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慶」單立文:24歲出道,30歲一拍成名,49歲娶嬌妻

《金瓶梅》的原著作者蘭陵笑笑生若是尚在人間,恐怕要引單立文為知己。

他所扮演的西門慶,英俊瀟灑,邪魅狂狷。

三街六巷里,那些文人墨客,酷愛「金學」的朋友,都對單立文的西門慶贊不絕口。

這個極具魅力的演員背后,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呢?

1959年,單立文出生在人杰地靈的香港。

父母的工作都還不錯,在物質方面,他倒是沒犯過難。

童年時期的單立文,根本不知道煩惱是何物。

他常到京士柏一帶游玩,領略大自然的風光魅力。

雖然愛玩,但是他的學習成績卻沒有落下。

10歲那年,父母的失婚,打破他本來很是寧靜的童年生活。

父親拋妻棄女,讓他懂得要做個有責任心的好男人。

在學習上,由于他志不在此,所以轉向其它方面發展。

而對于音樂,單立文頗具天分。

年幼時,他的父親愛聽古典樂,母親也接觸舞蹈音樂,加上大姐彈鋼琴,二姐跳芭蕾舞。

在這種藝術的熏陶之下,單立文也搞起了音樂。

他還認識許多志同道合的人,后來幾個年輕人湊到一起,日子也甚是愜意。

1983年,單立文與黃良升、蘇德華,組成Chyna樂隊。

那一年,單立文二十四歲。

以音樂人的身份出道,其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80年代,香港樂壇正處于Band狂潮,要是沒兩把刷子,根本站不穩腳。

經過幾年的沉淀,單立文在音樂上的造詣,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1987年,以黃良升為首,成員有單立文、蘇德華的藍戰士樂隊成立。

這個樂隊的影響力當真非同一般,當年估計只有beyond、達明一派樂隊,能和單立文所在的藍戰士平起平坐。

樂隊走紅之余,單立文又去拍電影。

可就在這個時候,幾個人的意見發生分歧。

藍戰士樂隊因此解散……

后來在一次采訪當中,單立文說出解散的事情。

他出去拍電影,樂隊的事情還沒搞定,有些發展不均。

況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觀理解,看問題也是多角度,時間久了,音樂風格出現矛盾。

就這樣,當年風光無限的樂隊,就在這種不「和諧」的聲音中解散了。

80年代的單立文倒也瀟灑。

他跟著許冠杰、張國榮、梅艷芳、譚詠麟幾人巡回演出。

去國外不用花錢,跟著旅游還有錢可以賺。

而在巡演時,單立文還收獲愛情,與梅艷芳擦出愛的火花。

兩個人在夜里漫步沙灘,自是十分浪漫。

可惜由于性格原因,這段感情并沒有畫上完美的句號。

單立文的英俊瀟灑,雖說俘獲梅艷芳的心,但是兩個人出現隔閡后,單立文并沒有主動聯絡她。

梅艷芳說他有些大男子主義,同時自己也很固執。

就在事業和愛情雙雙失意之際,單立文的「西門大官人」,也終于要呼之欲出……

1989年,單立文出演電影《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這部電影的原著作者,正是大名鼎鼎的李碧華,后來張國榮的《霸王別姬》,也是她的作品改編而成的。

該部電影是「穿越」題材的影片,單立文在影片中,有著不俗的表現。

他和王祖賢搭檔,呈現出這部精彩絕倫的美感電影。

可惜有些意猶未盡,令人捶胸頓足。

翌年,憑借這部影片,單立文被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

但是江華技勝一籌,靠著《但愿人長久》,斬獲了這個獎項。

據說兒子錯失該獎之后,單立文的媽媽從此拒絕看江華的影片。

其實早在1987年,單立文便初露鋒芒,被蔡瀾「騙」去拍風月片《聊齋艷譚》。

蔡瀾與金庸、黃霑、倪匡并稱為「香港四大才子」。

這位大才子十分欣賞單立文,于是就請他吃飯。

席間帶醉,蔡瀾多次提及妖怪斗法的情節。

單立文以為被邀約拍攝科幻片和武俠劇,逐便應了下來。

待到片場之后,方才明白導演的要求。

原來拍攝的并非是傳統的武俠片,也不是科幻片,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的類型影片。

由于已經簽約,單立文只能硬著頭皮拍下去。

這部小眾題材的影片,居然收獲千萬票房。

與此同時,該片的女影星葉子媚,也跟著火遍大江南北。

后來單立文說,監制蔡瀾先生口才非常好。

他說是一個書生成了魔,與三個狐貍精產生愛情,這三個姐妹爭風吃醋,弄得不愉快就打起來;然后還有一些動作,電腦特技之類的東西。

或許從這個時候開始,單立文就和古裝劇結下不解之緣。

而該部影片的千萬票房,也讓其他投資人為之心動。

于是,他們便一窩蜂地去拍這個類型的影片……

拍攝《潘金蓮之前世今生》時,單立文非常認真地對待。

因為有些東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蒙混過去,畢竟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比如一個微表情,都要拿捏到位,不然出不來那種效果。

西門慶是怎樣的一個人,導演李翰祥經常講給單立文聽,接著讓他自己去發揮。

經過不斷地打磨,單立文對于西門慶這個角色,也有了自己的看法。

找到感覺之后,他就知道如何去塑造。

導演李翰祥聽到單立文的高見之后,就會按照他的意見來演。

1991年,李翰祥導演趁熱打鐵,拍攝電影《金瓶風月》。

至于西門慶的扮演者,還是人們熟悉的單立文。

這次出演西門慶,單立文又有不同的見解。

每天拍完之后,他就和導演李翰祥去看片子。

在剪接房里,李大導演說:看這個鏡頭,你看這樣做,這身體怎麼樣。

多年后,單立文回憶說:哇!被他痛罵,然后自己慢慢去看。

經過不斷地修改和調整,單立文的演技已經拉滿。

在他的精雕細琢之下,一切都變得好很多。

甚至單立文覺得自己就是西門慶,他可以把握多種心態。

莫說是單立文,就是觀眾也都認為他就是當之無愧的西門慶。

這個人物經過他的演繹,好似有股魔力,讓人恨不起來。

這一年,單立文還出演電影《賭俠》。

在影片中,他所扮演的侯賽因,也是反派角色。

而女神張敏和他的戲份,也是本片的一大看點。

1994年,單立文已經完全融入西門慶這個角色。

因為在這一年,他又和導演李翰祥合作,并接拍電影《少女潘金蓮》。

和之前的合作有些不同,在這部片子里,單立文分飾兩角。

他既是魁梧粗獷的武松,又是生性好色的西門慶。

對于拍攝這樣類型的電影,家里人都比較低調的處理。

那個時候的單立文,還沒有女朋友。

但是在幾年之后,他也順利得到愛情的滋潤。

然而在此之前,有一位天后級的女星,卻讓單立文魂牽夢繞。

在接拍《少女潘金蓮》的這部電影前,單立文還接演一部名為《千歲情人》的電視連續劇。

而這部劇的女主角,正是天后王菲。

晚上休息時,單立文會翻來覆去難以入睡,等到第二天見到她,就會感到很開心。

不過這始終是鏡花水月,從始至終單立文也沒有表白過。

那一年的單立文,已經加入TVB。

1994年,他和溫碧霞聯手,出演古裝劇《恨鎖金瓶》。

溫碧霞飾演潘金蓮,而單立文,依舊是扮演人們熟悉的西門慶。

仿佛這個角色只屬于他,一旦換了別人,就會失去原有的感覺。

而他和溫碧霞的演繹,也無愧于經典二字。

單立文的「邪」,加上溫碧霞的媚,很難讓人去拒絕。

后來溫碧霞的蘇妲己,也是入木三分。

她出演這種魅惑眾生的角色,總是恰到好處,無論是潘金蓮,還是其它的妖媚的角色。

1996年,《新金瓶梅》應運而生。

這部影片,讓人們徹徹底底地記住了單立文。

西門慶一角,仿佛就是為他量身訂做的。

該劇的女主角潘金蓮,是由日本女星神乃麻美出演的。

她還有一個響亮的中文名字,叫做楊思敏。

單立文和楊思敏的強強聯手,打造出這部最為經典的《新金瓶梅》。

為了還原真實效果,這兩位影星,有過很好的溝通。

其實這樣的片子很難去拍攝,畢竟它的文學性,不亞于曹雪芹的《紅樓夢》。

然而單立文有過幾次的拍攝經驗,所以這次出演,那還不是水到渠成,手到擒來。

這部劇捧紅了楊思敏,也讓單立文再次爆紅。

當時拍攝地點在臺灣。單立文的經紀人說:要不要去臺灣拍。

聽到經紀人的話后,單立文表示去就去吧,眼界要打開一點。

正因如此,才有了這部《新金瓶梅》。

單立文走在大街上,會被人認出是西門慶的扮演者。

據說有一次去買菜,都被菜市里的人認了出來。

剛開始的時候,這個包袱他沒有卸下來。

直到后來結識到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才慢慢地放下。

1997年,也就是《新金瓶梅》開播的一年后。

單立文和胡蓓蔚相識。

胡蓓蔚是演員,還是歌手和主持人。

都是娛樂圈里,且熱愛音樂的人,所以他們有許多共同的話題。

但任誰也沒有料到,他們兩個人結束11年的愛情長跑,才終于步入婚姻的殿堂。

單立文表示,已經11年了,是時候結婚了,不然兩個人在一起,都不知道干嘛。

而且不用求婚,婚后還繼續過二人世界。

當年的他,有著「香港第一貝斯手」的稱號。

黃家駒去世時,單立文是抬棺人之一,他不僅是影圈紅人,在香港樂壇,更是地位顯赫。

他所扮演的西門慶,已是人們的青春殘夢。

回想單立文24歲出道,而立之年一拍成名,49歲娶嬌妻。

這一切都仿佛在昨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