同志們向往的「生活」。

只不過在那個年代,直白的去講同志教育子女似乎并不是一件讓人能接受的事。

楊一展(左)和林佑威在電視劇《兩個爸爸》(2013)中的影像

值得慶幸的是,在多數這類型的導演不去觸碰這樣題材的時候,作家兼導演帕拉塔波爾·明波恩皮希特Palatpol Mingpornpichit則抓住了一次這樣的機會,展示了泰國這對同性「夫夫」在領養孩子的過程中所經歷的外部環境的碰撞,以及自身情感起伏所帶來的選擇。

導演在讓巴特做出選擇上,鋪墊和表現上有些著急,畢竟小孩在這方面的選擇還沒形成自己的體系,但他肯定是明白他的兩個父親絕對是愛他的。

那特·薩克達通Nat Sakdatorn在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中的影像

事實上讓一個小孩去面對這樣一個復雜的問題是無比殘忍的,但及早知道自己生母的事也并不是一件壞事,關鍵在于這個過程如何對銀幕下的觀眾具有「示范」作用,很顯然導演并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辦法出來。

《兩個爸爸》是一部關于未來多數同性「夫夫」需要面對的一個情感問題,特別是在中國這個「保守」的社會,而且男人單身比例呈現上漲的趨勢下,這里面所包含的意義對于政府而言也需要拿出「解決」的方案,而且即使面對目前「不合法」的狀態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總是要面對這部分人群的,只是時機還沒來到。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劇照

相反這部作品幾乎沒有給觀眾多余的想象余地,雖然它只是反映了泰國在這方面的「預演」。不過作為一部作品,它沒有給觀眾留下特別沉重的印象,它簡單、甜蜜地展現了同性「夫夫」的生活和教育子女方面的一些過程,以相對樂觀的心態來和「歇斯底里」的世俗做了一次正面PK。

雖然《兩個爸爸》對角色之間的道德沖突讓人感覺又有點反應過度,太多的社會意識加注到這部電影中,讓不同的觀點「游走」在觀眾的大腦中,兩位父親誠懇地承認那些反對者們的錯誤時,并非完全出自自身的擔憂,它暗示了兩位父親令人心酸的在面對孩子教育上的不確定性。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劇照

對于部分觀眾來說,也許還是會認為電影主題過于單一,但鑒于LGBT家庭在當今東南亞仍然占據著熱點話題,想要在這個話題中尋找人性的沖突和戲劇性,在目前來看還是個遺憾。

令人欣慰的是,《兩個爸爸》的結尾實際上留下了一個非常開放的結局,到底巴特是需要兩位爸爸還是自己的生母呢?

無論結果如何,對于觀者而言,這并不重要了,因為未來對于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可控的,為什麼不在當下珍視自己的選擇呢?

電影《兩個爸爸ฟาเธอร์ส》(2016)泰國預告版海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