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惡人」成奎安的一生!名字幾乎是反派的代名詞,因乘坐電梯嚇到市民直呼「救命」!

 

萬小刀寫奇聞,寫趣事,帶你了解千千世界。熱衷於挖掘平凡塵世裡的奇聞趣事,在你枯燥的生活裡激起狂濤巨浪。

文/天空之城團隊

 

「大傻」成奎安在一次採訪中,講到自己因為演了壞人而把市民嚇得夠嗆: 「電梯門還沒開,她就跑出去了,喊救命」。

他有點無奈的搖搖頭。

因為在80-90年代的香港電影中,成奎安這個名字幾乎是反派的代名詞。

作為香港電影界著名的「四大惡人」之一,他一生出演過350多部電影,其中多數是反派壞人,這些角色之間唯一的區別就是「惡壞」和「傻壞」。

總之,都不是好人。

如果說人們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那麼成奎安就是被壓在這個山下的孫悟空。

因為生活中的成奎安實際上與在銀幕上看到的樣子大相徑庭,他性格單純,敬業、有義氣、還很重感情。

這種反差,就像成奎安自己在電影《老表發錢寒》裡翻唱趙傳的那首歌一樣:

《老表發錢寒》是成奎安早期少有的作為主演的喜劇片

監獄風雲

成奎安出生在香港新界農村,小時候家裡 ,四個兄弟晚上同蓋一床棉被,後來回憶起這段經歷,他說了一個字: 「冷」。

所以13歲起就因為交不起學費沒書念了。

但有時事情就是這麼微妙,或許念下去,成奎安的上限也就是成年後在李嘉誠的保險公司當個業務員,然後蝸居在十幾平米的房子裡。

和那些靠爹上位的二世祖 「殊途同歸」,1 3歲沒書念的成奎安「拼」的也是爹,他老爸 「頗有眼光」的正好把家安在了距離大名鼎鼎的邵氏電影製片廠不到兩公里的地方。

靠著他爹的優秀選址,連車費都省了的成奎安自然就近去了邵氏打零工,從搬運攝影機開始。

於是,香港新界的一隻胡蝶扇動了它的翅膀,命運的輪盤開始轉動。

很多年後香港電影圈的人是這麼評價成奎安的 :「香港想賣錢的電影,沒有成奎安演反派的,賣不了這麼多錢」。

不過,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卻是曲折的。

1987年林嶺東執導的《監獄風雲》,是成奎安職業生涯出演的電影中口碑最好的之一。

但很多人並不知道, 現實中的他也上演過「監獄風雲」。

電影《監獄風雲》

在邵氏幹了好幾年小工,得不到想要職務的成奎安決定離開,身高1米85的他去旺角夜總會當馬仔。

結果卻意外捲入一次鬥毆,四個人裡只成奎安被員警請去喝了咖啡,而原因就是個子高,目標大, 這很諷刺。

一下判了四年。

和電影中囂張暴戾的角色形象不同,現實版的「監獄風雲」中,成奎安則表現出性格單純的一面:

一是天真講義氣,獨攬了所有罪責,也被多判了兩年;

二是在獄中表現聽話,從不惹事,又被提前兩年放了出來。

吃了兩年牢飯, 讓念書的不多的成奎安明白了什麼可以為,什麼不可為。

當時老婆帶著剛會說話的兒子前來探監,兒子一句:「壞人」,觸動了他。

小孩子的話不會計較,但我是個好人」。

因為懊惱自己的行為,成奎安釋放後也不再涉足那個圈子,於是重新回到了熟悉的電影行業。

新界那只胡蝶翅膀扇出來的氣流,又慢慢呼了過來。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成奎安職業生涯裡有兩個伯樂,一個是「火雲邪神」梁小龍,另一個是「差人」李修賢。

梁小龍

李修賢

重回電影界的成奎安被梁小龍看中了高大個頭和「惡人」長相,便邀他做武行。

不會打沒關係 因長相「兇殘」 「存在即合理」的成奎安在這些電影裡只需演老大,站在後面不用動手。

所以,他回憶自己做武行說的最多的一句臺詞就是: 「上」

這比當年搬道具離一位真正的演員近了很多。

而李修賢則和成奎安保持著亦師亦友的關係,是他給了成奎安叫「大傻」的角色,由此成奎安也實現了真正的演員夢。

「傻」人有傻福。

於是接下來,成奎安開始接到更多有臺詞的角色,變得廣為人知起來, 當年新界那只胡蝶翅膀扇出的風,慢慢吹遍了整個香港。

但他的外形條件也成了一把雙刃劍。

好處是片約不斷,有錢賺。

壞處也是顯而易見。過於突出的長相和身高,以及當年坐牢的經歷,交到他手上的角色出現了高度的相似性---壞人 ,這讓成奎安的形象在人們眼中逐漸固化。

似乎沒有人會再去關注成奎安這個人內心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有沒有其他的可塑性,而只是在乎他呈現出的角色符號是不是他們想要的。

這種由上至下的選擇和定位,決定了成奎安日後非常臉譜化的表演風格,不同於後來同樣被釘在「反派柱」上的張耀揚,還能在《白玫瑰》裡和張曼玉談情說愛,成奎安則只單純的在銀幕上留下了 「傻」、「狠」、「壞」的形象。

這也成為成奎安演技的一個爭議,雖然憑藉和李修賢合作的《皇家飯》被提名為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但翻看他的多數電影,成奎安的表演大都是千篇一律的瞪眼、皺眉、斜嘴壞笑。

誇張一點講,「大傻」成奎安幾乎是中國民間自「關二爺」後最被臉譜化的一個形象。

這也是做演員賺錢之余,讓成奎安感到有些失落的地方。

因為成奎安的銀幕形象和他的外表,與現實中自己內在性格有著明顯反差,雖然文化不高,但是他為人敦厚,義字當頭。

一次片場把李修賢的保時捷撞壞,李修賢指著他頭罵了好幾個小時,周圍工作人員看到成奎安臉色變了,害怕「大傻」真跟電影裡一樣發狠削了李修賢。

結果成奎安卻憋出句:「修哥,不要罵了,我有尊嚴的,罵我真的受不了」。

在心裡,成奎安把李修賢當做恩師。

他很少與人爭,除了從政這件事。

當那只來自新界的胡蝶翅膀越扇越快的時候,成奎安又回到了家鄉。

這次他是來做村長的,而且還要競選議員。

是的, 他想做香港的施瓦辛格。

於是我們看到很多年前從村裡走出去那個以演壞人出名,是很多人童年陰影的成奎安,心願卻是做一個地方父母官。

這或許能夠解釋他在電影裡以及後來的演出中,為什麼會這麼深情的唱出

多年來成奎安給外界留下的印象與他的內心產生了衝突。

只是,上天留給他展現自己另一面的時間不多了。

回家感覺真好

一次在印度拍攝《喜馬拉雅星》的時候,成奎安覺得身體不適。

脖子長包,咳血。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在印度整整呆了三周,因為他不願意耽誤人家春節檔期拍攝進度。

所以,等敬業的成奎安回到香港時,這才發現,鼻咽癌晚期,已經擴散到肺裡。

而那拍戲的三周時間對於快速發展的病情至關重要,成奎安因為自己對職業的執著和誠信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這背後可能是中國人「士為知己者死」的情懷。

對成奎安,是拍電影將他從漁村的普通農民變成了一位路人皆識的影星,所以對這個行業他有著超乎常人的尊重和敬畏,即便自己只能局限在那些高度臉譜化的角色裡,他也從未有過一絲懈怠。

患病後的成奎安,生命開始進入倒計時。

但這也給了他一次重新審視自己人生的機會, 回歸家庭

「我和家裡人的關係拉進很多,我突然發現我老媽真的老了很多」,成奎安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幸福, 這是他很少在銀幕上表現的情緒。

從原來一個月在家兩頓飯,到天天在家吃飯,成奎安從銀幕惡漢,回歸到家庭角色,兒子、丈夫、父親。

採訪中成奎安回憶起他老媽92歲還在種蘿蔔給他治病吃,眼睛裡閃著淚。

成奎安內心遠遠沒有外表來的這麼強硬。

2009年8月27日,新界那只胡蝶停止了翅膀的扇動,成奎安最終因鼻咽癌再次復發在香港浸會醫院去世,享年54歲。

至此,他也再沒可能去塑造更多不同的角色了 ,成奎安的銀幕形象永遠定格在了「壞人大傻」上。

把時間撥到1968年,當年那個每日離家步行去邵氏電影製片廠的13歲少年,可能沒有想到, 未來的自己會成為香港電影黃金時代一個必不可少的注腳。

 

好了,今天的奇聞趣事就到這裡了,期待下次相遇! 如果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萬小刀←更多的奇聞趣事等著你來探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