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重案》幕後,最「真」陳木勝的最後絕唱,也港片的最後一博!

2021年7月,隨著《怒火·重案》的上映,我們才意識到,當年周潤發說的話都是真的

誰能想到,已經離開了動作片近十年的謝霆鋒,真的扛起來香港動作片的大旗。

當然也想不到,58歲的甄子丹,竟然還會拍戲敬業到真實窒息,更想不到,這部昭示著香港動作片回歸的電影,卻成了陳木勝導演的人生絕唱,今天就讓我們走近電影《怒火·重案》,聊聊它的台前幕後。

2021年,就在所有人都認為,謝霆鋒鐵了心發展廚師職業的時候,他突然為觀眾貢獻了2021年最帥的螢幕反派——阿敖。

在去年最火爆的香港動作片《怒火重案》裡,謝霆鋒飾演的阿敖完美體現了,香港動作片的本質精髓。

員警時期的他,眼神裡是天真無邪,充滿了少年人的正氣單純,而轉身成匪徒後的他,雖滿面冷酷或笑意融融,卻對應了片名中的怒火二字,搶劫、殺戮、挑釁警方,滿身的氣焰隔著螢幕都壓制不住。

乖張狠戾的表情,加上一身氣場十足的服化道,更是將西裝暴徒的形象,拿捏得死死的,但片名和角色真的這麼簡單嗎,並不是,真正隱藏著怒火背後的,是這位反派內心無法紓解的痛苦。

時不時的笑容,昭示著他對殺戮的享受,而報復之後,短暫的快感和肆意妄為,仍舊止不住曾經的痛苦,隨即便是陷入更絕望的空虛。

你看這一幕鏡頭角度,謝霆鋒背後的陰影,像不像希斯萊傑扮演的那個小丑,內心的空虛、瘋狂與絕望,盡皆過火,盡皆癲狂。

當然人物性格,只是電影成功的一部分,除了角色的刻畫外,動作片最重要的,還是驚險刺激的動作場面。

2021螢幕上最迷人的反派是誰——謝霆鋒

電影《怒火·重案》中的他,兩把小巧胡蝶刀,舞得靈動迅捷,一把大錘子,掄得是虎虎生風,更別說那拳拳。

到肉的肉搏戰,喋血雙雄,甄子丹和謝霆鋒對壘,出手之穩准狠,讓人看得血脈噴張直呼過癮。

但最讓人著迷的,還是謝霆鋒那個,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炸的鏡頭。

前面他一臉冷酷扔著手榴彈,背景是火光沖天的大爆炸,那淡定的氣質,絕對是一個手榴彈,扔進無數影迷的心裡了,也難怪很多網友對反派死了的結局,表示十分遺憾。

不過回到正題,該說不說,這場戲的危險係數的確很高,因為用了將近十斤炸藥,而且爆炸點距離謝霆鋒只有8米,所以鏡頭上幀幀耍帥的謝霆鋒,實際上在導演喊卡的瞬間,就飛奔著逃離了現場。

後來採訪中,謝霆鋒也表示害怕是人之常情,畢竟造型帥氣是因為頭髮塗滿了髮膠,這麼近,萬一頭髮著火很危險。

相較于謝霆鋒,甄子丹對動作戲的要求,顯得無比與眾不同,別人都是規避危險,他卻是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怎麼真實怎麼拍。

的打鬥場景時,他有一幕被林國斌用瓶子砸頭,然後追著打的戲,別人都是要求收著點兒力氣,可甄子丹卻為了追求真實感,要求對方別收著力,狠一點兒,甚至還多加了一段挨打的戲,最後,呈現效果是好了,而甄子丹也被打到頭昏眼花。

還有接下來被塑膠袋套頭,為了呈現真實的窒息狀態,甄子丹竟然直接用真的透明塑膠袋,並且不留任何氣孔,結束之後,他躺到一邊大口的喘氣。

或許這就是動作演員,對于電影的敬畏吧,就像陳木勝導演,即便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也時刻掛念著電影的每個事項。

這個粉絲不到3萬的人,能讓三位鐵血硬漢紅了眼眶,甄子丹、謝霆鋒發佈會現場痛哭,吳京提起此人,直接崩潰到無法錄製採訪,他就是香港警匪片導演——陳木勝。

1990年,他的處女作《天若有情》,不僅將吳孟達推上了金像獎最佳男配,劉德華和吳倩蓮最後那幕,騎著摩托亡命天涯的場景,更是成為了一代人難忘的浪漫回憶。

而95年的《精武門》讓甄子丹名聲大噪,99年的《特警新人類》,捧出了挑染頭髮的謝霆鋒,和大秀腹肌的吳彥祖,07年讓謝霆鋒轉型硬漢成功的《男兒本色》,還有電影《我是誰》《雙雄》《掃毒》,都出自導演陳木勝之手。

可以說,無論是電影或是演員,陳木勝導演就代表著香港影壇的一個時代,而這部《怒火重案》,則是這個時代最後一部絕唱。

在此期間,這位導演雖然已經是鼻咽癌晚期,但仍然堅持完成拍攝,甚至後期製作時,陳木勝接電話後,也是說了句 晚期了 後,便詢問起電影後期的各項事宜。

最後《怒火·重案》的成績,也不負陳木勝所望,這部被謝霆鋒譽為最滿意,也最純正的港式動作電影。

但自此,港片的江湖與時代,也隨著陳木勝導演的逝世戛然而止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